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985、神殿内部
    九幽神殿入口不远处,就一座三米高的巨大铭碑,呈黑色,上面刀削斧砍一样,刻着四个大字——
        九幽神殿。
        李牧无心观察这些,快步朝着神殿的内部走去。
        九幽神殿是一个大型建筑,分为六层,从大殿门口进来是第一层,颇为空旷,面积也极大,看样子是当年用来堆积铸器材料或者是半成品的仓库之类的地方。
        “我们就是在这里,发现了不死天帝炼制的诸多残次品铠甲和兵器,我得到的是一块残缺的护心镜,也正是因为它,才挡住了流云无锋的一击。”
        流云无心道。
        第一层的内部,昔日应该是有传送阵法可达第二层,不过年久失修,早就不能用了,只能看到几个已经失去了效能的法坛,在流云无心的带领下,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通往二层的暗道。
        第二层的布局就相对讲究了许多,分为不同的格局和区域,有几个极大的房间,里面有类似于监牢一样的地方,不过都是空着的,大概是当年不死天帝用来关押一些活物试验品的地方,颇为干净整洁。
        “我们在这里,找到了一些当今已经绝种的神兽的骸骨,可以当做是炼制道境兵器的材料,价值不菲,现在应该都已经在流云无锋这个老贼的手中了。”
        流云无锋道。
        李牧道:“你看到那个白衣女鬼的虚影,是在几层?”
        “三层。”
        “好,那就直接去三层。”
        李牧迫不及待。
        通过极为隐蔽的暗道,两个人终于来到了三层。
        九幽神殿的第三层,似是一个大型的炼器场,许多小而精致的房间,应该是储藏重要炼金材料的库房,修建的很讲究,布局极为奇特,隐隐有八卦阴阳之形,最中央的阴阳鱼区域,一座十米高的巨型铜炉矗立。
        这铜炉宛如钟形,三足,表面粗糙纹理,四个奇特的笑脸,烙印在铜炉表面,笑脸之间则有四个镂空洞,后面一片漆黑,也不知道这铜炉中还有什么。
        流云无心道:“当时,我们就是在这铜炉中,发现了【九幽噬魂火】,一共四朵,我得到了一朵,流云无锋那个老贼,得到了三朵,而融合神火的法门,也就是那个记录着各种铸器心法经验的资料房,在那边……”
        他指了指正前方一个看起来面积不小的房间。
        李牧仔细观察,果然能够感觉到,空气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这里的确是发生过一场屠戮,还有被神火灼烧过的痕迹,只是那些死去的流云世家核心血脉弟子,已经彻底被【九幽噬魂火】灼烧成为了灰烬,但至少从侧面证明,流云无心说的都是真的。
        锈剑的震动果然是频率越来越高。
        没错。
        王诗雨的魂魄,一定就在这里。
        流云无心从那个资料室里面走出来,道:“里面的东西,都不见了,应该是流云无锋拿走了,毕竟是不死天帝的修炼铸器经验,至关重要。”
        将整个三层都搜索了一圈,都没有发现王诗雨魂魄的痕迹。
        李牧仔细感应锈剑的震动频率,有所得,道:“走,去四层。”
        流云无心道:“我当时并没有进入过四层,所以也不知道暗道在哪里,也不知道四层到底有什么……”
        李牧道:“我来带路。”
        根据锈剑的震动频率来确定正确的路线,是百试不爽的不二法门。
        在锈剑的引导之下,李牧果然很快就找到了通往第四层的暗道。
        曲曲折折像是楼梯一样,往上攀行。
        终于,第四层的大门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流云无心无比惊讶:“你以前来过这里?”
        李牧摇头。
        他看了看紧紧封闭着的大门,微微皱眉,道:“不对,这里已经有人来过。”
        “难道是流云无锋那个老贼?”流云无心脸上浮现出了杀意。
        “不一定,小心行事。”
        李牧走过去,缓缓地推开了第四层的大门。
        一阵阴风,从大门之后吹来。
        “嗯?”
        李牧第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破烂铠甲的骷髅,躺在门里,手中握着一截断剑,不论是它身上的盔甲,还是中的剑,一看样式材质和上面篆刻着的符箓纹络,都可以判断,绝对不是凡品,但因为已经过去了漫长的年代,已经失去了灵性,成了破铜烂铁。
        两人走进大门。
        “这是……”
        李牧感到无比意外。
        九幽神殿的第一、第二和第三层,都保存的非常完整,没有丝毫破坏的痕迹,就连那个资料室中的各种铸器心得,融合神火的法门,都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所以不管是李牧,还是流云无心,都下意识地以为,九幽神殿应该是没有遭遇到什么浩劫。
        但第四层的情况,却截然相反。
        这里明显是发生过一场残酷的战斗,里面的一切,都已经被毁了,到处都是破碎坍塌的岩石,如果不是支撑着整体的几个石柱,都还完好的话,说不定整个这座神殿,已经早就坍塌了。
        除了碎石和残垣断壁,就是死去的尸体。
        整整三四十具尸体,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废墟上,有些穿着铠甲,有些只剩下惨白的骷髅架子,且也不完整。
        “战斗发生在数千年之前,这些人,生前最弱,也是道尊境的强者,看起来,好像不是不死天帝一脉,因为不死天帝创造的神族,一旦死去,不会留下躯体,难道他们是入侵者?”
