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龙抬头 > 1733 何红裳,驾到

有时候真觉得挺不公平,我们辛辛苦苦练了那么多年的功,还不如他们改造人打一针来得轻松。想想看吧,无论包琴还是金义,亦或是其他的人,哪个不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可是这些改造人呢,什么都不用做,袖子一提、针管一扎,万事大吉!
 没有办法,这就是科技的力量,无论什么时候,科技总是第一生产力,所以魏老才想把最新的基因改造液搞到手,我们的科技不如人家,就得先从模仿和借鉴开始。
 现场已经杀成一团,无数吼声、喝声交织在一起,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
 洪社来的人是真不少,五旗的精英和旗主都出动了,再加上我和红花娘娘两个天阶上品,更何况还有左天河这个足有天玄境实力的老大,这阵容无论放在哪都不算弱了吧?
 奈何,战斧那边更强!
 罗云聪百分百是A级改造人,一出手就和左天河打了个不相上下,我和红花娘娘也各自被几个B级改造人缠上,打得十分惊险、激烈。
 洪社来了好几百人,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家被战斧的人渐渐剿杀。
 话说回来,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改造人一起出动,之前无论是在华夏,还是在东洋,都没见过这么大数量的改造人,最多也就二三十个一起出现,有时候数量多也未必质量高,毕竟基因改造液的造价还蛮昂贵。
 香河竟然有这么多,还都是高质量的改造人。
 战斧在香河的投入还蛮大的,怪不得香河能够乱成这样,这是铁了心要占领香河啊。
 总之,这一战打得算是十分痛苦,我们几个单兵作战的能力都不错,天阶上品绝对秒杀B级改造人,奈何架不住对方人多,好几个缠着我们一个,杀了一个还有一个,杀了两个还有一双……
 实力还算不错的左天河,我估摸着他应该有天玄境一重的实力,能和A级改造人罗云聪打得不相上下,起码也和罗子殇是一个级别的,但随着几个改造人上去帮罗云聪的忙后,左天河也迅速败北了,被罗云聪揍翻在地好几次。
 “为什么,为什么!”罗云聪一边狠狠揍着左天河的脸,一边狠狠骂道:“你又不是在华夏长大的,为什么对华夏有那么深的感情,为什么拼了命的维护华夏!”
 “谁……谁说我不是在华夏长大的?”左天河被打得鼻血都飞出来了,牙齿也掉了好几颗,说起话来含糊不清,却又铿锵有力:“我……我的脚下就是华夏!”
 “你他妈的去死吧!”罗云聪咆哮着,一记又一记的重拳击过去。
 赵鹏飞、金义等旗主都看急眼了,想冲过去帮左天河的忙,可惜他们被战斧的人缠着,根本抽不开身。我和红花娘娘也一样,看着左天河被罗云聪暴揍,有心想上去帮一把手,可惜四周的改造人实在太多。
 “砰”的一声,左天河终于被击倒在地。
 “历史会证明,我们才是正确的!”
 罗云聪猛地扑到左天河身上,狠狠一拳朝着他的脑袋击了下去。
 “天哥!”
 “天哥……”
 洪社的人眼都红了,可是他们全都分身乏术,香河本来是洪社人居多的,可现在却被一群外国人霸占了。
 罗云聪这一拳砸下去,基本就能要了左天河的命,可是偏偏就在这时,他突然惊呼一声,接着猛地收回拳头,“噔噔噔”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们也都清楚地看到,在左天河的脑袋旁边,突然窜出去一条巨大的眼镜王蛇,张开血盆大口朝着罗云聪咬过去。
 其实以罗云聪的实力,杀掉这条眼镜王蛇还是没问题的,但是一来这条眼镜王蛇出现的猝不及防,二来他也不是什么专业的杀手,只是注射A级基因液后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很多突发事件并不知道怎么处理。
 不光是罗云聪,就连左天河也很吃惊,脑袋后面突然闪出条眼镜王蛇,谁不惊恐,谁不诧异?
 即便这条蛇是冲着罗云聪去的,也足够左天河吓一大跳了!
 就包括四周的一些改造人,突然看到这么大的一条蛇,也是惊得连连往后退去。
 可以说,现在只有我和红花娘娘,在看到这条蛇后是又惊又喜!因为我俩都认出来,这条眼镜王蛇正是小乖,它庞大的身躯、高傲的头颅、狰狞的面庞、锋利的牙齿,绝对不会有错。
 小乖一到,何红裳绝对不会远了。
 何红裳终究还是来了!
auzw.com 我和红花娘娘都很兴奋地叫着:“小乖、小乖!”
