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品巫师 > 第107章 现实比想象残酷
    收回手指,将红丝再次放入陈醋当中,方铭拿起了摆放在案桌边上的一张黄纸。

    “天为阳,地为阴,世间有阴阳之别,人有生死之分。活者阳间,死者阴冥;各自为道,天地方平。”

    方铭的手快速的折叠着黄纸,而他的嘴里也是在轻声吟唱着。

    “阳人不见阴人哭,阴人不闻阳人语。”

    “天道终有两全法,今借灵纸来托身,纸张化成人形身,阴灵开口诉苦衷。”

    当最后一句吟唱完之后,方铭的手上那黄纸也是变成了一个纸人,而从头到尾就连一直死死盯着方铭手指的柳明都没有看清楚方铭是怎么将一张黄纸折叠成一个纸人的。

    没有任何裁剪,只是靠一双手,而且从头到尾不过十五秒钟的时间便是完成。

    纸人折叠好,方铭又拿起了一旁的朱砂笔,将笔尖放入陈醋当中捞起那几根红丝,而后,一笔点下了纸人的嘴巴之处。

    “开!”

    一个开字出口,房间内的那盏油灯的火苗开始摇曳了起来,下一刻一股阴寒的狂风刮过所有人的身躯,这一幕让得张继红还有张海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明明窗户都关上了,这股阴风又是从何而来?

    还没有等他们从惊恐中恢复过来,更让他们惊恐的事情出现了,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在这室内突然响起。

    “叔叔好。”

    声音清脆犹如童声,但落在华明明等人的耳中却是让得他们浑身一颤,因为就是这声音便是让得他们感受到了寒冷,不带一点的温度。

    而紧随着他们的双眼便是瞪大,因为他们看到桌子上的那个纸人竟然就和人一样做了一个鞠躬的举动,朝着方铭鞠躬。

    “这……这不可能的。”

    柳明的牙齿都在打颤,声音带着颤抖,眼前的一幕太颠覆他的认知的,更重要的是联想到先前自己老婆在电话里所说的话,他知道这声音代表着什么。

    “鬼魂,这世上还真的有鬼魂的存在啊。”韩乔乔喃喃自语,她的胆子倒是挺大不怎么害怕,最重要的是她相信有小道士在,哪怕是有鬼魂也伤害不了她。

    “你叫什么名字?”方铭看向纸人,开口问道。

    “我叫赵星。”纸人答道,那被朱砂点出来的嘴唇一张一合,看的张继红几人头皮发麻。

    “赵星,你既然已经离世,就该知道人鬼有别,为何不到阴间投胎,逗留在这阳间还伤害丹丹。”

    “我没有想要伤害丹丹,我只是想让丹丹陪我玩。”

    纸人声音带着委屈,“我……我只是想要丹丹理我,可她一直抱着一个手机不搭理我,所以我才……我才会骗她说坏人。”

    从声音中方铭可以听得出这赵星死去的时候年龄不大,应该是和丹丹差不多的年纪,只是,赵星并不知道的是,他所谓的骗对于丹丹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伤害。

    “你和丹丹一人一鬼,本就不可能待在一起,待着越久丹丹的魂魄也就越加的虚弱,在你的眼里只是因为丹丹不理你所以委屈欺骗了丹丹一下,但是对丹丹来说这对她的伤害是巨大的。”

    方铭叹了一口气,许多说书人都会讲到一些人鬼恋,其中最著名的饿莫过于聊斋志异中的宁采臣和聂小倩了,这对人鬼恋感动了无数的年轻情侣。

    然而方铭却是很清楚,这故事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就算是真的那结局也不可能是这么的美好。

    人鬼殊途不是随便说说的,双方的气场是完全不同的,人和鬼靠的近,时间长了气场便是会受到影响,气场出现改变。

    人的气场包含着人一生的运势,一旦气场出现改变这运势也会跟着改变,而鬼的气场对于人来说就好像是一个污染源,专门是破坏人的气场的。

    和鬼待的久的了,厄运便是会缠身,哪怕这鬼没有害人之心,但本身的气场便是如此,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至于赵星,他虽然是一个鬼但只是一个小鬼,说白了从出生到死亡并没有见识到多少社会,对于他来说,他的很多想法都是很幼稚而又不成熟的。

    他觉得他只是因为委屈所以骗了一下丹丹,所以根本就不汉子道他的欺骗对丹丹的伤害有多大,如果陆续下去不出一个月,丹丹的魂魄就会不稳,三个月后魂魄便会离体,到那时候就算是把魂魄找回来了,身体也将会变成体弱多病。

    “叔叔,我……我不知道。”

    赵星的声音有些慌乱,他是真的没有想过伤害丹丹。

    方铭没有回答,正是因为他猜到了赵星恐怕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恶作剧对丹丹有多大的伤害,否则的话他就是选择直接灭掉了赵星而不是召唤赵星出来。

    “人鬼终究殊途,你依然是要回到阴间,是我送你回去还是你自己上路?”

