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戾王嗜妻如命 > 第562章:寻来,夜客


    “王妃心慈仁善,吉人自有天相。”

    好歹是源自了尘大师的安慰,多少还是有点作用,不过,这作用非常的有限就是了。靖婉一日不醒,那个心就会一直悬着。

    尽管李鸿渊并没有说要去做什么,但是,龚嬷嬷基本上还是猜得到。

    龚嬷嬷只愿他一切顺利,尽快回来,只是,想也知道,绝对不可能顺利,这中间指不定会有多少波折,甚至可能万分的危险,毕竟,那些人千方百计的弄出这么一出,岂能轻轻松松就让你脱困,尽管没有明说,其实众人都心知肚明,本质上针对的还是王爷,很可能就是将他引出启元京城,要的,十有八九还是他的命。

    然而,就算是知道是个死局,李鸿渊还是义无反顾的踩进去,谁让那些人的的确确是抓住了他的命脉呢。要对付一个人,就捏其命脉,常识性的东西,尤其是对于李鸿渊这种强到无可撼动的人,软肋,或许是唯一能对付其的方法。

    从一开始,就已经料到了这一点不是,李鸿渊安排在靖婉身边的,也是最完备的守卫,只是,世上总有那么些未知,总有那么些意外,可谓防不胜防。

    所以,让人担心的,又何止是靖婉,某种程度上,李鸿渊比她更加的危险。

    龚嬷嬷在靖婉的睡床旁边安放了一张小榻,晚上必然是要陪睡的。

    尽管没有生理上的各种需求,但是,不代表就什么的不用管了,每日擦身,按摩,定时洗头,还需要挪出房门见见光,洒洒太阳。

    如此这般,持续了一两日的时间,京城里,乐成帝的人找上门了。

    李鸿渊带的人虽然不少,但是,他们的速度够快,摄于活阎王的淫威,没人敢过问,而除了城之后,普通的百姓即便是见到了,一看那场面,也都躲得远远的,如此,短时间里,乐成帝的人还真没找到李鸿渊他们这些人的去处,会被知道,还是因为在白龙寺上香的贵妇人,回去无意间跟自家当家人提到,再上报到乐成帝那里。

    这次的事情,无论从哪里来看,都透着不寻常,李鸿渊如此迅速的行动,昭示着事情的严重与急迫,事实上,李鸿渊的混账程度,某些人心里是有数的,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夸张,他有分寸,基本上都不会踩过底线,这一次只能说,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大事儿。

    而骆家人在知道李鸿渊是带着靖婉一起出京的,难免就会思虑更多,尤其是两位大家长,知道了远比其他人多人,几乎下意识的就认为,这件事十有八九是跟靖婉有关。

    骆老夫人根本就坐不住,在知道他们或许还在白龙寺的时候,就立即派人前往,于是,仅仅是比乐成帝的人落后少许的时间。

    这些人会找到白龙寺来,也完全在预料之中,所以,龚嬷嬷也早就想好应对的方法,靖婉现在的情况,通常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就算是知道,肯定也不敢捅出来,因为那必然会被活阎王视为幕后黑手,在京城里跟活阎王斗,呵呵,九命猫妖都没有那个本事,所以……

    “王妃突发不知名的急症,府医束手无策,王爷急切之下,到白龙寺来寻求了尘大师相助,万幸,了尘大师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所用药及其的稀少难寻,此番,王爷亲自带着人去寻药了。”

    龚嬷嬷不担心谎言会被揭穿,因为还要了尘大师挡着呢,他定不会将事情拆穿,而有他在,乐成帝的人也绝不会怀疑,了尘大师德高望重,没人会认为他会撒谎,而幕后的人或许会通过这件事,知道了尘大师对李鸿渊的不同寻常,然而,他们同样无可奈何,事实上,去针对了尘大师,也是相当愚蠢的一件事,得不偿失。

    而且,出家人不打诳语,可是,了尘大师根本就无需开口,在他的禅院,没人会傻兮兮的去向他求证什么,说起来,就算是事后透露了什么,也最多就是龚嬷嬷“扯虎皮做大旗”,与了尘大师本身无关不是。

    来的人轻易的就被打发了,即便是有人怀疑这里面有古怪,找不到李鸿渊,靖婉又是在沉睡中,了尘大师说她最好待在白龙寺,就没人有胆儿将她带走。

    其他人如何并不重要,但是,骆家人并非那么好打发,尤其是,又一日后,骆老夫人亲自到了白龙寺,就坐在靖婉身边,“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好不要糊弄我。”

    龚嬷嬷知道靖婉在骆老夫人心中的重要地位,骆老夫人这几年的身子好了一些,然而,到底是重病过,甚至是险些没熬过来,因此各方面依旧需要万分的注意,此事会是怎样的结果,还未可知,龚嬷嬷心中犹疑。

    骆老夫人何等火眼晶晶,“说吧,老婆子还受得住。”

    龚嬷嬷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将其他人都打发出去,虽然他们这一行人都知道王妃是怎么一回事,然而,更多的内情其他人却是不知道的,面对骆老夫人,势必要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这也是通过她的口,向吏部尚书转达现在的情况,在王爷不在京城的时候,需要其他人能稳定京城的局面,万不能在这段时间里,出现难以收拾的局面。

    龚嬷嬷站在骆老夫人面前,条理清晰的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便是细节处,包括靖婉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将可能面临的状况,都清清楚楚,无需骆老夫人询问。

