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1494、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什么人?”
        费凌猛地一个激灵。
        以他的修为,  之前竟然都没有察觉到有人跟在夏侯师弟的身后。
        而夏侯轻猛然转身,看到李牧,宛如看到了鬼一样。
        他心中的惊骇,简直难以言喻。
        “你……你……”
        一时间,惊骇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
        “是你?”
        雷旭升却是在第一时间,认出来了李牧。
        “你竟敢闯到这里来?嘿嘿……你死定了。”
        他此时,还未真正明白局势。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私闯民宅,上,将他给我宰了。”
        黑鲨帮的堂主丢掉就被,冷声喝道。
        十几个黑鲨帮的高手,有的戴上指虎,有的抽出腰间藏着的断刀,有的从小腿位置抽出匕首,显然都是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混混,怒吼着,朝着李牧冲来。
        “杀了他们。”
        李牧淡淡地道。
        从李牧的身后,瞬间冲出一道身影。
        是李建真。
        他的手里,拿着一根白色法杖一样的东西,后发先至,一杖抽出,空气激荡,直接抽在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黑鲨帮高手身上。
        砰。
        人影倒飞出去。
        撞飞了身后两个同伴。
        三人都口中狂喷鲜血,眼看着活不成了。
        李建真这是第二次搏杀,已经冷静了很多。
        手中的法杖,施展棍法,犹如疯虎一般,连续将几个黑鲨帮的高手,劈飞出去。
        “啊……”
        “我的腿……”
        “噗!”
        惨叫声中,十几个黑鲨帮的高手,瞬间就倒下了一半,各个都是手折脚断,狂喷鲜血,一看就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显然是活不了多久了。
        “小贼猖狂。”
        一个瓦屋山的弟子,怒吼着出手。
        仓啷。
        长剑出鞘。
        剑光森寒。
        李建真咬牙切齿,挥舞着法杖,赢了上去。
        两个人斗在一团,金属交鸣之声,不绝于耳。
        昏暗的光线中,一簇簇火星溅射。
        “李建真?”
        雷旭升先是被李建真强大的实力给吓了一跳,但看到李建真被瓦屋山弟子拦住,顿时松了一口气,道:“就是你这个小杂碎,伤了黑鲨帮的魏堂主和一百多名兄弟吧,今天,有瓦屋山的高手在,你猖獗不了多久了……”
        接着,他又厉笑着看向李牧,道:“不要以为你仗着你哥的势,就可以翻天,今天,你……”
        话音未落。
        啪!
        耳光声响起。
        雷旭升只觉得半边脸都木了,口中血水流淌。
        他一脸懵逼地看着夏侯轻,道:“你……夏侯师叔,你为什么打我?”
        出手的人,正是夏侯轻。
        “混账,滚下去,你知道什么?”
        夏侯轻呵斥道。
        雷旭升满腔愤懑委屈,但这个时候,他不敢顶嘴,心中却是怨毒到了极点。
        “师兄,万万不可无礼……”
        夏侯轻飞快地到了费凌的身边,心知此时绝对不宜长篇大论赘叙,第一时间道:“这位少年,乃是绝世高人,绝对不可招惹。”
        费凌皱了皱眉。
        他知道自己这位师弟,虽然自大,但绝不是胆怯懦弱之辈。
        怎么的竟是被这位少年,吓成了这幅样子。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他看向李牧。
        李牧的目光,一扫整个院落。
        “瓦屋山的人,都杀了。”
        他淡淡地道。
        “尊少盟主之令。”
        真阳子的身形,缓缓地从黑暗中,显现出来。
        他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向费凌等人。
        强大的气息,逐渐散发出来。
        “真阳子天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费凌这个时候,也慌了。
        就算对方不是正一教的巨头,单单是这一身天人境的修为,就已经足以碾压瓦屋山的所有人了。
        “怎么回事?你们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真阳子长剑出鞘,月夜下的剑光犹如水波,森寒冷峭。
        “误会,这里面,绝对有误会。”
        费凌太阳穴上沁出冷汗,连忙摆手。
        他惊慌失措地道:“我瓦屋山,绝对不敢与正一教为敌,若是之前有什么得罪之处,愿意赔罪,愿意付出代价,真阳子天师,给我一个机会解释!”
        真阳子略微一停。
        他扭头看向李牧。
        李牧正站在别墅的门口,月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仿佛是披了一层银沙一般,浑身发光。
        他无动于衷。
        真阳子于是不再有任何的迟疑,手中的剑光洒出。
        “啊……”
        “呃!”
