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第九百八十七章 家务事
    片刻之后,袁继欣也终于认出了庞学峰,于是下意识的就把庞学峰从头到脚的给打量了一番。

    同时,虽然不知道余楠和庞学峰具体是什么关系,不顾既然一看就是被庞学峰带着来的,自然也少不了被袁继欣给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说实在的,袁继欣今年已经五十出头儿的年纪了,算是被医院返聘的那一类。

    但是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在保养方面下足了本钱,还是皮肤本来就比一般人的要好,反正这都已经这个年纪了,不过看起来顶多也就是四十左右的样子,至少在同龄人里头,这皮肤质量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袁大夫,你们认识?”

    看到袁继欣和庞学峰这好像熟人的架势,原本找人带班儿的那位急诊医生下意识的就看了看袁继欣,又看了看庞学峰,这才问道。

    可袁继欣却一边儿摆了摆手,一边儿就直接朝着里头走去准备接班儿,“不认识。”

    “哦,那好,那我就去了啊。”看到袁继欣来了,急诊医生也就起身腾出来了位置。

    袁继欣当即坐了下来,顺手儿的就开始查看桌子上还在排着队的几个待诊号码,然后头也没抬的说道,“嗯,去吧,不过尽量赶在主任开完会之前回来,要不然他的脾气你可是知道的。”

    急诊医生点了点头,他知道,最近院里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起医疗事故,家属闹的比较凶,所以抓的也就比较严。

    “行,放心吧袁大夫,我尽量在两个小时之内处理完这件事儿。”

    说完,急诊医生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脱下白大褂儿换上了自己的便服之后就急匆匆的推门而出。

    而此时的急诊室里也就只剩下了庞学峰和余楠,还有这个袁继欣了。

    说实在的,庞学峰压根儿就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这个袁继欣,但是这却并不妨碍庞学峰条件反身寸般的就回想起了曾经被袁继欣误会的那件事儿,当然了,还有最后的时候儿袁继欣说出的那句极为伤人自尊的话。

    然而这事儿毕竟已经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庞学峰当时就算是有一肚子的怨气也早就烟消云散了。

    于是当看到袁继欣虽然明明认出了自己,却还假装着就跟从来就没有见过似的样子时,庞学峰自然也没有什么理由去和她套什么近乎。

    反正药已经开了,用法用量以及之后该问的注意事项也都问过了,于是庞学峰看了袁继欣一眼后,也是起身就带着余楠离开了急诊室。

    而与此同时,袁继欣也慢慢的放下了手里的听诊器,然后满眼不屑的就对着庞学峰的背影斜着瞥了一眼。

    随后,就只是漫不经心的说道,“下一位。”

    ……

    从急诊室里出来了之后,庞学峰带着余楠就直接的出了医院的大门,然后在门前的大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并且直接给了余楠五十块钱当车费。

    其实庞学峰本来是给了她一张一百的,但是余楠死活都不要,庞学峰这才在了解到余楠的女乃女乃家离二院并不算太远的情况下给了她五十块钱。

    然而余楠不知道的是,此时自己的校服侧兜儿里,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多出来了五张百元大钞。

    事情终于办完了,庞学峰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刚才在医院里憋了这么半天,这个时候儿烟瘾猛的一下儿上来了,于是庞学峰也没有急着打车回去,而是走到了一旁的一个电瓶车存车处旁边儿就掏出烟来先点上了一根儿。

    可是这才刚刚无比滋润的吐出了第一口烟圈儿,手机忽然的就响了起来。

    庞学峰倒也没有在意,本来还以为是正宫娘娘来查岗了呢,结果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好久没见的曲天臣。

    “曲副-市-长,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上次那家私房菜馆儿又添了啥新菜了?”早就不是外人了,所以庞学峰也不外道,一边儿扌由着烟就一边儿开着玩笑说道。

    曲天臣听到了之后不由自由的就笑了笑,因为现在虽然已经重回了副-市-长的位置,但是官场就是官场,小心翼翼那是必须的,至少不能让政敌逮着什么机会,所以倒是十分享受庞学峰这种无拘无束的对话方式。

