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叫家长
    “他这会儿……应该还在园中大酒店里……等着我们呢。”看到林所-长莫名其妙的忽然严厉了起来,年轻人顿时就被吓了一跳,这说话也就明显的不利索起来。

    “哪个房间?”然而林所-长可不管他那么多,依然厉声问道。

    “二……二楼的2……206房间。”

    林所-长听完了之后点了点头,转念一想,当即就对着两名出-警的民-警说道,“小刘儿,小许,笔录多做好了吗?”

    “做好了。”矮个子民-警立刻回答道。

    “那好,拍照取证。”林所-长接着做出了安排。

    “是。”

    说完,那名矮个子民-警的搭档就小跑着跑向了外面,然后从警-车里拿来了数码相机,把当事人逐个儿的给拍了一遍儿。

    当然了,这名民-警虽然是新来的,对于庞学峰的背景并不了解。

    但是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任谁都能从刚才自己的搭档以及领导对待庞学峰的态度中看出个一二三来。

    所以,虽然按照程序拍照的时候儿只要是当事人一个都不会少,可是与在给这五个人拍照的时候儿那一脸严肃的模样不同,在给庞学峰拍照的时候儿则显得无比的客气。

    而庞学峰毕竟是从底层一步步走上来的,所以知道不管在哪一行,基层一线的工作人员都是最苦最累的,更何况眼前的这名民-警还这么的识趣儿,所以也是十分的配合。

    于是等做完了这一切基本工作之后,林所-长再次对着年轻人说道,“给那个什么户俊星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配合调查,告诉他不要想跑,只要他还在江林的地界儿上,跑到哪里都会把他给抓回来,哼!”

    反正事情也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年轻人没办法,掏出手机就要给这个户俊星打电话。

    可是这还没有打出去呢,林所-长却忽然大手一挥,说道,“算了,别打了。”

    接着,转身就对着矮个子民-警说道,“小刘儿,园中大酒店反正离这里也不远,你亲自去把他给我带过来当面对质,省的他半路儿上开溜。”

    “是,所-长。”

    说完,矮个子民-警二话不说,转身就直接去园中大酒店了。

    随后,林所-长再次的看了一眼这个时候儿依旧倒在地上的两个年轻人,这才又对另外一名民-警说道,“小许,给一二零打电话,就说这里有两个腿部骨折的伤号儿。”

    “是,所-长。”

    说完,这名叫小许的民-警也走到一旁去打电话了。

    庞学峰一愣,不过紧接着就想到,这安排倒也合情合理。

    自己虽然可以对着几个人-渣不管不顾的,但是作为已经出-警,并且身处现场的警-务人员来说,他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对伤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哪怕只是出于人道主义而已。

    于是安排完了这些之后,林所-长这才又一指这五个年轻人说道,“你们几个,都给我到外边儿来。”

    可不是嘛,忙活了这么大半天的,这会儿可还在公厕里呢。

    耽误别人上厕所不说,味道不好闻也不说,关键的是这里并不是一个办公的地方儿啊。

    当然了,在从公厕里出去的时候儿,庞学峰还亲自走过来搀扶着那位为自己挺身作证的富态老头儿。

    因为别管怎么说,现在这种不怕给自己惹麻烦,并且肯仗义执言的人是真的不多了。

    老头儿虽然走得极慢,不过当即就笑呵呵儿的说道,“小伙子,谢谢了,难怪我刚才一看就感觉你和他们不是一路儿人!”

    不过话锋一转,老头儿紧跟着就问道,“诶我说小伙子,看你挺年轻的,怎么,刚大学毕业?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的话就跟大叔我说,我们那个单元里有两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女娃子,不仅个儿顶个儿的水灵,也都是大学刚毕业,一个刚托关系进到移动公司里当了什么客服,另一个听说想要自己开一家服装店。”

    “关键是这俩女娃子都不错,都是我打小儿看着长大的,你要是有意思的话可记得跟大叔我说啊!”

    “千万别不好意思,大老爷们儿嘛,在这种事儿上就得脸皮子厚着点儿。”

    “诶对了,重要的是还得要趁早儿,别听他们说什么先有了事业在成家什么的,那全都是屁话,要不然等过了这个年龄茬儿,你就只等看着别人的漂亮媳妇儿眼馋去吧!”

    “你还别不信啊,大叔我可是深有体会,想当年啊,要不是你大叔我下手早……”

    庞学峰一听顿时脑袋就大了,因为原本只是出于基本的礼貌和对老头儿的感激来帮老头儿一把,可是谁知道老头儿竟然还是个见面儿熟。

    不仅如此,老同志这话唠的架势压根儿就让自己扌臿不上嘴,看这水平一般的两三个大妈估计都不是对手。

    就这还只是之前干工会工作的,这要是搁在抗-战的年代里,开个战前动员会什么的,那绝对是一个称职的宣传委-员呀!

