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湾区之王 > 817 开场调整
    “攻击!”

    烛台球场那特有的安静气氛之中,毫不费力地就可以分辨得出来:现在是旧金山49人的进攻组正在球场之上,而本场比赛,站在对面的则是同区死敌西雅图海鹰的防守组,这场周四夜赛的关键战役,依旧是由主场作战的旧金山49人率先展开进攻。

    有趣的是,猜硬币之中,西雅图海鹰猜对了,他们选择了防守,将进攻权交给了旧金山49人。一方面是因为他们选择了下半场率先进攻权,另一方面则展现出了他们对自己防守组的强大自信,丝毫不惧怕联盟首波进攻得分率最高的对手。

    这场比赛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有趣起来了——

    乔纳森-古德温完成开球,陆恪完成接球,后撤步的移动之中,抬起下巴快速横扫整个球场。

    西雅图海鹰的防守组放弃了上压策略,集体退后,仅仅只留下了三名球员冲击进攻锋线,短传区域和中传区域顿时就变得拥挤起来,熙熙攘攘、密密麻麻,全部都是球员身影;但他们依旧没有放松警惕,留着两名球员坠在了后场,忌惮着陆恪毫无预警的潜在长传可能。

    在汹涌人海之中,陆恪飞速做出了分析和判断,脚步稍稍一个停顿,重心一个偏移,身体就朝着右侧横向扯动,仅仅只是两个交叉步的切换,随后陆恪就抬起右手,手起刀落地完成了一个干净利落的斜线直塞传球。

    不是子弹传球,而是稍稍拉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这是一记八码的肩后阴影传球。

    ……

    开球之前,吉恩在陆恪的指示之下,晃晃悠悠地从左侧跑向了右侧,测试对手的防守站位是否出现了变动,对对位防守和区域防守做出一个简单的判断,然后他的脚步就来到了洛根和克拉布特里的身后,形成了一个倒三角的多线路进攻阵型,左侧仅仅只留下了弗农一个人。

    这是双外接手搭配双近端锋的组合,针对西雅图海鹰二线防守稍稍强于一线防守的阵容做出的安排。

    莫斯依旧没有成为首发外接手,不是因为状态原因,只是出于体力分配考量,克拉布特里还是回到了首发位置上;而且,西雅图海鹰更加倾向于对位防守,而不是区域防守,克拉布特里的身体对位优势能够赢得更多推进空间。

    一如所料,吉恩的移动证明了对手确实采用了对位防守。

    吉恩完成换位之后,脚步还没有站稳,陆恪就已经宣布了开球,于是,吉恩也没有做出调整,立刻启动提速,甚至还抢先于克拉布特里与洛根完成了前冲,随后这两位体格壮硕的大汉也亦步亦趋的跟随在吉恩身后冲了出去。

    三个人形成了一个三叉戟。

    吉恩持续前冲,脚步轻灵,吸引了安全卫的防守注意力;洛根和克拉布特里则完成了一个交叉换位,洛根朝着内侧冲撞,阻挡住了两名线卫的防守路线,在身后制造出了一个相对空间,这也意味着克拉布特里形成了一对一的优势。

    这是唯一的空档。

    “克拉布特里VS谢尔曼”。

    谢尔曼的卡位跑动已经明显成熟起来,提前卡住了位置,迫使克拉布特里不得不以后背抵住了谢尔曼的位置,两个人形成了对峙局面。

    掎角之势中,克拉布特里突然的一个转身就绕到了外侧,不过两个小碎步的调整,他就已经来到了既定的位置,几乎是人到球到,陆恪的肩后阴影传球就已经来到了预定传球落点。

    谢尔曼高高跳跃起来,试图破坏传球,但陆恪的肩后阴影传球却格外精准到位,弧线刚刚好越过头顶,准确地绕开了角卫的所有阻拦路线,将将进入外接手的接球空间,然后就可以看到克拉布特里稍稍抬起双手,就在自己肩后位置接住了橄榄球。

    谢尔曼眼看着已经来不及了,脚步快速贴近,以变速的节奏破坏了克拉布特里的身体重心,随后一个推搡拉拽,就硬生生地把克拉布特里手中的橄榄球顶撞了出去。传球未完成。

    但,黄旗进场。

    裁判宣布了判罚,谢尔曼防守拉人违规,罚掉五码。

    陆恪站在原地却微微蹙起了眉头。

    虽然说,谢尔曼的卡位与对峙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可以明显地察觉到,他把所有线路都掐掉了,仅仅只留下唯一一条传球线路,即使是这一条线路中,谢尔曼也在持续破坏克拉布特里的卡位,为接球制造更多困难。讨厌归讨厌,谢尔曼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

