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五十三章心安处(第一章)
    第五十三章心安处

    医学上的任何一点小小的改进,对于人类来说都是了不得的福音。

    云琅做的就是把后世的医学常识带回来,最终付诸实施。

    真正的现代医学大行其道的时间很短,在这之前,医学与玄学,与巫蛊之术是密不可分的。

    或许有一些高明的医生如同会形变一般划破长空,留下了璀璨的轨迹,却不得长久。

    人类对生命的认知少的可怜,文化昌明之前的医学都是经验学,就是这点微弱的火光,最终照亮了人类前进的道路。

    苏稚对伤兵营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充满了兴趣,她以自己方式打量着这里的新事物,并最终做出自己认可的理解。

    这对苏稚来说是一个新的世界。

    云琅最痛恨的就是跟阿娇打麻将,如果说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情就是陪着阿娇,长平,大长秋一起打麻将。

    赢钱了会被臭骂,输钱了会被讽刺,她们不和牌全是云琅的错,要是放水让其中的一个赢了钱,另外一个就会发飙……

    打了一会牌之后,云琅算是看清楚了,这两个女人从来就没有对付过,无时不刻不在相互较劲。

    好在下午的时候阿娇有睡觉的习惯,云琅这才得到了解脱。

    阿娇家的荷塘已经长满了荷花,巨大的荷叶铺满了水塘,叶子层层叠叠的,被风一吹就起来一波绿浪。

    长平趺坐在一块毯子上,沐浴着和风意态悠闲。

    “去病儿要搬离长平侯府此事你可知晓?”

    “知道!”

    长平白了云琅一眼道:“没一个有良心的。”

    “您会放去病离开吗?”

    长平叹口气道:“侯爷想要放手,我不想,却没有法子留住他,你们终究是男子汉,不能长留府中。”

    “雏鸟长大了就会飞走,乳虎长成后就会另觅山林,这本是世之常态,您大可不必如此伤心。”

    “他离开了,还会回来吗?”

    “据我所知,您对去病关爱有加,犹如生母,去病也非薄凉之辈,如何会忘记您的恩情呢?”

    “终究是要走的……”

    “只是来上林苑而已,近在咫尺,您要是想念去病了,随时就能过来探望,您应该高兴才是,您又多了一个家园。”

    长平皱眉道:“襄儿也要住在这里是不是?”

    “别院而已。”

    “别院?恐怕他以后会把这里当做主宅!”

    “平阳侯府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吧?最值钱的是平阳侯府的爵位,这东西已经扣在他的脑袋上了,不用担心别人抢走。”

    长平苦笑道:“世家大族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云琅笑道:“老虎什么时候管过兔子狐狸的想法?”

    长平瞪了云琅一眼道:“首先,他得是一头老虎才成!去病儿我不担心,这孩子是天生的蛟龙猛虎,襄儿不同,他自幼被病魔摧残,没有好好的过过几天好日子,有时候不免会任性一些,这些都是缺憾啊。

    不过也没什么,四头猛虎并行,其中一头弱小一些,谁又敢打他的主意。”

    云琅幽怨的瞅着长平道:“我们本来就是兄弟伙,您一遍遍的提醒,反而会让阿襄感到难堪,今后不要再说什么谁高明,谁弱小的事情,您知道不?这给了阿襄很大的压力,也让我们很难堪。

    说到底,他的本源还没有恢复,为了能让您看得起他,他拼了老命跟我们一起完成了羽林军的全部训练课程,不知道您见过他因为奔跑太剧烈,趴在地上呕吐,没以至于苦胆都吐出来的事情吗?

    您知道他把自己绑在战马上狂奔了一千四百里,以致大腿两侧皮肉破裂,鲜血满裤裆的惨状吗?

    我见过,我给他剪粘在皮肉上的碎布的时候,他哭的像个孩子,一个劲的喊娘,哭过之后却死不承认。

    阿襄有多聪明您知道吗?

    骑都尉军中一千三百三十七人,他张嘴就能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不仅仅如此,他还知晓每一个人的优点,缺点,就这一条,军司马就该是他来当。

    他的脑袋瓜里装满了我大汉这些年与匈奴作战的每一次战役布局,来到我制作的沙盘上,不用想,就能复原一次次的战事过程,虽说讲出来的优劣点可能有些幼稚,可是,这种人才,您觉得大汉军中有很多吗?

    您以为去病将后军交给阿襄纯粹是看在我们是兄弟的情面上?如果你这样想就错了,去病是个什么人您应该清楚,当初我要进羽林军,他都极力阻拦,如果阿襄不是一个合格的将领,如何会把重要的后军交给他?

    您以后要多夸夸阿襄,不要总是说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喜欢那个叫做妞妞的,就给他娶回去。

    长平侯真正崛起依靠的是无双的战功,而不是因为他的姐姐是皇后,就因为有了战功,您才能下嫁与他。

    我们兄弟是真正的高贵人,我们可以偷,可以骗,可以抢,可以利用别人,可以谋杀别人,却绝对不会拿自己的亲人当做筹码来交换那点荣华富贵。

    就如您所说,我们是老虎不是野狗,不吃别人的残渣剩饭,也不从不向别人乞讨,肚子饿了我们自己会狩猎。”

    “说的太好了!”阿娇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荷塘边上,慵懒的站在柳树下,美好的身段上裹着一袭纱衣,山峦起伏的让人心醉。

    “小子,从今天起你可以对别人说是我阿娇的属下!贵人就是贵人,脑袋掉了碗大的疤,身子却要挺直。”

    很明显,阿娇已经把她对贵人的理解强加给云琅了,她高傲到了认为自己是天底下最高傲的人,像云琅这种想要学着高傲的人就该拜她为开山祖师。

    人生在世不能总是太强硬,太聪明,有时候当一下傻蛋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就像孟大,孟二兄弟俩傻啦吧唧的,即便是看见了刘彻老婆的肉体也不是什么大事,有足够的理由来原谅他们。

    成为阿娇的人好处很多,最大的好处就是让其余有力量的人将暂时忘记骑都尉的存在。

    看遍大汉历史,这个世界聪明人实在是太多,而推动这个世界前进的,却往往都是傻瓜。

    长平见云琅神色奇怪,叹口气道:“我的牵绊太多,如果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你们这样的好孩子我一个都不肯放过。”

    云琅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卫青是外戚!

    大汉国自从建立之后,就饱受外戚之苦,所以到了刘彻这里,他就给外戚套上了很多重枷锁,禁忌极多。

    老虎吐着舌头吧唧一声就趴在云琅脚下,看得出来,这家伙在这样的天气里也不是很好过。

    它嘴里吐出来的气息滚烫,即便是舔舐了半盆子冰水好像也没有解除燥热。

    云琅带着老虎沿着溪流而上,不久,就来到了那道山壁前面,拉动了铁链,山门打开,一人一虎就消失在黑暗中。

    山东外面燥热无比,山洞里面依旧阴森森的,一排排已经浇筑好的人俑肃立在诺大的山洞里,军阵一丝不乱。

    老虎熟练的找到了自己的窝,张大了嘴巴打了一个哈欠,倒头就睡。

    云琅脱掉外衣,换上一身素色麻衣,重新和泥准备浇筑人俑。

    半个时辰之后,稀泥已经和好了,还需要静置一个时辰,云琅趁这个机会打开模范,清理上一次浇筑好的人俑。

    上一次浇筑的人俑已经阴干了,云琅用吊环将模范里面的泥塑吊出来,用刀子削掉浇筑口,然后就按照军阵的样子重新摆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