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819、仙门奥义?
    时间有限,李牧并不想与剑老人太多的虚与委蛇,直接干脆利落的将事情解决。
        这种单刀直入的方式,令剑老人微微一怔。
        在他的生命之中,已经有太漫长的时间,没有见过在自己面前如此底气十足的年轻人,那种气质,更像是经历了千帆过尽之后洗尽铅华宠辱不惊的千寿老人,不像是一个二十几岁的毛躁小伙子。
        凡尘俗世中,能够走出来这样的人物?
        剑老人脑海里闪过一个之前他从未仔细思考过的问题。
        这个李牧,会不会是名山小世界中某个大宗苦心培养的入世传人?
        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逝。
        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今日之事,已经不是他所能左右了。
        剑老人站在高台上,看着李牧,表面微笑,道:“这些日子,本座从嵩山世界接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消息,与你有关,不知道……”
        李牧道:“你不用再说废话了,嵩山世界是我踏平的,你明心剑宗也是我灭的,你派出的人,是不是回不到嵩山世界去了?我将它封印了……都是我做的,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全场哗然。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来自于凡间的年轻修士,如此干脆利落,近乎于狂妄。
        不灭道士和身边的小道童对视一眼,都露出了‘不出所料’的眼神。
        他们是见识过李牧的本事和脾气的人。
        他们也知道,李牧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
        而往往骄傲的人,也是狂妄和直接的代名词。
        全场无数来自于各大名山、大江大河, 来自于四海,来自于汪洋以及各个大陆的修士,都来了兴趣,所有的目光,在李牧和剑老人的身上来回转移游动,静待事情接下来的发展。
        “好。”剑老人声音冷沉了下来,道:“今日,我先要问你一句,我明心剑宗,与你可有往日仇端?”
        “没有。”李牧摇头。
        “那可有近日怨恨?”剑老人又问。
        李牧再度摇头。
        剑老人怒道:“那你为何踏我山门,杀我门人,绝我门户?”
        李牧道:“主持正义,替天行道。”
        剑老人怒极大笑,道:“正义?天道?无知后辈,狂妄之徒,你知道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天道吗?”
        李牧笑了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抛出这样没有营养又倚老卖老的问题,不妨回答你一遍,”李牧指了指自己,道:“记住这张脸,记住我说的话,从现在开始,我认为对的,就是正义,我的刀所维护的,就是天道。”
        全场更大的哗然,如鼎中的热油滚沸。
        “真……狂啊。”不灭道士张了张嘴巴。
        小道童笑嘻嘻地坐在台阶上,双腿垂在阶下,随意以踢打着,道:“毕竟是那位的传人呢。”
        “看起来,今天真的是有热闹看了。”不灭道士嘴角浮现出一丝期待的弧度。
        这时,李牧又扫了一圈周围台阶上形形色色的各方修炼者,很认真地对所有人都道:“补充一句,刚才那句话,不止是对他说的,也是对你们所有人都说的,希望你们收起自己的优越感,最好不要再凡俗界闹事,否则,勿谓言之不预也。”
        这一句话,就像是给鼎沸的油锅里,又狠狠地撒了一把盐一样。
        一下子,所有的修士们都愤怒了起来。
        这是一种赤裸裸的主动的挑衅啊。
        “你算什么东西?”
        “我可以将你的话,理解为挑战吗?”
        “哼,跳梁小丑,井底之蛙。”
        “杀了他。”
        “世俗界?无知凡民如韭菜一样,随意割掉一茬,还会长出一茬。就算是全杀光,也会再长出来,替世俗界主持正义?在开玩笑吗?”
        各种各样的言语,甚至是震动着的力量波动,在论剑广场周围弥漫。
        很多人都有出手的冲动,来惩罚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但最终还是没有人真正出手。
        因为剑老人亲自到了广场中央。
        “小家伙,就凭你刚才几句话,你,还有你的师门,都得灭绝……你不够看,让你的师父来吧。”剑老人道:“免得别人说我欺负小孩子。”
        他头发枯白,面如素缟,皮肤勉强算是光滑,年轻时身形必然高大魁梧,但此时略有佝偻,岁月无情像是一把刻刀,哪怕是再出色的天骄,再强大的身躯,都经不住这刻刀的雕琢,颓败了下来。
        名山世界之中有寿元限制,被古修士们称之为诅咒,上限传为一千年。
        剑老人据说已经快千年寿元,行将就木,按理说早就是一个垂垂老矣的糟老头子,能够维持此时的面目,多靠他精绝的修为维持而已,但修为再强,又岂能逆天?
