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二十七章 玉石俱焚
    第二十七章玉石俱焚

    对于那个断腿的老兵,云琅觉得拿下来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主要是刘陵今早的时候清醒过来了,高烧也退了。

    如果能把她腰上的那个伤口给治好,问她要一个老兵估计不成什么问题,即便是老兵已经有了一个三岁的孙子,也能给他一口气全要过来。

    既然分配到的军务是留守大营,那么,云琅自然不会放过那两座大营中的所有好东西。

    尤其是胡骑三部的营寨中,好东西尤其多,他们的人死的差不多了,即便是没死的也被云琅抬回了骑都尉的军寨治疗伤患。

    云琅觉得把他们已经用不了的战马顺便拖回来对那个医药费,是一个非常合理的由头。

    雷被军寨更是如此,由于是轻骑离开军寨,他们的军寨里剩余的物资堪称堆积如山。

    为了免得那些人回来之后出口舌之争,云琅派了两百长门宫卫先期押运这他们收获的大批好东西回上林苑军营。

    万一起了纠纷,以阿娇的暴脾气,应该没人能从骑都尉拿走一针一线。

    清醒过来的刘陵很好说话,尤其是她在见识了死亡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对于治疗非常的配合,再也没有前几天那种讳疾忌医的毛病。

    不过,换云琅在她的处境,他也不相信大汉的神医……

    刘陵的肩背很好看,腰肢纤细,从腰肢以下,臀部隆起一条惊人的弧线,算得上是真正的欺霜赛雪。

    伤口在腰部的软肉上,位置还算不错,这里的神经虽然多,血管却很少,大部分都是脂肪。

    云琅的刀子轻轻地割开了皮肉,一股淡黄色的浓汁就喷涌而出,在给那么多的军卒粗暴地治疗过伤患之后,云琅面对这点小场面早就处变不惊了。

    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他取出一大团麻布,熟练的擦拭着那些脓血,当脓包彻底的瘪下去之后,云琅在她的伤口处居然找到了半截钢针。

    这东西很歹毒,也非常的精巧,比绣花针粗不了多少,却有无数的倒钩,牢牢的镶嵌在肌肉中,难怪会留下半截子藏在肉里。

    现在好了,钢针附着的肌肉已经腐烂了,云琅用一把小镊子轻轻一夹,就取出来了,放在眼前瞅瞅,然后满意的丢进旁边装污物的小盘子里。

    咬着牙忍痛的刘陵,看到了那半截钢针,眼中有浓烈的怨毒之色。

    云琅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去问,是谁把这枚钢针射进她体内的,这种给自己找麻烦的事情能不问就不要问。

    切割掉李陵腰肢上大片死皮,死肉,没了浓汁腐肉的伤口已经凹陷下去好大一块。

    将来即便是长好了,也会留下一个碗口大小的伤疤,如果这个伤口放在老兵身上,应该是没什么问题,放在刘陵这具美丽的胴体上就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

    或许是流血流得太多的缘故,清除掉腐肉死皮之后,伤口只渗出很少的一点血渍。

    云琅不断地按压,直到没有血渍出现,这才用盐水做最后的清洗。

    “啊——”

    刘陵的身体如同美人鱼一般痉挛起来,身体在三个侍女的按压下,依旧扭曲的如同一条大鱼。

    扭曲过后然后伸展,美丽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云琅的目光之下,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哀求之色。

    云琅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依旧一板一眼的清理着伤口,只有将伤口彻底的消炎,她才能活下去,至于效果如何,只有天知道。

    “有一个淮南国断腿老兵,我很想要他,不知翁主能不能做主将他给我,顺便把他的家人也一起送过来。”

    云琅一边仔细的检查着伤口,在确认伤口上没有脓血,全是新鲜粉白的肌肉之后,在等待水汽干燥的那一刻,小声对刘陵道。

    “我不干涉兵事。”刘陵非常的痛苦,拒绝起云琅来却斩钉截铁。

    “其实不是我想要那个累赘伤兵,是我要招揽的一个老兵不知怎么的就看中了你家的残废老兵,这个条件是他提出来的,你不答应就算了。”

    云琅等侍女用扇子扇干了伤口上的水汽,就用干净的麻布覆盖住伤口,在一侧留下一个通气口,就准备离开。

    刘陵咬着牙道:“我如果不答应,你就不管我的死活了是吗?”

