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女兵撩汉日常 > 第456章 撒谎原因
    杨柳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秦椋是被人绑着回去的消息,不直觉的脑补了许多的画面,在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面容开始扭曲。

    她无法想着自己的牺牲的消失若是传回国内,家里的人能不能承受的住这样的噩耗。

    尤其是她的姥爷,原本身体就不好,自己离开两年多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只希望她那个聪明的小舅,能瞒住那个假消息。

    否则......

    杨柳怒气明显达到临界值,她使劲的摇头,试图将自己脑海中的想法甩赶紧,心中越加酸涩,恨不能长上一双翅膀飞回去。

    她猛的抬头愤恨的看着安静站在自己面前的林东升,打从心底升起一股敌意和压抑不住的狂暴去情绪。

    如果不是记着这人将她从战场上捡回去,又费尽心思医治,她绝对会一刀将他结果了。

    说她不知好歹也好,恩将仇报也罢,对于踩到自己底线的人,绝对不能宽恕。不管他撒谎是出于何种目的,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林东升早就知道若是杨柳知道这个消息会是什么反应,轻叹一声道:“我知道你肯定会怨我,但你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允许长时间移动。“

    “就算如此,你也不应该私自做出那样的决定。”杨柳高冷道,眼神中满是冰冷。

    “你们并不是通过正常渠道进入缅边境,自然不可能采取正规渠道撤离,更何况因为孟林山区的那几场械斗,牵扯了太多的人,昂上和耐温双双牵扯其中全国都在戒备,想离开,那么只有跟着他们走水路偷渡回国这一条路。“

    “可你知道偷渡的轮船是什么情况吗?狭窄的船底暗舱,运气好一下,挤着十来号人口,运气不好碰上贪心的,有可能塞进去20-30号人。”

    杨柳知道他说的话并没有夸张,当年她便经历过。

    渡轮偷渡,风险很大,尤其是跨国的航运,经过的水域众多,各国的排查时间、人员皆有不同,很难提前准备或者疏通关节。

    再加上海面视野宽阔,若是被发现,想要逃离压根没可能。

    因此很多船老大即便是收取了大笔的费用,依旧不会将偷渡的人当人看,而是如同垃圾一样堆积在一集装箱或者暗舱底部。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活着到达目的地人有多少,可想而知;至于那些半路死去,自然就便宜海底的鱼类了。

    林东升见她将自己的话听进去,继续说着当时的情况。

    “当时你伤的很重,后背的皮肤重度灼伤,而且开始腐烂;我只能将你转移到仰光,同时重金从国外请来专家,前前后后手术便不下50场。之后,你便一直昏迷不醒。”

    这样的情况说,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跟着他们去冒险,不说沿途你背后的伤口会不会再度细菌感染,就是里头的空气都能要了你那条小命。”

    杨柳对于林东升的感情有些复杂,他不仅仅救下了自己,若认真算起来,她必须喊他一声老姨奶丈。

    她背过孙家的家谱,孙琼华是自己奶奶的亲堂妹,醉心医术,经常带人去人至罕见的深山老林寻找药材。

    可惜她最后一次出门之后便再也没有消息传回去,也不知道怎么就到了缅国。

    可从自己家人的角度出发,他的所做所谓太过了。

    “我必须感谢你,毕竟我这条命是你救下的。”杨柳冷静的说着:“但是,我不能原谅你所撒下的谎,因为你无心的一句话,会要了我最重要人的命。”

    “抱歉,当时我并没有想那么多。”林东升歉意道,面上有些失落。

    杨柳还没有回答便发现门口有些异常,立马停下了谈话,仔细听着确实有细微的声响,出声道:“谁再外面,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包宝琴没想到那个丫头竟然那般的警觉,一派自然的推开房门,并没有偷听被抓住的窘迫。

    她靠在门框上,戒备的盯着杨柳,气息有些紊乱,随后关心的上下打量一边林东升,随后似笑非笑道:“什么话那么有杀伤力,竟然会要了咱们林家大小姐最重要人的命?林当家,我很感兴趣,你说来我听听。”

    林东升对于突然出现的人没有好脸色,从她问话来推断,她显然偷听两人说话已久。

    她是接到自己下属传话,客房内有情况,似乎又闹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出现特殊情况,于是飞快的赶来。

    没想到却发现,林家父女之间的相处模式有些诡异。

    虽然听的不是很清楚,可从自己进来前两人来不起收起的情绪和自己一路来的观察,林东升对自己的女儿竟然一直都在讨好,而那个丫头却一再强调自己不是他女儿。

    如果两人之间的对话是真的,那么七个月前的事情就太有趣。

    杨柳皱眉便不是因为她偷听不悦,而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听力似乎有问题,不然怎么会连她什么时候靠近都不晓得呢。

    一直以来她都异常的依赖自己超乎寻常人的五官感知能力,如果真的消失了自己还怎么办?

    还有林东升之前说的她突然性的发狂,或许是真的存在,不然包宝琴不会气喘吁吁,更不会一进来便戒备的盯着自己。

    显然是再自己没有记忆的那段时间里,她做了伤害林东升哥事。

    这样的认知令杨柳有些无措,难道自己真的病了?

    还是说,她们合起来在诓骗自己?

    杨柳看了一样香炉,出声道:“往后不要再给我点这种宁神香,它会麻痹我的神经和感官。”

    林东升以为她这是在化解眼下的尴尬境地,轻应一声,转头问道:“包四小姐,有事?”

    “我大哥回来了,想见见咱们七个月前搅的北掸邦天翻地覆的林家新任当家。”包宝琴气闷,自己担心他再受伤火急火燎的赶来,没想到竟然便嫌弃。

    好心当成驴肝肺,这男人真是可恶。

    “哦,裕兴兄回来了?那么是得去见见。”林东升嘴上带着笑,可心里却没底。

    他离开仰光之前,包裕兴还在忙着调停,怎么突然又回来了,难道外边的情况有变?抑或,他就是冲着林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