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巫师 > 第273章 阴人百年,阳人十年
    镇煞步,第八步落下,一股狂风在整个屋内凭空出现,这狂风出现的刹那,铃铛如同被骤雨打击一般,响个不停。

    与此同时的是,那多面镜旋转的速度增快了数十倍,到后面就犹如一个闪光源一样,而在那卧室内,那龙凤镜也是开始微微移动,在那镜面之中就如同原本平静的水面被风给吹动一样出现了波浪。

    整个房间的煞气在这一刻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再消散,不到一分钟,当狂风落下之后,整个房间恢复了平静。

    叮铃铃。

    一串铃铛纷纷从红绳上掉落下来,碎成了两半,多面镜、龙凤镜、风水龟……

    这八件风水道具无一幸免。

    不过方铭脸上反倒是露出了笑容,这八件风水道具虽然毁掉了,但是完成了它们的使命,化解掉了房屋的煞气。

    “可以进来了。”

    方铭朝着门口说了一句,张素芬和车文俊这才敢走进来,两人先是小心翼翼的,不过片刻后脸上全都露出惊讶之色,因为那种寒风如刀割般的感觉消失了。

    “方先生,这风水煞气就没了?”

    车文俊有些糊涂,因为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就是看到方铭在房间内走了八步而已,这也太简单了吧。

    张素芬心里更是有些后悔,四十多万啊,就这么走八步,这叫下踏的不是地板而是钱,是一叠一叠的钱。

    “风水煞气是解决了,但这房子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方铭目光看向车文俊,车文俊立刻便是明白方铭的意思了,因为先前方铭跟他提过,这房间除了风水煞气,还有他老婆的怨气。

    既然风水煞气解决了,那么接下来就是他老婆的怨气的问题了。

    方铭将纸人给拿起来,而后,把纸人给放在了房间的中间,紧接着又拿出了香炉、纸钱,点上禅香。

    点上香炉之后,方铭朝着纸人拜了三拜,口中念道:“有女杨氏,生于1982……”

    “轻生于此,怨气难消,怨气不消,无法入阴间轮回,今天以纸人为引,吸怨气入阴间!”

    念完之后,方铭又拜了三下,同时右手对着纸人隔空画了一个符文,纸人开始出现了动作,身躯开始晃动了几下,而后,在车文俊和张素芬震惊的眼神中,慢慢的开始了走动。

    纸人,围着这个房间慢慢的走了起来,当走到张素芬身边的时候,张素芬整张脸蜡白,吓的是一动不敢动,车文俊也是差不多,不同的是,车文俊的眼神中除了恐惧之外还有愧疚之色。

    几分钟之后,纸人再次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经过这一圈的走完,纸人身上的颜色却是变了,从原来的黄纸颜色变成了红色。

    这是因为纸人已经是吸收了这房间内的所有怨气。

    “纸人吸怨,怨满回归。”

    方铭再次掐诀,然而,纸人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他的眉头皱了一下,因为按照正常情况,纸人在吸收的足够的怨气之后,就会自己燃烧掉,将这些怨气一并带走。

    可现在,纸人没有自燃,反倒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这就有些出乎方铭的意料了。

    “纸人吸怨,怨满回归!”

    方铭再一次掐诀念诵咒语,然而纸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依然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方先生,怎么了?”车文俊看到方铭皱眉有些犹豫的问道。

    “这纸人出现了一些问题。”

    方铭没有隐瞒,纸人出现问题,那他就必须找出这纸人出现问题的原因在哪,否则纸人送不下去,这怨气就不会消散。

    “车文俊,接下来我要你做一件事情。”

    方铭看向车文俊,而车文俊在愣了一下之后连忙点头,表示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会去做。

    “我会试着将你老婆的魂魄给召唤到这纸人身上,而你是她生前最亲近的人,所以要想招魂成功,需要你来出力。”

    车文俊听到方铭这话,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应道:“方先生,您尽管吩咐。”

    “拿着这三柱香,一会我让你做着什么就做什么。”

    示意车文俊点燃三支禅香,方铭自己神态也是变得严肃起来,双手掐诀,站定了差不多有一分多钟,突然开口念道:

    “天地有灵,阴阳有情,今有阳人车文俊,怀念阴妻杨氏,望阴间鬼差念此之情,网开一面,送杨氏魂魄归阳。”

    方铭念完之后,朝着车文俊眼神示意了一下,车文俊连忙拿着禅香拜了三下。

    不过,依然没有反应。

    “阳人车文俊,跪请阴间冥司网开一面!”

    方铭的声音加大了一些分贝,尤其同时,车文俊也是跪了下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此跪不会其他事,为的是思念亡妻情,为的是说一声对不起。”

    车文俊脸上带着浓浓的愧疚之色,他的脑海中浮现当初穷苦的时候,自己妻子陪着自己一起奋斗的日子,不管在外面忙的多晚,回到家都有热的饭菜再等着自己。

    想着这几十年自己老婆对自己的不离不弃,对自己的关怀照顾,一时间,他的眼眶也是通红。

    再想到现在众叛亲离,曾经所谓的朋友兄弟全都一个个离去……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但那只是未到伤心处。

    如果可以,车文俊真的是想要见到自己妻子,哪怕是说一声对不起也是好的。

    砰砰砰!

