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718章茶道中人

        第718章 茶道中人



    罗峰看了倪奶奶一眼,笑笑道,“我刚考完高考,准备报考浙杭的学校,就先过来看看。”



    “原来你还是个学生呀。”倪奶奶打量着罗峰,点点头,还想继续打探军情,罗峰已经提前开口了,“倪奶奶,我先跑步去了。”说着,罗峰直接慢跑了起来,看着罗峰逐渐远去的背影,倪奶奶眉头轻拧了起来。



    看来,距离实现倪家大计,还遥遥无期啊。



    迎着晨风,罗峰开始了在这一座城市的第一次晨运。



    主要是围绕着以浙杭大学为中心的地方慢跑,尽快熟悉这一带的地形。同时,罗峰也想找一处合适的地方来修行、炼丹。



    一个上午过去,罗峰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场所。



    回到聚龙湾,昨晚倪妹已经给了罗峰一套大门以及房间的钥匙,开门进去后,跟昨天一样,屋子里空空如也,这一家子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整天都不在家。罗峰自语着,也不客气,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啤酒,打开客厅的电视。



    十二点左右,楼上传来了一阵动静。



    罗峰抬起头,大帅哥倪妹一眼朦胧睡眼地推门走出去,此时也正好低头看见了罗峰,“罗峰,早啊。”



    “……早。”



    罗峰注意到,倪妹的脸上还有几块淤青的地方。



    显然是昨晚那一场悲剧下留下来的痕迹。



    倪妹洗刷完后,也走下大厅,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坐在罗峰旁边啃了起来,“罗峰,想吃什么就吃吧,就当是自己家就行了。”倪妹笑道,“你别看我昨晚被他们教训得狠,其实,那是爱之深恨之切,在这家里,我可是很有地位的,我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们也会想办法摘下来给我。”



    罗峰点头嗯了一声。



    这时候,屋子的门被推开。



    倪奶奶晨运回来了。



    “奶奶。”倪妹非常乖巧地站起来,走过去接过了倪奶奶手中的木剑,“奶奶辛苦了。”



    倪奶奶瞟了一眼倪妹,懒得回答这混小子,径直走到了茶几前坐下,在茶几的下面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装满了茶叶。



    “我奶奶有个习惯,每次晨运回来总会泡一壶热茶,慢慢享受,这才是生活。”倪妹在一旁拱着笑脸,当看到倪奶奶拿出了盒子里面另外有一个木制的紫金色小盒出来的时候,倪妹的眼睛突然一亮,眼神充满渴望地望着倪奶奶。



    倪奶奶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小撮,刚够泡上一壶茶。



    一道道泡茶的工序拿上来,很快,一股溢人的茶香弥漫了整个大厅。



    倪奶奶只拿出了一个茶杯。



    “奶奶……”倪妹眼巴巴地看着倪奶奶。



    “你想喝?”倪奶奶瞥了他一眼,旋即一摆手,“一边去。”



    倪妹,“……”



    罗峰瞄了一眼倪妹,不是说,就是天上的星星也要摘下来给你么?



    倪妹神色尴尬地回头,“这个,是奶奶的珍藏品,别说是我,就是我爷爷,也不敢动一下。”



    闻言,罗峰这才将目光认真地落在了倪奶奶的那一壶茶中。



    “大红袍?”



    倪奶奶轻品了一口,眯笑地道,“小伙子有点见识啊,不过,你可知道,这是大红袍中的哪一种?”



    罗峰沉吟了会,沉声说道,“如今市场流通的大红袍有几个种类,一是有多种茶拼配出来的,二称为武夷岩茶,三为北斗,奇单。不过,这三类,都无法拥有倪奶奶茶杯中的那种色泽香味,所以,我斗胆猜测,这是大红袍母树!有钱也买不到的大红袍母树!”



    话语一落,倪妹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我靠,你这也能猜中?真的撞了狗屎运啊。”



    倪奶奶眼神也极其意外地看着罗峰,半会,倪奶奶再洗了一个茶杯,多泡了一杯茶。



    “多谢奶奶。”倪妹乐呵呵地伸手过去。



    啪的一声,倪妹的手缩回去,手背疼得火辣,一脸委屈地看着倪奶奶。



    “能够一眼认出大红袍母树,这可不是什么狗屎运能办到的。”倪奶奶微笑地示意罗峰,“好茶只给懂茶的人喝,小峰,我这茶,你可是第一个喝到的。”



    大红袍母树。



    如此珍贵的茶罗峰曾经有幸喝过一回,那味道至今难忘。闻言,罗峰倒不客气,端起茶杯细细地品了一口, 浓香渗透舌尖,弥漫浑身。



    就是这种熟悉的味道。



    “登堂大师。”罗峰竖起母指,“倪奶奶的茶道造诣,当真堪称登堂大师级别。”



    “什么!”



    倪奶奶瞳孔瞬间一缩,仔细地打量着罗峰,突然问道,“你从京城来的?”



    罗峰摇头,“我来自羊城。”



    “什么登堂大师。”一旁的倪妹无精打采,“罗峰你到底在说什么。”此时倪妹看着罗峰的眼神非常的眼红,自己求了不知多少回了,都求不到奶奶的一杯大红袍,罗峰倒好,才搬来的第二天,就喝到了奶奶亲手泡的大红袍。



    “想不到,我家里竟然住进了一个真正的茶道中人。”倪奶奶开怀大笑,“茶道三境界,涉猎皮毛,登堂大师,鬼斧神工。知道这种说法的人,可并不多啊。”



    罗峰急忙客气一声,“我也是偶然机会听说的。”



    “当世茶道大师,皆在登堂。”倪奶奶感叹地说道,“传说中的鬼斧神工,实在是无人能办到。”



    “奶奶,舅公的茶,还不是鬼斧神工吗?”一旁的倪妹努嘴开口。



    “并不算。”倪奶奶摇头,“尽管茶道三境界是你舅公提出来的,但是,他亲口说过,他并没有跨入自己划分出来的鬼斧神工的境界。”



    闻言,罗峰的瞳孔不由得微缩。



    倪妹的舅公?



    那就是倪奶奶的哥哥,倪奶奶的本家应该是姓叶。



    真是巧了。



    罗峰不由得轻微轻笑了一下。



    那个提出茶道三境界的人,罗峰并不陌生。



    想不到,自己来到浙杭的第一站,就碰到了国茶大师叶安远老先生的亲戚。



    罗峰并无说破,而是将话题重新回到了茶道上。



    在这方面,倪奶奶也是极少遇到知己,今天跟罗峰自然聊得愈发兴起。



    越聊深入,倪奶奶心中越是震惊。



    眼前这个年轻人对茶道的了解,竟然完全不在她之下。



    倪奶奶刻意地问了几个较为偏门的关于茶道的问题,罗峰竟然都能够一一答上来。



    “茶,是我们华夏民族的传统,现在很少有年轻人能够修身养性静心下来品茶了。”倪奶奶感慨万分地朝罗峰说道,“来,让我看看你真正的茶道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