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第九百七十四章 好样儿的,你等着!
    经庞学峰这么一说,姜明妃下意识的就再次看了一遍这个人小跑儿着离开时的那一段儿。

    可不是嘛,年轻人不论男女,除了胖子以及腿脚儿有毛病的个例以外,那在偷偷摸摸的办完了这种事儿离开的时候儿,一准儿的得是能有多快跑多快,恨不得一眨眼的功夫就能从自己的“工作现场”消失不见。

    然而再看监控视频中的这个人,却感觉并不是不想跑快一点儿,而是因为某些个类似于年纪的客观因素跑也跑不快。

    还有就是再看她小跑儿着离开时的动作特点,虽然从理论上说不出个什么明确的道道儿来,但姜明妃感觉只要是个普通人看到了之后,估计十个里头有八-九个一眼就能断定这是一个女人。

    因为单从她的体态特征中,就明显得透露着一股女忄生固有的肢-体运动特点。

    于是当姜明妃看完了之后,立刻就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小峰你行啊,经你这么一说的话,我看这个人也是越看越像一个中年妇女了呢!”

    然而姜明妃没有想到的是,庞学峰的发现还远不止这一点。

    “妃妃,那你再想想最近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你感觉这个人有可能是谁呢?”庞学峰紧接着意有所指的说道。

    这下儿庞学峰还真的是把姜明妃给问迷糊了,于是姜明妃微微一怔的同时,下意识的就眨了眨眼。

    这话什么意思?

    还是最近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

    而且还和中年妇女有关的?

    那还用说嘛,不就是……

    想到这里的时候儿,姜明妃猛的一下儿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儿,“小峰,你的意思是说……小姨?柳兰珠?”

    庞学峰从裤兜儿里掏出烟来点上了一根儿,这才说道,“虽然我不敢百分百的确定就是柳兰珠,但是现在我却有九成九的把握怀疑就是她干的。”

    姜明妃一想也对呀,首先自己自从把这家雪之宝加盟店给开起来了之后,从来就没有和什么人发生过纠纷,所以也就不可能有人来干这种缺德事儿。

    要非得说和谁有过什么不愉快的话,那也就只有在昨天才刚刚来胡搅蛮缠了一通的小姨柳兰珠了。

    而当想到这里的时候儿,姜明妃也立刻就回想起了小朵在电话里说过的话。

    那就是在庞学峰为了替自己出气,把柳兰珠给羞-辱了一顿之后,柳兰珠在临走的时候儿竟然连一句狠话都没有说,而只是对着雪之宝的招牌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拉着自己的女儿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说实在的,当初听完了小朵的描述之后姜明妃就感到柳兰珠的举动有点儿反常。

    因为像她这种死皮赖脸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忄生格,就算是借着机会在店里撒泼儿大闹一通姜明妃都不会感到任何的意外,然而她却愣是连一个字儿都没有撂出来。

    不过,当结合着今天夜里的情况再从头到尾把昨天的事情给过了一遍儿之后,似乎柳兰珠昨天那反常的举动就完全可以说得通了,原来她不是不想发火儿,也不是不想撒泼儿,而是憋着一肚子的毒-气儿想要玩儿阴招儿呢!

    于是回想过了之后姜明妃紧跟着就说道,“小峰你说得不错,照你这么分析的话,那绝对百分百就是柳兰珠干的。”

    “哼,我就说她昨天怎么忽然变得这么老实了呢,一句难听的话儿都没说扭头就走,原来一肚子的坏水儿就等着夜里了干这呢!”

    庞学峰扌由了一口烟说道,“嗯,不过就是没有她的电话,如果有的话这会儿就能当场证实一下儿了。”

    姜明妃一听立马说道,“电话?谁的电话?你是说柳兰珠的电话?我有啊!”

    这个倒很是出乎庞学峰的意料,于是顿时的就是一愣,“妃妃,你怎么有柳兰珠的电话?”

    也是啊,水火不容的两家人,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怎么会有她的电话呢?

    不过姜明妃却说道,“我才懒得记她的电话呢,想起她来我就恶心,其实也不是我故意要记下来的,这么说吧,柳兰珠她们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在文雁区的南顺风街开了一家凉皮店,是咱妈有一次路过的时候儿无意中发现的。”

    “那次是咱妈去批发市场里买东西的时候儿正好儿的走到那儿,肚子有点儿饿了,于是看到了之后就想要进去吃一碗凉皮。”

    “可是谁知道一进去之后才发现,老板竟然是她,于是咱妈二话不说扭头就走,不过回来后闲聊的时候儿就对我说了起来。”

    “原本不知道吧也就没什么了,可是既然知道了,所以后来只要我开车经过那里去物流结账的时候儿,有意无意的就会喵上几眼。”

    “她们那儿也送外卖,所以她的电话就印在招牌上,也是因为她那个电话号码挺有规律的,186开头儿,0016结尾,中间正好儿是咱们江林这里的号段,所以这么一来二去的之后,我就算是不想记也记下来了。”

    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儿姜明妃却略有犹豫的说道,“小峰,难道你想这个时候儿给她打过去电话?这都已经这个时间点儿了,她估计早就已经关机睡觉了吧。”

    “再说了,就算是她没有关机,可也不见得接你的电话呀?”

