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飞剑问道 > 第七篇 第五十二章 天上地下,谁都救不了你!
    湖泊旁颇为湿冷,凉气逼人,秦云心中却在不断推演着自己的‘剑道’。

    十五年前那一战,那魔主夏侯真看到虚空被切割后,懊恼无比,悔恨将时间浪费在修炼肉身上,下定决心抛弃一切一心修行自己的刀道。秦云也是受其启发,当断则断,决定从头再来!以十三种‘极境’为根本,重新形成自己新的剑道。

    这很难。

    秦云也是耗费十五年时间,心中逐渐了有了一剑道雏形,且在心中越来越清晰。

    每日他看似偶尔教导儿子练剑,或者盘膝坐在湖边静修,实际上都是在酝酿!等待着水到渠成那一刻。

    “快了。”

    “快了。”

    秦云能感觉到,自己的第二次入道,也快了。

    “嗯?刀剑双煞那边怎么回事?”秦云吃了一惊,“他们两地榜强者,竟然还求救?楚国燕国魏国,都不愿得罪我。现在还有哪个天榜或者神榜中人,不开眼的对付我儿?”

    牵扯到儿子,秦云不敢怠慢。

    嗖。

    瞬间一道流光一闪,在夜空中一闪,直奔齐云楼方向。

    刹那便飞了数里,当齐云楼进入秦云的‘道之领域’范围内后,就清晰探查到一切。

    “看起来,并无天榜、神榜的高手。”秦云瞬间确定,可他眉头还是皱起来,“欢儿怎么吐血了?看他眼神,不太对劲,整个人有些恍惚。他的两个红颜知己……那个叫澹台云的,怎么和另外一青年站在一起?”

    秦云道之领域探查到的情形,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是感情上有了挫折?”

    ……

    呼。

    秦云飞遁之速极为惊人,一个呼吸功夫就到了齐云楼下。

    “怎么回事?”

    “打起来了。”

    “什么人敢在齐云楼闹事?”

    齐云楼此刻也一片骚乱,因为之前孟欢和六位高手的打斗,还有刀剑双煞的出手,都让齐云楼的窗户、廊道撞的碎裂,部分碎裂之物都摔到了外面街道上。

    “爷在喝酒,谁在闹事?”一位喝的半醉,穿着花衣裳的男子脸红通通的,也来到打斗的齐云楼三楼,身后有着一群跟班。这花衣裳男子嘴里还骂骂咧咧,一旁也有齐云楼的管事人在赔礼:“三爷,三爷,一点小事而已。”

    “你不用管,爷正陪着美人在兴头上,下面就嘭嘭嘭的吵死人了。”这花衣裳男子喝道,身旁随从则立即拦住管事人。

    管事人心中发苦:“苦也,这三楼在打斗,这位三爷再去闹腾,闹腾大了不知道成什么样了。”

    开门做生意,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今天齐云楼招待的宾客中,地位最高的就是这位花衣裳男子!齐云楼靠山虽然也够硬,却根本不敢招惹这位花衣裳男子。可以说……花衣裳男子在帝京城几乎是横着走的人物。甭管什么来头,都得忌惮这花衣裳男子三分。

    “嗯?”花衣裳男子醉醺醺的眼睛忽然瞪大,因为他看到了秦云登上了三楼,朝前方走去。

    “我看花眼了?”花衣裳男子瞪大眼,一下子清醒了。

    “哎哎。”

    花衣裳男子连冲上去,神志也清醒了,甚至都陪着笑,“姐夫,姐夫,姐夫你怎么到这了?”

    “闭上你的嘴巴。”秦云皱眉轻声喝道。

     “是是。”花衣裳男子连闭嘴,乖乖跟在秦云身侧,一副狗腿子样子,颇为得意。

    而花衣裳男子的那群手下跟班们,个个瞠目结舌。

    当年龚燕儿抱着婴孩来见秦云的时候,龚燕儿也是希望将家人从‘百花谷’牢笼中救出,不过龚家人不少都贪慕在百花谷的富贵,只有龚燕儿的父亲、弟弟等部分人留在了帝京城。

    这花衣裳男子,就是龚燕儿的弟弟‘龚鹏’,帝京城人称‘龚三爷’。

    姐夫乃是神榜第一的冰霜剑孟一秋,龚三爷自然横着走。

    “喊的姐夫?”

    “主人的姐夫?那不是……”

    一个个手下跟班们都紧张屏息,乖乖跟在后面,一旁齐云楼管事人也吓得哆嗦:“通天了,通天了。”连飞奔下楼去禀报东家去了。

    帝京城真正有背景权势的都清楚——整个帝京城,最不能得罪的,不是王宫那边!而是青玉湖旁那块地方,那里有着让整个天下三大国度、各方势力都忌惮无比的神榜第一‘冰霜剑’孟一秋!各方权贵大家族都是禁止手下人靠近青玉湖那块,唯恐不小心惹了那位!

