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362章 这还是小玉露丸吗
    彩芝隐隐听出云芝的弦外之音,犹豫一下也道:“云芝说的也有道理,这小玉露丸的药效虽然神奇,却从未听说能够断续灵根的。万一我服过之后,没有效用,岂不是暴殄天物了?不若听云芝妹妹的建议,换些灵石来的保险。”

    巴娃子急道:“怎会有万一,这药可是仙人所赐的。”

    云芝见他执迷不悟,冷笑道:“世上哪有仙人?实话与你说了吧,那小玉露丸我也不是没有服用过,根本就没有效用。”

    彩芝暗中叹了口气,终于证实了心中的猜测。以云芝那般心高气傲的人儿,能够委身下嫁程麻子,必然是附带了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的。

    巴娃子哪肯相信云芝的话?他先扯着陈老瓜问,这药既然是仙人所赐,肯定是有效用的,对不对?

    陈老瓜笑容尴尬地答,也许有用。

    巴娃子将陈老瓜推到一边,又朝着殷执事鞠躬道,求执事给我说句真话,这仙人所赐的灵药到底有没有用?

    殷执事沉吟片刻道:“这药肯定不是什么仙人所赐。”

    此言一出,屋里霎时变得安静,巴娃子脸色涨得通红,还要再说,却被殷执事举手制止道:“不过,这药的确与寻常的小玉露丸有所区别。”

    “有啥区别?”巴娃子急问。

    殷执事正色道:“此药乃是我们花狸峰老祖办特别炼制的小玉露丸,药效绝非寻常小玉露丸可比。至于能不能治好你家娘子的灵根,我却不好说。”

    故弄玄虚!云芝心中冷笑,她才不信那个什么主任鼓捣出的东西。她嫁入商贾之家,各种消息比彩芝来的丰富,倒是听说过花狸峰上搞出个老祖办。只不过大家都把这事当个笑话来讲的,尤其是对那个蛮子主任,更是各种流言,各种蜚语,甚至不少人说那个蛮子只不过是花云裳的面首,只因伺候老祖伺候的舒坦才得了这个差事。

    “还是不要试了吧?”彩芝还是有点儿拿不定主意。

    巴娃子咬牙道:“既然是你家主任特制的丹丸,肯定有用,娘子你现在就服下,只要能治好你的灵根,我便在屋里供上殷主任的长生牌位,天天给他老人家磕头!”

    殷执事笑道:“可千万别!我家主任可不喜欢人家拿牌儿供着,只希望这药能有效用就好。”

    巴娃子肯定地点点头道:“一定有效,彩芝,你赶紧服下。”

    彩芝见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不吃也得吃了。她转念一想,那个殷执事虽然没有明说,但人家既然点出此药的特殊,想必也有所持才对。

    众人口中的殷执事,自然就是花狸彩帖的总办理殷公丑。既然庞大尼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这出戏就要演圆满了才行。殷公丑与令狐若虚打听过这个小玉露丸的效用,令狐若虚听罢,也面露难色道:“小玉露丸虽然于疗伤有奇效,想要续上灵根恐怕是难。”

    殷公丑心道:倘若这药不灵,仙人点化就成了笑话。想来想去只有把殷勤特别给他的一瓶“加料”小玉露丸拿出来。殷勤不久前从铁翎峰进过一批小玉露丸,回山之后因为要筹建特情科,考虑到其任务的危险性,殷勤特别往其中的三瓶小玉露丸中注入了他的不灭灵力。

    逸青云神识被毁都能通过不灭灵力再生出来,被殷勤注入灵力的三瓶丹丸其实已经不能称为小玉露丸了。其药效甚至有了几分再造丹的功效,殷勤没有高调地将这种丹丸改名为小再造丹,主要还是不想身具不灭灵根之事被外人知道。

    这三瓶丹药搞出来以后,殷勤第一个便捎给了战斗在前线的殷公丑,只说是为他特制的加料小玉露丸,并没有明说其中混有不灭灵力。

    殷公丑亲自过来,一是希望殷勤为他特制的小玉露丸能有奇效,二来万一不管用,那就干脆以帮助彩芝疗伤的名义将巴娃子两口子“邀请”到花狸峰去,当然这种做法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

    一瓶小玉露丸共有九粒芝麻粒大小的丹丸,寻常伤势,只需一粒就可见效。巴娃子问殷公丑需要吃几粒?

