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790、复活的军队
    【天地环】乃是帝器,传说之中,一旦掌握,就可以横扫仙门的至尊神兵,这一次雷部和鬼部,联手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夺取天地环。
        “李牧,哈哈,你这个杂碎,把天地环交出来。”一名鬼部的神玄长老动作最快,朝着李牧袭杀而来。
        “杀。”
        李牧出手,毫不留情。
        黄金刀意锁链横空绞过,只是一震,便将这个鬼部长老直接斩为飞灰,似是烈焰灼烧纸片的灰烬一样,就飘散在了虚空之中。
        什么?
        其他人都是大吃一惊。
        瞬间秒杀一位神玄?
        虽然只是一个神玄初阶的长老,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之前李牧在天榜上提名,也只是说明他勉强具备神玄境的一丝丝战力,后者是有晋升为神玄的巨大潜力而已,并不说是他真的就可以击杀神玄。
        但是现在,这才过去多久时间?
        一位鬼部神玄,一个照面之间,就被秒杀为灰烬。
        这是什么实力?
        很多人心生寒意。
        但帝器【天地环】的吸引力何其强大?
        “杀。”
        “不管如何,【天地环】都要夺过来。”
        那雷部的文士大声地道:“大家不用担心,此獠不过是勉强借用了一点点【天地环】的力量而已,但他实力低微,根本无法催动这等帝器,大家围攻,消耗他,很快他就会被帝器榨干元气而死。”
        这个解释,一下子让两部的修士,眼睛都亮了起来。
        也更让他们悍不畏死,疯狂地冲来。
        “都该死。”
        李牧此时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四道黄金刀意锁链,宛如神龙经空,又如天龙出海,翻江倒海,倒悬苍穹,席卷长空,几个冲过来的雷部、鬼部的初阶神玄,被锁链一绞,直接就化作了飞灰飘散。
        【四刃伤神刀】本来就对神部强者,有特别的杀伤力,此时被李牧掌握了真正形态,加上之前与风部之主这等强者连续交手,掌握了其中妙处,此时对上这些神玄初阶的强者,基本上就是瞬间秒杀。
        “不好,这【天地环】的力量,也太可怕了。”
        一些修士震惊,胆战心惊,疯狂地后退。
        雷部那位中年文士大声地道:“不要正面硬冲,缠斗,让他耗费真元,他不过是一个王者境的小修士而已,坚持不了多久时间……”
        话音未落。
        嗖!
        一道黄金刀意锁链呼啸着朝着他绞杀而来。
        “啊……”他惊呼,身体周围浮现出一块块淡紫色的龟甲,甲身上有紫色雷霆之光流转,形成一个奇异的护罩,将他保住在其中。
        轰!
        刀光劈斩,光焰溅射。
        这中年文士直接被震飞出去数千米,狠狠地撞在远处的城墙上,软绵绵地滑落下来,生死不知。
        “小杂碎,你一个人能撑到什么时候?”
        雷部之主怒吼,连续捏出手诀,天空之中,一个神雷轰杀而下,宛如灭世的毒龙一样,直取李牧。
        “御。”
        其中一道黄金刀意锁链收缩如蛇盘,挡在头顶。
        轰!
        紫色神雷犹如撞在礁石上的水浪一样,轰然破碎。
        另两道黄金刀意锁链盘旋而去,犹如苍龙出洞,左右两侧席卷缠绕向雷部之主。
        “雷刃,天刀。”
        雷部之主连续祭出数柄武器,都是平日里珍藏的神兵,以本命温养,一出手,顿时雷光漫天,紫色的雷浆宛如汪洋一般,将李牧淹没。
        “大寒,谷雨,秋分,惊蛰。”
        李牧低喝,二十四节气刀意,顺着黄金刀意锁链爆发。
        轰轰轰!
        爆裂声之中,雷部之主的武器瞬间炸裂为齑粉。
        “啊……”雷部之主痛呼,一口逆血差点儿喷出来,本命温养之器破碎,反噬之力造成了内伤。
        其他两部的修士,看到这样一幕,顿时魂飞天外,纷纷后退。
        “怎么会这样?”
        雷藏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惊惧和嫉妒。
        当初的李牧,不过是他眼中的一个蝼蚁而已,现在却连自己的师尊,在他手下勉强支撑了两招就败退了,一个该死的凡人,实力进展竟是如此恐怖,自己已经远远不及。
        鬼部传人‘鬼’也是惊怒嫉妒难言。
        这种看着昔日不如自己,或者是身份低贱的人,突然超越了自己,无法追赶的愤怒和妒火,足以让他抓狂。
        但两个人即便是如何嫉妒,都只能抽身后退。
        神玄境的强者,都被一击秒杀,何况是他们?
        李牧身形落在刑台上,没有丝毫的犹豫,四道黄金刀意锁链叮叮叮叮,就将四柄短剑直接从将军秦钟尸身的手脚上拔出来。
        轰隆!