    ……

    黑袍中年人‘欧阳泉’父子此刻惊恐万分,连一旁的富贵老者都懊恼不已:“我怎么就愚蠢的请欧阳泉来这了?现在刀剑双煞一声令下,我们谁都走不掉啊。”

    他懊恼。

    欧阳泉父子更恐惧后悔。

    “童老头请我来,我为什么要来?今天不来,不就没这泼天大祸了?还有那个澹台云,真是个惹祸狐狸精啊!”欧阳泉心颤,“能让两位地榜当护卫,恭敬喊少爷的。到底什么身份啊?希望能够看在我女儿份上,饶过我欧阳家。”

    “小欢,你好些吗?”钟琳担心万分。

    “钟姐,我没事。”孟欢擦拭掉嘴角血迹,只是脸色苍白难看,精神还有些恍惚。

    钟琳看看旁边两位的刀剑双煞,天地人三榜可是对外公开出售的,在天下间闯荡,钟琳自然早看过那三份榜单,得到较为详细情报,自然辨认出了这两位:“刀剑双煞,这可是地榜高人!小欢到底什么身份,两个地榜高人会是他的护卫?”

    而另一边。

    站在锦袍青年身旁的澹台云,澹台云之前还在解释,现在也闭嘴了,愣愣看着眼前一切。

    “少爷?那是刀剑双煞吧,怎么喊欢哥少爷?”澹台云感到发蒙。

    在这时——

    一位朴素衣袍男子从后面走了过来,一名花衣裳男子则乖乖跟着后面。

    “欢儿。”秦云看向孟欢。

    “老爷。”

    刀剑双煞恭敬行礼。

    孟欢看到秦云,也拘谨了些:“爹。”

    而在不远处的欧阳泉父子都脸色惨白,他们欧阳家颇有权势,自然认出了这朴素衣袍男子的身份。特别是花衣裳男子‘龚三爷’在后面乖巧模样,也证明了这位的身份。

    “给我看看。”秦云伸手抓住儿子的手腕,一缕真元渗透进去,开始探查其体内。

    “麻烦了。”

    秦云对身体掌控何等了解,“这不是战斗导致的伤势,而是情志导致的内伤。”

    情志之伤,药石无用。

    情志之伤……可大可小,小么,只是简单些挫折,伤心些时日,渐渐也就忘记了。大么,因情而死的都有。而自己这个儿子,之前性子就较为孤僻!这个‘澹台云’似乎还是自己儿子第一个真正结识的红颜知己。

    “有些麻烦。”秦云暗暗道。

    “你叫钟琳,对吧?”秦云笑看向一旁的钟琳。

    “是,钟琳见过伯父。”钟琳当即行礼。

    秦云微笑点头:“我有个不情之请。”

    “伯父请说。”钟琳道。

    “能否去我府上,陪陪欢儿些时日。”秦云说道,这个钟琳也是儿子的红颜知己!有她陪着,儿子这心病就好上大半了。

    钟琳脸有些羞红,不过心底却有些欢喜,因为她内心也一直喜欢着孟欢,当即道:“小欢受伤,我当然得陪着。”

    “钟姐。”孟欢忍不住要说话。

    “好了。”秦云皱眉喝道,“看看你,弄成什么样,先回去。”

    说着便带着孟欢、钟琳要离开。

    刀剑双煞中的刀客则连道:“老爷,那欧阳泉还说了,要将少爷抓回去喂狗。还要将钟姑娘抓回去。”

    远处早就胆战心惊,期盼着秦云早点离开的欧阳泉父子听到这话,都蒙了,欧阳泉更是摇摇晃晃要跌倒,一旁锦袍青年连扶住父亲。

    秦云瞥了眼那对父子。

    抓回去喂狗?

    “龚三。”秦云开口,“欧阳家就交给你来处置了。”

    同时又传音嘱托声:“那个澹台云,就不要动了。”儿子感情的事,还是让儿子自己慢慢处理吧。

    “是是,我明白。”花衣裳的龚三爷连应道。

    “嗯。”

    秦云点头,便带着人离去。

    呼。

    很快,秦云带着孟欢、钟琳、刀剑双煞直接化作流光,划过夜空,直奔孟家方向。

    “龚三爷,饶命,饶命啊。”

    “龚三爷,看在我姐份上,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欧阳泉父子都求饶。

    欧阳泉的大女儿,嫁入了王宫,更是如今楚王最宠爱的妃子。所以欧阳泉权势也大增。

    “求饶?”花衣裳的龚三爷怒急,“你好大的胆子,欺负到我外甥头上去了,我外甥那是什么身份?我都得哄着,我告诉你欧阳泉,这天上地下,四海八荒,谁都救不了你!谁都不行!”

    欧阳泉父子惊恐万分。

    一旁澹台云,不认识秦云,却是认识龚三爷的:“龚三爷的外甥,地榜两大高手当护卫,难道欢哥的父亲是……”澹台云脸色发白。

    “你完了!欧阳泉,你完了!我得好好想想,怎么炮制你,怎么给我外甥出口恶气。”龚三爷得到秦云的吩咐,底气无比充足,“你现在尽管求援,求谁都可以。我看谁能救得了你。”

    龚三爷平常虽然横,但还算克制。

    毕竟知道姐夫嫉恶如仇。

    现在奉了秦云的命令,他自然要好好放纵一次,让整个帝京城看看他龚三爷的厉害!

    “欺到我姐夫头上,还要拿我外甥去喂狗?哼哼哼。”龚三爷摸着下巴,眼中满是寒光。

    ……

    钟琳陪着孟欢,和秦云、刀剑双煞一同划过长空。

    因为是夜空,飞的又太快,钟琳根本看不清周围。

    “飞的好快,小欢的爹到底是谁啊?”钟琳不由有了各种猜测,“是某个顶尖宗派的宗主?某个大势力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