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998、骂
    紫玉龙王参是妖族龙王山的至宝,万年份的紫玉龙王参便是整个龙王山,也不超过十株,无一不是绝顶神药。
        据说一株紫玉龙王参可以造就一个道尊境的强者,而如果是道境以上修为的强者,完全消化一株紫玉龙王参之后,等于是为准帝境的修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生之年有望冲击准帝。
        【分脏会】一下子拿出来四株,简直就像是掘了妖族大势力龙王山的祖坟一样,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才能有这样的大手笔,因为剑士服女拍卖师一开口,全场哗然。
        不过这价格也不低。
        很快全场各种叫价声此起彼伏。
        剑士服女拍卖师有一种强大的天赋,能够多众多声音之中,一下子就捕捉到叫价最高的那个。
        转眼之间,一株紫玉龙王参的价格,就叫到了九千。
        最终,这四株紫玉龙王参分别以九千、九千、一万一,一万五的仙晶价格,被不同的买主拍走。
        李牧其间也有动心,但他被这疯狂的架势给惊到了,所以想了想,还是没有出手,等到神兵【天叹】到手了再说,一切以集全王诗雨魂魄为第一前提。
        “第二件拍品,为一只传闻为虚空大帝心爱之物的玉箫,上面刻着‘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诗句,传闻有缘之人,得到此玉箫,可以寻到虚空大帝留下的宝藏,其内有【虚空真经】,起价五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
        剑士服女拍卖师声音宛如空灵天籁。
        她身后,一位剑士服美貌女武士手中捧着一支九孔玉箫。
        李牧闻言,心中一动。
        虚空大地是地球上近代天庭的缔造者,也是龙蝎大帝的死对头,没想到,他在这个世界,也留下了传说,还以为他一直都在地球那个空间,原来他也曾来过混沌世界。
        不过李牧转念一想,这倒也不是特别令人意外。
        毕竟虚空大帝号称是虚空行走者,可以穿梭虚空,在破界旅行方面,有着其他大帝无法比拟的优势,据说当年,虚空大帝行走在宇宙之间,就是看到了域外天魔的真面目,所以才背弃了龙蝎大帝的旨意,曾与域外天魔联手。
        虚空大帝的宝物,何其珍贵?
        但叫价的人,却反而是不如之前竞拍【紫玉龙王参】的时候多。
        道理很简单,老江湖都明白。
        因为像是这种藏宝图啊、钥匙啊,帝经线索啊,出现过次数的太多太多了,真真假假,全靠运气,而且要听得懂女拍卖师的话,其中‘有缘’两个字最重要,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拍到了这件玉箫,要是没有缘分,那也是白搭,但缘分这玩意就算是有仙晶山也不一定可以买到啊,所以这其中的不确定性最大。
        最终,这只玉箫,以七千的仙晶,被人拍走。
        李牧一看最终的幸运儿,竟然是熟人——谵语圣地的那位中年美妇,身边果然是坐着佳宁师妹和疏影师姐两大美女。
        看来她们获得自由之后,并未着急离去,而是也参加了这场【分赃会】。
        接下来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先后拍卖的有准帝器、一件帝胄中的护臂、一株人生果、一张号称可以炼制出仙丹的丹方、一块重约千斤的仙泪绿金等等二十多件极为稀罕的宝贝,而且这些宝贝,大多数都是名花有主,但却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了【分赃会】上,成为了竞拍品。
        拍卖会转掀向了高潮。
        李牧心中逐渐焦急了起来。
        已经拍出去了二十多件宝贝,为何还不见神兵【天叹】?
        ……
        另外一处贵宾席中,【不思蜀楼】的大当家、二当家和三当家,坐在一起,身后还站着几个侍卫,之前他们并未参与竞拍,因为目标物还没有出现。
        突然一个侍卫急匆匆地赶来,将一份卷轴递给大当家。
        大当家是一个身高超过三米的秃头,出身于妖族之中的虎族,实力极强,展开卷轴,注入妖力一看,登时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之色,道:“差点儿让这小杂碎给骗了。”
        “大哥,调查结果出来了?”二当家、三当家看向他。
        秃头大当家道:“出来了,这小子并不是剑君的传人,剑君门墙之下,共有三位弟子,如今都在其他地方,差点儿被他狐假虎威成功。”
        “太好了。”二当家兴奋地道:“这下子,我们不用投鼠忌器了,为老四报仇就可以放心下手了,得罪了我们【不思蜀楼】,让他横着走出星宿魔山。”
        大当家道:“派人给我盯住他,等到【分赃会】结束,就动手。”
        三当家起身道:“大哥二哥,我亲自去办。”
        ……
        又一处贵宾坐席上,紫袍年轻人瞪大了眼睛,道:“大哥,你说的是真的?你与剑君的传人,乃是好友?”