        流云无心道。
        李牧对此并不关心。
        数千年之前发生了什么,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些隐蔽的历史而已,放在以前,他也许会感觉到好奇,但是现在,他只想要尽快找到王诗雨的魂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牧总觉得,这一次的历练,不会像是现在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整个第四层已经毁了。
        两人在这里,没有搜索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在锈剑的指引之下,李牧很快就找到了第五层的暗道。
        第五层的入口处,没有大门,直接洞开。
        这里依旧发生过战斗,破坏程度比第四层稍微小一点,还可以看到一些紧紧地关闭着的房间,也不知道储藏着什么,一些石室的墙壁上,有刀剑斩过的痕迹。
        顺着廊道,走到第五层最深处,一个巨大的大厅出现。
        大厅的南侧,是四个巨大的落地窗,窗户外面黑暗一片。
        一个两米高的身影,静静地站在窗户前,朝着看着,背对着李牧两人来的方向。
        可怕的威压气息,犹如汪洋一般,从这个人的体内散发出来。
        这人身上穿着红黄相间的铠甲,一种神王般的威严,富丽堂皇,头戴黄金大盔,赤红色的红缨在脑后洒落,一柄黄金长枪插在地面上,散发出刺目的光芒。
        “小心。”
        流云无心第一时间,护在了李牧的身前。
        作为刀仆,他早就做好了觉悟。
        这个身影的气息之强,威压之可怕,令他这个道尊境巅峰的存在,都感觉到了心悸般的威胁,他生怕李牧遭遇到危险。
        “不用担心,他已经死了。”
        李牧道。
        流云无心一怔,仔细感应之下,脸上露出了极度震惊之色。
        的确,这个背对着他们的神甲神王身影,虽然气息强大的可怕,但竟是没有丝毫的生命波动,也没有任何的灵魂波动,宛如一个冰冷的石块一样,一动不动地站着。
        这么强大的存在,竟然已经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
        是什么杀死他的?
        流云无心心中好奇到了极点。
        李牧也如此。
        只是看不到此人的面目,无法确定他的身份。
        流云无心尝试从侧面绕过去,但很快就放弃了。
        因为此人身上澎湃着的强大力量波动和威压,根本不是两人所能承受的,一旦靠近到这个身影的二十米范围之内,流云无心就感觉到自己肌体欲碎,恐怖的杀气,仿佛是要将靠近者的灵魂都绞碎一样。
        那怕是死去了,但生前的修为并没有消散殆尽,此人已经将自己的肉身,修炼的宛如神宝一样,不仅是死而不朽,其神性甚至都没有消散,李牧甚至怀疑,这个身影体内的真元,是不是还在自动运转着。
        简直恐怖。
        难道是生前是帝级强者?
        不会是不死天帝本人吧?
        无数个猜测,在李牧两人的脑海之中冒出来。
        “那柄黄金长枪……”流云无心的眼中,露出了炙热的光芒。
        谁都看得出来,那柄插在这可怕身影旁边地面上的黄金长枪,乃是一柄罕见的至宝兵器,流云无心自己恰好是一个枪法大家,一看之下,就如色欲焚身之人看到了赤裸的绝世美女一样,眼睛都快要挪不开了。
        但是没有办法。
        根本无法靠近,拿不到这柄黄金大枪。
        李牧在第五层的其他地方,搜索了一遍,也没有找到王诗雨的魂魄。
        “只能去最后一层,也就是第六层了。”
        在锈剑的‘指引’之下,李牧很快就找到了通往第六层的暗道。
        “你有没有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们一路走来,第四层和第五层,都没有任何的禁制和阵法守护?”李牧问道:“你们之前在探索前三层的时候,有遇到守护阵法吗?”
        流云无心道:“遇到过,但不强,损失了一些人手之后,还是通过了。”
        李牧道:“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他抬头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第六层大门。
        一定是有人提前到了这里,已经破掉了第四层和第五层的守护阵法。
        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已经到了第六层。
        第六层会有什么呢?
        李牧不知不觉竟然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