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第九百八十四章 就是他
    用元气给女孩子止住了血之后,庞学峰当即就问道,“小姑娘,除了胳膊还有哪里受伤了没有?能不能站起来?如果能的话我们现在就先去医院里包扎一下。”

    要是在别的场合儿的话,庞学峰抱起女孩子就直接打车去医院了,但是这里可不一样,不仅是在紧挨着十字路口儿的斑马线这里,而且拿眼随意的这么一扫,周围围观的少说也得有个五六十号儿人。

    而且,虽然不知道女孩子现在是几年级了,但是有一点庞学峰是知道的,那就是五十九中是一所高中,所以不用说,这个女孩子至少也得是高一高二的样子。

    况且直到走近了之后庞学峰这才看清楚,女孩子虽然穿着一身儿秋季的长袖校服,但是作为处在十六七岁的芳华之年的豆蔻少-女,各个方面的发育都已经开始向着成-人迈进了。

    而且眼前这个女孩子就算在倒在地上也能看得出来,个子绝对比普通的高中女生要高,更让庞学峰感到为难的是,女孩子在某些方面的发育,似乎……比同龄人还要“超前”好多!

    自己倒是出于好心,但如果真的这么一抱的话,难免会给某些“有心人”又提供了大做文章的绝好机会。

    庞学峰倒不是担心自己什么,因为就算是闹出了什么动静儿了,家里的正宫娘娘也一定会理解自己的。

    倒是这个女孩子,毕竟处在十六七岁的敏-感年纪,如果因为一些个风言风语而影响了学习,乃至考大学的话,那一辈子可就真的完了。

    所以迅速的思考了一下儿之后,庞学峰才这么问道。

    然而女孩子却不知道庞学峰在短短的这么一会儿时间里已经替自己考虑了这么多。

    但是她却知道,就在这个虽然谈不上特别帅,但是却越看越耐看的大哥哥扶住自己的一瞬间,一股清凉中带着温润的气流不知不觉的就顺着他的手进-入到了自己的亻本内。

    紧跟着丝毫没有停留,立刻就汇聚向了自己胳膊上的伤口位置。

    顿时之间,伤口那里的疼痛感立刻的就减轻了不少,而与此同时,原本还流着血的伤口竟然很快的就止住了。

    女孩子虽然立刻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但是眼前的场合儿以及家庭原因所导致的少言寡语的忄生格,最终还是让她没有开口发问。

    但是这却不妨碍女孩子对庞学峰不知不觉间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

    女孩子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伤口,这才想起来庞学峰刚才问自己的话,“没有,就胳膊这里划破了。”

    庞学峰说道,“那好,你不要怕,我现在就扶你起来,然后咱们先去医院,随后你再想办法联系你的家人。”

    女孩子点了点头,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然而就在庞学峰扶着女孩子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儿,女孩子忽然的就是一声哎呀。

    “怎么了,是不是别的地方也受伤了?”庞学峰赶紧的问道。

    女孩子这才一手下意识的捂着膝盖,一边儿一脸吃疼的说道,“我的……膝盖。”

    庞学峰一看,女孩儿校服裤子膝盖的位置虽然只有少许磨损的痕迹,但是从女孩子的反应来看,一定也是受伤了。

    而且很有可能是被铝合金割破胳膊倒地时磕碰到地面造成的。

    女孩子看样子走路是成问题了,于是庞学峰让女孩子再次坐在了原地之后,立刻就拦住了一辆刚好从人群边儿上经过的出租车。

    不过当出租车司机看到了女孩子校服的胳膊那里已经被血给染红了好大一片的时候儿,宁肯冒着被顾客投诉拒载也说什么都不愿意让女孩子上自己的车。

    庞学峰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因为出租车司机最大的忌讳之一就是拉已经见了血的客人,别的不说,首先就是一个不吉利。

    于是庞学峰二话不说,从钱包中那两千三里头直接的就掏出来了五百块钱,然后看着司机说道,“二医院,走不走?”