    殷公丑也没吃过,又不能露怯,心想这彩芝的灵根已经枯萎了三两年了,不下猛药怕是不行,便大手一挥道:“全都吃下!”

    云芝凑过来,仔细看彩芝从瓶中倒出九粒丹丸,颜色香气都与她之前吃过的一般无二,心道:这姓殷的也是个能吹的,这药分明就是普通的小玉露丸,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制的东西。

    彩芝见巴娃子紧张地盯着自己,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将心一横,干脆把手中丹丸全都送入口中,然后盘坐在蒲团之上,按照以前修行的丹诀,调整气息,渐渐进入定境。此丹逢津即化,在她口中化作一股略带苦涩的清凉浆液顺着喉咙一路往下,直抵小腹之处,在丹田的位置盘旋一阵,化作阵阵清凉朝四肢百骸的经络与灵根中蔓延开来。

    屋中几人全都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盘坐在蒲团上的彩芝,巴娃子心急,悄声问道:“药力要多久才能行开?”

    殷公丑只能充行家道:“此药经过秘制,起效很快。”

    云芝忍不住冷哼一声道:“小玉露丸服用一颗,只需半个时辰起效,你让她一次服下九粒,若想将药力行遍全身,最少也要三五个时辰才行。”

    不想,她的话音未落,就听彩芝的肚子里咕噜噜一阵声响,大家全都安静下来,再度将注意力回到彩芝身上。

    彩芝腹内咕噜噜的声响越来越大,巴娃子满怀期望地问:“彩芝刚服下药,便有了动静,果然是经过秘制的小玉露丸,与寻常的不一样。”

    云芝却是根本不信,刚想说再灵的丹药也没有这么快就起效的,就听噗噗两声,再看彩芝已经满脸通红地睁开眼睛,蚊子哼哼般地低头道:“对不住,我要、我要......”说着便从蒲团上窜起来,提着群脚,奔到屋角。

    巴娃子这才如梦方醒地反应过来,赶紧跑过去,帮她拉上屋角的一道横帘。他们二人为了省钱,租下的这处二楼小屋,并没有厕室之类的设施,平日里方便,全是坐到屋角那里的一个大木桶,拉上帘子遮挡一下。

    殷公丑听着屋角里面哗啦啦地一阵声响,也都明白彩芝为何刚才如此窘迫,全都面色尴尬地转回身。他们倒是想回避一下,无奈楼底下聚集地人群不但未见减少,反而又多了些。大家都想知道巴娃子家里的服用小玉露丸之后,能否恢复灵根。此时下楼的话,难免被众人围堵着问这问那,殷公丑几人只好全往门口处挪。

    殷公丑与陈老瓜,再加上云芝和她的丫鬟,四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站在一堆,听着屋子那头稀里哗啦的声响,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

    功夫不大,一阵奇臭的味道从屋里飘来,殷公丑与陈老瓜都是开脉修士,尚能屏住呼吸。云芝与她那小丫头可就惨了,只好掏出手帕捂在口鼻之处,饶是如此,过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两人全都被熏的头昏脑胀的。

    此时,楼下的旁观者们也都闻到了味道,有几个傻憨的家伙,甚至为了到底是谁放的屁,而起了口角。

    再过一阵,巴娃子冲出来,也不与大家解释,在屋子里转悠一阵,猛地抄起一个大木盆又冲了回去。

    殷公丑几人面面相觑,皆想:巴娃子家里头的,看着小巧玲珑的身子板儿,没想到肚量却大,这么快就将一桶排满了?!

    又坚持了半炷香的功夫,角落里终于渐渐安生下来。只听彩芝有气无力地唤巴娃子端着水盆过去,一阵洗水之声过后,彩芝刚刚事发突然,连群脚都沾了些污秽,又让巴娃子帮忙换了一身裙装。

    她只觉得腿软脚软,浑身上下根本使不出一丝力道来,悄悄掀开帘角,看大家都远远地站在门口,彩芝脸颊滚烫地扯了下巴娃子低声道:“先别忙活我,没看人家都捂着口鼻吗?快把这两桶污秽倒掉才是!”

