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1403、砍瓜切菜
    就算是有镇仙塔的三大塔主先后出手,竟然都未能将真秀天尊等人的命救下来。
        这个结果,对于镇仙塔来说,是灾难性的。
        李牧浑身杀意凛然,甚至连手中的卷轴都不看了,目光一扫,就盯住了躲在镇仙塔高手人群中瑟瑟发抖的镇魂天尊和都天教主两人。
        这二人,是东圣洲镇妖阁的掌控者。
        是残酷镇压妖修的罪魁。
        也曾对李牧等人,展开过无情的压迫。
        东圣洲动乱的根源。
        “滚出来受死。”
        李牧一字一句地喝道。
        都天教主早就恨不得将自己埋在地缝中。
        在李牧等人刚出现的时候,他还在狂喜,在内心中幸灾乐祸,毕竟在镇仙塔三大巨头面前装逼这等行为,简直是做大死。
        李牧死了,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件可以载歌载舞庆祝的事情。
        是消去心头之恨的快事。
        但是……现在怎么说?
        三大巨头竟然都挡不住杀神一样李牧。
        都天教主心中的震惊,丝毫不比东方夜刃少。
        只不过后者的惊,是惊喜。
        而他的惊,则是惊恐了。
        他正在很小心地往后退缩,却被李牧盯住了。
        心中的惊恐,数倍放大,然后化作了疯狂和愤怒。
        都天教主厉声道:“木牧,你竟敢如此逆天而行,必遭天谴,今日有我镇仙塔三大塔主在此,你休想再要伤及我镇仙塔的人。”
        李牧看着这个不到一年之前还威风凛凛的镇妖阁掌教。
        曾经,在李牧的眼中,此人是大敌。
        而现在,如一蝼蚁。
        “蠢货。”
        李牧冷笑。
        咻——!
        飞刀再起。
        刀光在虚空之中一闪即回。
        都天教主的瞳孔骤缩,旋即缓缓地放大,放散。
        身躯晃了晃。
        然后头颅从颈间滚落。
        噗通。
        仆倒在地面,鲜血汩汩流淌。
        空气中是刺鼻的血腥味。
        整个过程中,三大塔主,竟是都没有再出手阻拦。
        下塔主三才道人的脸上,一抹一抹的赤芒和紫芒不断地流转闪烁,仙元涌动,显然是在恢复胸口的刀伤。
        被李牧一刀劈飞的伤势,并不容易愈合。
        那一刀看似平平无奇,但其中蕴含着的力量和道则,却无比高明,不管他如何催动修为,愈合的速度,都很慢很慢,短时间之内,难以再出手。
        而中塔主两仪道人虽然没有受伤,但却不能动。
        因为他整个人,都被一股恐怖的气机,牢牢地锁住。
        一旦他稍微有所异动,瞬间就有破灭天地一般的力量轰杀过来。
        他死死地盯着花想容。
        这个女人给他的威胁感,竟是丝毫不比李牧低。
        在花想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丝毫不逊色于师兄一元道人的压力。
        任他挠破脑袋也想不出,为什么这样一个可怕女人,以前竟是丝毫没有名声和事迹流传在世间。
        仙圣巅峰境界的强者,总不可能是突然冒出来的吧?
        此时此刻,身为镇仙塔三大巨头之一,两仪道人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只能在气机的对抗中,保持不败,出手救其他人?
        不可能的。
        至于一元道人?
        他依旧是保持着单手持剑,斜横胸前的姿势。
        一动不动。
        李牧看向镇魂天尊。
        这位镇妖阁的创始人,此时体如筛糠。
        都是活了数万年的老怪物了,平日里一言而决其他人的生死,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亲手杀的,下手杀的,因他意志而死的生灵,不知凡凡,不胜枚举,如恒河中的沙粒一般多。
        那些死在妖狱山阴面后山中的妖修们的冤魂,如今还在地狱中发出愤怒的咆哮和哀吼。
        杀生,对于镇魂天尊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哪怕是至亲之人死在他的面前,也不过是只能在他的心中,勉强激起一丝真正的波澜而已。
        但是现在,当他自己面临生死的时候,那颗自以为坚固无双的道心,却瞬间破碎,惊恐万分地颤抖了起来。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这句话的含义,镇魂天尊才体会到。
        “木牧,我……也许……”
        镇魂天尊喉咙干涩,颤动抽搐的嘴唇开合,哪怕是吐出一个字,一个音节,都令他感觉到困难万分。
        然而——
        咻!
