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四、占便宜
    李少普等人咧嘴呲牙的站了起来,虽然这十下鞭子不重,可最要紧的面子那就都没了,众人心里怀着怨毒的心,却又不敢对着安福海如何,只能是低着头站在地上,嘉义县男朝着安福海拱手,“公公的话,我铭记在心,今日大恩日后必然相报,”他再朝着马大人拱手行礼,“马师傅,这几位同学受了伤,我要赶紧带去太医院瞧瞧伤势如何,若有责罚,日后再来领。”

    说完也不等着马大人吩咐什么,带着众人拂袖离开,倒是没有再理会薛蟠。

    马大人似乎也无法约束这些人,见到这些人自顾自的离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公公来就来了,又在此地打人,实在是得罪人了。”

    “我还怕得罪人?”安福海嗤之以鼻,“马大人,你这咸安宫里头,”他直视那李马鹿,见到李马鹿的脸上露出了不自然的神色,薛蟠刚才已经悄悄和安福海说了,就是此人带着自己进来的,安福海浸淫宫中多少年数,岂不知道这些地下人的手段和本事,说不定就是他拖着马大人不让他出来救场子的,“不听话的人甚多啊,要不要我帮着你来清扫清扫?”安福海森然说道,“免得许多人败坏了宫里头的规矩。”

    “谢敬不敏,”马大人拒绝道,“咸安宫无需别人管理,今日公公大驾光临到底为何事?”

    安福海朝着身后一招手,薛蟠就走了出来,陪笑着看着马大人,“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只是我听说我这位世侄今日入宫来读书,故此过来瞧一瞧看一看,看看短了什么东西,我好叫人预备着送来,只是却不知道一过来就见到这些不成器的东西闹腾,故此也教训了一通。”

    马大人苦笑,这是送到人家手边的把柄,他这会子倒不敢说去上折子如何了,“那请安公公入内奉茶吧,还有这一位,恩,薛大人。”

    李马鹿在边上介绍,他被安福海这么一看,头上冷汗淋漓,心里暗暗叫苦,若是知道薛蟠有这样厉害的世伯在身后,谁敢得罪他?“这一位是咸安宫督学马大人。”

    咸安宫仿照太学的官位机制,设祭酒一位,从三品,这就是咸安宫官学的校长了,另外设督学、司业各一位,正五品,督学是管理训导赏罚学生考核之职,简单的说就是政教处主任;而司业是负责学业上的教导,可以说是教务处主任了。

    督学马大人算是咸安宫里头的教导主任,第二把手,委实是位不高但权重,但咸安宫此地不同别处,别处的学生必然不敢不尊敬师傅,但在咸安宫之中,如此多的贵子在此读书,能够对着一个五品的官多少尊敬,根据刚才那嘉义县男对着马大人的态度,薛蟠表示怀疑。

    薛蟠心里这样想,但却不敢得罪这现管的官,他先是作揖到底,然后又掀开袍服,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学生金陵江宁县薛蟠,叩见马师傅。请马师傅不要再提我是什么大人,”薛蟠满脸诚恳,“我在咸安宫只是学生,请马师傅教诲。”

    马师傅捻须微笑,显然十分满意薛蟠的表现,他虽然知道一些薛蟠的事情,但不甚清楚,谣言里头说这一位提督很是跋扈,原本他刚才见到外头如此闹腾,心想只怕此人也是如此,没想到这时候薛蟠如此恭敬,他连忙扶起来,“不敢当,不敢当,请进来。”

    安福海转身离去,“我就不喝茶了,马大人,你赶紧着交代事情,我还有事儿要找他。”

    马大人苦笑着将薛蟠迎了进去,又叫李马鹿在外头等着,薛蟠进了马大人的值房,只见到到处都摆满了书籍,那书架通天到了屋顶,密密麻麻都是各色书籍,可见这一位马大人很是爱书,苏拉奉茶上来,等到薛蟠喝了茶,马大人才说,“今年这咸安宫官学招的学生原本是八月初的时候就都到了,只是你一个人,不知道为何拖延至今,不过这是无妨,学业上的事情,只要你愿意问,各房老师都是愿意教导的,司业陆大人学问高深,也可以问他,除了学业傻瓜的,其余有什么事儿不知道如何处置,来问我就是。”

    第一次和老师见面,反正也都是说这些无聊的事情,他坐着听了一会,后来听到马大人没有再吩咐的话儿,于是起身准备告辞,马大人送他出门,又叮嘱道,“在咸安宫之中,争强好胜不成,但一味着懦弱退让也是不成,如何取舍一张一弛,这是一门最要紧的学问,文龙你既然入宫读书了,这一节还是要好生思量一番才好。”

    薛蟠应下,听他说的话,这一位马大人似乎也不完全是迂腐不堪之辈,马大人又命李马鹿送薛蟠出去,等着安福海的事儿结束后,再送回到其余地方领取上学的物件。李马鹿这时候就不敢再摆什么脸色给薛蟠看了,亦步亦趋的跟在薛蟠外头,一起出了咸安门。

    安福海不知道从何处又变出了一张太师椅,稳稳当当的坐在咸安门外闭目养神,身后的太监拿着一把红色的罗盖伞,长长的宫巷里头一个人影也没有,偶尔有太监经过,见到安福海坐在此处,连忙贴着墙根走了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声,薛蟠朝着安福海拱手,心里委实是感激:“多谢公公今日来解围。”

    “不用谢了,”安福海懒洋洋的说道,这神态和刚才发狠发作了李少普等人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倒是懒洋洋的像一只在阳光下打盹的黑猫一般,“知道你入宫,故此我来瞧一瞧。”

    “若是没有公公,只怕我今个就要吃亏了,”薛蟠苦笑,“真真是大恩不言谢,不过你刚才说我是你的世侄,这一个便宜被公公你占去了,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了,咱们扯平。”

    听到薛蟠这样肆无忌惮的和安福海说话,李马鹿的眼珠子都要险些掉出来,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呸!”安福海笑骂道,“称你一句侄儿明明是我吃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