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527、混沌真气
        落在地面上的是六名先天级别的强者,穿着各不相同,并没有统一的制式,说话的是一位身穿着蓝衫的年轻人,一身少侠的打扮,背负一柄长剑,一脸的傲气,带着调侃和十足的优越感,看着李牧,像是看了一个小玩物一样。
        
        不过,李牧此时浑身赤裸,腰缠水草,头发眉毛都没有,浑身漆黑的卖相,的确是不佳,被人说成是野猴子,也不意外。
        
        倒是六名先天强者的首领,一看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络腮胡,上下看了看李牧,道:“什么猴子,是孽龙山边缘的野人……喂,有没有看到一个传绿衣服的妖女?”
        
        这一瞬间,李牧清晰地感知到,身后水潭水底下,那岩石的方向,传来了一丝力量波动,一放即收,显然隐藏在暗处的‘绿色美人鱼’,能够听到岸上发生的一切,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但这几个先天强者,显然是都没有发现。
        
        毕竟他们的感知力,和李牧比起来,差的有点多。
        
        李牧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看到?”蓝衫少侠抽出腰间的长剑,指着李牧的眉心,很不客气地道:“我可告诉你,那妖女乃是魔教的漏网之鱼,我们四城盟正在全力追缉,你要是敢窝藏她,就是与我四城盟为敌,到时候,你们整个孽龙山大小野人部落,就得全部为她陪葬。”
        
        李牧还是摇了摇头,不说话。
        
        不论是金庸老爷子还是古龙大叔,那么多的武侠巨著和电视剧,来来回回都告诉所有人一个真理,魔教中人不一定就真的是邪恶,而名门正派就不一定就是正人君子。
        
        既然无法确定这些人的善恶,那先不妨走一个过客就好了。
        
        “只摇头,不说话?你是哑巴吗?”络腮胡上下打量着李牧,微微皱眉。
        
        这个野人的体格有些与众不同,比一般的野人提拔一些,但全身上下并无什么真气波动,看起来不像是魔教教徒伪装,传闻孽龙山周围的野人,都是浑身漆黑,宛如黑炭一样,语言怪异,不通官语,一切都很符合孽龙山野人的特征。
        
        “搜搜周围。”络腮胡道。
        
        其他人的注意力从李牧的身上移开,在整个低谷之中,一番仔细搜索,其中一人,还拿着一个银色罗盘一样的东西,注入真气之后,散发出微光,指针游动指引,勘察着什么,也曾站在岸边窥视了水潭之中,但最终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我们走,去其他地方再搜,一定要找到那魔教妖女。”络腮胡道。
        
        蓝衫少侠用剑指了指李牧,道:“这个野人怎么办?杀了算了。”
        
        络腮胡道:“算了,一只蚂蚁而已,无关大局,杀了他,可能会招惹山中的野人部落,那些野人发起疯来,不管不顾,悍不畏死,虽然不用怕,但也很麻烦……走。”
        
        蓝衫少侠心有不甘,用剑指了指李牧,冷笑着,做出一个砍头的恐吓动作:“呵呵,蚂蚁。”然后,一脸讥诮地与其他人冲天而起,化作流光,消失在了远处的天空之中。
        
        李牧心中呵呵,但还是没有出手。
        
        他正要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件完整的衣服换上,身后水水潭里,传出来微不可查的出水之声,破空声传来,然后一柄清凉如冰的锋锐弯刀,就从后面伸过来,搭在了李牧的脖子上。
        
        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沁人心脾。
        
        “为什么帮我?”
        
        声音冰冷的像是千年雪山之巅的积雪,语气之中带着与生俱来的寒意。
        
        弯刀的刀柄,握在‘绿色美人鱼’宛如新剥小葱一样的纤细手掌之中,绿色的衣服,依旧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因为并不能算是绝对安全,所以她并没有运功烘干身上衣物。
        
        李牧没有转身,摇摇头。
        
        “你真的是哑巴?”
        
        女子眼神凌厉,浅绿色的长发湿漉漉地贴在鬓角,有一种别致的妩媚和冷艳,手中的弯刀,吹毛断发,在李牧的脖子上,动了动,进一步地恐吓。
        
        李牧还是没有说话。
        
        “滚吧,别让我再看到你。”看到李牧这样胆怯的表现,女子美艳无双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之色,略微犹豫之后,冷声地道:“滚得越远越好,下次让我看到你,直接砍掉你的狗头。”
        
        按照她以前的手段,绝对是将这个野人杀掉,以免走漏了自己的行迹。
        
        但刚才,却是这个野人,支走了四城盟的高手,间接地救了自己一命。
        
        魔教的人,恩怨分明。
        
        哪怕是在这样的局势下,也不能违背原则,做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情。
        
        李牧耸耸肩。
        
        很有个性的女子啊。
        
        他正要走,这时后面的绿裳绝美女子,突然脸上浮现出一层黑光,一直苦苦压制的伤势,骤然爆发,瞬间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手中弯刀脱手,软绵绵地就倒过来,贴在了李牧的身上,失去了意识。
        
        她的双手,下意识地抱住了李牧的腰。
        
        “要不要这样啊。”
        
        李牧无奈地摇摇头。
        
        还能怎么样,这是一个美女啊。
        
        而且,李牧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绿裳美丽女子,虽然脾气不好,但却不是什么坏人……算了,能救就救一下吧。
        
        上天有好生之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他从储物空间里,取出衣物换上,然后一个公主抱,将绿裳少女抱起,朝着孽龙山外面走去。
        
        一路上,自然是又遇到了不少四城盟的追兵。
        
        但李牧的实力,何其强大?
        