    车文俊突然在地上磕起了头,这一幕让得方铭有些意外,因为他也没有想到车文俊会这么的做。

    不过方铭并没有阻止,而是随后念道:“何人生前不犯错,阳人车文俊,有愧妻女,今日不求其他,只求能见杨氏一面,还望阴差允许,许阳人之求,消阴人之怨。”

    随着方铭的声音落下,这一次,那纸人终于是有了反应,开始了抖动起来,就犹如正常人突然抽筋了一样。

    看到这一幕,方铭眼睛一亮,因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车文俊的妻子的魂魄马上就要从阴间上来了。

    如果有见过那些跳大神的或者是北方出马弟子被出马仙上身的的画面,就知道和眼前这纸人的画面一模一样。

    一分钟之后,纸人终于是阻止了抖动,然而这一刻的纸人,在张素芬的眼里不知道为何总感觉比原来多了一种阴邪的感觉,让她看着心里就有些发毛。

    “阴人杨慧莲,你魂已入阴间,为何还放不下执念,留下怨气。”

    方铭轻叹了一声,他知道杨慧莲的鬼魂已经是上来了,也听得到的他的话,而跪在地上的车文俊在这时候也是抬起了头,额头上已经是破皮,鲜红了一块。

    “慧莲?”

    车文俊看着纸人,不顾额头的头疼,脸上带着激动之色。

    然而,纸人并没有回应车文俊,只是朝着方铭方向鞠了一躬,表示对方铭的感谢。

    “你可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方铭突然明悟,这杨慧莲不愿意带走煞气,就是想要魂魄来一趟阳间,如此看来应该是有未了心愿。

    杨慧莲是附身纸人没法开口,方铭见状去卫生间弄了一盆水,而后将这水给泼在了地上,让得地上出现一滩水。

    “把你想说的话写在这上面吧。”方铭朝着纸人说了一句。

    纸人点了点头,而后直接是跳到了这水上面,随着身躯浸泡到水,一行红色的字开始在水上浮现。

    “多谢上师帮助。”

    第一句是杨慧莲感谢的话语,方铭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红字消失,另一行红字再一次出现。

    “上师,我之所以上阳间,是因为我放不下我的女儿。”

    杨慧莲这行字显露出来,一旁的车文俊脸上露出愧疚之色,他知道自己老婆这话的意思。

    “慧莲,怪我,女儿离开是我的错,但我现在没法去找咱们女儿,因为我现在身上债务缠身,不想连累她,等到我解决了债务的事情,我一定会去找我们女儿的,绝对不会让我们女儿受到任何伤害的。”

    车文俊不是不爱自己的女儿,当初自己女儿离家出走,他之所以没有太多阻拦,就是他不想把自己女儿给牵连进来。

    毕竟,那些欠下债务的人从他这里拿不到钱,没准会找上自己的女儿。

    “慧莲,你放心,我就算是自己穷死,也不会让咱们女儿吃一点苦的,这一点我可以用我的命向你保证。”车文俊举手发誓。

    水面上,又一行血字浮现:希望你能够做到。

    车文俊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老婆被自己给伤心透了,所以才会这么说。

    “杨慧莲,你只有这一个心愿吗?”

    方铭朝着纸人说道,如果只是这一个心愿的话,那么现在有车文俊的保证杨慧莲就可以安心回到阴间去了。

    纸人沉默了,这一次水滩上面没有再浮现字迹,半响后,纸人从水上跳了出来,朝着方铭鞠了一躬,而后,又走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

    方铭看着纸人,在他看来这杨慧莲这一次的魂魄应该是要回去了,可他没有想到的是纸人在下一刻没有自燃,反而是一点一点的消散。

    “这是!”

    方铭的眼瞳在一瞬间放大,看着纸人一点一点的消散,脸上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纸人彻底消散,然而方铭脸上的激动之色依然是没有消失,半响之后,长吁了一口气,微微一叹,目光看向车文俊,不过什么也没有说。

    车文俊还沉浸在愧疚当中,所以没有注意到方铭眼神的复杂之色,就算是注意到了,他也不知道杨慧莲选择这种方式消失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车文俊,因为自身的行为举止导致运势出现了改变,这一次之后他的运势也将不如从前,说句不好听的,后半生几乎没有起来的可能。

    然而,杨慧莲刚刚选择的离去方式,不仅仅是带走了怨气,更是以阴间百年刑罚给车文俊一次改运的机会。

    阴人百年,阳人十年,百年刑罚换来车文俊十年的运势改变。

    方铭不知道杨慧莲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还是心中还爱着车文俊,但不管是哪一点,杨慧莲,无愧于一个母亲和一个妻子的角色。

    甚至,已经是远远超过了一个母亲和妻子的角色。

    这一刻就连方铭都觉得,车文俊运势会衰败是必然的,一个如此贤惠善良的妻子都没有珍惜,这样的男人如果还享受着上天运势的眷恋,那才是老天不长眼。

    只希望,车文俊这未来十年不要辜负杨慧莲,努力赚钱好好照顾他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