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359章 楚大的美意
    许修士好赌,一早就听说花狸峰在这边售卖彩帖,便从某修士那里借了一枚低阶灵石,排了几个时辰才买到十张彩帖。不料他刚下了彩台就被在边上看热闹的徐修士给发现了,这货欠了徐修士三枚低级灵石的赌债已经好几年了。徐修士每次去要都被他用各种理由推说没有,或者干脆耍光棍无赖,要灵石没有,要命一条。

    徐修士见他竟然有灵石来买彩帖,不禁大怒,当即带着儿子冲上前去将其揪住,索要欠石。

    彩台周围负责维持秩序的执事弟子见状,赶紧冲上去将三人赶走。

    这三位便一路撕扯着到了四方街边上的角落里。

    许修士被徐修士缠得无法脱身,便十张提议将手中彩帖折合一枚灵石抵债。徐修士接过彩帖被许修士索要收条的时候又觉得后悔。他今天的运气够背,刚买了十几张彩帖,只中了三张五彩,转了二两灵茶出来。他担心这十张彩帖开不出三彩来,也是打了水漂。

    两个人撕撸半日也没撕扯明白,徐修士的儿子在一旁待着无聊,便随手撕了一张,结果竟然是个一彩。

    许修士欣喜若狂,这一下不但欠债还清,还能富裕不少。徐修士也是心中狂喜,直说儿子手气

    比之前那两个胖仙人还要牛逼!

    许修士道,不对不对,这彩帖是我的,与你儿子何干?

    徐修士道,你刚才已将彩帖抵债给我,与你无关才对。

    许修士道,我刚才提议抵债,你不同意啊。

    徐修士道,我收了彩帖自然就是同意。

    许修士道,你若同意为何死活不肯答应给我写个收条?

    两人越说越怒,便由动手推搡一直发展到动用法器大打出手。

    这一笔糊涂账虽然算不清楚了,但至少证明花狸峰没有少卖了一张头彩。那自作聪明的瘦小汉子亏了大笔的灵石,脸色苍白地被众人哄下台去。

    不过相比真正中了一彩的许修士三人来说,他还算幸运的。那三位修士不但深受重伤,而且所中的彩帖也因为残破不全违反了花狸峰早就说明的,彩帖必须完整无损才为有效的规定,被拒绝兑换。

    殷公丑为此千里传讯给殷勤,询问该如何处理这枚筑基丹?殷勤也在第一时间传信十万里与远在皇城的楚大先生取得了联系。

    转过天来,彩台之上一叶金的背景换为几行醒目的大字,宣布七天之后花狸峰与聚香斋将联合发售彩帖。并且正式改名为“花香彩”,本期因为彩帖破损而没有兑换出去的一彩将滚入第一期的花香彩中,统一开出。

    这个邀约是楚大先生主动提出来的,只不过他邀约的对象是殷勤,与花狸峰没有关系。

    按照楚大先生的提议,仓山郡城这边的彩帖售卖,除了刚刚结束的一期依旧按照原定计划由花狸峰独享收益。之后花香彩在郡城以及武朝全境之内的售卖,所赚的灵石,殷勤可以从中获取一成的分红。

    这可是一笔巨额的财富,要知道蛮皇武朝的统治之下,规模不小于仓山郡城的大型城池还有另外三十五座。此外,人口在几百万的中小型城池也由几百个之多,倘若花香彩能够在全境铺开,以每座城池最少售卖三期计算,殷勤一成的分红就要有几十块高级灵石。

    若是聚香斋能够将花香帖卖入皇城,那殷勤所分的灵石就可以买一架天级的飞舟了。殷勤对于楚大先生主动提出如此诱人的提议到奇怪,按照他前世的经验,凡是遇到天上掉馅饼的事,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骗局。

    殷勤十分委婉地问楚大先生,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对山门初建的花狸峰有如此大的信心了?楚大先生竟然冷笑说:“我对花云裳那疯婆娘可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我只是对你有信心而已,你若有意,我这聚香斋的大门时刻为你敞开着。只要你同意加入,就可坐拥我聚香斋的半成干股。”

    殷勤答应了花香彩的分红,却婉拒了楚大先生邀请他加入聚香斋的美意。这些日子他对聚香斋的背景已经有所了解,其东家姓楚,当今皇后的娘家也姓楚,个中渊源不言而喻。武朝延续万年,朝堂内外,门阀林立,各种势力犬牙交错。不但当今十大商行背后各有背景,就连其余六大宗门也难免受到来自朝堂之上的力量之影响。

    殷勤可不想在他羽翼未丰的时候,一头卷进这种风波诡谲的权力斗争之中。

    望着散落一桌的传音白羽,殷勤有点儿心痛,和楚大先生这一番“长途通话”就用掉了他将近一枚中级灵石。不过,想到即将到手的大笔灵石,殷勤又不禁喜上眉梢。

    等拿到这笔灵石,是买一架黄级飞舟好呢?还是买一架玄级飞舟好呢?或者干脆一步到位买一架天级飞舟算了!

    殷勤前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居无定所的漂泊生涯,他孤身一人吃喝穿戴得再好又能花费多少?他所赚来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了衣、食、住、行的最后一字“行”上面了。

    他刚出道时喜欢奔驰宝马之类的豪车,后来换成了辉腾,低调内敛,看起来跟帕萨特差不多。他曾经最钟爱的座驾是一辆幽灵跑车,不过在他出事之前给卖了,资金被他用来“运作”一处位于南太平洋的海岛。一旦被他得逞,不但可以拿下那个海岛,还足够他订购一架湾流G550的。

    没想到命运弄人,湾流没搞到,就魂穿到了蛮荒之上,经过几番出生入死,殷勤总算有了大笔的灵石可以挥霍,他能想到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完成前世未竟的愿望,弄个蛮荒版的湾流出来。

    心动不如行动,殷勤马上让孙阿巧去唤伍落,准备与他商议建造飞舟的事宜。

    孙阿巧道:“伍落不是去了仓山郡城吗?”

    “看我这记性!”殷勤一拍脑袋道:“这些日子都忙晕了。”

    孙阿巧不动声色地站近一些,一边帮他收拾桌面,一边抿嘴儿道:“听说伍落这些天都笑得都合不拢嘴呢,主任搞这个彩帖,把他家八辈子卖不出去的库存全给清了。”

    殷勤见孙阿巧站在桌子一端,很费劲地去够另一端的白羽,整个人都快趴在桌面上了,心中奇怪:这丫头今天怎么有点儿笨笨的?不过他马上想起前世的小助理,随手给她一巴掌笑道:“可惜你是小户人家出来的,否则也可以帮你家清清旧货。”

    孙阿巧稍慌乱地呀了一下,心中既有一点小得意,又有几分羞涩难堪。

    好在殷勤转了话题道:“那个帮符小药种药的叫柳雨时吧?你去唤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