        虽然因为对抗天雷天劫的原因,一身真气消耗一空,无法飞行,但就算是凭借强横的肉身,都足以碾压大圣级的强者,直觉敏锐,在山峦之中,纵横跳跃如飞,很轻松地就躲开了追兵。
        
        日落时分,已经来到了孽龙山外围。
        
        没有找到城镇,李牧就在荒野之中,找了一处背风河谷之地,布置了一个聚灵阵法,点燃篝火,将绿裳少女放在一边铺好的干草上,喂下了一颗祛毒疗伤的丹药,就不再管了。
        
        李牧自己盘坐于阵中间的一块岩石上,开始运功,吸取灵气,恢复伤势。
        
        有了聚灵阵的帮助,灵气浓度超过了外面数倍。
        
        这种程度的灵气,勉强足够支撑李牧【先天功】的汲取要求了。
        
        随着李牧的呼吸,周围天地灵气形成肉眼可见的空气漩涡,向他汇集而来,方圆二十米之内的草木,也是一起一伏,不断地朝着李牧的方向膜拜一样。
        
        一种熟悉的舒适感,在身体经络之中流转,仿佛是久旱逢甘霖,雨水灌旱地一样,灵气被【先天功】炼化为真气,融入到了身体的四肢百骸,滋润着李牧近乎于干涸的肉身。
        
        两个时辰的时间,转瞬即逝。
        
        已经是月到中天时分。
        
        这个世界的月亮,只有一颗,与地球相似。
        
        周围方圆五六千米之内的天地灵气,都已经被李牧吸收了个七七八八,聚灵阵自然散去,失去了效果。
        
        李牧运功完毕,起来活动了一下。
        
        他身上表层皮肤上被雷劈的黑色碳质物,裂开,逐渐退去,肌肉生长,开始恢复,眉毛也长了出来,头发长了短短一层发茬,略微有点儿人样了。
        
        “奇怪了,新修炼出的真气,比以前更加凝实,也更加清澈,威力更强,简直就像是一种全新的力量一样,类似于半混沌之气……难道是因为我去地球,经历了灵气干涸,又扛过了天劫,所以体内发生了某种质变?”
        
        李牧仔细体会,脸上露出了喜色。
        
        虽然体内产生的真气,只是头发丝一般的细细一缕,距离全盛之时还差得远,但却是一个更好的开端。
        
        “按照这样的效率下去,再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体内真气就可以恢复饱满了,嗯,这种新修炼出来的真气,就叫做……混沌真气吧。”
        
        李牧对于这样的进展,非常满意。
        
        绿裳女子紧闭着双眼,还在昏迷之中。
        
        不过她看起来像是陷入了一场漫长的噩梦一样,月光照射下来,宛如凝脂的脸上,表情时不时流露出来悲伤和惊恐之色,口中一直都在低声喃喃地叫着‘奶奶,奶奶’,显然是和奶奶的关系极好,是她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
        
        昏迷中的绿裳女子,有一种极致惊人的美丽。
        
        如果说花想容是一种古典清纯美,王诗雨是一种独立现代美的话,那这个绿裳女子就是一种孤傲冷艳的美,容貌之精致和绝美程度,丝毫不亚于花想容和王诗雨。
        
        尤其是此时受伤昏迷之中,浅绿色的头发衬托之下,那张面孔有着一种我见犹怜的凄美之感。
        
        李牧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
        
        ……
        
        叶无痕做了一个噩梦。
        
        她梦见自己回到了过去,十六年之前,叶家庄园燃烧着熊熊大火,吞没了父母亲人的身影,慌乱之中,年迈的奶奶抱着她,从火海之中冲出来。
        
        她努力地回头,哭喊着,想要看清楚爸爸妈妈的模样,然而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看清楚他们的长相,火焰燃烧,吞没了一切,奶奶带着她逃啊逃,但是却又被同样看不清楚面孔的黑衣人追杀,奶奶身负重伤,大喊着让她先逃……
        
        “不,奶奶不要啊……要死,死在一起。”
        
        她大喊着,猛然翻身坐了起来。
        
        噩梦退去。
        
        夜风习习,耳边是河流水淙淙之声,眼前有柔和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草木婆娑。
        
        周围很安静,一股淡淡的奇异香味,从身后传来。
        
        夜无痕愣了愣,一时间有点儿记忆宕机,但很快,她猛然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警觉了起来。
        
        她一回头,看到河边沙滩上,一堆篝火烧的正旺,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奇异年轻人,正在用一把刀穿着一条大鱼,很耐心地架在篝火上面烤鱼。
        
        那股奇异的香味,正是从已经快要烤熟烤好的大鱼身上传来。
        
        =======
        第三更,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