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1422、你还记得吗
    在这仙古擂台上,别人根本无法干涉。
        【仙心剑祖】有一百种的方法,将王诗雨杀死。
        更有一万种的方法,将剑神姬起的传承,从王诗雨的体内剥夺出来。
        任何人都无法阻止。
        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仙心剑祖】只觉得心中畅快,念头通达。
        我乃是命运之子。
        我是这一次仙古擂台大战的主角。
        他大笑。
        对面。
        王诗雨沉默着。
        她身上的伤势,已经彻底恢复。
        滋滋滋!
        擂台中央的隔绝壁障缓缓地消失。
        第六轮第三场战斗,瞬间开启。
        但对峙的双方,都没有第一时间出手的意思。
        王诗雨缓缓地抬头,道:“我说过,有朝一日,你落在我的手中,我要你生不如死,剑破破碎,剑道坍塌,你,还记得吗?”
        【仙心剑祖】大笑,满脸的轻蔑之意,道:“不知所谓的小丫头,你在说什么胡话?呵呵,你现在,不过是本座手中的一只小蝼蚁而已,生死不由己,本座想要你怎么死,你就怎么死,还敢口出狂言?”
        王诗雨抿了抿嘴。
        没有再说话。
        她看向擂台中央。
        在那里,剑神姬起的残剑,还流淌着残血,插在地面上。
        石质的剑身,厚重宽大,刃身上布满了斑驳的裂纹,就像是千万年的岁月从其上呼啸而过一样,殷红的血迹顺着裂纹渗进去,然后逐渐凝固,让原本白色的纹络,变成了暗黑色的红。
        王诗雨招了招手。
        嗡嗡嗡。
        残石剑微微震动。
        就像是一个已经死去的生灵,突然焕发出星星点点的生机。
        “来吧。”
        王诗雨轻轻地道。
        咻!
        残石剑破空飞起,歪歪斜斜地飞到了王诗雨的手中。
        王诗雨看着残破不堪的剑身,微微叹息,道:“虽然只有短短数十日的师徒之缘,你活着的时候,我也没有多叫你几声师父,但你对我的关怀,却不逊色于任何人……师父,我就用这把剑,为你报仇。”
        伴随着她的低语,残石剑微微地震动。
        就仿佛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在向亲人倾诉。
        王诗雨的气场散发。
        仙元注入到了残石剑之中。
        一抹抹血红色的光芒,从残石剑的残破纹路中张放出来。
        妖冶的红。
        诡异的红。
        复仇的红。
        王诗雨抬手一剑劈出。
        赤红色的剑芒,幻化而出,在半空中迎风变作百米的巨型剑影,锁定了【仙心剑祖】,无情斩下。
        “呵呵,就凭你……什么?”
        【仙心剑祖】一开始根本没有将王诗雨放在心上,谁知道这一剑斩下来,竟是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宛如星河坠落一样,恐怖的气机,令他浑身汗毛倒竖,遍体生寒。
        怎么这么强?
        【仙心剑祖】面色狂变,手中一柄仙剑亮出,仓促间,起手一道剑芒横天。
        是招架之势。
        轰!
        巨型血剑,站在横天剑芒上。
        能量爆溢,惊涛骇浪一般的波纹席卷而出。
        咔嚓。
        横天剑芒破碎。
        血色剑芒直接将【仙心剑祖】斩的单膝跪在地上,勉强以手中的仙剑支撑着。
        许久,血色剑芒在散去。
        王诗雨看着手中的残石剑,对于这一剑的威力,表示满意。
        “小辈,你竟然有如此实力?”
        【仙心剑祖】狼狈万分地站起来,一张老脸潮红犹如猪肝。
        冷不丁吃了一个冷亏。
        当着无数仙道强者的注视下,竟然被一个后辈,一剑劈的单膝跪地?
        这简直比直接打脸还耻辱。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在自己眼中,犹如蝼蚁一般的后辈,这个他根本不放在心上的后辈,这个他觉得自己可以一念之间就捏死的后辈,竟然是如此强横。
        王诗雨不说话。
        手腕一转。
        残石剑震动,一抹血红色剑芒凝聚。
        王诗雨一甩手。
        咻!
        血红剑芒脱胎旋转,化作一个血色的剑芒圆盘,飞旋出去,每一次旋转,都爆出无数密密麻麻的剑光。
        顷刻间,整个仙古擂台仿佛是被血红色的光剑淹没。
        “禁忌-仙心断剑术。”
        【仙心剑祖】厉声大喝。
        腰身一沉,双手握剑,劈天斩下。
        璀璨的银色剑影,在身后幻化出来,足足千米,随着【仙心剑祖】的动作,也随之当空斩下。
        剑光所至,虚空如一张白布一样分裂为两半。
        空气如浪花一样分开两侧。
        就连整个仙古擂台,仿佛都要被这一剑斩为两片一样。
        叮叮叮叮!
        血色光剑与纯银剑影撞击,发出金属一般的撞击声。
        “给我破开。”
        【仙心剑祖】大喝。
        他要这一剑,不禁斩破王诗雨的剑道,更要斩了王诗雨的人。
        无尽的血色光剑,与纯银剑影相撞。
        【仙心剑祖】只觉得手中斩下的仙剑,越来越沉,剑身的阻力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下劈。
        而纯银剑影亦是如此。
        下劈之势,越来越慢。
        倒是那漫天的血色光剑,竟是越撞越多。
        “噗~”
        “噗噗噗!”