    五百块钱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不算是个小数儿,差不多都已经能赶上一个小长途的收入了。

    于是司机盯着那五张毛-爷爷烟了咽口水后,这才说道,“走,不过你要跟着一起去。”

    这意思几乎上已经算是挑明了,这女孩子因为什么受伤的我可以不问也不管,但是你必须得跟着一起去。

    因为万一到时候儿出个什么事儿警-察找来了,好歹不至于怀疑到自己的头上啊。

    庞学峰也明白他的意思,于是把钱塞给了司机之后,扶着女孩子就一齐坐到了出租车的后排,“尽量开快点儿。”

    市二医院是距离此时的文雁区南顺风街最近的一家公立医院,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看在那五百块钱的份儿上,出租车司机倒也是不含糊,压根儿的就没有走大路,而是沿着小路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直接就把车给开到了市二医院的急诊楼前。

    随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因为并不是什么伤筋动骨的大伤,也用不着住院,所以处理过伤口之后,女孩子就已经坐在急诊室外头走廊的长椅上,打着吊瓶开始输液了。

    而庞学峰在交过了医药费的同时又从取药处那里取来了一兜子的消炎药之后,这才又回到了女孩子的身边。

    “这会儿感觉怎么样了?”庞学峰问道。

    “谢谢大哥哥,这会儿已经好多了。”

    女孩子虽然看着庞学峰有点儿拘谨,不过还是挺有礼貌的。

    至少她知道,那个时候儿虽然围观的人不少,但是最后,却只有庞学峰一个人肯站出来帮助自己。

    于是庞学峰笑了笑,“诶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孩子这才怯生生同时又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叫余楠,余数的余,木字旁的那个楠。”

    “嗯,我叫庞学峰,你……”

    庞学峰本来想接着说你叫我庞哥就好了,可是总觉着对于一个女高中生来说,这么称呼好像有点儿太社-会了,于是想到女孩子刚刚对自己的称呼,“嗯,你还是管我叫大哥哥就好了。”

    女孩子听到后没有说什么,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五十九中的?”庞学峰接着问道。

    “嗯,五十九中的,我在高三六班。”

    看来还是毕业班。

    然而当说到这里的时候儿庞学峰才发现,女孩子别看个子不矮,身材发育方面更是比同龄人要明显的“超前”许多,但是不知道是家庭的原因还是本身就是这样的忄生格,反正说话的声音始终都是慢言慢语的,起码和她的外在有着一种很明显的反差。

    不过当想到女孩子先前说过的家里的情况之后,庞学峰还是问道,“我先前已经大致的听你说过你家里的情况了,不过你今天既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总得和你的家人先联系一下儿吧?”

    说着,庞学峰就指了指挂在墙壁挂钩儿上的吊瓶说道,“起码这输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而且你毕竟已经受了伤,怎么说也得一个星期左右吧。”

    然而听完了庞学峰的话之后,女孩子立刻就露出了一丝为难的表情,“大哥哥,我……我能不能……”

    看到了女孩子欲言又止的样子,庞学峰当即就不解的问道,“余楠,怎么了?”

    轻轻的咬了咬下嘴唇儿,清丽的小脸蛋儿上不知不觉的就带起了一片羞红,女孩子这才说道,“大哥哥,我……我能不能……随后慢慢的……还你钱?”

    庞学峰听到后顿时的就是一愣,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余楠是误会自己话里的意思了。

    可不是嘛,庞学峰不仅带着余楠来到了医院,又是急诊费又是医药费的。

    而且余楠可是亲眼看到,单是先前为了让出租车司机载着自己来医院,庞学峰可是一下子就花出去了五百整啊!

    别人兴许对这么点儿钱不在乎,但是对自己的家庭来说,这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于是当想到自己那住在敬老院的爷爷,以及每天早上去菜市场里捡菜叶的女乃女乃的时候儿,女孩子的眼圈儿不由自主的就红了起来。

    “余楠,你不用担心这事儿,今天是花了一些钱,但是你不知道,大哥哥我可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家里光是私家车就有六七辆呢,所以你不要有任何的心里负担,我不会让你还一分钱的,知道了吗?”

    一听女孩子的话庞学峰就明白,这不仅是一个家境挺糟糕的孩子,还是一个特别懂事儿的孩子。

    于是为了打消女孩子的心理负担,庞学峰顺嘴就给自己“捏造”了这么一个身份。

    不过庞学峰没有想到,这个始终说话慢言慢语的余楠竟然还是个小倔脾气,因为即便自己已经这么说了,可是余楠却依然坚持着这钱一定要还。

    而在随后的对话中庞学峰才知道,原来余楠在学习之余竟然还自己做着十字绣来贴补着家用。

    这让庞学峰不知不觉的就对余楠多了一丝欣赏。

    不过,就在余楠忽然想起来要用庞学峰的手机给班主任打个电话说一下儿今天的情况,同时请几天假的时候儿,急诊室走廊的另一头儿忽然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民-警同志,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