        两名瓦屋山弟子,捂着喉咙,鲜血从指缝里透出来,缓缓地倒下。
        “你……天师,有话好好说……”
        费凌暴怒。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一道剑光。
        又有四名瓦屋山弟子,面色惊恐不甘地倒了下去。
        真阳子根本就没有和他再废话的意思。
        “上,和他拼了。”
        费凌也急眼了。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但剩下的几名瓦屋山弟子,已经被吓破了胆,却是根本不敢冲上,转身就逃。
        真阳子身形一动,宛如鬼魅一般,随手出剑。
        “啊……”
        “不,不……”
        “师父,救我。”
        噗通噗通。
        一个个年轻的瓦屋山弟子,跃在半空跌落下来,像是中箭的麻雀一样,一个一个全部都跌落了下来。
        “师父,救……我……”
        那个叫做付小灵的刁蛮女弟子,跌跌撞撞,伸手向夏侯轻,然后眉心中一道血迹沁出,扑倒,气绝而亡。
        最后,场中的瓦屋山弟子,就只剩下了那个与李建真交手的男子。
        费凌和夏侯轻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自知已经再无和谈的可能。
        “杀。”
        两人将心一横,各自拔出长剑,幻出漫天刀光,朝着真阳子夹攻而来。
        前者是大宗师。
        后者是宗师巅峰。
        两人联手,威力极强,瞬间整个别墅院落之中,疾风席卷,飞沙走石一般。
        剑光折射月光,似是绞碎了一池银月,碎银闪烁。
        老奸巨猾的雷德,一边拉着自己的儿子,悄悄往后退,一边在心中,又升起了希望。
        但下一瞬间,真阳子抬手一剑刺出。
        剑上骤然绽放骄阳金芒。
        漫天碎银,瞬间被斩碎。
        咻咻!
        剑气破空之声。
        费凌和夏侯轻身形,踉跄后退。
        退出六七步,才止住身形。
        “为……为什么?”
        夏侯轻一脸的不甘,缓缓地倒下。
        “我瓦屋山与正一教,无冤无仇,你……你们……”
        费凌的身形摇晃了起来,心脏处猛地飙出一道鲜血,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你……”
        噗通。
        倒下。
        战死。
        临死之际,他也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也没有猜出来,那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可以驱使真阳子为自己效力。
        而真阳子停下脚步,提着滴血的长剑,看向雷德、雷旭升和剩下的几个黑鲨帮高层。
        “不……不要……”
        雷旭升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尿了,说话都哆嗦。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雷德毕竟久经风浪,心中虽然已经惊骇到了极点,但还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镇定,道:“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愿意巨额赔偿,一千万,五千万……一个亿,一个亿的现金,怎么样?”
        他是对着李牧说的。
        因为他已经看出来,实力强大近乎于鬼神的真阳子,是听命于李牧的。
        ”我哥体内的毒,是不是你们下的?“
        李牧问道。
        “毒?什么毒?”
        雷德一愣。
        下一瞬间,他猛地明白过来。
        【清露白松】剧毒!
        自己的儿子雷旭升,给李建真的体内,下了剧毒。
        事情的源头,原来在这里。
        这是瞒不住了啊。
        “这件事情,是犬子年幼无知,铸下大错,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雷德连忙解释道。
        李牧原本只是凭着猜测,问了一句。
        现在看这样子,还真的是雷旭升下的毒。
        那么问题来了。
        雷旭升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初中生而已。
        他是如何骗过集训营中,天殿的教官高手们,给李建真下了毒,还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就连卡卡都没有查出来?
        李牧道:“任何代价?好啊,就用你们的命,来偿还吧。”
        “这……不,等等,请听我说。”
        雷德连忙道:“这位……少侠,”他斟酌着用词,道:“犬子下毒,的确是不该,但天性你哥哥未死,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我愿意付出一个亿,不,两个亿都行……或者,有其他什么地方,我可以为您效力的,您直接开口,鄙人一定全力以赴,我们雷德集团,在整个陕省,乃至于西北,都还是有些能量的。“
        李牧笑了笑,道:“这样啊,我只有一个简单要求。”
        雷德闻言,心中大喜,道:“请说。”
        “只要你儿子,吞下同样剂量的那种毒药,这件事情,就算是扯平了。“
        李牧淡淡地道。
        “这……”
        雷德一下子就愣住了。
        雷旭升则是几乎被吓疯了。
        “爸,你不能答应他,爸,吃了【清露白松】,我会死的……”
        他拼命哀求。
        李牧道:“知道吃了这种毒,会死,你还下给我大哥,你的命是命,我大哥的命,不是命吗?“
        雷旭升反驳道:“可是……李建真他又没有死。”
        李牧真的是气笑了。
        “他没有死,是因为他自己支撑柱了,但你知道,他在医院里,受过什么样的罪吗?”
        “他没有死,那是他的造化。”
        “与你无关。”
        “你只需要,把这种毒,再吃一遍就行了,也许你也死不了呢。”
        李牧说着,屈指一弹。
        一抹指风,带着毒气,直接打入到了雷旭升的口中。
        这毒,乃是李牧从李建真的体内,提炼出来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啊,你给我吃了什么……呃呃……”
        雷旭升惊骇万分,旋即觉得喉咙处肿胀,呼吸开始不畅。
        李建真中毒之后,坚持了数日,是因为他的体质,和体内的灵种能够与毒性对抗。
        而雷旭升的体质,仅比普通人强,如何抵抗的住这种奇毒?
        “爸,救我,爸爸……”
        他捂着喉咙,满脸的惊恐求救。
        “儿子,儿子,你怎么了,儿子……”雷德抱住自己的儿子。
        但很快,雷旭升就惊恐万状之中毒发而亡。
        这死状,和之前被他毒害的老师,一模一样。
        “我……”
        雷德眼眶喷火,心中恼恨到了极点。
        但他毕竟是老狐狸,城府了得,看向李牧,道:“这下子,你满意了吧,我儿子已经死了,你说过,只要他吞下相应的毒药,这件事情,就扯平了。”
        李牧点头,道:“这件事情扯平了,但还有另一件事,没有清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