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351章 多少要买
    接下来这些仆役又在桌上铺了红布,台子两侧的柱子上都挂了红花,巴娃子越看越觉得是花狸老祖要嫁人,他扯了一把陈老瓜正要说话,却见一个蓝袍的修士像只猴子一般攀上台边两根立柱,在上面挂了一副对联。

    上联是“多买少买多少要买”,下联是“早中晚中早晚得中”。

    “得中?!”陈老瓜琢磨片刻,对巴娃子解释道,这台上所卖的东西多半和考取武朝的科考有关,却又有两修士往台子中央挂了一个横批——“恭喜发财”。陈老瓜有些傻眼,若是中举考状元,横批应该写个步步高升之类的才对。

    此时台子下面已经黑压压站了上千人,巴娃子想起当年的盛况,忙扯着陈老瓜将摊子收了,然后拼命往人堆里挤。

    功夫不大,花狸峰的修士开始上台了,让大家感到奇怪的是,这些人大都是些身着蓝衫的外门弟子,年纪也都很轻,与当年宰杀云牛鸟时,满台老祖的盛况相去甚远。

    或许这些弟子只是过来收拾台子的,老祖们一会儿才到?巴娃子左顾右盼,忽见旁边的石桥上又过来一队人,为首的是个脸色黝黑身着万兽谷青袍的高大汉子,从衣衫的制式来看,应该是筑基期的修士。

    大汉的身后,是个百十人的队伍,抬了二三十口大箱子。

    “那人不是野狼镇,老五精铁铺的铁匠老五吗?”人群中有人认出领队的伍落,再看他身后那些能塞进两三个的大木箱,不由得奇怪道:“难道是老五精铁铺租了这高台子,要在这里售卖东西?”

    伍落招呼身后的伙计将那些大箱子一层层地在台子后面码放整齐,这才上了台子,找个边缘的角落坐了,看样子也不是这高台上的主角。

    就在大家仰着脖子看着台上,又忍不住议论纷纷之际,一个尖嘴猴腮的青袍修士带着几个灰袍仆役,每人扛着一大卷的布料上台了。青袍修士指挥着那些仆役将这些布料挂在台子后面,拼接成一个大幕般的背景。

    等到他们将这些布料整理服帖,大家终于看明白背景上所画是一个丹药房的内堂。画面中央是个三层的货架,最上面的一层摆了两个玉瓶,左边瓶上面写了筑基丹三字,右面则是一瓶驻颜丹,中间一层的货架上摆了十瓶小玉露丸,和十瓶炼气散,最下面一层则是一堆金髓丸,大概有一百瓶的样子。

    货架的右上角挂了个幌子,上面写了“一金叶”三字。

    在货架前面的柜台上,一个老得掉光了牙的修士,正捏着一枚金叶子,指着货架上层的那瓶驻颜丹,一副要买的样子。

    画面的风格十分滑稽,可台下众人的注意力却全都投在了那“一金叶”的幌子上面。经过片刻的短暂安静,台下轰地一下,人们的情绪仿佛被人丢了个火球一般,一下子燃了起来。

    “他们那幌子是啥意思?”巴娃子扯着有些发傻的陈老瓜的衣角,着急地问道。他看着货架二层上的药瓶,无论是颜色式样还是上面的字,分明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小玉露丸啊!再看那幌子上“一金叶”的价格,岂不是在暗示,货架上的丹药只需一金叶就可以买入?!

    台下已经聚集了将近万人,即便在站在四方街的尽头,也能看清这巨大幕布上所画的东西。没人敢相信那上面所画的是真的,可每个人又都极度渴望那是真的。

    陈老瓜只比瓜娃子多识得几个药名而已,被巴娃子扯了几下,方才回过神儿来,满脸震惊地道:“看画上所说,仿佛连筑基丹也只需一金叶就可买到。”

    他的话音未落,巴娃子怪叫一声,转身就往外挤。陈老瓜赶紧一把拉住他道:“你干嘛去?”

    “我回家取钱,我也不要筑基丹,能买一瓶小玉露丸就行。”巴娃子着急道。

    陈老瓜在他头上狠狠拍了一下道:“我看你想小玉露丸想疯了!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别说小玉露丸了,就那上面画的金髓丸也要二十枚灵石才能买到。花狸峰又不是傻子,怎会毫无理由就将如此珍贵的丹药一金叶卖与你?”

    巴娃子愣了下,不甘心地道:“他若不卖,摆这么大的阵势干啥?”

    陈老瓜眼珠子乱转道:“他即便是卖,也不可能没有条件,倘若切掉你一条大腿才肯卖你,你还卖吗?”

    巴娃子点头道:“切我两条腿也行,我这就回去取钱。”

    陈老瓜气道:“我只是打个比方,你想得到美,便是将你胳膊腿全都切了,也值不了一瓶金髓丸。”

    巴娃子固执道:“万兽谷不是小门小派,他们既然打出这个旗号,想必不会有假。我还是赶紧回去取钱,台下这么多人,万一买不到咋办?”

    “不是万一,是肯定买不到。你没看上面只画了十瓶小玉露丸,台下这么多人,怎会让你买到?”陈老瓜见巴娃子不听他说,只一个劲儿地往外挤,只好地松手让他去了。其实他的心思也有点儿活动,前些日子他请四方街上有名的刘铁嘴起了一卦,说他最近要有一步好运。陈老瓜摸了摸怀中的兽皮袋子,心道,说不定这步好运就落在今天了。

    若是真能用一金叶买下一枚筑基丹,那他这后半辈子可就不愁吃喝了,虽然筑基丹对他没有用处,可那东西转手就是十枚中级灵石啊!足够他再盘下几间铺面的了。

    “胖子,你去给我买个冰糖葫芦来。”距离陈老瓜隔着几个人的地方,一个个头不高,脸白而圆的小公子,正挺着胸脯,指使一个比他大了好几圈的胖大公子。

    殷公子已经被庞大尼呼来喝去地指使着在人群中钻了好几趟了,闻言抹了一把汗道:“你的糖人还没吃完,就要吃冰糖葫芦啊。等你吃完再去可好?”

    “好吧。”庞大尼将手中咬掉了半个翅膀的糖凤凰丢在地上道,“去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