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918、魔教
    江湖就是江湖,从来不会因为某一个人横空出世的天才而变得平静下来,反而会更加的波澜壮阔,风云浩瀚。
        【天道修罗】李致远隐居的这五年时间里,风云大陆的江湖,依旧血腥,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最永恒的法则之一,只不过再惊人的江湖仇杀,再惊艳的后起之秀,再轰动的强者对决,对于李牧来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这五年时间里,他的足迹,遍布风云大陆。
        不仅仅是北荒域,南蛮域、东秀域、西毒域和中真域,李牧都去过。
        他化身无数,见识这个世界上,各家各派的武学,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各大顶级宗门、世家和神宗藏经阁、武道馆、密室,将风云大陆上但凡是有一些名气的武道战技,都阅览了一遍,同时更是行走在大陆各处,将一些名不见经传但是有特色的武道战技,也都被他以各种和平的方式,研习掌握。
        不仅如此,他还暗中自我封印了修为,与当世各大天才、武道强者、神宗之主、枭雄巨擘交手,磨练自己的武技,甚至还无聊到化身为无名小卒,加入到一些江湖恩怨之中去,以一个小人物的角度,仔细去观察去感悟,不仅是练武,还是练心。
        五年之后,李牧的武道战技和战斗经验,已经是上升到了一种这个世界的武林强者们,根本无法理解的层面。
        哪怕是再普通的战技,在他的手中,亦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李牧返回天道宗,开始闭关。
        他要糅合百家之长,去芜存菁,真正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武道战技。
        当然,这个过程,非常漫长,也不是真的遍观百家武学就可以一蹴而就真正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刀法战技。
        好在战技重技,与道又不同。
        技巧性的东西,总归可以通过总结而得到。
        李牧这一闭关,又是五年世间。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一样。
        转眼之间,距离李牧魂穿到这个世界,已经是十一年时间过去。
        李牧出关之后,再度游戏风尘,遍走天下。
        而这是,他的三个徒弟,也成为了名震北荒域的天才人物。
        方眉、方远和沈甲,都是二十出头,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声名鹊起,尤其是沈甲,天赋卓绝,心性绝佳,已经是九境强者,这种修炼速度,仅次于乃师【天道修罗】,算得上是惊世骇俗。方眉和方远,各自在七境左右,也算是风云人物了。
        天道宗也出了不少的人才,名声鼎沸。
        北荒域中,玄天云宫的威望和地位与日俱增,【玄天神龙】聂人龙的实力,据说又有突破,他颇为热心江湖事,时常现身,让玄天云宫坐稳了北荒域第一神宗的地位,而聂人龙更是被称之为北荒域第一强者。
        当然,关于李致远和聂人龙谁高谁低的事情,还有争论。
        只是因为自从当初四海神教一战之后,李致远淡泊名利,极少插足江湖事,所以一晃十年过去,名气渐渐就淡了下来,江湖代有天才出,各领风骚三五年,在这个世界,武林高手名头的更新换代,简直比前世地球上苹果手机更新换代的频率还快。
        ……
        一只青鸟划破云霄,俯冲下来,落在了天道宗后山的小竹峰茅屋上。
        吱呀。
        茅屋们被推开。
        李牧缓缓地走出来。
        十年时间过去,虽然好像是在他的身上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当年那个名闻江湖的美男子,如今越发显得风流倜傥,有一种令人看一眼就会自惭形秽的光辉。
        他缓缓一伸手,青鸟落在他的掌心,咕咕咕地叫着。
        李牧取下它脚上的信筒,打开一看,是【玄天神龙】聂人龙的信笺,其上写的是最近的一些江湖动态。
        “致远小友洞见,距离你我上次论武,一别经年,吾有大收获,这一年里,北荒域江湖风平浪静,偶有波澜,吾已令玄天云宫弟子公平公正裁决,唯有小友一直委托我调查那妖物的下落,却是毫无踪迹,吾已经与其他四大域神宗之主联系,结合五大神宗的力量,在风云大陆上搜查……”
        李牧看完信笺,嘴角浮现一丝微笑弧度,将信纸焾为飞灰。
        当年一战结束之后,血海三叉戟神魔,就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这些年,李牧行走在风云大陆,也曾有意寻找过那三叉戟血海神魔。
        这个存在,也让聂人龙一直都耿耿于怀。
        但都一无所获。
        十年时间过去,玄天神殿中的那个隐藏监狱,已经被聂人龙改造,而地下的巢穴,也已经废弃,那片无边的血海,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是随着那三叉戟魔神一起蒸发了。
        “会什么会找不到任何的踪影呢?”