    “再退一步说,就算她接了你的电话了那也打死都不会承认的,还说不定一听是你的声音当场就给挂掉了呢!”

    按说姜明妃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庞学峰却并不担心这个,“妃妃你放心,我并没有和她聊天儿的打算,不过不知道你听过这么一种说法没有,纵-火-犯在成功纵-火了之后,十有八-九都会假装成围观的路人而再次回到事发地点来看一眼自己的‘杰作’。”

    “所以我敢肯定,柳兰珠就算是不至于这么大半夜的再跑回来看一看,但是做贼心虚的她绝对是不会那么容易就入睡的。”

    “而且我还敢打包票,她的手机一定不会关机,你信不信?”

    你还别说,如果是平常和庞学峰斗嘴儿磨嘴皮子的那会儿,姜明妃就算是明知道自己说不过庞学峰,可怎么也要“反抗”一下儿的。

    然而这一次不同,当听完了庞学峰的分析之后,居然顿时就感到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那你真的打算给她打一个?”姜明妃终于问道。

    “对呀,当然要打了,人家既然都敢大夜里的跑到咱们店门前来干这种缺德事儿,我只不过是给她打一个电话有什么不敢的?”

    说完了的同时,庞学峰拿出自己的手机,按着姜明妃刚才说的号码就给柳兰珠打了过去。

    然而你还别说,在电话只不过才响了两三声儿之后,还真的就被接通了。

    “喂,是柳兰珠吗?”庞学峰和她也没有什么可寒暄的,上来就单刀直入的问道。

    不过接通是接通了,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就在昨天两个人曾经通过一次电话而被对方听出来了声音的关系,电话那头儿却是一片静悄悄的,并没有人说话。

    于是庞学峰再次重复道,“喂,是柳兰珠吗?我是庞学峰。”

    得,就在庞学峰自报过了家门之后,电话居然在毫无征兆间猛的一下儿就被挂断了。

    一看到柳兰珠居然这样儿的对待庞学峰,姜明妃立马就有点儿急脸了,拿起自己的电话就要给柳兰珠再次的打过去,不过却被一脸微笑的庞学峰给轻轻的拦了下来。

    就在姜明妃有点儿模棱两可的时候儿,庞学峰居然再次的拨打了柳兰珠的手机号码。

    然而这一次得到的却只是一个机械般的回复,“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ispoweredoff.”

    得,就像先前说过的那样儿,这次真的直接关机了。

    于是这次别说是姜明妃,就连小朵也终于看不下去了。

    “这人怎么这样儿啊,就算不是昨天那个人,你说一声儿打错了能累着你还是怎么着!”

    姜明妃也是一脸的气愤。

    不过和两个人不同的是,庞学峰却是始终笑呵呵儿的。

    “妃妃,小朵,你们先别急,她这一关机倒是省了我们的事儿,至少连确认都不用再确认了。”

    小朵莫名其妙的问道,“学峰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庞学峰说道,“这不是明摆着呢嘛,就像你说的那样儿,如果真的是大夜里的打错了电话了,说一句你打错了,或者干脆的开骂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可是这倒好,在我表明了身份之后一句话都没有就直接的关机,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姜明妃刚才确实的有点儿气过了头儿,不过这会儿听庞学峰这么一说,还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小峰,那你准备怎么办,咱们到底要不要报-警?”姜明妃冷静下来了之后紧跟着问道。

    然而庞学峰却只是轻轻的一弹就把手里的烟头儿给弹到了店门外,这才说道,“报-警什么的就没有必要了,再说了,这次毕竟没有给咱们店里造成什么实质忄生的损失,所以就算是一一零真的来了也不会立案。”

    “哪怕是抓住了当事人,不过我估计顶多的也就是批评教育一顿了事。”

    “所以照我说的话,咱们也就别给人家民-警同志找麻烦了。”

    不过姜明妃却还是没有办法咽下去这口气,“小峰,那你的意思……就这么饶了她了?”

    庞学峰呵呵儿一笑,“饶了她?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啊,不报-警是不报-警,可人家居然牺牲了自己的睡觉时间大夜里的来给咱们的大门上贴‘宣传广告’,那我不好好儿的回敬一下儿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