        李牧摇摇头,道:“与我师相争?你还差得远……明心剑宗在嵩山世界中,所犯罪责,已经是罄竹难书,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的人品低贱,可想而知,不过,念你年长,我接你一招,一招之后,你自求多福吧。”
        剑老人大笑起来。
        “好,那就先杀了你,再去找你师父算账,年纪轻轻就如此狂妄,要是被你成长起来,那还了得,你师父管教无方,难辞其咎,我会送你们师徒,一起上路。”
        他捏一个剑诀。
        周天之内,顿时剑鸣阵阵。
        悠扬的剑气,从这老人的体内迸发出来,仿佛他这个人,就是一柄绝世神剑一样。
        “杀。”
        剑老人张口一吐,啸成一挂剑气,白茫茫如霜,犹如惊蛰闪电,斩向李牧。
        李牧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那一挂白茫茫剑气,直接斩在李牧的眉心之间,似是雾气撞在坚墙上,消散破碎。
        “什么?”
        剑老人极度震惊。
        论剑广场上,也响起一片无法遏制的惊呼声。
        如果不是明知道剑老人与李牧之间,有深仇大恨的话,很多修士都以为,这是两个人配合在演戏了。
        “又变强了。”
        不灭道士微微惊讶。
        “他好像是时时刻刻都在增强。”
        小道童也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一招结束,现在,轮到我了。”李牧缓缓地召出【轮回刀】。
        他那日与不灭道士一战,将真武拳第七式【笑仙魔】激发出来,用以炼体,在这些天短短日子里,肉身强度,更上一层楼,宛如仙金神铁,正面接下剑老人一招剑气,再简单不过。
        而这一招,他也试出来,剑老人的修为,约莫在王者境高阶,不足巅峰的程度。
        “嵩山世界第一强者,不过如此。”
        李牧出刀。
        一刀斩出,万山无阻。
        人随刀走。
        两人之间三十米距离,如疾风一般被般掠过。
        剑老人只觉得对方招式,普通至极,其力也未有惊人之处,正要讥笑,突然刀势凝聚,只见视线中那一刀,竟迸发出破界之威,刀锋所过之处,一切皆为两片,前所未有的警觉惊恐,瞬间将他笼罩。
        “不好……噬魂,出来。”
        剑老人怒吼。
        一抹鲜红剑影,从他体内幻化。
        似是鲜血凝结成的长剑,充满了邪异气息,血色涟漪如翻动着的血池一样流转开来,幻化为神异的太古符号,巨大无比,如一巨盾,将剑老人的身体挡在后面。
        砰!
        李牧一刀站在太古奇符巨盾上。
        被寄予厚望的巨盾瞬间破碎。
        一起破碎的,还有那鲜血凝结的长剑,以及剑老人佝偻的身躯。
        血雾在空气里弥漫。
        “咦?”
        李牧收刀,抱刀而立,面现惊讶之色。
        剑老人虽死,但其生命波动,却非但没有消散,反而如暴雨山泉一样,疯狂滋长,比之前他形体完整时还强盛,如果说之前剑老人的气息,如日薄西山的话,那此时,完全就是昊日当空。
        “哈哈哈哈哈……”
        剑老人的大笑声,在空气里震荡。
        这声音初始时,如老人,很快变成壮年,最末了年轻人一般,中气十足,清越悠长。
        血雾犹如沸水般流转沸腾。
        然后急骤地缩小。
        最终化作一个身形魁梧,身姿挺拔,黑发如瀑,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肩宽腰窄,丰神如玉的英俊年轻人,神采飞扬,周身剑意流转,犹如一轮正午烈日一样,气血沸腾旺盛,犹如汪洋澎湃。
        “本不想这么早,就回溯本源。”
        他神态眉宇之间,充满了自信。
        “李牧,你逼的我施展了最终奥义,出自凡尘俗世的你,值得骄傲了。不过,今天的一切,到此为止,凡俗界的凡人,终究是凡人,如野雀,就算是飞上枝头,也不会成为凤凰。”
        这丰神如玉的年轻人,正是鼎盛状态之下的剑老人。
        恢复了年轻面目,他的实力,也以几何倍数增长,气息比之前,强盛了何止三四倍?
        此时,已经到了王者境巅峰程度。
        “仙门的手段,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剑老人大笑,带着倨傲。
        “你如果老老实实在凡尘俗世中行走,或可称之为无敌,但是在真正的仙门修炼界,你连一个稚童都不如,就妄想称雄?像是你这样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我见得太多了,这么多年,他们一个个都死了,今天,你也不例外,我……”
        剑老人信心无比地说着。
        咻!
        刀光一闪。
        一道血线,在他的脖颈间浮现。
        “废话真多,”李牧收刀:“仙门的奥义?在我眼中,还不如小儿科。”
        他见过的所谓仙门,比他十四岁以前杀过的猪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