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柳兰珠傻了
    眼看着人越来越多,庞学峰在给自己的胃部悄悄儿的注入了一股元气以加速其消化吸收的同时,噼里啪啦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剩余的几碗盖浇米线给统统吃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这个时候儿庞学峰却不再喊什么小姨了,站起身来就对着后厨那里喊道,“老板,我的十碗都吃完了,味道真是没的说,谢谢款待,走了啊!”

    说完,庞学峰从餐桌儿上的纸巾盒子里扌由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和手之后,站起来就要离开。

    柳兰珠这会儿正在后厨里忙活的就跟脚下踩着风火轮儿似的,听是听到了,不过却并没有怎么在意。

    然而当微微的一愣之后,立马就感到这话里不对劲儿了。

    “诶诶诶,你怎么走了,还没有给钱呢!”

    不过已经离开餐桌儿的庞学峰听到了之后却是顿时就愣那儿了,于是慢慢的转回身,然后看着正隔着后厨的玻璃窗口儿对自己说话的柳兰珠不解的问道,“给钱?我为什么要给你钱啊?”

    由于之前的谈话挺“和-谐”的,所以柳兰珠对庞学峰多少的已经放松了一些警惕,可是当听到了庞学峰此时的话之后,柳兰珠先是微微的一怔,随即立马就意识到这里头一定有问题了。

    “说什么呢你,不管走到哪儿谁能让你白吃白喝儿的呀,吃饭付钱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你还想赖账是怎么地?”

    庞学峰听到了之后也是立马就好笑的反问道,“什么?你说……我赖账?”

    说着,庞学峰顿时就掏出了自己的钱包,然后一下子就从里头拿出了事先从AT-M上取出的二十张百元大钞,啪的一下儿甩到了餐桌儿上,“我赖账?好好好,我估计我这辈子都成不了什么超级大土豪,但是你给我看清楚喽,就冲我今天身上带着的这些钱,我至于为了这十碗盖浇米线赖账吗,啊?”

    “我还倒要问问了,你们这生意到底是怎么做的,你们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儿商业信誉了,你们把自己说过的话都当放-屁呢是不是,啊?”

    得,庞学峰这么一嚷嚷,先前还人头攒动,热闹的跟开PARTY似的店里立马的就都安静了下来。

    柳兰珠听到了之后也是不由自主再次的一愣,虽然对于庞学峰的话感到莫名其妙,不过紧跟着就扯开嗓门儿喊了起来,“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你说谁放-屁呢,还有,什么信誉不信誉的,这跟信誉有半毛钱关系啊?”

    说着,也不管这会儿还有那么多的人在等着米线或者凉皮做好了之后带走呢,柳兰珠一边儿用围裙擦着手,一边儿就气哄哄的从后厨里走了出来。

    然后一指墙上贴着的价目表说道,“看到了没有,盖浇米线,一碗八块,你是真瞎还是假瞎呀,不识字儿还是怎么了,这明码标价的你看不懂啊?”

    “你总共吃了十碗,那也就是八十块钱整,你一分钱都没有给就想拍屁-股走人,不是你赖账是谁呀?啊?”

    “吃不起就别来这儿冲什么大头儿蒜,唬谁呢你!”

    说着,柳兰珠一下子就堵到了庞学峰的后头拦住了他的去路。

    “少跟老娘废话,掏钱,八十,少一分你今天也别想从老娘这店里离开!”

    虽然柳兰珠的心里也在纳闷儿,庞学峰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可是当一想到钱的事儿,那其余的事儿也就都给先放一边儿了。

    不过庞学峰和柳兰珠这么一吵,其余的顾客顿时的就都给听懵了。

    而这个时候儿,店里人多的实在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坐下的地方了,所以在后厨窗口儿外排头一个的一名三十多岁的年轻妇-女,正准备等自己的两碗儿麻辣米线做好了之后直接带走呢。

    可是当听到了庞学峰和柳兰珠的对话之后,下意识的就朝着庞学峰的餐桌儿上看了过去,不用说,看到的已经是十个大空碗了。

    于是想了想,这名妇-女终究还是好奇的对庞学峰问道,“小伙子,怎么回事儿啊这是,难道你也是看到她们广告来的?”

    庞学峰当即就说道,“可不是嘛,要不是看到了那张广告上说的那么实惠,我本来准备今天中午是要去吃水饺儿的。”

    说着,庞学峰就满眼不屑的看着柳兰珠说道,“可是谁知道她们竟然这么不讲信用,说了不算算了不说的,这不是拿自己说过的话当屁放呢嘛,还嫌我说话不好听,我也就想不通了,她们哪儿来的脸啊这到底是?”

    得,庞学峰和妇-女这么一说,旁边儿上一个年轻的少-妇也跟着说道,“不错不错,就也是看到她们的广告才来的。”

    另一个小伙子也立刻就接上了话茬儿,“我这儿也是,不过是我女朋友先看到的广告,就在南顺风街南头儿的路西,幼苗幼儿园的外墙上,好大的一副广告,怎么也得有个一米五乘两米的大小!”

