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正文_第六百四十四章 爷爷我来了
什么?
    公司的地址?
    别说是季九生了,听到了庞学峰的话之后,就连荣欣和耿月蓉也都莫名其妙的看向了他。
    “学峰,你问他的地址干什么?”荣欣问道。
    庞学峰笑了笑,“欣姐,待会儿我再仔细的跟你说。”
    果然,这个时候儿季九生也回过了神儿来,“你问我公司的地址?干什么,这是要赤果果的威胁我呀,啊?”
    “怎么,不敢说出来?”庞学峰故意的说道。
    然而季九生却哈哈的笑了两声儿,“我不敢说出来?小朋友,我看是你想多了吧,还不怕告诉你,老子的公司就在县城里的大铜路一百二十号,九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就在最顶层,怎么着,听你的意思还想找上门儿来呀?”
    哪知道庞学峰淡淡的说道,“不错,你猜对了,我还真就是这么打算的。”
    季九生一听也来劲了,“行啊,听说你小子在江林市里混的很不错嘛,不过你可不要忘记,这里不是江林,这里是铜余,是老子的地盘儿,我这会儿就在公司里等着你呢,只要你有本事尽管的放马过来,你要不来你就是我孙子!”
    要是说斗嘴皮子的话庞学峰还真的没有怕过谁,“好,那你就在公司里老老实实的等着吧,我保证,待会儿就算是你管我叫爷爷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说完,庞学峰二话不说就挂断了电话。
    “学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想要干什么?”荣欣立马就问道。
    庞学峰看了看手里的手机,“欣姐,如果咱们压根儿就不认识,那今天这事儿和我确实没什么关系,可如今我都已经开始管你叫姐了,那今天这事儿就和我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而且就因为咱们手里没有能拿到法律台面儿上的证据,他就可以嚣张到这个程度,那我就只好用自己的办法来让他长点儿记忄生了。”
    荣欣听到了之后立马就说道,“学峰,你的好意姐心领了,可你千万不要冲动啊!”
    耿月蓉更是赶紧的说道,“对呀学峰,你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阿姨知道你是想要替我出口恶气,不过季九生怎么说当年也是技术员出身,不管做什么事儿心思都特别的缜密,而且这个人也阴着呢,要不然以我们两家的关系小欣早就逮着他的把柄把他给法办了,所以说他可绝对的不是个什么善茬儿。”
    看得出来,荣欣和耿月蓉本质里都是心地善良的人,就冲着这份儿关心就不是那种用尽心思的把别人当枪使的主儿,不过庞学峰还是说道,“欣姐,耿阿姨,你们就放心吧,我做事儿有分寸的,再说了,今天来的匆忙什么礼物都没有带,就把这次季九生的事儿作为给你们二位的见面礼吧。”
    不过荣欣却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学峰,我知道你是个爱打抱不平的热心肠,然而这次可不是别的什么,这么说吧,能在铜余县做矿业生意做到大老板的哪个不是千万打底的身家,哪个身边儿能没有几个保镖,我爸的身边儿就有三个,而且据我所知,季九生身边儿至少也有两个身手不错的贴-身保镖。”“所以你别怪我说话不中听,你是挺有经商的天分,还有着这占卜的本事,本身的体格儿也不错,可是咱们华国的老话儿是怎么说的,双拳难敌四手啊!”
    “万一你和他理论的时候儿闹僵了,这如果一动起手来还不是明摆着你吃亏的事儿?”
    也难怪荣欣会这么说,因为比起姜明妃戴小雪或者周贤民他们来,荣欣和庞学峰相识的是最晚的,一起经历过的事情也是最少的,所以直到现在,荣欣也只知道庞学峰有商业才能和占卜的能力。
    就算是上次在大盖儿乡咸井庄村发生的那件事儿,等荣欣赶到的时候儿庞学峰已经狠狠的教训过武景堂他们了,所以荣欣只知道庞学峰是个体格还算健壮的小伙子,可是对于庞学峰的身手却是一无所知。
    庞学峰一听原来是担心这个啊,本来不想张扬的,可是看眼前的架势自己如果不为自己“正名”的话,估计还真的会被这娘儿俩死活拖着不让去了。
    于是庞学峰把客厅里给环视了一圈儿,不过一看,所有的装饰摆件儿不是价格不菲的就是一看就是古董级别的,没有一件便宜货,所以最后不得已,庞学峰只好把目光聚焦在了眼前的茶几上。
    这茶几的板材面料是用一整块儿带着漂亮纹理的石料做成的,相当的厚实,而木质的桌体则是一种色泽暗红,并且透着一股子儒雅气息的木料,虽然这茶几明显的显旧,但是却一点儿也不影响气质。
    庞学峰虽然叫不出个名堂儿来,但是就冲着这股沉稳大气的范儿,一看就知道也不是个小数目,不过感觉上比起刚才的那些算是要便宜的多了。
    “欣姐,这茶几值不少钱吧?”庞学峰问道。
    可能是庞学峰的话题跳的太厉害了,荣欣听到了之后顿时的就是一愣,“茶几?为什么要问这个?”