        李牧思索。
        三叉戟神魔的修为惊人,要是他真的铁了心隐藏,那的确是很难找,但问题是,他的麾下还有那么多的黑衣暗影杀手,还有诸多庞大的组织,为了恢复修为,他必须得利用那种邪术,吞噬武林高手的血气生机,才能提升修为,这样的行为,闹出来的动静不会小,尤其是那些成名已久的武道高手的失踪,难以掩饰,李牧有意无意地追查这么久,却还没有线索,这件事情,就值得深思了。
        “十年时间过去,我已经隐约中感觉到了,天空星辰之中,有一股牵引召唤之力,就如当初在神州大陆星球的时候,快要破碎虚空时候一样,感受到了星辰的召唤,有一种随时都可以飘飘升仙感觉,那三叉戟魔神说,这方天地有囚牢,大概和前世破碎虚空才能进入天外一样,只是,我的情况特殊,该如何回去原来的世界?就算是飞升到天外,也未必能够回到原来的宇宙中去,当日若不是无法拿下那三叉戟神魔,早就将他拷问一番了。“
        李牧站在小竹峰悬崖前,观涛听瀑,仔细地思考着。
        他来到这个世界,乃是魂穿而来,回到紫薇星域,是不是也要魂穿?
        但这肉身该如何处之?
        十年时间过去,武道战技,渐渐已经不是李牧感兴趣的方向,如何找到回家的路,才是他真正关心的。
        但这个问题,还没有找到答案。
        李牧隐隐感觉到,自己需要一场大战,才能参透其中一些关键端倪。
        这一年多时间以来,他化作不同的身份,挑战过五大域所有十境以上的高手强者,但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挡得住他一招了,有一种独孤求败的感觉。
        脚步声传来。
        “师父,出事了,师父。”方眉急匆匆地赶来,脸上带着一些惊惶之色。
        李牧转身,道:“难得小画眉如此紧张,呵呵,何事?”
        方眉道:“师父,大陆二十多个顶级宗门,联袂而来,要我天道宗,严惩大师兄。”她口中的大师兄,就是沈甲。
        李牧哑然失笑,道:“小甲又闯什么祸了?”
        沈甲成名最早,游历江湖,行侠仗义,斩杀过不少的恶人,他是个急性子,嫉恶如仇,往往是霹雳手段除恶务尽,所以在江湖上,也招惹了不少的仇人,尤其是一些表面上仁义道德誉满江湖的大侠或者是名门正派,被沈甲抓住恶行,从不姑息,导致很多大势力,对于外号【霹雳剑火】沈甲,极为痛恨,但因为沈甲有一个妖孽一般的师父李致远,所有也没有什么人,敢真正明面上动他,倒是竟然有人来天道宗,找李牧告状,都被陆川给应付过去了。
        不过像是这一次,竟然惹得风云大陆二十多个顶级宗门一起来天道宗,看样子,闯下的祸事不小。
        “他们说,大师兄与东方魔教的妖女蓝盈盈私通,要我们交出大师兄,严惩不贷,以儆效尤。”方眉有点儿担心地偷偷看着李牧,怕师父震怒,惩治沈甲。
        勾结东方魔教?
        李牧哭笑不得。
        他早年周游大陆,有所了解,这个所谓的东方魔教,是起源于东秀域的一个教派,发展快速,后来在整个风云大陆都蓬勃发展了起来,一度有超越五大神宗的趋势,但因为行事诡秘,功法特殊,所以被打入了魔教的序列,历史上曾有数次所谓的‘正邪大战’,最终五大神宗联合各大宗门击败,东方教化整为零,这些年积淀势力,颇有兵强马壮之态,实力正在逐渐恢复中。
        这个魔教圣女蓝盈盈,李牧也曾听闻过,被称之为魔教古往今来第一天才,天赋惊人,行事特立独行,传闻中心狠手辣,是东方教中最有名的后起之秀,被江湖上称之为魔头,据说许多老一辈的武道强者,都有不少栽在了这个蓝盈盈的手中。
        只是不知道,沈甲怎么和蓝盈盈竟然联系在了一起?
        “走吧,去看看。”
        李牧带着心中忐忑的方眉,走下小竹峰。
        方眉也已经而是出头,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出落的极为清秀漂亮,一袭绿竹青衫,浑身上下有一股子笔墨难以描绘的灵气,此时脸蛋上却愁眉苦脸。
        她知道,自己家师父,平日里最是和蔼好说话,几乎没有一点儿的架子,但有一点却特别严厉,那就是正邪之分,比大师兄还嫉恶如仇,一旦遇到作恶之人之事,绝不放过,大师兄的行事风格,有很大程度,就是受了师父的影响。
        大师兄这一次,竟然和邪教妖女勾结在一起,师父还不得被气死?
        真实的,大师兄他怎么想的呢,竟然与魔教有了联系。
        方眉跟在李牧的身后,清秀的小脸蛋变成了苦瓜脸。
        转眼,天道宗山门大院,遥遥可见。
        足有数千外来的武林豪客高手强者,几乎将整个天道宗围了个水泄不通,正在沸沸扬扬地议论着什么。
        ---------
        大家看得出来,这个穿越世界,不是随便出来的,而是与前后文有紧密联系的,只不过大家一直都在催,所以刀子尽量加快进度,其实这个世界,对于后面的情节来说,还挺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