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1384、怀疑
    “逼话真多。”
        李牧淡淡地道。
        御无极看向李牧,微微一笑,不带丝毫的烟火气息。
        “何必这么着急呢?其实我很好奇,到底外面那穷山恶水,是如何培养出你这样一个绝世天骄的?要知道,就连拥有着整个仙界最为完美资源的万仙福地,都不能培养出你这样一个人物啊。”
        御无极道。
        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
        是啊。
        为什么?
        这是许多人心目中的疑问。
        外面那样的世界,相对于很多下界来说,的确是修炼福地,仙气之中,蕴含着稀薄的长生物质,大道法则也相对更加清晰和完整,但是,和万仙福地相比,却又狗屎都不如。
        这么多年了,万仙福地的各大势力,利用各种资源、功法和秘境,呕心沥血培养出的天才,年青一代,能够达到仙皇巅峰,已经是极为优秀,可以称之为天骄了。
        但这样的天骄,和木牧比起来,却简直提鞋都不配。
        以仙皇境界的修为,斩杀仙圣,而且不止一个,这样的战技,放在老一辈的成名强者之中,都是凤毛麟角,何况是年青一代?
        外面的世界,那样匮乏贫瘠的走远,是如培养出来一个这样的妖孽呢?
        御无极微微一笑,转身看向其他人,道:“难道大家,就不觉得奇怪吗?”
        这话,具有一种莫名的鼓动性。
        很多年青一代的天骄们,都难以遏制心中的好奇。
        奇怪啊。
        怎么不奇怪。
        他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平日里修炼,也是没有堕怠偷懒,可以说是做到了极致,竟然被一个外面来的人,按在地上摩擦,这根本就是没有道理的事情啊。
        “我也觉得奇怪。”三才道人道:“外面的世界,绝对培养不出来一个如此妖孽的人物,他表现出来的实力,不是一个年轻一辈仙者所应该拥有的,倒更像是一个修炼万年的老妖怪。”
        “哈哈,此话再对不过了。”
        御无极轻轻拍手做鼓掌状,道:“所以,诸神殿的叶战神,不知道你有没有调查清楚,这位木牧的真正身份呢?呵呵,万一……注意,我是说万一,他不是一个来历清白的年轻仙者,而是一个处心积虑、费尽心思想要混进万仙福地的乱臣贼子呢?”
        他看着战神叶狂浪,脸上带着一丝丝的微笑。
        战神殿的诸人,心中陡然一惊。
        李牧眼眸深处,一抹精芒,一闪而逝。
        他觉得有点儿熟悉。
        这个御无极的行事风格,让李牧觉得好似是在哪里见到过。
        仔细一想,仙圣级暗杀者的截杀,桃园中的乱战,出其不意的袭杀花想容,这一切,乱中有序,阴险歹毒的事件,可不就是非常符合眼前这个御无极已经表现出来的人设吗?
        他自称是冥府第五王,而不管是镇仙塔的两大道人,还是冥府的两位王者,都对于他极颇为客气,甚至可以说是,有一点点的尊敬,说明此人的身份来历,绝对不凡。
        他是可以指挥的动一个冥府中的仙圣级暗杀者的。
        也是有权力动用冥府或者是镇仙塔隐藏在其他大势力中的死士棋子的。
        也就是说,一直隐藏在暗处,遥控着一切的所谓的‘棋手’,就是这个笑面虎一样的年轻人。
        既如此,那他就该死。
        李牧笑了起来,道:“说了半天,你不就是想要污蔑,我是中央乱域之中的那些人,对不对?”
