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主宰漫威 > 一二八章 乌龙
    这就相当于一个突击性的培训,又不是教导弟子,赵昱哪儿有那么多闲工夫一个个手把手的教导?

    有这时间,还不如多陪陪昭姬,或者炼几炉丹丸来的有意思。

    反正曹孟德需要的是制造符箓车船的技术员,又不是治理天下,统治百姓的将相。

    以道音引导,烙印其心中,至于日后谁更出色,谁更平庸,只看他们自己的领悟了。

    至于如道家五人和墨家一人,这六个,便不多作安排。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如果觉得别院没什么可以学的,就自己离去,赵昱也不管。

    倒是在送走这批百余人的时候,赵昱跟曹孟德提了个要求。

    这百余人对曹孟德而言非常重要,所以他言行之中,非常重视他们。送来的时候是亲自来的,接走的时候,也是亲自来的。

    “我这别院阳盛阴衰,你想办法送些女子过来。”

    赵昱的心思,是为管亥等人着想。

    都老大不小了,一个个全都是单身汉。又是练武之人,气血充沛阳刚。之前赵昱想的是,他们在这里这么久,心早已安定,不存在什么反叛之类的心思,可以让他们出去,或者为曹孟德效力,或者做其他的。

    但赵昱提起的时候,管亥等人二话不说,直接拜倒不起。

    没奈何就生出了这个心思。

    不出去也行,那就在别院成家立室。

    要不然光棍一辈子,赵昱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曹孟德一听,嘿嘿一笑,拍胸脯道:“此事包在我身上。”

    也就是这么一提,赵昱便没放在心上。

    如此,又过了年关。

    建安三年就这么到了。

    上元节,曹孟德来了。

    这次随他一同的,莺莺燕燕,有三十多个年轻的窈窕女子。

    昭姬早知道赵昱的心思,别院中的男人们的确需要另一半。却哪里知道,曹孟德从机关车上一下来,就领着为首的四个女孩走了大步走过来。

    他大笑一声:“先生,昭姬夫人!”

    然后道:“快来见过先生。”

    四个女孩,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一个,可能也才十七八岁。最小的可能十四五岁的样子。但容貌气质,皆非同凡响,除了稍显不成熟,其他方方面面,都不差于昭姬。

    尤其其中两个,模样类似,气质却迥然不一的,分明是姐妹。

    “见过先生。”

    四个女孩见了赵昱,脸上都涌起一抹绯红。

    赵昱一怔,道:“不必多礼。”

    女孩们直起身子,或露出羞涩的笑,或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动打量赵昱,然后直直站到昭姬身后,把赵昱和昭姬都看的懵了一下。

    “孟德,你这是...”

    曹孟德哈哈大笑:“别院冷清,未免先生寂寞...嘿嘿,曹某自作主张,先生勿怪。”

    赵昱心下顿时了然,眉头一耸:“不可...”

    这时候昭姬说话了:“夫君,妾身先带妹妹们下去了。”然后对曹孟德礼了一礼,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对四个女孩道:“四位妹妹跟我来,别院景致秀丽......”

    赵昱看着昭姬离去,张了张嘴,然后狠狠的瞪了曹孟德一眼:“你这是在害我呀!”

    曹孟德嘿嘿笑道:“昭姬夫人有大妇风范,先生果然好福气呀。”

    反正赵昱是明白了。

    曹孟德必定是误会了,不知道赵昱此举,全然是为了别院中的光棍们,还以为赵昱是自己想了。这下闹了个乌龙,使得昭姬也误会了是赵昱的意思,让赵昱夹在中间颇为有些不适。

    赵昱心想:等送走老曹之后,再跟昭姬解释。

    然后虎着脸唤来管亥:“把她们待下去好生安置...”

    管亥悄悄打量着这些女子,笑容满面:“喏。”

    挥退左右,赵昱和曹孟德并肩而行。

    赵昱道:“怪我没说清楚。管亥他们不愿离开别院,可别院中又没有其他的女子,不能一辈子光棍。所以我才跟你提起此事。没想到你把我也算进去了。”

    曹孟德连连摇头:“先生可知我妻妾几许?”

    他伸出手:“数十不止。先生何等人物?!这别院又如此寂寞!”

    “我自修行洗髓经,服用丹丸以来,身体日渐强健。等闲三五两人难以满足。先生不知高我多少倍,昭姬夫人一人恐怕,嘿嘿...”

    看着曹孟德脸上的贱笑,赵昱几乎想给他一拳。

    虽然曹孟德说的是事实,但赵昱的的确确,不曾想过开后宫。

    就连当初在天衍镜幻境当中,赵昱也只一心向着大道,连那太元圣母,最初也是因利益才结合在一起。

    若真琢磨着开后宫,以他在天衍镜幻境中的能耐,千百万女人也拿的住。但他那时,一早便以仙而自居,高高在上,自然没有那样的想法。

    然而赵昱此时沉默着,审视自己的心,发现竟有些蠢蠢欲动。

    他不禁自问:“莫非真有这样的念头?”

    虽说似乎不虞,但却并不十分排斥的念想。

    他心中转动,良久自悟:“我如今虽修成法力,炼就一些神通,但却毕竟还是凡心,还在凡尘打滚磨砺。男人向往优秀的女性,是凡心天性,我也不能免俗。硬要口口声声说从一而终,那便是嘴炮,或者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真把一个优秀的女性放在面前予取予求,正常的男性谁还能说得出那样的话来?”

    想到这,赵昱心里便通透起来。

    转而便不再说这个话题,却道:“眼下已经开年,打算什么时候对袁绍用兵?”

    “三月。”

    曹孟德收起猥琐的笑,正色道:“我已做好一切部署,三月一到,便即发难。”

    他道:“袁绍似也有所察觉,将重兵布置在邺城,与我隔河相望。不过我并不打算跟他玩阴谋诡计,我就是要以堂堂之阵,硬吃他!”

    赵昱微微颔首:“堂堂之阵才是王道。不过袁术、刘繇、刘表等,怕也不甘寂寞。”

    曹孟德混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他们自顾不暇,哪里敢撩拨我?”

    “哦?”

    曹孟德道:“天下大势,此消彼长。我势日隆,就算是袁绍麾下,也有许多人悄悄与我联络,何况刘表等人?我只一句话,便能让他家宅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