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飞剑问道 > 第九篇 第三十一章 域外道家一脉
    在秦云得到最后一件法宝手套,冀兀魔神元神遁逃的同时——

    千眼君主却是正在上禀帝君。

    “帝君,有一域外强者正在追杀我麾下的冀兀魔神,交手地点就是冀兀魔神的洞府一带。”千眼君主传讯禀报道,“而这域外强者应该是天魔层次存在。”

    “敢来到我的地方,杀我的手下?”

    一片巨大的湖泊汹涌震荡起来。

    湖泊之水,迅速凝聚化作一银发银袍女子。

    她……

    正是大滁世界最高统治者——湮水帝君,她的身体就是一座巨大的湖泊,她的实力是大滁世界众天魔中无可争议的最强者!一己之力,便足以镇压诸位天魔联手,所以诸位天魔们才甘心臣服。

    天魔们相对而言,比大昌世界的摩诃菩萨、神霄道人、白家老祖他们都要穷些!因为道家、佛门乃至龙族,师门长辈都会尽量照顾小辈,有赠与,有种种法门,加上炼丹炼器也有产出。而‘天魔’们却是在厮杀中崛起,他们大多不懂炼器炼丹,想要得到一件灵宝都不容易。

    比如千眼君主,虽然想要救冀兀魔神。但没法立即赶过去!至于慢慢飞?至少得盏茶时间,那时候冀兀魔神早死了!

    至于虚空挪移?让一位天魔虚空挪移的宝物,即便是一次性的,价值也相当于一件灵宝!普通天魔们可没奢侈到这地步。就算拥有一件这等宝物,也是用来保命的!不会轻易用掉。

    “天魔层次存在?这等存在对虚空压迫太强,逃也逃不掉。”银发女子眼中有着冷意,“敢来我大滁世界,他死定了。”

    她一翻手取出一块木牌。

    作为帝君,她的宝物积累还是比一般的道家天仙、佛门菩萨们更多的。毕竟是一个世界的主人。

    “呼。”

    木牌碎裂,虚空扭曲出一条隐隐通道,银发女子一迈步便跨了过去。

    ……

    秦云得到法宝手套,心中一松,看了眼远处遁逃的冀兀魔神元神。

    “好歹也是一个元神三重天巅峰的魔神,虽然看似没有灵宝,但诸多宝物加起来,或许也能及得上一件灵宝了。”秦云一边操纵那百万道剑气转向继续追杀冀兀魔神元神,同时一挥手。

    嗖。

    一缕烟雨飞出。

    本命飞剑达到超品飞剑层次,在秦云手中却是发挥出媲美‘中品灵宝’之威!这也弥补了秦云法力的缺陷。这一缕烟雨瞬间飞出,速度还在百万道剑气之上,迅速拉近和冀兀魔神元神的距离。

    飞剑还未到,虚空就开始凝固,冀兀魔神也感觉到彻骨的冰冷。

    虚空冻结,温度更是骤降。

    冀兀魔神都能感应到自己体内血管、脏腑内都有冰晶凝结,魔道法力都开始被冻结,速度顿时大降,只有原先约莫一半而已。

    正是如梦剑第三式——明月夜凉!令他速度慢下来,后面百万道剑气也迅速追来。

    “这,这是……道家法力?”冀兀魔神震惊无比,“这一口烟雨般的飞剑上,明显是纯正的道家法力气息,不过法力气息并不强,不是天仙层次,应该只是元神仙人。而且这飞剑法宝也比那剑气风暴要弱多了,和我相当罢了。他竟然只是一个元神仙人?”

    冀兀魔神一边操纵远处的黑色锁链,继续拦截消耗百万道剑气。一边又放出了三根血梭。

    三根血梭颇为玄妙,勉强也抵挡住秦云的本命飞剑,连‘冻结虚空’的威势都下降不少。

    “曲重老弟,帮我挡上一挡。”冀兀魔神元神飞遁之速极快,纯粹元神速度迅速追上了曲重魔神。

    “冀兀兄,你可不能害我。”曲重魔神有些惊慌。

    “这曲重魔神临死挣扎下,也能帮我多拖点时间,或许我就能因此活命。”冀兀魔神可不在乎对方性命。

    而远处。

    “这冀兀魔神,不愧是难得擅长炼丹的魔神,招数颇为玄妙。”秦云操纵飞剑,一时间奈何不得那三根血梭,真身却是一迈步来到了原先的炼丹殿室,收起了那一座炼丹炉!那是冀兀魔神炼丹的丹炉,也是超品法宝,秦云当然得收起来。

    “这百万道剑气比一开始弱了大半了,还在不断削弱中,要杀死冀兀魔神,怕还需要数个呼吸时间,不能赌了,赶紧走。”秦云收起炼丹炉后,当即一招手。

    嗖。

    远处那一缕烟雨般的飞剑迅速飞回,一伸手,本命飞剑收回。

    “走。”

    秦云持着深紫色木牌,催发后,虚空扭曲,秦云一迈步便进入其中消失不见。

    “走了?”冀兀魔神元神遁逃到远处,看着百万道剑气没了操纵,直接沿着一个方向一路杀下去,不由心中一松。

    “冀兀兄,你可真是大难不死啊。”曲重魔神不再努力甩脱,反而迅速靠近。

    “哈哈,曲重老弟,刚才我……”冀兀魔神元神一边笑着,一边操纵着远处的法宝锁链、三根血梭迅速飞回。

    曲重魔神却是一张嘴。

    轰!

