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四十八章敲山震虎?(第二章)
    第四十八章敲山震虎?

    威胁别人的首要条件就是你比威胁的对象要强大,或者你捏着对手的一些致命的把柄。

    阿娇本身就是一艘破船,这艘船之所以还能劈风斩浪的在大海上航行,依仗的就是船底下有一双大手托着它前进。

    只要有这双大手的存在,阿娇的破船上即便是没有风帆,没有船桨,船橹,甚至没有船舵都不要紧。

    阿娇这家伙如今正在逆生长,今年的阿娇看起来比去年的阿娇年轻了有五六岁。

    成熟妇人的风韵让云琅看的眼晕,反正包括后世的那些美人儿,没有一个人能与阿娇相媲美。

    再加上她本来就出身高贵,不屑使用什么阴谋诡计,骄傲自大是她灵魂中带来的特质,征服这样的女人,应该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其中就包括帮着阿娇兜底的刘彻。

    在刘彻很小的时候,他其实是生活在阿娇的阴影之中的,见到权盖天下的窦太后的时候,窦太后能容忍阿娇在她怀里胡闹,如果刘彻这样做,只会挨板子。

    如今,阿娇倒霉了,皇后之位被她自己给弄丢了,所有人都期待着阿娇在长门宫自哀自怨的死亡。

    谁知道阿娇却在长门宫干起自己的事情来了,自身不但比在皇宫里的时候更加有风韵,还依托长门宫,养起了鸡鸭鹅,桑蚕,猪羊,包揽了煤石的售卖生意。

    年初的时候更是一口拒绝了皇帝给长门宫分拨的款项,坚持自给自足,并且活的比以前更好。

    什么是高贵,身处高处子衿自傲,身在低处则自强不息,前者依靠高贵的出身,后者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

    刘彻可以临幸天下美女,而高傲的阿娇,却认为全天下只有皇帝一人有资格踏进她的闺房。

    这样一整套流程下来,刘彻即便好色如命,也只会将阿娇一人看作自己的伴侣,至于别的女人,不过是美人而已。

    精神上的依靠,要比肉体上的迷恋强大的太多了,每一次,刘彻见到阿娇都会生气,总觉得这个女人有可能会逃出他的手掌心,而每一次,这个女人在世界的边缘溜达一圈回来之后,都会恼怒的靠在他的怀里,诉说外面那些男子的卑劣跟龌龊。

    刘彻很享受这种感觉,唯有在长门宫,他才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优秀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威严的帝王。

    女人在骗男人这种事情上,根本就不用人来教,这是她们的天赋,云琅不过开启了阿娇的新人生之后,她就很自然的用女人天生的本钱,将酷烈如野马的刘彻笼络在她的怀里。

    只要阿娇不要脑袋坏了去挑战皇帝的威严,皇帝对她只会更加的宠爱,也愿意看着阿娇长久的高贵下去。

    云琅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阿娇有替代刘彻的意思,毕竟,武曌那样的女子,几千年来也不过出现了一个而已。

    很多时候,阿娇的脑袋是不够用的,她虽然也很聪慧,可是跟刘彻,长平,这样的人比起来,她纯洁无害的如同一只小白兔。

    基于以上判断,云琅很自然地就认为,在这个时候,谁想对付阿娇,纯属脑袋坏掉了。

    为此,他专门给少府事公孙弘写了一封信,派老梁亲自走一遭少监府,问问公孙弘是不是真的想要问罪云氏!

    长平今日跟阿娇吵架大获全胜,回到云家胃口大开,她不是很喜欢食肉,所以,云家菜圃里的蔬菜被她挨个临幸了一遍。

    她最喜欢吃的蔬菜居然是包菜,这东西跟油炸的豆腐炒过之后,据她说,美味赛过肉羹。

    “你家今年有多少束丝?五万束有没有?”

