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湾区之王 > 524 信念火种
    凛冽的寒气在空气之中一点一点渗透出来,犹如锋芒一般刺痛了皮肤表面,然后血液就慢慢地慢慢地冰冻起来,整个烛台球场都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压抑而沉闷的灼热感却被牢牢地禁锢在胸膛之中,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是主场输给亚利桑那红雀的那场比赛,他们也没有如此垂头丧气,比赛还没有输掉,他们就已经缴械,那种茫然和困顿的情绪犹如流感一般,快速地在球迷之间传播开来,视线交错之间,却捕捉不到焦点和焦距。

    下半场比赛开始之后,率先登场的匹兹堡钢人进攻组状态依旧不俗,安东尼奥-布朗还是完成了两次关键接球,让进攻得以延续下去,但旧金山49人防守组却提高了强度,调整了策略和战术,整个防守都变得更加有侵略性和针对性。

    足足消耗了四分四十六秒,匹兹堡钢人三振出局,没有能够将上半场的强势延续下去,但最后还是推进了任意球区域,成功踢进之后,场上比分已经来到了“0:24”。

    万众瞩目之下,陆恪依旧没有出现在场上,艾利克斯-史密斯披挂上阵,本赛季常规赛开始之后,第一次以主力四分卫的身份登场,但面对钢人队的压迫式防守,短传区域的传球路线依旧被死死地卡住,艾利克斯就仿佛被掐住了命脉一般,整个进攻打得缩手缩脚。

    依靠着洛根-纽曼的个人能力收获了一次首攻之后,然后就迎来了干脆利落的三振出局,艾利克斯仅仅打了五档进攻就遗憾下场。

    雪上加霜地是,49人的四号弃踢手安迪-李出现了失误,弃踢没有只见高度不见远度,被钢人队的弃踢回攻手艾曼努尔-桑德斯(Emmanuel-Sanders)抓住机会,势如破竹地展开了回攻,从钢人队半场四十四码处完成接球之后,一路推进到49人半场的二十一码线上,这才被推出了边线。

    仅仅只差一点点,桑德斯就要完成弃踢回攻达阵了,最后时刻还是遗憾地功亏一篑;尽管如此,这对于钢人队来说还是巨大的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本-罗斯里斯伯格再次登场时,将从端区前沿二十一码线上开始进攻。

    但对于旧金山49人来说,这是灾难,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而且完完全全看不到结束的尽头,那种绝望和困惑的气氛严严实实地笼罩住整个烛台球场,让人窒息。

    当罗斯里斯伯格再次登场时,球场之内发出了一阵烦躁的嘘声,试图干扰客队的进攻,但即使是这样的嘘声都显得底气不足,似乎精气神都已经彻底消失了一般,就连反抗和愤怒的情绪都已经淹没在了寒冷刺骨的空气之中。

    “草!你们是怎么了?伙计们?”杰夫-洛克终究没有忍住,站了起来,用力挥舞着双手,试图让自己周围的球迷们都亢奋起来,一起加入嘘声的队伍之中,“我们必须振作,我们必须把对手进攻组哄下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赢得胜利……”

    说着说着,杰夫就感觉到一阵泄气,所有的话语就这样消失在了一声叹息之中。

    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一片红色海洋,却寂静而压抑,没有激/情也没有澎湃,只是犹如静止的血色湖面一般,失去了所有生机,让人不寒而栗。

    大脑之中的所有思绪都变成了一团乱麻,烦躁得无所适从,杰夫懊恼地挠了挠头,试图发泄,却不知道应该发泄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所有的所有就如同火车一般呼啸而过,呼啦啦地就陷入了困境之中。

    无意之中,视线扫过了近在咫尺的球员入场通道,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在两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之下,走入了球场。

    那个身影穿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带着一顶红色的绒线帽,双手还带着一双厚厚的手套,看起来就像是足球守门员一般,整个身影显得有些笨拙,两名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后面还有另外两个身影快步追了上来,嘴里不断呼喊着,“小心,小心。”

    莫名地,杰夫的视线就落在了那个身影之上,心脏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然后一点一点地往上攀升,似乎卡住了喉咙口,将所有的声音和所有的情绪都堵塞住了,在自己意识到之前,眼眶就涌上了一股温热,情不自禁地开始嘶吼起来:

    “斑比!”