    巴娃子应了一声,端起大盆就往后窗去了,彩芝阻止不及,这货已经将一大木盆的污秽全都倒入了后窗外面的小河之中。彩芝心道,这么难闻的东西,从前门也拿不出去,倒了也就倒了,便由着他将那一大桶东西也都倒入后楼的小河。

    再三整理一番衣裙之后,彩芝才垂着头,扶着巴娃子的肩膀从角落里出来。

    殷公丑见她羞臊得根本抬不起头来,主动抱歉道:“这事全怪我,没想到这批秘制的丹药如此霸道,早知如此就该让你将药丸分开几次服下才好。”

    云芝总算缓过一口气来,忍不住狠狠地白了殷公丑一眼道:“你这药是小玉露丸吗?到比巴豆和大黄来的都猛呢!”

    殷公丑心中也在打鼓,心道老四信中所说这药是请长孙烈特别加料的东西,别是让人家给骗了?!看那巴家娘子,拉得浑身骨头都酥了,从来没听说,吃了灵丹会拉肚子拉成这样的。

    巴娃子的心思却只在药效上面,扶着彩芝一个劲儿地问她,灵根到底有没有恢复?

    彩芝苦笑道:“我现在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哪里知道灵根如何了?”

    巴娃子扭脸问殷公丑道:“殷执事能否看出来,这药到底起没起效用啊?”

    殷公丑道:“作用是肯定起了的,否则你家娘子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儿。不过有句俗话叫做,药医不死病,你家娘子这伤我们只能尽人事,能否医好还要看她个人的气运。”

    云芝忍不住冷哼一声道:“你这番说辞,倒和那些江湖上卖野药的差不多呢?”

    殷公丑心中也在后悔,刚才不该撺掇她将一瓶药丸全都吃了,哪怕留下一粒也好。现在可好,倘若治不好这女人的伤,再被他们反咬一口说吃了假药,可就说不清楚了。

    陈老瓜在边上一直没敢吱声,却被他看出一点蹊跷来,忍不住指着彩芝的脸颊道:“老巴家的,你这半边脸怎会有这么多水呢?”

    大家被他提醒,全往彩芝的脸上看去。果不其然,她的一只眼被惊悸鸟啄瞎了,平日里便用一块绸布挡着,此刻一股股的泪水正从那绸布下面往下流淌。

    彩芝抹了一把脸颊,也奇怪道:“我也不知怎么了,就是觉得这只瞎眼的地方好痒。”正说着,眼泪中忽然添了一抹红色,竟然变成了血泪。

    “我看看!”巴娃子心中大急,一把扯开她的眼罩,不禁吓了一跳。彩芝被啄瞎的眼眶里,原来只剩下个黑窟窿,此刻竟然长出粉红的嫩肉,嫩肉中间还有一个圆滚滚的黑白相间的眼珠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涨大起来。

    “娘、娘子,这、这是要重生眼目吗?”巴娃子结结巴巴地道。

    殷公丑见大家全都看他,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扒着彩芝的眼睛看了一阵,忙又将眼罩遮挡回去,一脸郑重道:“我看没错,巴家娘子这只瞎眼怕是要复明有望了!不过新眼尚未长成,眼下还不能多见光,而且为了慎重起见,我建议赶紧把巴家娘子送到我处,请高手名医仔细查验诊断才好。”

    巴娃子早就喜得说不出话来,彩芝也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女人爱美更胜生命,对于她来说,能够医好脸上的瞎窟窿可是比恢复灵根还要重要的多。她感受着眼眶中的酸痒微痛,又听巴娃子给她讲眼眶中竟然生出了新的眼珠儿,竟然再也控制不住,伏在巴娃子的肩头呜呜地哭泣起来。

    云芝也是看得目瞪口呆,心道:这哪里是小玉露丸啊?能够使瞎眼重生的丹药,只有传说中的再造丹啊!

    殷公丑不敢耽搁,更顾不得财迷,赶忙摸出一枚传音白羽,将这边的情况传给在四方街坐镇的令狐若虚,请他赶紧派高手过来,将巴娃子夫妇接走。

    就在这纷乱嘈杂之际,谁也没有注意到,彩芝的身上波地一下,爆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开脉之声,她身体里一条原本墨绿色的灵根忽然颜色一亮,变成了鲜艳亮绿的颜色。

    “奶奶的!谁往河里下了毒?好臭!大鱼小鱼都他娘的翻白了!”楼底下,不知是谁大吼一声,引得众人往河边奔去。

    (两章并作一章发了,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