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正文_第六百四十三章 你想多了
季九生?
    果然是冤家路窄呀,不早不晚的偏偏在这个时候儿就打来了电话。
    荣欣说道,“学峰,电话给我。”
    庞学峰本来想说荣欣副县长的身份接这个电话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合适,可是当想到耿月蓉可是荣欣母亲的时候儿,还是把手机递给了荣欣,不过也知道她这会儿正在气头儿上,所以还不忘叮嘱了一句,“欣姐,冷静。”
    荣欣点了点头,手指轻轻滑动了一下就接通了电话,不过却并没有第一个开口。
    可也巧了,接通了电话之后,那头儿立刻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的说话声,“元先生,今晚有空儿吗,还在老地方吧,顺便再说一下接下来的事儿。”
    荣欣一听,果然就是季九生的声音,这才开口说道,“接下来的什么事儿啊,是不是上次的车祸没有成功,这次又要合计着怎么使坏呢是吧?”
    季九生显然没有想到元易的电话中居然会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于是一顿之后立马就反问道,“你是谁,元先生怎么不接电话?”
    荣欣冷笑了一声儿,“呵呵,季大老板,咱们虽然也有几年没有见了,但是你还不至于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吧?”
    确实,虽然荣欣和季九生都在铜余县生活和工作,可是一来两个人的工作上没有任何的交集,二来两家又明摆着有过节,所以除了那次季九生去县-政-府里找人办事儿的时候儿无意中遇到了荣欣之外,两个人这都有好几年了,还真的就没有见过。
    听到了荣欣的话之后,季九生顿时就感到极其的不可思议,不过最终还是问道,“你是……荣欣?荣副县长?”
    荣欣再次笑了笑,“多谢季大老板还记得我,怎么样,和我说说吧,接下来你们是不是直接要让元易对我这个副县长动手啊?”
    短暂的沉默之后,季九生立马就哈哈笑着说道,“哎呀,原来是荣副县长啊,确实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了,不过你刚才和我说的那什么什么,我没听明白,您是在和我开玩笑呢吧?”
    别看这会儿季九生好像没事儿人似的在和荣欣打着哈哈,可事实上,就在刚才知道了接电话的是荣欣之后,季九生的心里猛的就是咯噔一下儿。
    因为上次的车祸虽然死伤了好几口儿人,但是耿月蓉却因为荣欣的一个电话临时改道而幸免于难,所以季九生这次其实是想和元易碰碰头儿,然后商量一下接下来再想个什么办法算计一下儿耿月蓉的。
    可是千算万算,季九生怎么也没有想到,接听电话的居然是老对头的女儿荣欣,不过季九生怎么琢磨也弄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荣欣说道,“我和你开玩笑?季大老板,我妈差点儿连命都没有了,我还和你开玩笑?”
    季九生依旧打着哈哈说道,“呦,荣副县长,怎么回事儿啊这到底是,车祸?哎呀,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别说看江林台的新闻了,我就是连看一张报纸的时间都没有啊,诶对了,耿老师没事儿吧?”
    听到季九生这是死不承认准备要把太极给打到底了,荣欣的心里顿时的就冒起了火,不过当看到庞学峰投来的目光之后,终于还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季九生,我也不和废话了,我就问你一句,你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难道就不怕我把你给抓起来?”
    虽然季九生依然闹不明白元易的手机为什么会在荣欣的手里,不过听到了荣欣的话之后还是立马就说道,“荣副县长,您可是县长,可是咱们铜余的父母官,您可不能无凭无据的就这么冤枉好人啊。”
    “您看,这话儿我要是说出来的话就好像是在顶撞您似的,可您有什么证据吗?现如今可是法-制-社-会,咱们说什么都不能空口白话不是,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在得知元易的手机落在了荣欣的手里之后,季九生本能的就感到了一丝不妙,不过这会儿之所以还敢没事儿人似的在这里和荣欣兜着圈子,就是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想要算计耿月蓉不假,可是这手段却完全的超越了普通刑-事-案-件的范畴。
    就算你荣欣查,而且也查到了,可有本事你告我去呀,难不成在法庭上法官还能认定元易扎个纸人儿送个熏香什么的就能够成为有效证据?