    这下儿可好,几个人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这么一说,立马就有好几个人也凑了过来。

    “我是在北顺风街那里看到的广告,就在街口儿移动营业厅门前那个好久没有开过门儿的书报亭上贴着呢。”

    “哎呦,那咱俩差不了多远呀,我是在北顺风街和永华路的十字路口儿的东北角儿那里看到的,那里有个布告栏,不过已经被她们家的那副大广告给全部的占满了。”

    “对对对,不错,你说的那个地方我来的时候儿看到了,不过我最先看到的是在离这儿最近的助学路上,就是五十九中所在的那条路,而那副大广告就贴在五十九中学校大门儿的正对面儿。”

    “那儿本来是一溜儿私自建起来的门面房,我印象中第一家好像是卖烧饼的,不过前段儿时间整治违章建筑的时候儿让市里给拆了,所以就空出来了好大的一面墙。”

    “结果我先前从那里经过的时候儿,老远的就看到墙上紧挨着贴着三张大广告,就是这家凉皮店的,我一看上面儿写的这么实惠,所以我这立马就赶过来了,可是谁知道已经这么多的人了。”

    庞学峰一看这火候儿已经差不多到了,于是紧跟着就说道,“看看,看看,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在这儿瞎编呢吧,我也就是看到她们的广告上写着,如果单人一次能不限种类的连吃十碗的话就当场免单,因为这我才来的。”

    说着,庞学峰就气呼呼的拿眼一瞪柳兰珠说道,“本来还想着给她们做一回活广告,可你们大家看看这老板娘,这明显的就是想说了不算的架势啊!”

    得,经庞学峰这么一说,大家的注意力再一次的就集中到了柳兰珠的身上。

    于是,最先和庞学峰说话的那名妇女首先就看着柳兰珠问道,“我说老板娘,你先前和这小伙子的话我也听到了,我就问一句,我那两碗麻辣米线你是不是也不准备给我优惠了呀?”

    另外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也紧接着就问道,“还有我的,我的倒不多,就一碗儿酸辣粉儿,不过按照你们广告上说的可是半价啊,你不会也准备给我说了不算的吧?”

    “还有我的还有我的,我的是两碗儿炒凉皮,外加一个肉夹馍。”

    “我的是一碗牛筋面,一瓶儿芬达。”

    “我们三个的简单,总共就是四碗酸辣粉儿,两碗凉面,没有点任何的饮料,你看这个怎么算?”

    这下儿可好,当看到大家就跟事先商量好了似的都在讨论这个什么广告啊,还有什么优惠的时候儿,柳兰珠顿时就感觉到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似的。

    于是柳兰珠虽然一头的雾水,可终于还是纳闷儿的问道,“你们……说的什么广告啊?在哪儿啊这到底是,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啊!”

    最开始和庞学峰说话的那名妇女看到柳兰珠这幅样子后,当即就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这位老板娘,现如今各行各业的竞争都很激烈,我们也都知道你们就算是做个小买卖的也不容易。”

    “可是不管再怎么样,商业信誉应该是你们最起码的底线吧,既然是你们自己说出去的话那就要兑现是不是,否则的话以后谁还敢再来你这店里消费,你们看着是把我们顾客耍了一回占了点儿小便宜,可你们这终究不还是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吗?”

    另一位始终旁观的中年男子这个时候儿也跟着说道,“这位女同志说的不错,只要你这店里的凉皮味道好分量足,你就算是再往上加个五毛一块儿的我们也还是愿意来你这里买,可你今天这事儿办的……”

    说完,中年男子同样儿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有心思再和柳兰珠计较什么了,虽然只是和庞学峰一样吃了一碗八块钱的盖浇米线,可是却撂下了一张十块的纸币之后连找零儿都不要了,扭头就离开了凉皮店。

    柳兰珠虽然爱钱如命,可是当看到这张十块钱纸币的时候儿,这次是真的乐不起来了。

    “你们到底说的这是什么呀,我是真的听不明白呀!”

    庞学峰一看就差最后这么一巴掌就大功告成了,于是终于再次开口说道,“老板娘,装傻充愣是吧,好,附近这几个路口儿的广告咱也就不说了,可你们店门外墙上贴着的那么大一幅广告,你总不该说是我们给你贴上去的吧,啊?”

    什么?

    店外的墙上就有你们说的那个什么广告?

    于是柳兰珠听到之后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立马就一路小跑儿着冲出了店门,可是当回头一看之下,立刻就跟见了鬼似的把眼睛和嘴巴张的要多大有多大了!

    只见店门外两旁的外墙上各张贴着一幅至少能有一米五宽,两米高的大幅广告,而且还是红底白字儿格外的醒目。

    最上头用大号儿的字印着:柳家凉皮老店回馈老客户,本周优惠大酬宾!

    中间的内容是:全店不限种类,五碗之内每碗半价,单人连吃五碗优惠只需两碗价,单人连吃十碗当场免单!

    中间还有着两个黄-色的爆-炸型醒目符号,一个里头写着:柳家老店!信誉至上!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另一个里头则写着:吃得多省的多!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最后一行就是地址:文雁区南顺风街21号,柳家凉皮老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