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1483、禁忌力量
    青天老祖吗?
        李牧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朝阳高升。
        金红色的光芒,撕破了大泽的水雾。
        一袭青色的棉布长袍,身形略显佝偻,头顶白发稀疏,白眉长长垂到了肩侧,慈眉善目,踏着白色云朵缓缓而来。
        有着昆仑秘境第一强者之称的青天老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子一样。
        但是谁也不敢小觑这个老头子。
        曾经的正道第一大派正一教,就是因为小觑了这个身形佝偻的老头,结果连山门都被打烂了。
        要不是最后时刻,正一教割地赔款各种放下身段哀求,只怕是此时的正一教,已经成为了历史中的云烟了。
        当青天老祖缓缓走来,天地之间的光彩,仿佛是集中到了那一袭青袍之上。
        就连刚才神勇无匹的李牧,也被分走了光辉。
        “我等参见老祖。”
        “老祖风采依旧。”
        “拜月教迟志恒见过老祖。”
        “烈火宗……”
        周围便是一片参拜问好之声。
        昆仑秘境武道第一人的气场,在这一瞬间,彻底铺开。
        就连魔刀何五新,和神剑叶斐然两人,也都微微点头。
        周围还有一些强者,是第一次目睹青天老祖的真容,不由得激动万分。
        “没想到这次约战,竟然可以惊动老祖,实在是让人意外啊。”
        “哈哈,不管约战结果如何,能够见到老祖,都不虚此行啊。”
        “第一强者的风采,当真不凡,已经是返璞归真了吧。”
        很多人看着青天老祖的眼神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
        “诸位,老夫不过是一风烛残年的老朽而已,只是不愿见到浩然正气盟和武道盟之间的仇怨再扩大,不愿见到流血牺牲……”
        青天老祖微笑道。
        他徐徐来到了主峰上空。
        “这位小友,老朽今日,倚老卖老一番,做个和事佬,为你们浩然正气盟与武道盟之间,说项了断,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他看向李牧。
        李牧看着这位昆仑秘境的武道第一人,心中不由得一声冷笑。
        狗东西。
        老不死。
        之前武道盟冷血无情屠杀浩然正气盟的人时,从没见你悲天悯人地站出来中止杀戮。
        现在江逍遥不行了,你跑出来装大尾巴鹰。
        “滚。”
        李牧口中吐出一个字。
        青天老祖一愣。
        周围无数武道强者也一愣。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青天老祖慈眉善目的表情,开始有了变化。
        李牧道:“我说,让你滚。”
        这一次,所有人都真真切切地听到了。
        各种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这个家伙,他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原本还处于挣扎状态的江逍遥,也一脸震惊兼惊喜地看着李牧。
        他已经知道这个小子很嚣张。
        但万万没有想到,会嚣张到这种程度。
        直接对青天老祖说滚?
        上一次说这种的话的人,如今只怕是连子孙都绝了吧?
        哈哈。
        很好。
        我还没有来得及添油加醋,你自己就往上凑,把青天老祖给得罪死了。
        简直太好了。
        别人不知道,江逍遥却是知道,青天老祖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恐怖势力和背景。
        “呵呵,呵呵呵呵。”
        青天老祖不怒反笑,道:“已经很旧时间,没有遇到过如此有趣的后辈了,小朋友,你知道我是谁吗?”
        李牧道:“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你是谁也不重要,我给你十息的时间,滚出我的视线,不然,你就是我的敌人。”
        “哈哈哈,狂妄。”
        青天老祖仰天大笑。
        他的身后,一颗参天巨树,若隐若现。
        巨树枝叶繁茂,足足有数千米,根植大地,撑起天空,散发出无尽的生气。
        万古青田,撑天一树。
        他的身形,也随之逐渐变得笔直了起来。
        “上天有好生之德,本想好好说项,给你这小辈,一次机会,既然你如此不知道好歹,那就……”青天老祖凝聚气势。
        “死。”
        李牧懒得再听他废话,右手骈指如刀,直接挥臂斩下。
        天空中,一道刀影幻现。
        这刀影迎风就涨。
        初始时,只有数十米。
        但斩下才不过一米,就已经涨为数千米长。
        古朴无华的刀身,凝若实质。
        阳光下,刀影印射金属般的光泽。
        刀刃劈空而下,两侧的气浪,宛如汪洋澎湃的飓浪一样分开。
        “竖子找死……啊!”