    ……

    众人来到了公厕外头的空地上。

    园中大酒店果然离这里不远,而且事情也出乎意料的顺利,于是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工夫,那个户俊星还真就被矮个子民-警给带了回来。

    年轻,真的很年轻,看样子最多也就是二十一二岁的样子。

    不过带回来是带回来了,然而老远的就看到户俊星走路就跟踩着棉花步儿似的,虽然勉强的能自己走着,可是不仅一脚深一脚浅的,而且左摇右摆之下好像随时都能摔趴到地上似的。

    而且一边儿走还一边儿哼着最炫民族风和小苹果的混音版,总之吧,反正这这画风是美极了。

    更为夸张的是,户俊星这一身的酒气差不多比这五个人加起来都还要浓烈,看这样子在这五个人离开了酒店之后,户俊星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少喝。

    一个酒嗝儿上来,呛得压根儿没有喝酒的矮个子民-警都差点儿吐了。

    于是当这个户俊星走到了跟前的时候儿,庞学峰也是顿时的就捂住了口鼻,紧跟着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太特-娘-的难闻了。

    林所-长看到了之后也是不禁的就皱了皱眉头,任谁都能猜出他此时心里的想法,那就是这家伙都已经这幅德行了,还能正常的问询吗?

    “所长,这个人就是户俊星。”叫小刘儿的矮个子民-警强忍着户俊星那一身的酒气说道。

    没办法,虽然已经醉成这样儿了,可能不能问询总得试一试才能知道啊。

    于是林所-长也是强忍着这刺鼻的酒味儿说道,“我们是中华路派-出-所的,现在需要找你了解一下儿情况,你就是户俊星?”

    “啊,我……我就是户俊星……怎么了……难道就是你……要找我……”

    “哦……我……明白了……你不服是……不是?”

    “那好办……”

    说着,户俊星就朝着压根儿就没人的一旁打了一个响指说道,“服务员……再……再来一瓶儿!”

    得,看来这位还在酒缸里没有醒过来呢。

    林所-长一看,本来就皱在一起的眉头这下儿拧的更紧了。

    “清醒清醒,我们是派-出-所的,找你问话呢!”

    然而这个时候儿别说是林所-长了,估计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户俊星也就这德行了。

    “什……么?”

    “清醒清……醒?你他-妈-的……混哪儿的……看样子还……不知道老子是谁……对不对?”

    “克奥……还敢……叫老子清醒清……醒……你他妈的活腻歪了……是吧”

    “老子告诉你……老子压根儿就……没有喝酒……清……醒着呢”

    说着,户俊星就再次对着空无一人的旁边儿喊道,“服务员……你他妈的……死哪儿去了……老子要……的酒呢?”

    喝高了,确实是喝高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高,看样子就差搂着电线杆儿唱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了!

    看到户俊星这样子,林所-长也只能无奈的啧了啧嘴。

    可是就在林所-长想要先把这三个没有受伤的年轻人给押回所里的时候儿,只见户俊星的脚底下一软,然后噗通的一下子就摊倒在了地上。

    不过就冲户俊星这喝的烂醉的样子,林所长看到后就没有任何的惊讶,只是不禁就想到,得,彻底的没戏了。

    于是立刻就让小刘儿和小许两名民-警先把户俊星给抬到了路旁的长椅上,这才对着那三个还没有受伤的年轻人问道,“你们谁知道他家里人的电话?”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不约而同的就摇着头说道,“不知道,平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儿也就是吃饭喝酒唱唱KTV什么的,从来没聊过别的。”

    林所-长当时就气儿不打一处来,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可是心里仍免不了一阵的嘀咕。

    哼,还好意思说,年纪轻轻的不干一点儿正事儿,你们这就是典型儿的吃货你们知道吗!

    不过能当上所-长的人自然不会被这么一点儿小事儿给难住,只见林所-长当即就在三个人当中随便的指了一个说道,“你,找出他身上的手机,然后给他家里人打个电话通知一下。”

    于是,一个穿着休闲衬衫的年轻人便走了出来,然后从户俊星的裤兜儿里掏出了他的手机,庞学峰一看,果然很懂得挥霍,居然还是个苹果X的。

    随后年轻人拿起户俊星的手指按下了指纹锁,这才终于在通讯录里找到了一个标注为“老豆”的电话号码。

    如果不出什么差错儿的话,这个号码估计就是户俊星他老爸的。

    电话很快的就接通了。

    “俊星?你小子又在哪儿疯玩儿呢?让老爸猜猜啊,是不是又没钱了,要不然你可没有主动给你老爸打电话的习惯呀,说吧,要多少?”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虽然没有说什么别的,但是从语气中可以听得出来,似乎这会儿的心情挺不错。

    “啊……叔叔,我是俊星的朋友。”

    咱们华国向来有报喜不报忧的传统,所以年轻人估计也知道自己打电话给户俊星的家人说的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人顿时就有点儿怯生生的说道。

    “嗯?俊星的电话怎么会在你手里,你是谁?”一听给自己打电话的居然不是自己的宝贝儿子,于是中年男子的口气立刻就变得警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