        天空之中,一道道血色的惊雷疯狂地流转。
        “血雷?天啊,这是什么样的怪物出世了啊。”鬼部之主心中惊恐,只觉得这漫天血雷之下,自己渺小宛如蝼蚁一般。
        雷部之主更是惊恐难掩,这种天地伟力,比他的雷术不知道强悍了多少倍,他看着而李牧,道:“无知小儿,你做了什么?你释放了真正的邪魔。”
        李牧此时,心中其实也很紧张。
        之前幻境之中的经历,让他将将军秦钟的尸身,本能地当成了善良守序的一方,将其释放了出来,但是万一秦钟死后,是被其他什么邪魔占据了身躯……应该不会吧。
        刑台上,没有了手足禁制的秦钟尸身,在血色雷光明灭不定的照应之下,缓缓地、直直地站了起来。
        他适应一般地扭动脖颈,然后瞳孔之中燃烧着的血色火焰,就盯住了李牧。
        “你会被杀死的。活该。”雷藏站在老远,大声地怒吼诅咒道:“你这个蠢货,你释放了邪魔。”
        李牧没有说话。
        这时,秦钟开口了,语速很慢,声音很怪,但说话的内容,却让李牧差点儿眼睛一酸哭了出来。
        他说:“李牧?你为什么还没有走?”
        李牧看着眼前这个百战不死的将军,不知道该说什么。
        更加让他不能理解的是,如果之前的那一切,真的是幻境的话,那现在呢?现在应该不是幻境,毕竟雷部、鬼部数十名强者都在,可为何这个死去的将军,竟然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将军……我……”李牧刚想要说什么。
        轰隆!
        可怕的撞击声,从饕餮头像铆钉的石门外面传来。
        “邪魔降临了。”将军秦钟猛然回头,眼眶中的血色火焰,疯狂地燃烧着,道:“【披甲营】的兄弟们,列阵,备战,捍卫家园。”
        咚咚咚咚!
        战鼓声阵阵,慷慨激昂。
        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奏响过的战斗鼓声,再一次响起。
        “列阵。”
        “披甲营盾列在此。”
        “披甲营长刀列在此。”
        “披甲营箭列在此。”
        “守护家园,不死不休。”
        各种各样的呐喊声,从地面上那些爬起来的骷髅的口中喊出来。
        一队队的骷髅和干尸,组成了整齐的队列。
        光影流转之间,他们生前的面目若隐若现。
        李牧看到了战死的王得虎、甄梦龙、赵猛……还有诸多在那场幻境之中,战死的古天庭猛士们的身影,他们复活了,手中拿着锈迹斑斑的武器,身躯或许已经残缺不全,但却依旧无比坚定地站在校场上,列队,怒视着不断轰隆震动饕餮头像铆钉巨型石门。
        雷部和鬼部的修士们,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他们也意识到,这些骷髅干尸们,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威胁,真正恐怖的事情,竟是从刚刚禁闭上的大门之外传来。
        轰隆!轰隆!
        仿佛是有什么可怕的恶魔,正在大门之外,疯狂地轰击。
        大门发出哀鸣震颤,似乎连同整个营地,都在震动一样,频率相同。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雷部之主看向鬼部之主。
        鬼部之主面色惊恐地道:“难道是传说之中的阴兵大战?”
        ‘鬼’惊呼道:“这些人……是从黄泉之下,地狱之中爬出来的阴兵?这……世上真的有阴兵存在吗?”他有点儿颤抖。
        刑台上。
        “臭小子,还愣着干什么,归队!”
        将军秦钟对李牧道。
        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总之全身充斥着慷慨热血气息,李牧想都没想,就直接行了一个军礼,道:“遵命。”
        他身形一动,直接飞到了军阵的最前方。
        “烽火台点火士李牧归队。”
        李牧大声地喝道。
        他已经完全融入了之前的环境之中。
        蠢狗藏在远处,看到这一幕,狗眼圆睁:“早了,人宠中邪了,疯了疯了……”
        而雷部、鬼部的人,看到这一幕,则是心神狂震。
        什么?
        这个凡人李牧,真正的身份,竟然是古天庭的战士?
        那他岂不是已经活了数千岁?
        他与这群死尸、骷髅关系如此亲近,难道也是一个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死人不成?
        一下子,这些仙门修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再看向李牧的目光中,已经带着深深的敬畏和惊恐,就算是雷藏和‘鬼’这两个满怀嫉妒的人,也都不敢有丝毫的挑衅了,连连后退。
        轰隆!
        咣当!
        最终,饕餮头像铆钉巨型石门,被砸的震裂,轰然倒塌。
        烟尘飞起。
        “嗷呜啦!”
        古怪的吼叫声,从大门外传来。
        黑色的身影,宛如黑色的淤泥一样,倾泻.了进来。
        李牧瞳孔皱缩。
        “是天魔,域外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