    云琅摇摇头道:“这是两回事,我在治病救人的时候,从不考虑这人是不是跟我不对付。

    如果有仇,我宁愿治好他之后再杀死他,也不会在治疗的时候动什么手脚,这是我身为一个医者的尊严,不容亵渎。”

    “我不信!”刘陵把牙齿咬的咯吱作响,半晌才叹息道:“我可以去跟我父王说,成不成在于他。

    在淮南国,我没有你想的那样位高权重。

    云琅点点头道:”预料之中,只要你说了应该能成,因为这事本身就没有什么阴谋在里面,就是一个简单的要求。

    接下来几天里,你要用鱼腥草煎水清洗伤口,两天一次,保持伤口干燥清洁,只要不再有炎症,半个月后你就没事了。”

    “如果我不答应你,你是不是就不会说这些医嘱了?”

    云琅认真的摇摇头道:“不会。”

    他说完话就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过头对刘陵道:“好奇的问一下,盘子里的那根针,是怎么造出来的?很精巧,材质也很不错,全是上好的百炼钢,你有完整的吗?我想看看。”

    “公输家的手艺,你很感兴趣?可惜我这里只有损坏的,没有完整的。”

    刘陵美丽的身体被侍女重新用毯子包起来,在她的示意下,另一个侍女拿来一个小小的锦盒,将盘子里的半截断针装进盒子,然后就连盒子一起给了云琅。

    云琅打开盒子看了一下,果然,盒子里装着两半截长针,合上盖子,他朝刘陵随便拱拱手,就转身离开了窑洞。

    刘陵扭动一下身体,不小心触碰到了伤处,不由得呻吟一声,过得片刻对侍女道:“查查这个少年人,我一年多不在长安,长安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少上造。”

    侍女低声道:“我们无法进城。”

    刘陵仰面朝天瞅着光秃秃的窑洞顶部道:“能进去的,想办法,一定要进去……”

    李敢回来了,只是,人憔悴的不成样子,云琅很想知道他出去的这四天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见这家伙一副要死的模样,只好让让他吃饱饭之后再说。

    反正不可能是什么好消息,如果是好消息,李敢也不至于一声不吭埋头吃饭了。

    曹襄也看出李敢的异样来,一个劲的给李敢拿包子,也不问,跟云琅打一样的主意。

    李敢在吃了三盘子包子,两碗稀粥之后,才丢下饭碗仰天大哭两声,才捂着脸道:“太惨了!”

    云琅站起身瞅着李敢回来的方向道:“两败俱伤吗?”

    李敢痛苦的点点头道:“都是精锐,都是捍卒,将领也没有一个窝囊废,武器装备也相差无几,我们唯一占优的就是骑兵,至于步卒……”

    曹襄咬牙道:“谁赢了?”

    李敢摇头道:“没人赢,都死的差不多了,连蛰这种深知明哲保身的人都丢了一条臂膀,哪来的赢家?”

    云琅惨笑一声道:“还是有赢家的。”

    李敢抬头道:“谁?”

    云琅恨恨的道:“我们!”

    曹襄一屁股坐在地上,挥着手道:“这样的胜利不要也罢。”

    “沉舟侧畔千帆过,枯木前头草木春,两支大军的毁灭,换来骑都尉的新生,也不算太坏。”

    “这话说的太没良心……”

    “去他娘的,事情都这样了,还不允许我骗骗自己吗?”

    李敢指着回来的方向道:“等他们回来,你要是还能笑的出来耶耶跟你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