        御无极微微一笑,道:“别误会,不是污蔑,是一个基于反常现实的合理的逻辑推理而已。”
        “所以只是推理,并无证据是吗?”李牧讥诮地问道。
        御无极摊摊手,道:“事实上,万仙福地的大势力做事,很多时候,有推理就足够了,不需要什么证据。”
        李牧不屑地笑笑,道:“对于其他人来说,的确是这样,但是对于我来说……你这一番屁话,其实没有任何异议,任你口绽莲花,又能怎么样?最终,还不是要手底下见真章。”
        御无极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冥府三王开口道:“叶战神,姬剑神,还有尊兽台的青龙、玄武两位殿主,该说的话,都已经都说明白了,无极的推断,并非是没有道理,想必你们心中,也该有所决断了。”
        万仙福地是万仙盟的总部秘境。
        而万仙盟对于中央乱域那些反抗军的态度,却从来都是‘宁杀错,不放过’。
        这个时候,无数道目光,都聚集在了李牧的身上。
        有些人心里,暗暗嘀咕,这个叫做御无极的冥府第五王,真的是一个可怕的角色啊。
        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暂时并未展露出来。
        但就凭他现身之后,三言两语,就将之前威风无俩的煞星木牧,近乎于闭上了绝境,就已经足够让人心生敬畏,将其第一时间,划为不可招惹的对象了。
        战神叶狂浪和剑神姬起,相互对视一眼。
        青龙和玄武,也相互对视了一眼。
        花想容没有丝毫的犹豫,站在了李牧的身边。
        小妖祖揉了揉鼻子,苦笑,然后也来到了李牧的身边,并肩而立。
        东方夜刃想了想,一言不发,也来到了李牧的身边。
        只有灭无欲,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再回万仙福地,就是想要报复镇仙塔,其他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不管李牧到底是什么身份,不管李牧之前为他做过什么,在这样的环境和场合之下,都不足以让他为李牧出头。
        何况,此情此景,他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无足轻重。
        一切,不过是在十几息时间里发生而已。
        暂短的几瞬,给在场很多人的感觉,却漫长的像是过了数个纪元。
        “牧公子,你到底……”战神叶狂浪的眉毛皱了皱,最终还是决定想要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至少也有一个表面上的交代。
        但就在这时——
        “这四坨肥料不错。”
        一个干巴巴声音响起,像是一杆布满了铁锈的老犁在干涸的泥土里翻过,的打破了诡异的宁静。
        却是那一直都守在门口的老农,竟是不知道何时,结束了守门的工作,径直来到了场中。
        他盯着地面上冥府死去的四大老牌强者的尸体,好像是豁牙老兔子看到了鲜嫩胡萝卜一样。
        原本极度紧张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御无极微微皱眉。
        老农轻轻地跺了跺脚。
        四具尸体自己‘跳’起来,分别落在了四颗不同的茂盛桃树之下,往泥土里一钻,就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了四件黑色的法袍,空空荡荡堆在数根前。
        成肥料了。
        李牧看着,心中一跳。
        之前就听说,死在桃园中的人,会被当做是肥料,用来肥沃土壤,滋润滋养桃树,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四大仙圣级强者的尸体,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埋到了树底下。
        李牧看着这满园鲜活茂盛的桃树,一下子就觉得阵阵阴森气息,扑面而来。
        再嗅空气之中的桃香,似乎不如之前那样香甜了。
        “小后生,不错。”老农看了一眼李牧,咧嘴,露出一口黄牙,道:“那四坨肥料,是你献上的吧,今日悟道大会,你能分到四颗桃子。”
        李牧一怔。
        杀四个人就能得到四颗仙桃?
        悟道大会,有这规矩?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老农一口黄牙的笑容,李牧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倒是周围的众人,听到这句话,面色都变了。
        御无极眼眸之中,闪过一丝阴霾,正要说什么。
        老农看向他,道:“小娃娃,我家主人说,你说话的样子,她有点儿讨厌,所以,你最好还是少说点儿话。”
        众人一愣。
        一缕稍纵即逝的尴尬和愠怒,在御无极那张英俊的脸上,一闪而逝。
        “知道了。”御无极点点头,向老农行礼,然后就彻底闭口不言了。
        他竟是忍了下来。
        但他不说话,别人还可以说。
        镇仙塔中塔主两仪道人看向战神叶狂浪,道:“叶战神刚才想要问什么?”
        “哈哈哈……被农夫一打岔,本座竟是忘记了。”战神叶狂浪大笑着道。
        两仪道人不由得皱眉。
        刚才叶狂浪分明是力场动摇了。
        但被农夫一打岔,他竟是又改变了主意,摆明是在力挺木牧了。
        真是该死。
        两仪道人又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诸神殿的诸位,还是想清楚的好。”
        叶狂浪呵呵一笑,并不再搭话。
        剑神姬起看了一眼身边的传人王诗雨,摇摇头,也开口道:“一个小家伙异想天开的信口开河,就想要我诸神殿自毁城墙?木牧乃是东圣洲大仙庭的刑府之主,身世清白,来历可查,有什么需要好怀疑的?似是这种没有证据、危言耸听的废话,以后还是少说为妙。”
        也是彻底改变了注意。
        如果说叶狂浪姿态隐晦地支持木牧的话,那姬起就是旗帜鲜明地表达诸神殿的力场了。
        这让御无极眼眸深处的阴霾,愈发浓郁。
        这些该死的蠢货。
        怪不得门里的人,有心要除掉他们。
        的确是愚蠢到了极点。
        为了一己势力的利益,竟然罔顾大局。
        他们的心中,早就没有了守门人的荣耀和责任,只剩下了营营苟苟的算计。
        这更证明了,自己之前的选择和决断,是正确的。
        他脸上带着笑,心中的杀意越发炙烈。
        两仪道人见诸神殿的两人,竟然如此冥顽不灵,心中怒极,冷笑道:“作茧自缚,不见棺材不落泪……尊兽台的两位,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