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第九百九十三章 上个厕所都不能安生
    听到这里的时候儿庞学峰就差蹲在地上狂笑不止了,没办法,谁让这段子太可乐了,这可是典型儿的犯了众怒了。

    不过这会儿毕竟是在公众场合,而且说到底毕竟和这几个孩子压根儿就不认识,可是即便如此,庞学峰还是偷偷的乐了半天。

    随后庞学峰结完了账之后就一个人溜溜达达的走出了面店,一边儿扌由着烟一边儿往家的方向走去。

    可是这还没有走两步儿呢,庞学峰的肚子里忽然的就有了“感觉”,这才发现,已经到了晚上习惯忄生的“干大事儿”的时间了。

    于是二话不说,紧走了几步之后就直接的拐进了路旁的一间公厕。

    相信大部分老爷们儿的习惯都差不多,蹲大号儿,冒根烟,刷手机。

    庞学峰也不例外,尤其是当想到刚才几个初中生说起的段子的时候儿,立马就拿出自己的手机也想趁着这会儿的空闲开黑一把。

    可是就在庞学峰刚刚进入游戏,一边儿听着游戏的开机音乐,一边儿琢磨着这次是用老夫子呢,还是用虽然早就已经出了但是自己却一直没有时间试试的狂铁的时候儿,忽然就听到男厕的大门那里传来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听架势这次一下子进来了能有至少四五个人,不过庞学峰却并没有在意,谁让这是公厕呢,你就是组着团儿来也没有任何大惊小怪的。

    庞学峰还不禁就在心里就开着玩笑的想到,看来还是这公厕才是天底下最热门儿的“买卖”呀,比银行都牛-逼。

    不仅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而且还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营业”。

    更加不得不服的是,“客人”们还都是一个个儿的不请自到,遇到“非常时期”宁愿排着队可始终还是“一心一意”的,你说,还有谁家的买卖能比这里更牛?

    庞学峰这个时候儿正蹲在男厕最里头的一个“包间儿”里,倒也不是非得选最里头的位置,只不过刚才进来的时候儿前三个全部都是“客满”了而已。

    然而庞学峰却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在这儿正自娱自乐的时候儿,几个人的脚步声却丝毫不带拐弯儿的直接就奔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而随着这几个人脚步声儿的越来越近,也不知道是顺风口儿还是怎么的,反正一股难闻的酒味儿顿时就扑面而来。

    庞学峰本身是不喝酒的,所以这会儿在闻到了之后也顾不上打什么农药了,眉头紧皱的同时立刻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咣当当!

    咣当当!

    可是这还不算完,忽然就有人在门外握着门把手剧烈的晃动了几下儿,不过因为门从里头被庞学峰用扌臿头扌臿着呢,所以并没有被打开。

    然而庞学峰除了依旧的紧皱着眉头之外,依然没有要发火儿的意思,因为不论谁在上公厕的时候儿还没有遇到过几次这种没素质的人啊,犯不着和他们计较。

    “有人。”

    于是,庞学峰只是顺嘴说了一声儿。

    心想外头的人知道里头有人了之后就一定不会再晃门,而是应该去隔壁找空位了。

    可是庞学峰这次却估计错了,因为紧跟着门就被再次剧烈的晃动了好几下儿。

    同时,这次还附带上了用力砸门的声音,而且明显能够感觉得到,砸门的人十分的不耐烦。

    咚!咚!咚!

    咚!咚!咚!

    “开门,快开门!”

    “开门呀,聋了呀你他-妈-的,没有听见吗?里头的,说你呢!”

    “逗-比,我说你们几个他-妈-的还搁这儿费什么劲儿啊,直接踹开门不就得了嘛!”

    咚!咚!咚!

    咚!咚!咚!

    紧接着就跟催命似的,砸门的声音再次的响了起来。

    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不仅是一个人在那儿叫门,其他的几个也纷纷跟着吵吵了起来。

    庞学峰一听脸色就有点儿不好看了,不过当闻着那依旧浓烈的酒味儿的时候儿就猜到,这几个人一定是喝酒喝大了,要不然的话,谁在明知道里头有人的情况下还这么不管不顾的一直砸门啊!

    “有人,等会儿吧。”

    所以庞学峰还是没有和他们计较什么,只是同样儿语气生硬的回了这么一句。

    可不是嘛,搁谁正在“舒坦”的时候儿被人这么一打搅心里头能好受啊?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几个人在听到了之后不仅一点儿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还变本加厉的更加用力的砸起了门来。

    “呦呵,嘴还挺硬的啊,还他-妈-的等会儿,等你-妈-个-逼-呀,老子就是知道有人,没人老子还不来呢,少他-妈-的废话,快点儿给老子开门!”

    咚咚咚!

    咚咚咚!