    但即使如此,克拉布特里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刚才这一次传接球之中,克拉布特里的跑动明显没有能够契合上节奏;而且,顺利地完成接球之后,身体的位置也没有能够卡住,更不要说关键时刻手上功夫的松懈了。

    换而言之,其实克拉布特里已经完成了接球,但最终导致了传球未完成,一是谢尔曼的防守确实漂亮,一是克拉布特里依旧没有能够达到自己的最佳状态。

    唯一庆幸的是,谢尔曼防守犯规,否则这次推进就是失败的。

    现在比赛才刚刚开始,希望克拉布特里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热身而已,而不是上一场的糟糕状态延续到了这里。

    深呼吸之后,陆恪再次把进攻组召集到了一起,接着面对一档五码的局面。

    “攻击!”

    依旧是多线路进攻,但球员站位却有了变化,右翼一侧,洛根朝着内侧站立,与进攻锋线的布恩几乎是并肩而立,正中央的是吉恩,最外侧的则是克拉布特里;左翼一侧,弗农的站位也正在朝着内侧压缩靠近。

    开球之后,旧金山49人的进攻组就如同暴雨梨花针一般,打开开关之后就集体全部前冲——至少接球球员是如此,包括了站在陆恪身侧的跑卫弗兰克-高尔也顺着左侧槽位的空档冲刺了出去,同时他们全部都跑出了一个直线,以浩浩荡荡的垂直打击掀起了一股气浪。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可能是中传或者长传的时候,接球球员却参差不齐地开始放慢脚步,如同摊开的手掌一般,大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的长短全部都不一样,这也迫使西雅图海鹰的二线防守不得不从对位盯人防守变成区域防守,但防守阵型转换之间却不得已地撕扯出了空档。

    等等,不是所有球员。

    洛根-纽曼呢?

    一个前冲一个内切,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往前两个大步之后就朝着左侧横向扯动,紧接着三个大步,洛根就已经在短传区域撕扯出了空档,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判断着传球方向与位置的时候,洛根身边已经没有防守球员了。

    一秒。两秒。

    陆恪当机立断就完成了传球,快速开球、快速短传,短短的五码传球,手起刀落之间,洛根就已经在中央地带靠近左侧的区域完成了传球。

    转过身,洛根就开始寻觅突破空间,附近区域的所有防守球员都一窝蜂地涌了上来,洛根只来得及往前推进两步,随后就被擒抱在地,中断了持续推进的脚步。

    尽管如此,洛根还是成功地为旧金山49人拿到了本场比赛的第一个首攻。

    一档十码。

    陆恪试图朝着左侧传球,寻找到弗农-戴维斯,但弗农的跑动稍稍慢了半拍,而陆恪的传球稍稍快了半拍,制造出了一个错位的时间差,这使得弗农伸直了双手,却依旧没有能够触碰到橄榄球,眼睁睁地看着橄榄球朝着界外区域飞了出去。

    简单来看,弗农与陆恪的节奏之间出现了一点问题。

    深入来看,西雅图海鹰的防守锋线突然施加压力,口袋处于不断地颠簸之中,迫使陆恪必须加快传球速度;同时,角卫与线卫的联手,破坏了弗农的跑动节奏,拖累了弗农的到位速度,最终没有能够顺利地抵达接球位置。

    第一记传球,以肩后阴影传球寻找克拉布特里;刚才这一记传球,以快速外撇传球寻找弗农,这两次战术都是上赛季旧金山49人的拿手好戏,但今天都没有能够奏效。

    看来,西雅图海鹰对于比赛录像的研究也是格外透彻,真正地展现出了同区死敌的强势。

    二档十码。

    陆恪试图朝着右侧突破,但吉恩和洛根的跑动却完全陷入了陷阱之中,谢尔曼死死地卡住了位置,完全寻找不到任何传球空档;随后朝着左侧突破,克拉布特里和弗农的跑动路线也陷入了三名球员的包围圈之中。

    最后,陆恪选择了跑卫弗兰克-高尔。

    高尔故意拖延了两拍才跑动出去,在右侧的短传区域游弋着,一个紧急刹车完成了转身,陆恪的传球紧接着就拍马赶到,但陆恪的传球却出现了失误——

    高尔的身高比马库斯还要矮一些,约莫半个手掌。

    此时,陆恪的传球则稍稍高了一些,这迫使高尔不得不举起双手在嘴巴附近完成接球,结果却没有能够对准位置,橄榄球就这样撞在了高尔的头盔上,来不及二次反应,橄榄球就掉落在了地上,传球未完成。

    陆恪不由稍稍皱起了眉头。这是他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