        肉体被切割刺破的声音响起。
        【仙心剑祖】瞪大了眼睛。
        数道血色光剑,激旋而过,斩破了他的身躯。
        【仙心断剑术】神通瞬间被破。
        千米纯银剑影当空弥散。
        “不好……”
        【仙心剑祖】心中大骇。
        遮天蔽日的血色光剑席卷而来,将他淹没。
        轰轰轰!
        可怕的能量爆炸。
        乱流如惊涛拍岸,朝着仙古擂台四周狂卷飞出。
        整个仙古擂台,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周围的擂台护罩显化,疯狂地抖动,仿佛是要难以承受这种力量一样。
        “这是什么力量?”
        “剑神传人的实力,竟是臻致此境?”
        “这是什么剑法?”
        “又是一个巨头级的后辈……这世道,是什么时候变的?”
        各大偏殿之中,响起一阵阵难以遏制的惊呼声。
        许多仙道强者看的瞠目结舌。
        之前有一个木牧,堵着镇仙塔的们大杀特杀,之后有一个花想容,一己之力碾压了老棺材瓤子和冥府黑袍怪物,而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剑神传人,仅凭一柄破剑,就压着号称万仙福地第一剑修的【仙心剑祖】,按在地上摩擦。
        现在的后辈,一个个年纪轻轻,为何如此可怕?
        尤其是,这些后辈,还都不是万仙福地的嫡系。
        都是来自于外面。
        难道外面的仙界中,无声无息中,爆发出来了一个黄金大世,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就来叶狂浪等四大神,也都呆住了。
        虽然仙古擂台开战以来,令人震惊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但王诗雨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让他们难以置信。
        “莫非是老姬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女娃不凡,所以才收她为关门弟子?”
        “不对,不对,这个女娃的实力,比平日里的老姬要强,难道她早就知道,老姬掌握了那种力量,所以才同意拜师?”
        “那也不对啊,这女娃刚进入万仙福地的时候,我也见过,那时的她,绝对没有这种实力……”
        “她在这段时间里,才突破提升至此的?”
        “李牧,花想容,进入万仙福地的时候,都很普通,数十日的时间,就攀登到了巅峰。”
        四大神面面相觑。
        如果只是一个人这样,或许是偶然性。
        但连续三个,这就很可怕了。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他们都没有意识到。
        擂台上。
        无尽的血色光剑依旧在席卷覆杀而去。
        【仙心剑祖】的身形被淹没。
        王诗雨站在原地,手持残石剑,面无表情。
        突然,一抹剑光,毫无征兆地从她背后出现,蕴含着绝杀禁忌之力,刺向王诗雨的后脑。
        这一剑,是如此突然,又是如此可怕。
        以至于剑光出现的一瞬间,无数观战者,隔着水镜术画面,也为之毛骨悚然,心脏差点儿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觉得自己是一个死人了。
        擂台上的王诗雨,却是不可思议的转身。
        正面对着剑光。
        剑光指向她的眉心。
        握剑的人,是【仙心剑祖】。
        他面色冰冷凌厉,满眼的杀机。
        王诗雨一头黑色秀丽的长发,在剑风撩动,瞬间漫天飞舞。
        面对着这绝命一剑,她竟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仿佛是一瞬,又仿佛是万年。
        王诗雨睁开了眼睛。
        “剑神殿外,你已经施展过一次分身神通,现在又来,黔驴技穷了吗?”
        “你不是想要得到剑神的剑道吗?”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剑神之剑的威力吧。”
        她说。
        残石剑之中,突然爆出一道道璀璨光华。
        那是千万种剑意。
        姬起的剑意。
        也是王诗雨的剑意。
        【仙心剑祖】瞬间毛骨悚然。
        以分身术吸收血色剑光的攻击,真身展开袭杀,这是无数年以来,面对强敌时,百试不爽,百试百杀的战术。
        绝杀的这一剑,速度之快,威力之强,堪称是他剑道的毕生之最。
        这一剑,明明会在千分之一瞬之内,击杀对手。
        但王诗雨却不可思议地在这千分之一瞬,做完了转身、闭眼、思考、睁眼,然后说话,最终出剑的整个过程。
        万千剑意,汇合成为一种七彩之光。
        那便是之前剑神姬起施展出来的力量。
        一种超越了仙力的更高层次的力量。
        神的力量。
        这一瞬间,胜负已分。
        仿佛是有风吹过。
        【仙心剑祖】手中的本命仙剑,犹如沙粒飞灰一样,一寸一寸地消散。
        七彩剑芒斩过了【仙心剑祖】的身躯。
        像是一道光掠过虚影。
        然后飞绕回来,落在王诗雨的掌心。
        【仙心剑祖】呆呆地站在原地,三息,他才一脸惊骇恐惧地道:“你……你……我的剑心……你破了我的剑心?啊啊啊……不!”
        绝望宛如狂潮,一瞬间,将【仙心剑祖】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