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当个法师闹革命 > 第八百零三章 满载而归
    一天后,本杰明带着一船人,从岛屿出发,踏上了回程的海路。

    船是他们从另外一个村子里征过来的。这片群岛上,总共存在三个村落,在所有祭司和长老都被消灭之后,剩下的那些守卫也早就没了主意,自然没人能阻拦他们征集船只。

    而选择跟随本杰明的村民,大部分都来自第一个村子。

    总共三百左右的人选择了追随,这个比例还是相当高的。他们可能还不太明白本杰明那些话意味着什么,但是,看他们的表情,这些人内心中已经有些东西开始觉醒。

    ——浑浑噩噩生活在神权的统治下,他们第一次意识到,这世上……或许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

    至于另外两个村子,他们并没有亲眼见证本杰明杀光神父的景象,无神论的说辞对他们也没有那么强的说服力。那些人只是知道出现了外敌入侵,却连教会的面都未曾见过,哪里谈得上什么觉悟?

    因此,本杰明也没打算把他们带上。

    “我们不可能救所有人,这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站在甲板上,看着船尾一直眺望岛屿方向的两姐弟,这么安慰道。

    少女转过头:“他们留在那里……会怎么样?”

    “会死吧。”本杰明耸了耸肩,说,“岛上有不少被人豢养起来的魔兽,现在海外教派彻底覆灭,那些魔兽很快就会失控,而剩下的人是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

    “我们真的就把他们扔在那里等死吗……”

    “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本杰明叹了口气,道,“为了自己的信仰而死,他们也算求仁得仁吧,我们没什么办法。”

    据他估计,整个海族的人口在一千到两千左右,大部分人处于社会底层,懵懵懂懂,就算离开也不一定能够适应陆地上的生活。如果没有重新开始的勇气,或许留在岛上,相信着有关女神的谎言死去,对他们来说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而且,目前这三百多人,已经是本杰明的极限了。

    人数再多,带出去之后也很难处理。毕竟,他这一趟过来主要目的又不是为了解放这些岛民,而是为了海外教派的念术典籍。

    念术相关的资料,基本上都被储存在祭坛里。因此,本杰明在处理完村子的事情后,自然以最快的速度飞向了祭坛。当时,祭坛里还有几个留守的祭司和守卫,连外面情况都不知道,就被本杰明轻松解决。

    随之,所有珍贵书籍也毫发无损地落到了本杰明手中。

    “别想那么多,回去看看我们从祭坛弄出来的书吧。”这么想着,本杰明拍了拍两姐弟的肩膀,这么劝道。

    两姐弟点点头,转身回到了船舱。

    他们收获的那些典籍,其实内容都是非常杂乱的,很多东西语焉不详,海外教派并没有总结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也因此,只有靠着两姐弟这种祭司出身的念术施法者,才能把它们慢慢整理起来。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哪怕再乱,这些书也能给两姐弟带来极大的帮助。再多给他们一些时间,本杰明相信终有一天,两人会成长得比长老还要强大。

    与此同时,学院的念术教育也将步入正轨。

    另外,除了那些书,本杰明还从祭坛当中收获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东西。

    “这几块石板,上面记载的应该也是符文吧?”他回到船舱,从包里摸出几块极为古老的灰色石板,手指摸上那些字符,在心中问道。

    “没错。”系统答道,“有趣的地方在于,这些都是些很罕见的符文,就连它们排列在一起的方式,我都感觉好像存在着什么特殊的意义。”

    本杰明点点头,问道:“你的意思是,石板上记载的不只是符文,而且还是连接成形的符文句子?”

    “有这个可能。”

    “那……我能试着激发它吗?”

    系统的声音里充满了讽刺和幸灾乐祸:“你可以试试看啊!”

    拜它所赐,本杰明的好奇心被浇灭了不少。他冷静下来,又端详了这几块石板一会,最后还是小心地把它们收了起来。

    还是带回学院给专人研究吧,从前都是兴头一上来就开搞,结果搞出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几次差点把自己作死。说实话,他现在还活着都算他运气好了。

    因此,经系统提醒,这次他决定谨慎一点。

    无论如何,这一趟出海他已经算是赚得盆满钵满。不止打压了教会的气焰,借他们的手灭掉海外教派,还收获了海外教派的所有财富,外加一枚目前用途不明的魂魄之心,本杰明对此非常满意。

    而且,更妙的是,教会派过来的人都被灭口了,霍里王国那边肯定什么消息都得不到。因此,格兰特不会意识到这一切其实都是本杰明的功劳。

    ——他们甚至可能被误导,作出更多错误的决定。

    而就在此刻。

    海文莱特,圣彼得大教堂。

    “教皇陛下,所有人的十字架已经破裂,征讨海外邪教行动失败了。”忽然,一个神父匆匆走进大厅,低头汇报道。

    格兰特闻言,没有回头,还是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花板上的壁画。

    “……我需要解释。”

    神父深吸一口气,稍微缓解心中的紧张,低声答道:“队伍覆灭前,我们没有收到任何讯息,要派人过去探查情况才能知道怎么回事。”

    “那么……国王的情况呢?”

    “还是那样,时好时坏。那些人种下的邪术很难破解,抗议的贵族也变得越来越多,陛下,我们可能得准备一些备用计划了。”

    格兰特转过身:“例如?”

    神父被他直直地盯着,压力一下子又涌上来,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液,才缓缓道:“那个……我们可以采用替身。”

    格兰特发出一声嗤笑。

    神父更紧张了:“教皇陛下……”

    “你觉得替身骗得过那些人的眼睛吗?”格兰特的语调听上去冷极了,“城墙之内,每个贵族走进教堂,都要朝着我们毕恭毕敬地行礼,说着听都听不完的奉承话。可是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已经在心中把我们骂过了千遍万遍,又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神父连忙低下头:“神的威严至高无上,那些贵族怎敢冒犯。”

    格兰特闻言,哼了一声,又轻描淡写地瞟了神父几眼,露出索然无味的神情。

    “回去吧,继续往海外派兵,一群深海女妖的追随者,我不相信他们能翻出什么风浪。”他有些不耐烦地说,“至于替身……你也开始准备。”

    神父如蒙大赦,连忙点头,随后便转过身准备从大厅离开。

    “……等等。”

    格兰特却又忽然叫住了他。

    “教皇陛下,您还有什么吩咐?”神父连忙转回来,诚惶诚恐地问道。

    “清剿海外教派失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格兰特忽然变得严肃得吓人,低声道,“尤其是康纳主教和恩格尔主教,告诉他们目前一切顺利,别让他们知道我们今天交谈中的任何一个字。”

    神父闻言,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那是当然!”

    格兰特见状,挥挥手,还是把神父从大门打发了出去。大门轻轻合上,随后,整个大厅再次陷入寂静,又只剩下格兰特一个人。

    他转过身,重新望向天花板上。

    那是一幅相当典型的宗教画作,严肃的线条与刻板的色彩交汇在一起,最终构成两个对立却极为相似的面孔。画中两人在一个阴森森的山谷中对峙,一个人身边环绕着洁白的光,一个人则是被画得眼睛发红,头上长角,犹如活生生的恶魔。

    ——该隐和亚伯的决战,可以说是这个世界里最经典的宗教艺术题材。

    格兰特望着这幅画,忽然眯起眼睛,流露出几分不悦。

    “没有人可以左右我的命运。”

    他忽然开口,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什么人说话。声音在空旷大厅里回荡起来,气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