    “叔叔,我能不能和丹丹说说话。我……我一直想要和丹丹说话,可丹丹她没法听到我的声音。”

    赵星用恳求的语气说着,那声音中的期盼之意在场的人谁都能听得出来。

    方铭沉默。

    “我……我说了之后就立刻离开,我保证不会再打扰丹丹了。”

    小男孩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听得在场的几人有些不忍,然而方铭始终是不为所动。

    “小道士你怎么就这么铁石心肠,就让他和丹丹说几句话又没有什么,再说不是有你在一旁看着吗?”

    韩乔乔忍不住了,然而方铭听了她的话后只是苦笑,有些事情韩乔乔不懂,丹丹现在还小并不知道赵星的存在,如果就这么送走赵星,对于丹丹来说她只会觉得自己只是得了一场病,再让张继红这几位大人隐瞒一下,丹丹依然是会天真无邪、快快乐乐的成长。

    “这个我做不了主,还是你们几位做长辈的来决断吧。”

    方铭看向了张继红,“如果让丹丹和赵星对话,丹丹便是会知道这世上有鬼的存在,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不一定是一件好事,你们做选择吧。”

    听到方铭的话,张继红的脸上确实是露出了为难之色,然而就在张继红还在考虑的时候,一道坚决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让他和丹丹说话。”

    说话的是张继红的父亲张国军,这一刻的张国军脸上有着某种明悟之色,“毕竟,他曾经救了丹丹一条命。”

    看到众人疑惑的神色,张国军叹了一口气,解释了他话里的原因。

    因为张继红和柳明都要上班的缘故,丹丹大部分时间都是由张国军带着,那时候的丹丹特别喜欢大熊,走哪都要抱着。

    有一次张国军带着丹丹在小区下面逛,丹丹走在前面,而在丹丹的前面道路边上竖立着小区的一块宣传牌,当时丹丹手上的大熊刚好是掉落在了地上,而丹丹蹲下身子去抱起大熊,就在丹丹抱起大熊的那一刻,前面的那块宣传牌刚好是倒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路中间。

    那块宣传牌是用两条铁杆竖立固定住的,宣传牌的本身也是用铁焊接的,砸下来的重量超过了三百斤,这样的重量从三米的高度砸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就算是不死也得重伤。

    当时的张国军是一边后怕一边庆幸,庆幸那铁牌没有砸到自己孙女头上,而这事情他也和张继红、柳明说过,只是过去了一两年,因为丹丹没有受伤,夫妻两人已经是忘记的差不多了。

    唯独张国军因为是当时亲眼看到的这一幕所以印象十分深刻,每一次想起来都是一阵后怕。

    “现在想来哪有那么的巧合,那大熊早不掉晚不掉偏偏在那时候给掉了,现在看来应该是……是他故意这么做的吧,所以他救了丹丹的一命。”

    张国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赵星,最后索性有了“他”来代替。

    “咱们张家从来就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就算是一个鬼那也一样,而且让丹丹知道这世上有鬼也是一种好事,至少这样的话以后丹丹就会注意很多犯忌讳的事情和东西。”

    不得不说作为一位老人,张国军在某些方面看的要比较远,而张继红目光又看了自己丈夫,当看到自己丈夫也是点了点头后这才答应下来。

    “方老板,那就让他和丹丹说说话吧。”

    方铭看了眼张继红没有答复,而是将手指伸向了丹丹,和先前一样,大拇指重重的在丹丹的眉心处按了一下。

    哇!

    丹丹和原来一样哇哇大哭了起来,只是一旁的赵星听到丹丹的哭声立刻喊道:“丹丹,丹丹,是我啊。”

    “你……你是谁,妈妈,我要妈妈!”

    丹丹看着桌子上的纸人,尤其是纸人那鲜红的朱砂大嘴一张一合更是吓得就跑到了张继红的怀里。

    “妈妈,那纸人会动,好恐怖!”

    “丹丹不用怕,他不会伤害你的。”张继红一边安抚自己的女儿,一边神情复杂了望了眼那纸人。

    有了自己母亲的保证,丹丹才将头伸出来,一双眼珠子带着半害怕半好奇的目光盯着纸人。

    “丹丹,我是大宝啊。”

    “你骗人,大宝才不是你,大宝是大熊,是我的大熊。”

    “我就是你的大熊。”

    “你不是,你是纸人,而且还是很丑的纸人。”

    也许是有父母在身边的原因,丹丹的胆子大了起来,而她的话说完,纸人沉默了。

    看到这一幕,方铭再次重重叹了一口气。

    其实,这也是他不愿意让赵星和丹丹对话的原因之一。

    有时候,现实比想象残酷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