    “学峰,店里现在还忙不忙,如果不忙的话,有个事儿想找你帮个忙。”曲天臣说道。

    一听说曲天臣有正事儿,庞学峰当即就笑了起来,“曲副-市-长,您还跟我客气什么呀,您都开口了,再忙我也得扌由出来时间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就直说吧。”

    于是曲天臣想了想说道,“是这么回事儿,前天和我一个好久没见的老下属一起吃饭,他这个人也是警-务系统的,在咱们泉山区分-局政务科任科长,在我当初被董家排挤的那段儿时间里始终站在我这边儿。”

    “虽然他的年纪比我还大着好几岁,但是单位里的事情还好说些,就是在个人感情上不太会来事儿,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情商不太高,以至于他前妻因病去世了之后好多年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

    “也就是在前天一起吃饭的时候儿我才知道,就在两个月前他刚又结了婚,只是碍于我这个身份没有好意思通知我,这次也算是给我补个喜酒。”

    庞学峰听到这里的时候儿下意识的就扌臿了一句,“就是您这位老下属要找我帮忙?”

    曲天臣笑了笑说道,“怎么说呢,也能说是也不能说是,具体说的话,需要你帮忙的是他刚结婚不久的爱人。”

    庞学峰不禁就啊了一声儿,“怎么,这才刚结婚两口子就闹矛盾了?”

    曲天臣说道,“不是他们两口子的事儿,这么说吧,我这老下属其实也挺不容易的,因为刚结婚没有多久的时候儿,她爱人的老母亲就过世了,紧跟着就是家里的几个弟兄姐妹争家产的事儿。”

    “对了,他爱人的老家就是咱们高新区再往南走,比近郊稍远一点儿,一个叫做罗溪村的地方。”

    “按说这种家里因为老人过世了之后争家产的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不过他爱人家里这次闹的有点儿凶,都动手了,最后导致三四个直接的就住进了医院里。”

    “可是即便如此,这些人还都一个个儿的没有一点儿退让的意思,非要争到底不行。”

    “我这位老下属的爱人毕竟年纪也不小了,闹腾了这么几次之后也感到有点儿力不从心,有点儿想要放弃的意思,但是又不甘心家里的那点儿家产平白无故的就分给那几个兄弟姐妹。”

    “虽然说这种民事纠纷只要没有闹出人命来,一般来说我们警-方从来都是本着民不举官不究的原则来办的,可谁让这是我的老下属呢,于是我知道了之后就想要透过关系帮他的爱人调解一下儿。”

    庞学峰听到这里的时候儿也说道,“对呀,有您这身份在,什么事儿不好解决呀?”

    不过转念一想,庞学峰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我说曲副-市-长,这事儿……不会是连您亲自出面儿都没有搞定吧?”

    可是谁知道,曲天臣听到了之后竟然少有的苦笑了两声儿,“呵呵,也差不了多少了。”

    庞学峰立即追问道,“不会吧,真的呀,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于是曲天臣继续说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我这老下属的爱人有个毛病,就是特别的迷信,小事儿还算可以,可是但凡遇到了大事儿,那必须要去烧个香求个签什么的,谁帮忙都不管用。”

    说到这里的时候儿,就连曲天臣自己都有点儿想笑,“学峰,你也知道,在警务系统里工作的人很少有信这个的,但这不是刚新婚嘛,所以我那个老下属也没有办法,只能顺着她来。”

    “所以当我提出来要帮他的爱人时候儿,他当时就无可奈何的拒绝了。”

    庞学峰听到了之后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办法,这种家务事儿还真不是你官儿大了就能解决的了的。

    然而曲天臣的话还没有说完,“除此之外,我这位老下属的爱人在单位里和领导同事的关系好像也不怎么样,而最近又无意间得罪了领导的儿媳妇,再加上这次家里的事儿对她的影响也不小,也就有了提前退休的打算。”

    “所以我那老下属的意思就是找个人来给她算一卦,一来是算算家里的产业还有没有必要再争下去,二来就是算算提前退休是不是合适,而我知道了之后就向他推荐了你。”

    说完了之后,曲天臣再次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儿,“学峰,按说这种话不该从我的嘴里说出来的,可是没办法呀,这终归是家务事,我也就只能帮他到这儿了。”

    庞学峰听完也是有点儿小感慨,看来,果然是家家有本儿难念的经啊!

    “没问题,这个忙我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