        另一位同样穿着紫色长袍,看起来器宇轩昂,但因为嘴唇薄长而显得陪有些刻薄寡情的年轻人,淡淡一笑,道:“剑君前辈麾下三大传人,除了最为神秘的【隐剑】之外,其他两人,【电剑】、【光剑】我都见过,也说过话,我可以确定,那个【天上剑】绝非是这三人之中任何一个。”
        紫袍年轻人道:“太好了,大哥,这口气你可得替我出。”
        “哈哈,小事一桩。”
        ……
        “哦,不是剑君传人吗?那为何会有帝级剑技?吾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地下城深渊中的笑声再度出现。
        “大哥,要安排一下吗?”一个说起话来一字一顿的声音出现。
        “不用,吾要静观其变。吾有预感,今年的【分赃会】,会非常有趣,独孤,你的刀,有几年没有出鞘了?”
        “一百三十一年了。”
        “嗯,我很喜欢你天杀刀出鞘的声音,像是死神的低吟,独孤,吾要你去杀一个人。”
        “好。”
        ……
        “神兵【天叹】,妖族名.器,底价一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
        终于,在李牧焦躁的等待之中,剑士服女拍卖师终于说出了他等待了快两个时辰的内容。
        两个美貌女子抬着一件兵器走上来。
        这就是神兵天叹?
        李牧颇为意外。
        他本以为天叹是一把刀或者是一柄剑,没想到竟然是一根棍子,金灿灿,上面铸就有盘龙纹,看起来极为威风。
        对于【天叹】的来历和威能,女拍卖师并没有过多介绍,而低价一万,每次加价不少于一千这个标准,是自从这场【分赃会】开始以来,都最高的一次,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件黄金长棍的价值不菲。
        不过,李牧敏锐地感觉的,在神兵【天叹】现身的一瞬间,被他一直都紧紧地负在身后的锈剑,果然是微微颤动了起来,且逐渐频率增快增强……
        太好了。
        道宫的消息果然没有错。
        这柄【天叹】黄金棍中,一定有王时雨的魂魄。
        李牧这几天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慢慢定了下来。
        “一万一……”
        “一万二……”
        “一万四……”
        竞拍声很快就响起。
        虽然没有之前的一些宝物那么引起全场骚动,但这一次出价的人,大多为坐在贵宾席位上的真正大人物,所以出价也是毫不犹豫,转眼之间,神兵【天叹】的价格,已经喊到了三万,直接翻了一倍还多……
        李牧一直都沉默着,没有开口。
        他突然扭头看向青牛道人,道:“【天叹】除了妖族名.器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吗?一柄兵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争抢?”
        青牛道人摇摇头。
        此时,这柄黄金蟠龙长棍的价格,已经到了四万。
        叫价的频率,终于缓了下来。
        李牧抬手,道:“五万。”
        全场哗然。
        直接加价一万。
        这也太任性了吧。
        哪路来的土豪,还是疯子?
        一下子,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很多人一下子就认出来,这不就是最近几日声名显赫的【天上剑】吗?号称藏剑海第一剑仙剑君的传人,曾为了女人一掷千金,又被称之为风流天上剑。
        终于出手了吗?
        不过为什么拍一根棍子?
        “是他。”紫袍年轻人终于发现了李牧嗖地站起来,咬牙切齿,道:“哥,就是那个小杂碎。”
        年龄稍长的紫袍年轻人略微打量李牧,淡淡一笑,道:“放心,他活不过明天,等到【分赃会】结束,必定结果了他。”
        “是他。”谵语圣地的中年美妇和两个弟子,在人群中也看到李牧,三双美眸之中神态各不一样。
        “嘿嘿,小杂碎原来看上了这柄神兵,老二,你给抬抬价。”【不思蜀楼】的秃顶老大如一条毒蛇般笑了起来。
        二当家道:“哈哈,好,大哥此言,正合我意。”他一举手,大声地道:“五万五……”
        李牧看向这边,皱了皱眉。
        他发现对方坐席上,两张陌生的面孔,但看着自己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敌意。
        “是【不思蜀楼】的人。”青牛道人道。
        李牧一下子明白了。
        ‘肉山’的亲友团啊这是。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道:“六万。”
        二当家愣了愣,道:“六万五……”
        李牧道:“七万。”
        二当家吓了一跳。
        哪有这样加价的道理。
        这小子是疯了吗?还是他故意在挖坑?
        自己要是跟价到七万五,万一他突然不跟了怎么办?这柄【天叹】虽然蕴含着一点小秘密,但绝对不值七万仙晶。
        他看了看身边的秃顶大哥,站起来,张嘴刚要说什么。
        李牧直接道:“八万。”
        卧了个槽。
        二当家直接就懵逼了。
        我没有继续跟价呢,你涨什么啊,你有仙晶也不能烧成这样吧。这还怎么玩啊。
        他看了看大哥。
        大当家摇摇头。
        他也觉得不太对。
        拍卖会上哪有这样加价的道理,这摆明了是在挖坑吧?
        二当家于是坐了回去,不再加价。
        李牧当场就冷笑了起来:“加啊,怎么不加了?他妈的,没钱在这里装你妈呢?抬价都不敢抬,还混什么魔山地下城?【不思蜀楼】?我看以后改成‘怂逼楼’吧,看着我干什么,赶紧滚回去吃奶吧,傻逼。”
        他骂起人来,当真是一点儿余地都不留,反正自己先骂爽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