 小乖一击未中,只得退了回来,在左天河的身边盘旋,时不时冲罗云聪龇牙咧嘴。听到我和红花娘娘的呼喊,小乖冲着我俩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毕竟也挺忙的。
 至于其他的人,听到我俩叫一条眼镜王蛇是小乖,当然一脸不可思议,和我第一次听到这名字时完全一样。
 罗云聪站定身形,看清楚是一条眼镜王蛇,顿时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地说:“一条畜生,竟然也敢来冒犯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罗云聪步如闪电,迅速朝着小乖冲去,拳头也紧紧握成一团,准备把小乖的头打成肉酱。
 毫不夸张,罗云聪真有这个实力。
 小乖是很厉害,我亲自验证过的,至少有天阶的杀伤力,但遇到罗云聪这样的A级改造人也是抓瞎。我和红花娘娘都很担心小乖,纷纷紧张地叫起来:“小乖,小心!”
 “小乖,快跑!”
 事实证明,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
 小乖根本不惧罗云聪,仍旧盘在原地,一动不动、稳如泰山,只是不停吐着信子,仿佛完全不把罗云聪放在眼里。
 就在罗云聪即将冲到它身前时,四周突然传来一片沙沙声响,接着无数毒虫便从铁轨中央的缝隙中爬出来,蜈蚣、蝎子、毒蛇、蜘蛛、蜥蜴……应有尽有,而且色彩斑斓,赤橙黄绿青蓝紫,基本个个都是身怀剧毒!
 罗云聪早先不过是个学生,和战斧勾搭在一起后才成为了A级改造人,可想而知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当场就吓傻了,腿也发软,冷汗淙淙直下,一动都不敢动。
 那些毒虫倒也挺给面子,并没有攻击他,而是绕着他转圈圈。
 “怎……怎么回事……”罗云聪的声音都在发抖,香河绝对属于南方,空气一向闷热、潮湿,各种昆虫其实数不胜数,带毒液的也很常见,但一次性出现这么多,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我和红花娘娘则乐坏了。
 我俩还被一群改造人包围着,红花娘娘直接就喊起来:“姐姐,来帮帮我啊!”
 话音刚落,围攻我们的几个改造人便“啊啊啊”的连连惨叫,接着猝不及防地倒在地上,痛苦地打起滚来。再看他们身上,一个个不是小腿肿得像水缸一样粗,就是脑袋已经肿成猪头的样子,不是青就是紫,无比恐怖。
 与此同时,一个红色身影也窜到了我们身前,容颜靓丽、身姿妖娆,可不就是何红裳吗?
 “娘子,你呼唤我?”何红裳站在红花娘娘身前,轻轻说道。
 红花娘娘的脸一下红了,撇着嘴说:“谁是你娘子了?”
 何红裳嘻嘻笑了起来:“跟你开玩笑的,我已经有老公了,我和童耀都领证啦!不过,你这小脸红起来真可爱,我越看越喜欢呀!”
 何红裳说着,还真在红花娘娘脸上捏了一把。
 我也真是服了,男人总是看上红花娘娘也就算了,现在就连女人都吃红花娘娘的豆腐。
 当然,红花娘娘也知道何红裳是在开玩笑,推了她一把说:“好了姐姐,别再玩了,你赶紧帮帮我们吧!”
 何红裳笑着道:“当然要帮,不然我来干什么了?”
 何红裳一边说,一边举起双手,“哗啦啦”地摇了起来,悦耳的铃铛声瞬间响彻整条地下轨道。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又有无数数不清的、密密麻麻的毒虫从轨道的缝隙中钻出来,朝着战斧的改造人狠狠咬了过去。
 对,这些毒虫就是这么灵性,现场的人明明很多,甚至洪社的人更多,但它们就是单咬战斧的人。它们好像认准了改造人,就朝改造人的腿咬,洪社的人就是躺在地上,它们也不闻不问,似乎看不见似的。
 尽管如此,洪社的人也非常怕,他们毕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刻紧张地窜来窜去、乱作一团。
 而我立刻大声喊道:“洪社的不用担心,这些毒虫只咬战斧的人,大家只要站在原地不动就可以了!”
 左天河一听,也立刻喊道:“大家听张龙的,都不要动!”
 洪社的人果然听话,立刻就不动了,也就更方便了那些毒虫下口。
 香河本来就是何红裳的大本营,主场作战还能不顺利吗,那些毒虫一出口便立了大功,现场顿时响起一片又一片的惨叫声,一瞬间就倒下去至少几十个改造人。
 zwqiu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