    三色火焰喷出。

    这是曲重魔神仗之纵横一方的‘九曲神火’,冀兀魔神的元神惊慌下:“曲重,你怎么敢……”同时又放出了一件更弱小些的白骨剑法宝。但这法宝只是阴毒,并不擅防御!无法防护周全!汹涌的‘九曲神火’扑过来,迅速笼罩了冀兀魔神的元神,元神在灼烧中扭曲疯狂。

    “死去吧,你的宝贝都归我了。”曲重魔神狰狞笑着。

    三个血梭刚刚飞到,便势头一衰。

    因为冀兀魔神的元神已经被焚烧化作虚无。

    冀兀魔神死的的确挺冤。

    他作为一个魔神……最强的是肉身!其次是那法宝锁链和三根血梭。

    他肉身被毁掉大半、厉害的法宝也被牵制在外……却是栽在曲重魔神手里。

    “收。”曲重魔神连将宝物迅速收起,他的道之领域早就弥漫开去,四方扭曲,没人能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幕。

    “嘿嘿嘿,冀兀啊冀兀,平常都是你压榨我,没想到吧,会死在我手上。”曲重魔神颇为兴奋。

    正在曲重魔神兴奋的时候。

    远处半空,空间扭曲。

    一股恐怖气息降临。

    “嗯?”曲重魔神连转头看去,一眼看到一位银发女子从中跨出。

    “帝君。”曲重魔神连恭敬无比行礼。

    “域外强者呢?”银发女子询问道。

    “逃了。”曲重魔神连道,“不过小的发现,那人是传说中的道家修行人,而且只是元神境层次。”

    “不是天仙?是元神境?”银发女子皱眉。

    “嗯。”曲重魔神连道,“他施展飞剑法宝,小的也看到了,那道家法力气息我不会看错。而且他施展法宝也就和冀兀魔神施展法宝相当!如果不是那无数道剑气,冀兀魔神也不会被杀。”

    他说的没错。

    没那百万道剑气,他曲重魔神也没机会下手。

    “元神境?借助法宝,能发挥出天仙实力?”银发女子眼睛一亮,她的精神感应笼罩着整个大滁世界每一处,不过许多地方都是隔绝精神感应的。

    “既然是元神境,那借助虚空挪移法宝,挪移的距离就不会太远,应该在五千里内,最远也不可能超过一万里。”

    银发女子很清楚。

    虚空挪移法宝,挪移距离越远,代价越大。挪移一个凡俗、元神境、天仙,不同层次代价也不同。

    元神境的挪移法宝……一般都两三千里距离,五千里距离算难得了。到一万里就太不划算。

    “轰。”

    银发女子的元神太恐怖,精神调动天地之力,强行碾压一些宗派阵法进行探查。

    而少数一些魔神的阵法较为厉害,远距离无法碾压,银发女子也直接传音下令:“撤去阵法!不得抵抗!”

    帝君下令。

    诸位魔神不敢不从。

    “嗯?”

    五千里内,银发女子很快发现了一处地方,那里有道之领域隔绝,也不理会她的传音。

    “五千里内就这一处,敢不听我命令。”银发女子眼中有着冷意,“就是这了。”

    ……

    秦云正在尝试遥遥感应家乡世界的‘虚空祭坛’确定位置,欲要开启一条虚空通道。容纳凡俗通行的通道,还是相对容易的。只是这大滁世界和大昌世界还是距离稍稍远了些。他可做不到张祖师那样一招就开辟一条虚空通道出来。

    轰。

    一股恐怖精神碾压而来,秦云的道之领域仅仅笼罩周围十里,不过也轻易抵挡精神侵入。

    “撤去阵法,不得抵抗!”一股恐怖意念传递过来,若是大滁世界的魔神们自然知晓是帝君。

    “不好。”

    秦云一惊。

    “先离开这大滁世界。”以秦云对虚空的掌控,能遥遥感应到离的很近的周边几个世界,直接锁定其中一个世界,“靠这世界中转一下。”

    “走。”

    距离很近,开启虚空通道就轻松多了。

    撕拉。

    直接撕裂出一条虚空缝隙,虚空缝隙连接着另一个世界,容纳凡俗通行的通道形成了。

    秦云一迈步迅速进入其中,他进入其中后,没了道之领域的阻挡,那强大的精神也入侵到这里,笼罩了这一处虚空缝隙。

    “虚空通道?”

    远处原本正欲要第二次‘虚空挪移’直接赶来的银发女子停下了,她脸色变得很难看,“怎么可能,这短短时间,怎么可能就有一条容纳元神三重天通行的虚空通道?”

    凡俗和元神境,一步之遥,却是天差之别。

    元神一重天,要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对虚空通道负担都很大。更别说能和‘冀兀魔神’不相上下的元神三重天了。

    “不可能。在世界之内,轻易通过虚空通道溜走的,只有凡俗。可凡俗的实力怎么会匹敌冀兀魔神?借助宝物还能发挥天仙实力?”银发女子皱眉,“难道这个域外道家一脉的强者,是转世天仙,以凡俗之身行走诸多世界,谋夺宝物?”

    “天仙都已长生不老,都还转世?看来所谋甚大。”

    银发女子眼中有着冷意,“域外道家一脉的转世天仙,凡俗之身,擅飞剑,且有秘宝释放无数剑气?哼哼,别让我查出来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