        回应他的,是一道刀芒。
        飞刀的光芒。
        然后就是毫无悬念的陨落。
        尸体倒下。
        鲜血喷出,带着温热刺鼻的气息。
        元神,也在这一刀之中破灭。
        这个一手创立了东圣洲镇妖阁,带给东圣洲妖修和普通仙者无数噩梦,杀戮盈野的恶魔,罪魁祸首,终于结束了他血腥却自诩为正义的一生。
        在临死前,他证明了自己的懦弱。
        也会怕。
        也会哀求。
        甚至还不如那些被他折磨死在牢狱中的妖修。
        小妖祖,以及【影】,看到都天教主和镇魂天尊的死,激动的浑身发抖。
        妖修的血债,终于得偿了。
        那些徘徊在黄泉路上,因为怨恨而不愿意转世投胎的妖修们,此时终于可以真正安心了。
        而李牧我依旧握刀在手,目光如电,看向偏殿里另外四位仙圣级的强者,道:“四神尊是吗?给我滚出来受死。”
        这四人,不只是在卷轴上有名,也是当日降下雷霆之海,围攻四明山脉,威逼吞云大圣的四大圣级强者。
        新仇旧恨,一起算。
        李牧今天来这里,就是来杀人放血的。
        “和他拼了。”
        “杀。”
        “镇仙塔无弱者。”
        “布阵……木牧,你可敢让我们布下四神尊战阵,与我们公平一战。”
        四神尊被李牧盯上,就知道今日难以幸免。
        兔子急了也咬人。
        何况是他们?
        四道流光飞起。
        落向李牧身边不同的方位。
        这是要布阵。
        战阵也是一种很强大的仙道战技。
        但是——
        刷刷刷刷!
        李牧手起刀落,直接四刀劈出。
        四神尊的身体,犹如镰刀下的稻草一样,从中断裂错位,然后在落地的瞬间死去。
        布阵?
        李牧简直笑了。
        这又不是什么擂台比武,为什么你们竟然会天真到要公平一战?
        这不是脑子里有坑吗?
        寒气在二号大型偏殿之中,宛如惊涛骇浪一般弥散开来。
        每一个镇仙塔的强者,都在瑟瑟发抖。
        今日的事情,像是一场荒诞不羁的噩梦。
        堂堂万仙福地的七大势力之一——哪怕是在七大势力之中也绝对算得上是排名靠前的镇仙塔,就这样,在三大塔主的面前,被人堵在殿中,一刀一个,连续杀掉了十几名强者。
        就算是说醉话,说疯话,说梦话,都不敢这么说吧?
        下塔主三才道人的面色,因为伤势,再加上羞怒,潮红如沁血。
        他已经忍不了了。
        而就在三才道人要不惜一切代价出手的时候——
        噗——!
        一直都诡异沉默着的一元道人,突然毫无征兆地张口喷出一口淡紫色的血。
        “师兄?”
        三才道人一怔,难以置信的惊呼出声。
        同样的震惊,在每一个镇仙塔的强者心中,宛如山洪决堤一样爆发。
        原来刚才上塔主不出手,是因为受了伤?
        在之前那一瞬间与木牧的刀剑争辉中受了伤,所以才无法出手?
        一种信念崩溃一般的绝望感,在镇仙塔强者的心中,无法遏制地滋生。
        上塔主!
        镇仙塔最强之人。
        在于木牧的交手中,竟然败了。
        竟然被压制。
        以至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镇仙塔的数大强者,被木牧一个个点操,如杀鸡一般——不,准确的说,是如砍瓜切菜一样给宰掉了,毕竟鸡在临死前还能挣扎一下,而镇魂天尊等强者,连挣扎都做不到。
        “木牧!”
        一口逆血终于喷出的一元道人,握剑怒吼道:“你……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在不久之前,他们就调查过。
        而现在,那些调查结果,在一元道人的心中,彻底推翻了。
        沧海派的隔代传人?
        不可能。
        就算是当年的沧海派之主复生,也不可能有这种修为和力量。
        李牧没有回答。
        他其实刚才有心趁机将这个镇仙塔的魁首给宰掉。
        但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
        如果将一元道人逼到绝境,这个万古巨头还是会爆发出强势无匹的力量,两仪道人和三才道人也会发飙,到时候,李牧固然不怕,但是他要保护的人,却很难再活着离开了。
        现在还不是真正你死我活的时候。
        展示一下,自己有掀桌子的实力即可。
        李牧目光一扫在场众人,冷笑一声,拎着刀,转身离开。
        还有几个冥府的高手,要去解决掉。
        得抓紧时间。
        “想走?”三才道人怒道:“当我镇仙塔是什么地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李牧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道:“想留我?”
        “你确定?”
        李牧横刀而立,淡淡地问道。
        原本怒火冲天的三才道人,猛地一窒,脑海中闪过之前的那一刀的威力,瞬间气势回落,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布阵,留下他。”
        一元道人厉声大喝道。
        他反手在脖颈间一拍。
        嗖嗖嗖!
        数十道之前不可见的道纹令旗,从脑后飞起,化作流光,射在偏殿不同的位置,瞬间勾勒出来一个恐怖杀阵的雏形。
        三大塔主,要联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