    云琅摇头道:“那有那么多,最多三万束丝线。”

    长平遗憾的摇摇头道:“没有十万束丝,休想撼动蜀中的丝帛产业。”

    云琅轻笑一声道:“十万束丝也不足以撼动蜀中的丝帛,想要真实的达到这个目的,一百万束丝才能产生一点影响,真正想要让丝帛产业的重心向长安三辅靠拢,先产出五百万或者一千万束丝再说。

    另外,长安跟蜀中比起来不管是天时,气候都不太适合蓄养桑蚕,人家蜀中之所以能以桑蚕扬名大汉,是因为人家种植桑树,养殖桑蚕的本钱低。

    你之所以想着用十万束丝来打压蜀中丝帛,就是看在人家运输费用高昂,用本钱来伤人,一旦蜀中栈道被贯通了,人家从大河上一路放舟,再从汉中抵达长安费不了多少事,你到时候可就没本钱可以欺负人家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大家都养蚕,织造出更多的丝帛,这样对谁都有好处,反正丝帛在大汉永远都不够用。”

    “产那么多的丝线做什么?大汉国用不完那么多的丝帛。”

    “用不完我们可以拿出去跟匈奴交换牛羊啊,跟西域交换金银,铜,乃至于香料,地毯,干果。必要的时候还能用丝帛雇佣西域人帮我们作战围剿匈奴。

    我想不通啊,前段时间阿娇说鸡蛋太多了,现在你又说丝帛太多了,那里多了?你没见农妇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连衣衫都舍不得穿?”

    长平低头看看桌子上五颜六色的蔬菜点头道:“如果大汉人都能吃到这样的饭菜,那就好了。”

    云琅笑道:“我还以为你们都希望那些穷鬼一直穷下去,好让你们高高在上。”

    “放肆!”

    “别骂我啊,你是这么想的,可是你们干的却是与你的想法背道而驰的事情。

    就在您去长门宫的时候,有两个胥吏来我家,说我家在胡乱种植庄稼,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要我把地里的麦子全部铲掉,然后再种植糜子,小米,他们才能满意。

    哼,我已经给公孙弘去信了,问他我们云氏需不需要把地里马上就要成熟的麦子一把火烧掉,再种糜子跟小米!”

    “你没说你家种糜子跟小米是夏收之后的事情吗?”

    “说这些有什么用处,人家就是来找茬的,估计是那位大佬看阿娇不顺眼,也觉得您最近很多事,就拿云氏这个小虾米开刀,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长平轻笑了一声,用筷子敲着饭盘道:“他们就不担心把真老虎给敲出来?”

    云琅笑道:“我已经把家里有老虎的事情告诉了公孙弘,就不知道人家怕不怕。”

    长平嫣然一笑,指指桌子上的饭菜道:“想要我帮你出头,就拿出诚意来,好饭菜准备好,也把好学问给我准备好,看我怎么收拾那个佞幸小臣公孙弘。”

    又给长平烤了一条羊腿送上去,云琅就马不停蹄的去找大长秋,一头母老虎公孙弘对付起来吃力,还是有些办法可想的,如果是两头母老虎,估计公孙弘会尸骨无存。

    大长秋表现的极为平静,只是嘴角带着一丝鄙夷之气,看样子这个老家伙也没有把公孙弘放在眼里。

    随意说了一句知道了,就要把云琅撵出长门宫,自从苏稚住进长门宫之后,云琅发现自己好像非常的不受待见。

    “我师妹是怎么给贵人保养身体的?”云琅有些不放心,毕竟苏稚的包袱里还有七八根铁针……他很担心半瓶水的苏稚会对阿娇用针灸,艾炙的法子来拔出所谓的邪气。

    “只进行了“角法”养身。”

    云琅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道:“拔火罐不怕,可以拔出阿娇体内的湿气,对她只有好处,没坏处。”

    大长秋对云琅的反应很满意,这说明云琅还是很关心阿娇的安危。

    把云琅推出圆拱门之后道:“公孙弘如果来了,就说阿娇贵人有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