    不过随即就接着说道,“倒也没有什么,我爸平时喜欢搜集古董,这茶几就是他的一个朋友在潘家园淘到了之后送他的。”
    “我对古董没兴趣,所以跟我说了几次我记不住这石料到底是什么,不过这桌体的木料我记得好像是……对,是红木的。”
    “可我爸最喜欢的是黄花梨,不过碍于朋友的面子也不好说什么,就一直这么放在这儿用着了。”
    “要说价钱的话吧,应该也不会太贵,我估摸着顶天了也就五万左右。”
    然而庞学峰听到了之后就在心里呲了呲牙,有钱银啊!
    “欣姐,不好意思了,下次我一定给荣叔儿买个黄花梨的。”
    说完也不等荣欣反应,庞学峰神念微动之间,拳头之上就已经散发出了一股强劲的元气,随即轰然就砸向了茶几。
    咔!咔!咔!咔!咔!
    一瞬间,厚实的石料板面就已经变成了四分五裂的碎块儿,而庞学峰的拳头上居然连个红印子都没有。
    庞学峰这才说道,“欣姐,这下儿放心了吧,我并不只是体格儿不错而已。”
    荣欣和耿月蓉立马的就看傻了。
    不过当看到这拿锤子砸都不一定能砸碎的茶几竟然被庞学峰这么一拳就给打碎了之后,荣欣不仅一点儿的都没有心疼茶几,反而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庞学峰究竟还有多少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呢!
    ……
    大铜路一百二十号,九鼎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顶层,董事长办公室。
    此时,一个手指上带着一枚硕大的金戒指的男子正靠在老板椅上,一边儿扌由着烟一边儿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就奇了怪了,你说我们这两个当事人是谁都不可能把这件事儿给抖出去的,可她们怎么会知道的呢?”
    而就在男子不远处的沙发上,一个一头花白头发的中年人正在出神儿的看着手里的那根中-华烟发愣,“我不是说过了嘛,就是那个姓庞的小子发现的。”
    听到这话之后,男子才慢慢的朝着中年人看了过来,“元先生,您在世面儿上走南闯北的也有几十年了,不会真的相信一个毛头小子会轻易的看破你的手段吧?”
    不错,此时的两个人正是季九生和元易。
    从荣欣的父母家里玩儿命似的跑出来之后,元易是一肚子的火气和郁闷。
    火气是因为自己行走江湖几十年了,不管到了哪里都是被人好烟好酒一口一个元先生的伺候着,生怕怠慢了自己,可是今天倒好,不仅被荣欣娘儿俩给臭骂了一顿,还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给折腾的差点儿连魂儿都丢了,能不气嘛!
    而郁闷则是因为自己曾经走南闯北的,小的失误也不是没有过,可是像今天这样儿被人给直接的把老底儿都给揭穿了还真的是开天辟地的头一次,最主要的是,还是被庞学峰这个地地道道的毛头小子给办到的。
    所以元易就更加的郁闷了,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那熏香里的秘密的呢?
    然而就算是元易想破了脑袋也还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于是最后还是把原因归结于一定是有人泄密了。
    可是就像刚才季九生说的那样儿,他们两个人就是这件事儿的主谋,除非是吃傻了主动的把这件事儿都抖出去,否则的话对两个人谁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所以问题紧接着就又出来了,那到底是谁泄的密呢?
    于是当问题再次的陷入了死胡同的时候儿,元易也不想了,干脆就直接的来到了季九生这里,怎么说两个人也得就这次的事情先通通气儿,好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不是。
    元易没有说话,而季九生却接着说道,“你电话掉在她们家了不知道,就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和那个什么庞学峰通过电话了,他-妈-的什么玩意儿啊,不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儿嘛,还问我公司的地址,还要什么找上门儿来!”
    “我呸,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是吧,难道我公司里的保安都是摆设?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刚才就已经安排下去了,从现在开始,除非是事先有预约的,否则他连公司的大门儿都进不来。”
    “所以我说元先生,咱们还是再想想,是不是在别的什么地方出了问……”
    可季九生才刚说到这儿,忽然就听到办公室里有人说道,“呵呵,要我说的话,你公司里的那些个保安其实也就是个摆设而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