    庞学峰一听,这次是真的有点儿恼火了。

    他-妈-的这些人都什么素质啊,明知道里头有人还非得硬闯不说,还一张口就是满嘴的脏话。

    然而这一次还没有轮到庞学峰再发脾气呢,只见扌臿门的塑料锁头儿一断,“包间儿”的简易门居然砰的一下儿就被人硬生生的从外头给强行的拉扯开了。

    而这帮人这么土匪似的一闹腾,吓得正在小便池那边儿尿-尿的的一个年轻人顿时的就是一哆嗦。

    不过此哆嗦非彼哆嗦,一点儿都没有爽感不说,还差一点儿就尿自己裤子上头了。

    本来年轻人是满心的怒气扭头就想开骂的,可是当回头看到这一个个来者不善还满身酒气,而且明显的就是来找茬儿的人之后,心里头的火气立马的就烟消云散了,随后连裤子拉链儿都没有来得及拉好,提着裤子就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而隔壁的几个人在听到了动静儿不对之后,也是立马就兜着裤子从“包间儿”里跑了出来。

    除了一个上了年纪腿脚儿不利索的老头儿是实在的走不了那么快以外,其余的都是一个个儿跑的跟兔子似的。

    克奥!

    你还别说,就算庞学峰现如今见过的大阵仗无数,可是这种为了抢蹲位强行破门的事儿还真的就是头一次见到。

    于是顷刻间,就连庞学峰也有点儿脑子断片儿的感觉。

    不过正因为如此,庞学峰也才终于看到了门外头的这几个人,总共五个。

    但是当看到这几个人的模样的时候儿,庞学峰的第一感觉就是,年轻!真年轻!

    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穿着黑色的T恤,这个时候儿正一把将拉扯下来的简易门给扔到一边儿的这个小伙子,虽然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而一身酒气满脸通红的,不过估计顶天了也就是个十九二十岁的样子。

    而其余的几个也大不到那里去,看样子最多的也就是个二十出头儿的年纪。

    然而再次让庞学峰大开眼界的是,这几个人拉扯掉了门还不算,依然还是站在最前头的这个穿着黑色T恤的年轻人,在看到了这个时候儿正蹲在里头的庞学峰的同时,大骂了一声朝着庞学峰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幸亏这会儿蹲在里头的人是庞学峰,要是换了别人的话,先不说这裤子还没有提起来呢,就单说这被五个人给堵在了一个小旮旯里,那一准儿是只剩下挨打的份儿了。

    但是今天这几个年轻人注定会又一个悲惨的下场,因为里头的人是庞学峰!

    于是微微的一愣之后,庞学峰这火气也是立马的就窜上来了。

    克奥!

    给你们脸了是不是啊!

    一群没教养的东西,看在你们喝高了的份儿上,你们又是砸门又是破口大骂的哥们儿都没有和你们计较,可你们这倒好,还蹬鼻子上脸的居然要对哥们儿穷追猛打?

    于是就在这一脚已经来到了庞学峰面前的时候儿,满脸怒色的庞学峰也是有点儿上头了,不躲也不闪,愣是用双手结结实实的就抓住了这一脚,然后轻轻的这么一拧,只听咔吱的一声儿脆响,年轻人顿时就传来了一声儿杀猪般的惨叫声。

    啊!

    随后年轻人噗通的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面容扭曲,冷汗直冒,抱着自己的腿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儿!

    “我的脚……我的脚……我的脚他-妈-的……断了!”

    

    看到自己的同伴儿居然被一个蹲坑儿的给干趴下了,这帮人脸上顿时的就有点儿挂不住了。

    于是仗着人多趁着酒劲儿,另一个年轻人把手里的香-烟往地上狠狠的一甩,然后丝毫不长记忄生的就再次一脚踹了过来。

    可是他哪里知道,庞学峰这个时候儿的怒火比他要能大上至少十倍。

    扌喿你-妈-的!

    哥们儿我蹲个大号儿打一局农药,招着你们了还是惹着你们了,你们他-妈-的上来就跟土匪似的又砸又骂,还他-妈-的不知死活的要对哥们儿上脚。

    克奥,今天要不把你们一个个儿的给整残-废了,你们下辈子估计都不会长记忄生。

    好,既然你小子不长眼,那这次可就不是单单拧断脚脖子这么简单了。

    于是当这第二脚再次踢过来的时候儿,庞学峰左手一下子就钢钳一般的抓住了对方的脚踝,然后右手紧握成拳,猛的一下子就砸向了他的小腿骨。

    只听咔嚓一声儿的同时,对方哎呀妈呀的就是一嗓子。

    随后毫无例外的,顿时就窟通的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哭爹喊妈,满地打滚儿。

    看到接连着两个人都被庞学峰一个照面儿之下就给整的直接撂倒在了地上,就算是再二百五的愣头儿青也该明白,今天这是遇到练家子了。

    于是见到连着两个同伴儿都对付不了一个蹲坑儿的,剩下的三个年轻人别说继续对庞学峰出手了,谁也不敢再上前一步。

    反而目瞪口呆的连连后退,不仅连去扶起自己的同伴儿都忘了,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这个时候儿最应该做的其实就是撒腿就跑。

    醒了!

    酒醒了!

    这次是真的彻底的醒了!

    而庞学峰可不管他们这呆若木鸡的德行,收拾了一下儿之后就整理好衣服从隔间儿里一脸阴沉的走了出来。

    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又看了看剩下的三个人,这才满腔怒气的说道,“说,你们他-妈-的是谁,谁让你们来的,说!不然老子今天让你们全部都得断一条腿!”

    可就在庞学峰刚说完,三个年轻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儿,公厕的门口儿那里再次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都不许动,干什么呢,谁让你们聚众闹事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