    刹那间,时光倒流,杰夫仿佛再次回到了玫瑰碗之上,回到了那个令他们绝望的时刻。

    所有人都以为比赛就此结束了,就连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球迷们也都放弃了,对于夺冠不报任何希望,但就是在绝望之中,杰夫犹如握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不管不顾地开始呼喊那个率领球队绝地逆转南加州大学的无名小卒,仿佛这就是他们所有的希望一般。

    一声,再一声,然后整个玫瑰碗的所有球迷都汇聚起来,忘乎所以地高喊着那个名字。

    最后,他们见证了奇迹的诞生。

    今天,杰夫脑海之中的回忆再次变得鲜活起来,在一片低迷和沉闷之中,在一片压抑和困惑之中,他再次看到了那个身影,那个看似瘦弱却永远拒绝妥协的身影,那个肩负起了无数期待和希望的身影。

    “斑比!”

    清脆的呼喊声,在安静的球场之中没有收到任何干扰,清楚地在入场通道附近响动了起来,然后杰夫就看到了那个身影转过身来,严严实实地包裹在保暖衣物之间的青涩面容,让人不由想起了他的外号:小鹿斑比。

    那张面孔,朝着杰夫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举起了右手,握了握拳头,表示着加油,但随即就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带着厚厚的手套,似乎就连拳头都握不起来,然后他就欢快地大笑起来,转过身,一路叽叽喳喳地吐槽着,迈着轻快地脚步朝着队伍所在的位置前进。

    就是这短暂的瞬间,却犹如一缕阳光般,穿透了层层阴霾和寒冷,洒落在了烛台球场之上。

    玫瑰碗,烛台球场;烛台球场,玫瑰碗。

    记忆开始混淆起来,然后杰夫就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忘乎所以地开始高呼起来,“斑比!”一声,接着一声,“斑比!”每一声呼喊,信念就坚定一分;每一声呼喊,热情就炙热一分;每一声呼喊,希望就明亮一分。

    “斑比!”

    杰夫是第一个。

    然后是丹尼-里斯,内特-钱德勒,然后是看台另一侧的陆正则、江攸宁。他们都是曾经亲身经历过玫瑰碗绝地大逆转的一员,脑海深处的信念火种再次点燃,并且开始熊熊燃烧,顺从着这股信念的指引,通往胜利的彼岸。

    克里斯-威尔森站立了起来,克里夫-哈特站立了起来,诺亚-帕克站立了起来,乔纳森-鲍德温也站立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最开始是孤零零的个体,但很快就形成了一股浪潮,一片接着一片,沉寂了许久的烛台球场,似乎再次苏醒过来,大片大片地开始集体起立。

    瑞恩-鲍德温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片重新恢复生机的红色巨浪,在意识到之前,视线就已经被滚烫的泪水模糊了,他的双手和双脚都忍不住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却依旧抵不过心脏的撞击和澎湃。

    于是,他也颤颤巍巍地站立了起来,高高地举起右手,轻声呼唤着那个名字,是信念,是信仰,更是希望。前所未有地,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变得如此渺小如此软弱,轻而易举地就被击败了,他就这样站立了起来,放声高呼:

    “斑比!”

    渐渐地,整个烛台球场的七万球迷全部起立,滔滔不绝、浩浩荡荡地凝聚成为一股绳,异口同声地呼喊着同一个名字,在这一刻,他们就是49人,他们就是烛台球场,他们就是坚守着这片土地拒绝退缩拒绝投降的守望者。

    “斑比!斑比!斑比!”

    强大的声势无与伦比地在整个烛台球场激荡着,那一声声疯狂的嘶吼,那一张张狂热的面容,再次唤醒了本赛季魔鬼主场的强大威力,铺天盖地地朝着匹兹堡钢人队进攻组倾轧下去,恍惚之间,天地变色,似乎整个世界都开始瑟瑟发抖。

    不仅仅是观众们,站在场边的旧金山49人特勤组和进攻组球员们,还有刚刚走上球场的防守组球员们,所有人都注意到这一幕,视线纷纷朝着同一个身影投射过去,猝不及防之间,他们也压抑不住亢奋,加入了这场呼喊应援之中。

    “斑比!”

    这一个最简单的词汇,却饱含了内心所有的能量,迸发出了匪夷所思的朝气和生机,就连教练组成员们都流露出了满脸错愕的神态,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幕。

    一个赛季,仅仅只用了一个赛季,陆恪就赢得了这座球场的支持和肯定,不仅仅因为一场又一场胜利,还因为面对困难百折不挠的毅力和勇气,更因为关键时刻迸发出的强势和果决重新为这支球队注入了灵魂。

    现在,他们就正在呼唤着这个灵魂的重新苏醒。

    汹涌的呼喊声正在激荡着,迸发出了惊人的能量,穿透了烛台球场,穿透了电视屏幕,以昂扬雄伟的姿态在整个北美大陆之上强势地宣告了自己的存在,没有人可以小觑。

    这是属于旧金山49人的时刻,这也是属于陆恪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