    骆老夫人面上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在说听完之后,侧头看向靖婉,眼神中有担忧,到底没有失态,伸手,小心的覆在靖婉的肚子上,心疼的无以复加。

    靖婉在几岁的时候,就在她跟前,她看着她一点点的长大,再没有谁比这孩子更体贴人,便是将她疼到骨子里,也不为过,骆家或许不是顶级的富贵人家,却也一直都没让她受过什么苦楚。而她成婚后,她夫君又格外的娇宠,倒是让她沉稳的性子变娇了几分,身为她的嫡亲祖母,当然是乐于见到的,原本,骆老夫人唯一担心的是日后晋亲王变心该如何,却不想,在这个关口,却出了这么一桩祸事,甚至是生死难料。

    “按龚氏你说的,王爷这会儿是去南齐了?”

    “回老夫人,十有八九是如此。”

    就算是带着人,可是那点人,与他孤身深入敌国没什么区别,在这种没有正式的交换国书的情况下,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给自家乖孙女下蛊这件事,南齐的那些上位者未必就不知道,如果都是设计好的,这会儿就等着他前往呢。

    “南齐即便是要对启元的皇族下手,选择的目标也不该的晋亲王。除非是王爷暗中的势力暴露了,即便如此,按理,南齐应该想法设法将此事捅到皇上跟前,或者在其他皇子跟前行离间之计,搅乱启元内部,再坐收渔翁之利,现在却将他引出启元京城,这不合理。”

    “老夫人,依照王爷现在的势力,皇上打压不得,其他皇子战胜不得,若等到王爷事成,对其他国家都是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趁着王爷完全掌握大局之前除掉。”

    骆老夫人尽管知道李鸿渊势力很强,不想却已然强到这般地方,自家老爷怕是也不完全知情。“如此说来,这将王爷的势力捅到南齐的人,势必是对王爷的情况万分了解的,是细作还叛徒?”

    龚嬷嬷轻轻的蹙了蹙眉,“应该都不是。”

    龚嬷嬷这话并非无的放矢,如果对方真的将王爷的底细摸得很清楚,或许反而轻易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彻底惹怒王爷的后果,真的,怕是没人能承受得起。另外,对王爷的情况最了解的,应该是他身边的几个暗卫,而这些人,其实基本上都是负责某一块,所以说,除了王爷,不,或许还可以加上王妃,没人知道王爷全部的底细。

    “嗯?怎么说。”骆老夫人微疑惑的看向龚嬷嬷。

    “奴婢更倾向于,是对王爷有所了解,但是心里明白,那只是王爷的冰山一角,因此对王爷万分忌惮的人。”只是这预估还是远远的不够。

    骆老夫人点点头,这么一说,倒也说得通。

    随后,屋内陷入了长时间的寂静,骆老夫人一直那么安静的坐了将近一个时辰,“务必照顾好你们主子,过些天,我再来。”

    毕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也是这个时候,骆老夫人越是理智,因为知道现在守在靖婉身边也没有用,还不如回京去,除了将今日知道的事情传给自家老爷,也是想要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之前的几年,骆老夫人不爱出门,那是因为没有必要,现在,该出门走一走了,永远不要小瞧高门大宅内的一些看似不起眼的东西。

    骆老夫人现在所知道的事情告诉她,启元内的动弹应该很快就能结束了,或许就在自家孙女婿回来之后,虽然南齐之行凶险,但是,她并不认为李鸿渊会栽在那里,自己接下来的时间,就算是走动得频繁一些,就算是会被有些人猜忌什么,也不打紧。

    骆家现在的实力摆在那里,想要弄倒骆家,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而且,骆家有强大的联盟,守望相助,联合起来,有人便是想在这段时间里翻天,也不那么容易。

    龚嬷嬷并不知道骆老夫人的心里变化,她也不需要知道,最好的帮忙方式就是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本职,擅自行动,只会扰乱大局。

    当夜,龚嬷嬷向以前一样,给靖婉做了全身护理,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靖婉的肚子上,这几日,她几乎是寸步不离的留在靖婉身边,小主子就轻微的动过一次,或许有她注意到的时候,但是,即便是全部加起来,肯定也达不到之前一日动的次数。

    龚嬷嬷只能一次一次的把脉,确定靖婉跟上孩子尚好。

    这种情况,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当磨人的。

    要说,自从靖婉出事之后,龚嬷嬷的警觉性提升到了十二分,总是睡得很轻很浅,稍微有一点点的声音,都会醒过来,这一晚,龚嬷嬷却谁得很沉。

    脚步声在院中响起,听上去不轻不重,就是一个普通人,带着不疾不徐。

    嘎吱一声,房门被推开,虽然不是十五前后几日,但是,在没有丝毫云遮雾绕的夜空下,月色也算不错,透过门扉,拉出一道模糊的影子。

    人影的脚下没有停顿,一步一步的走进靖婉,然后拿出一颗较小的夜明珠,照亮方寸之地,取下缠在靖婉手腕上的佛珠——在靖婉出入京,第一次到白龙寺,李鸿渊跟了尘大师索要的——将佛珠的绳结解开,取了其中一颗,而后将腰间荷包中一个完全一样的珠子穿上去,而取下来佛珠放回荷包里,重新打上借口,再三确保与原本一致,才重新套回靖婉手腕上,整理了一下,与原本戴的样子相同。

    昨晚一切,离开禅房,将门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