    而荣欣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副县长心里也十分明白这个道理,其实就在先前庞学峰在向元易询问事情经过的时候儿,荣欣悄悄的就已经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
    可是一来单凭元易一个人的口供实在不足以支撑起一条完整的证据链,二来,荣欣也是万万的没有想到,事情的经过居然是如此的离奇,这才让原本准备用这些录音证据走法律途径的荣欣自己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儿。
    然而人之常情,当荣欣想到如果不是庞学峰事先提醒过,自己的母亲此时不是躺在医院里就是躺在墓地里的时候儿,心里仍是十分的不甘心,“实话告诉你吧季九生,元易已经把你们合起来算计我妈-的事情全部都给说出来了,我劝你最好不要存着什么侥幸心理,否则到时候儿到了法庭上你只能罪加一等。”
    “有证据吗?”你有你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季九生颠过来倒过去的反正就是死咬着有没有证据这个环节不松口。
    “有元易的全程录音。”荣欣说道。
    “还有别的证据吗?”季九生紧接着问道。
    “难道这些还不够?”荣欣也不甘示弱。
    然而季九生一听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我的荣副县长,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没有见您是越来越会开玩笑了,啊,就凭一个人单方面的说了几句话我就有罪了?那您要是每天没事儿了就找个人说我这不对那不对的,那我迟早还不得被你们这一顶顶的大帽子给压死啊!”
    本来和荣家就是对头,再加上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儿,于是这个时候儿季九生对荣欣说话也丝毫的没有什么顾忌了。
    荣欣是脾气不太好,遇到不公的事儿了还爱给人耳刮子,可是荣欣所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事出有因的,从来不会胡搅蛮缠无理取闹,所以当听到季九生这死猪不怕开水烫无理也要赖三分的架势的时候儿,还真猛的一下子就有点儿上不来嘴了。
    当然,如果只是季九生一个人的话,他还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可是他知道,现在的荣耀威虽然不是当年的荣耀威,可是如今他季九生也早就不是当年的季九生了。
    因为经常去铜余县最大的KTV里唱歌找小女且,季九生“无意之间”结识了一个名叫鲍广军的年轻人,而这个鲍广军,正是铜余县-委-副-书-记鲍家正的小儿子。
    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季九生异常的兴奋,因为只要能和这个鲍广军打好关系,那就等于是间接的抱住了鲍家正的大-腿。
    于是后来为了讨得鲍广军的欢心,季九生不惜自掏腰包带着鲍广军把南方各大城市几乎都给转了一个遍儿,但凡是能叫的上号的KTV,夜-总-会,以及各大夜场,只要是鲍广军看上了里头的小女且,不管是多少钱,只要他高兴就行。
    回来了之后,为了能把自己给牢牢的绑在鲍家的这条船上,季九生还愣是把公司里百分之五的股份白白的送给了鲍广军。
    终于,季九生所做的这一切得到了回报,就在一天两个人刚刚和五六个美女折腾完了之后,鲍广军转达了老爹鲍家正的话,那就是以后在铜余不管有什么事儿,可以直接通过鲍广军向他转达。
    虽然始终还是没有和季九生见个面儿,但是对于季九生来说,这一句话就已经足够了,只要自己能伺候好鲍广军这位公子爷,那自己的脑门儿上就等于已经打上了鲍家的标签儿了,而这,才是季九生真正有恃无恐的根本所在。
    庞学峰也没有想到今天来了一趟铜余居然会遇到这么多的事儿,原本计划着给耿月蓉看过了命轮之后如果没有什么事儿的话自己就可以回江林了,可是谁会想到半路上居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季九生,而且还是如此的可恨嚣张。
    于是当看到荣欣那一张气愤的俏脸的时候儿,忽然就打定了一个主意。
    “欣姐,让我和他说两句。”庞学峰说道。
    愣了一愣,荣欣还是把手机给了庞学峰。
    “你就是那个季九生?”庞学峰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你又是谁?”季九生没有想到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人。
    “我是江林市山间好泉公司的庞学峰。”庞学峰毫不掩饰的自报家门。
    可是季九生居然说道,“哦,原来是那个什么江林的企业新星啊。”
    这下儿庞学峰也愣了,“你认识我?”
    季九生笑了笑,“当然认识了,你们不就是卖那个什么纯净水的嘛,我记得为了推广你们的产品还搞出了老大的一个阵仗,又是地上又是天上的,不过你和荣欣是什么关系?”
    都是搞企业的,江林市和铜余县又紧挨着,季九生还真的听人说起过当初那场声势浩大的新品推介会。
    “荣欣是我姐。”庞学峰也没有隐瞒这个。
    “呵呵,原来如此,那你接电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再重复一遍儿刚才的废话?”面对荣欣的时候儿季九生多少还算有点儿底线,可是当面对庞学峰的时候儿,季九生已经丝毫的不客气了。
    然而庞学峰却无所谓的笑了笑,“你想多了,其实我就是想问一下儿,你们公司的地址在哪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