        青天老祖先是怒吼,双臂一抬,身后的巨树幻影,仿佛是活了一样,瞬间蔓延出无数的枝叶,朝着刀影阻来,想要将这刀影直接缠住,绞碎。
        谁知道才一接触,各种枝叶树干,就是如腐泥一般,一触即裂。
        刀影斩下,仿佛是热刀切牛油。
        那参天巨树的幻影,曾经粉碎过正一教的护教至宝青红双剑,曾经破灭过万仞高山,曾经攫过地火火山,曾经不知道穿透和刺死过多少的巅峰强者。
        但此时,却被那刀影从树冠正中央劈开。
        一劈而下。
        刀光过处,巨树从中分裂为二。
        一起被劈开的,还有迸发出无尽气势的昆仑秘境武道第一人。
        从中分开。
        一分为二。
        这还不算。
        刀势一劈而下,更是将下方的往生山主峰,直接从中劈开。
        山峰中间立刻被斩开一道光滑如镜缝隙,并且一直向下延伸,斩入地面之下不知道多深。
        随着刀势劲力散发,一道绵延数万米的巨大裂痕,在大泽之中出现,主峰近处不过是发丝宽,越是远处裂口就越大,数万米之外,已经是百米宽的巨大幽深峡谷。
        短暂的停滞之后,泽水疯狂地倾泻灌入峡谷之中。
        天地间,唯有风声呼啸和水声滔滔。
        六峰之上,所有的武道强者,全部都石化。
        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已经彻彻底底的超出他们的想象。
        这一刀,是人能够斩出的吗?
        这样的力量,真的是武者的肉身之躯,能够发出的吗?
        就算是神魔,就算是传说之中的中三天的仙人们,也不过如此吧?
        不,甚至都有所不如啊。
        巨大的震撼,疯狂地侵袭着他们的大脑。
        粉碎了他们的思维能力。
        也暂时剥夺了他们的反应能力。
        魔刀何五新双目圆睁,双拳紧握,手背上青筋暴露,身体微微地颤抖着,像是在抽羊角风一样,神色有一些惊惧,但更多的是某种难以形容的兴奋和癫狂。
        而神剑叶斐然头上的方巾不知道何时坠落,表情和何五新差不多,只是略微克制一点,但眼中的癫狂,唯有真正好武并且狂热的人,才会明白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的心中,在这一刻,有一个共同的念头——
        是真的。
        师父说的这种境界,是真的存在的。
        天空中。
        李牧劈下的手臂,缓缓地收起来。
        这一击,展露了他真正实力的三分之一。
        但这已经足够。
        “还有谁,要化干戈为玉帛吗?”
        李牧淡淡地道。
        话语像是冷刀一样刮过每一个人的心头,让他们猛然清醒。
        一道道目光再度看向李牧的时候,带着极度的恐惧。
        毫不掩饰的,深深的恐惧。
        他们无法想象,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
        为何会掌握着这种禁忌力量。
        化干戈为玉帛?
        去他妈的化干戈为玉帛吧。
        谁敢说?
        没看到昆仑秘境武道第一人,就因为一句’化干戈为玉帛‘,已经被活生生地劈死了吗?
        第一人都死了。
        其他人谁敢再说话。
        李牧目光扫过之处,没有人敢与他对视。
        尤其是那些武道盟的副盟主、分舵主、堂主之流,恨不得立刻在山峰上挖一个坑,自己把自己埋了。
        完了。
        他们的心中,冰凉如雪水。
        武道盟完了。
        他们也完了。
        遇到这种禁忌般的敌人,任何手段,任何底牌,都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不会再有丝毫的希望。
        同样心理的,还有江逍遥。
        他依旧被囚禁在半透明的巨掌之中。
        李牧击杀青天老祖时,他依旧挣扎不脱。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那毁天灭地的一刀,李牧根本没用全力。
        面对这样一个敌人,他还能做什么呢?
        噗通。
        他瘫软在了掌心中。
        “不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他意志崩溃,喃喃自语。
        巨掌攫着他,缓缓地将达到了李牧的跟前。
        “我说,我什么都说……”
        江逍遥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喊道。
        他不但是意志粉碎,甚至连神智,都有些癫狂了。
        这场约斗,本来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光芒万丈的舞台。
        他本事要接着这一次的机会,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而上九万里。
        但是现在,却被碾落成泥。
        光芒万丈的,是他的敌人。
        江逍遥放弃了抵抗。
        同一时间,在西南峰上,武道盟的一众高层强者,仿佛是丧家之犬一样,转身就逃,化作一道道弧光,朝着山下跃去,甚至有些人,恐惧到了极点,直接从山巅跃下,朝着大泽中跳去。
        “逃?”
        “逃得了吗?”
        “血债血偿。”
        李牧冷笑。
        一道道刀光,似是漫天星辰一样,席卷而出。
        砰砰砰砰!
        刀光过处,血雾炸开。
        这一次前来观战的武道盟强者,几乎一个不剩,全部都被斩杀。
        这些人这些年,不知道屠杀了多少浩然正气盟的武者,还巧取豪夺,杀了无数的无辜者,每一个都是满手血腥,血债累累,今日尽数都被斩于大泽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