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宠物天王 > 第1531章 天雷滚滚
    俗话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张子安心知肚明,以前他跟李皮特只是有些互相看不顺眼,李皮特不知道在金色金字塔里阻碍自己前进的是他的精灵,但如果他这次真的引来雷电击毁电网,以后他和李皮特恐怕就是水火不容的关系了。

    但这也没办法,明知李皮特在作恶,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再说李皮特已经下令让保安们搜捕他,抓到他之后,他也讨不了好,所以还不如主动出击撕破脸皮。

    无人机有四个对称的螺旋桨,分布于左上、左下、右上和右下,中间有一片类似于菱形的空余区域,螺旋桨转起来之后,中间这片区域不会被螺旋桨影响。

    张子安把电线两端的绝缘胶皮削掉一小截,把其中一端仍包裹着绝缘胶皮的部分缠在无人机的机身上固定住,只把这一小截暴露的铜芯从四个螺旋桨中间探出,高于螺旋桨大概不到一米——探出越多,对无人机本身就越安全,但没办法,电线太细,支撑不住自身的重量,这已经是极限了,再长了风一吹就可能歪掉,卷入螺旋桨,造成坠机。

    另一端留在地面,等无人机顺利起飞之后,把地面端搭在电网上——天空端没有接触任何东西,所以即使地面端搭在电网上,也不会有电流通过。

    平时无人机起飞时,它的固定搭档是云台相机,但这次它起飞不是为了侦察,它的负重能力有限,拖着电线起飞估计会很勉强,必须要尽量减轻重量,所以不能搭载云台。这次它起飞后,张子安在地面上只能靠目视盲操,还好有夜视仪,不然它飞到空中连鬼影都看不见。

    他刚才把其他行李都留在白天藏身的隐蔽处,却随身携带了无人机的箱子,因为他白天看到天气预报时,就产生了这个想法,当时他打算用浸湿的布条或者细藤条当导线,现在有了电线,导电性能更好,但也更沉。

    精灵们帮不上忙,只能看着他忙碌,并且不时抬头看看天上,就连睁眼瞎理查德也装模作样地抬头看天,喃喃说道:“下,还是不下,这是个问题。”

    这次是真正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无论多么奇思妙想的脑洞,抑或惊世骇俗的计谋,如果老天爷不赏脸,那全是白扯。

    虽然演义不能当真,但强如诸葛孔明,如果老天不送来那阵东风,估计也早扑街了……

    张子安手里忙碌,心里也是忐忑不安。

    森林里天黑得很早,再加上今天本来就阴天,虽然折腾了很久,但其实才晚上十点左右。

    一般来说,雨是下在后半夜,如果等到天亮之前还没下雨,那他就只能卷铺盖走人,否则等天亮就跑不掉了。

    保安们还在往更远处搜索,暂时不用担心他们返回,就算返回也是从大门口那边返回屠宰场睡觉。

    又过了一会儿,该弄的东西都已经弄好了,他默默思考着还有什么没考虑周全的地方。

    雷雨往往伴随着大风,无人机比风筝强得多,它里面有陀螺仪,飞行中检测到机体水平方向产生倾斜,可以自动调整机体位置,以对抗一定程度的强风,但是风太强了也不行。

    无人机伴随他进出埃及,没有它,他和全队人马可能早已死在沙漠里成为干尸了,所以他对它挺有感情,但他也做好了它今晚折翼的心理准备。

    闪电并不只是强电流和强电压,同时也有很强的物理冲击,大概是因为闪电将水汽极速蒸发所形成的,本来就满负荷飞行的无人机很难再承受这种冲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在他和精灵们等得昏昏欲睡,开始打呵欠的时候,西北方的天空突然传来一声隐隐的闷雷。

    来了!

    他和精灵们一下子提起了精神,等待第二道雷声。

    十几秒后,第二道雷声传来。

    他和精灵们对视一眼,从听觉上判断,第二道雷声似乎比第一道更近了,这意味着雷雨云正在向这边飘来。

    他带着不舍最后抚摸了一下无人机那银白色的金属外壳,通过遥控器向它下达了起飞的指令。

    这可能是它的最后一次飞行。

    无人机慢慢起飞,由于拖着一根长长的电线,它的平衡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不像平时起飞时那么轻灵,像喝了洒的人一样摇摇晃晃。

    就在张子安担心它会不会撞到树枝时,它内置的程序似乎进行了自适应,笨拙但是坚定地飞出树林,然后爬升。

    雷声更加密集、更加接近,整个西北方的天空被一道道闪电映得忽明忽暗。

    “你们上树吧,全都上树,上树更安全一些。”他对精灵们说道。

    他不知道这次引雷实验的后果如何,如果引雷失败,比如导线被强风吹移位置,没有把闪电导向电网,而是导向地面,那会以接地点为中心形成同心圆状的跨步电压,此时若是双脚一前一后,电流就会从身体里通过。

    闪电击中地面,电流会往大地传导,树上的动物不会受到影响,所以上树很安全。

    “那你呢?”飞玛斯问道。

    “不用担心我,我一会儿站到防湿垫上。”他说道。

    精灵们依言纷纷上树,连飞玛斯也跳到树杈上,忐忑不安地瞪大眼睛,等待着即将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幕。

    无人机越飞越高,张子安一手拿着遥控器单手操作,另一只手提着电线,防止暴露的铜芯与地面接触——否则若是这时头顶上突然来一道闪电,被导线引到他脚下的大地,那他就完蛋了。

    当留在地面的导线被全部拉升至空中,他才放手,同时命令无人机悬停。

    他微调无人机的飞行高度,看着暴露的铜芯在离地两米左右的高度摇摇摆摆,然后又让无人机向屠宰场的方向慢慢移动,直到铜芯轻轻地搭在电网上——铜芯底端被他弯成鱼钩状,正好勾住电网的一根横向的铁条。

    他的心里涌起难以抑制的成就感,可惜旁边没人来喊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