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正文_第六百三十九章 你怕什么呀?
什……什么?
    这就是你们请来的那位敢和我叫板的先生?
    其实对于这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元易在来的路上已经想过了,虽然在荣家不能对你动手,可是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只要出了荣家的大门儿,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也难怪元易这么霸道,因为在铜余县苦心经营了这几十年下来,元易早就已经是铜余县堪舆界的龙头老大了,当然不可能没有一个同行,可只要是想在铜余县的地界儿上吃这碗饭的,哪个不得先看看元易的脸色。
    因为一来元易这个人确实有点儿本事,二来元易这个人特别懂得经营人脉,三来呢,元易这个人本身的忄生格就比较狠,当年为了在堪舆这行儿里争夺铜余第一把金交椅,被他暗中踢掉的绊脚石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于是这么多年下来,早就不能用一个简单的算命先生来看待元易了。
    就比如在上个月,因为元易被一个客户请去给家里的老人选阴宅而暂时的离开铜余去了一趟前鸣县,可就在这期间,铜余县轻工局柴主任的家里却发生了一件怪事儿。
    柴主任那刚刚满百天的小孙子不知道是冲撞了什么脏东西,一到凌晨两点左右的时候儿就会准时的大笑不止,孩子的父母和爷爷奶-奶怎么哄也哄不睡,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只当是小孩子睡反了觉了,毕竟都是过来人,知道这事儿很正常,可是后来竟然连着一个星期都是这样儿。
    而且不仅如此,伴随着大夜里那渗人的笑声,小家伙儿的脚脖子上头还会渐渐的出现一个手印状的於痕,家里人这才终于感觉到事情的严重忄生了。
    所幸柴主任之前就和元易打过交道,算是熟人,于是柴主任赶紧的就给元易元先生打电话,然后这才知道元易不在铜余本地而此时正在前鸣县呢,可是眼看着孩子这每夜每夜被折腾的睡不着觉的,柴主任知道不能再等了,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把另外一位在铜余县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胡先生给请了过来。
    事情虽然解决了,可是后来当这位胡先生知道柴主任原先第一个联系的竟然是元易之后,在元易回到铜余的第一时间就亲自登门道歉,不仅把这次收入所得的两万块钱如数的给了元易,自己还另外带了一份厚礼,元易看他识相,这才算是没有继续追究此事。
    像这样儿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举不胜举,不过却也说明了元易在铜余县堪舆界的地位和势力。
    然而当看到庞学峰那一张标准的大学生模样儿的脸时,向来算天算地的元易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毛头小子竟然就是那个不仅对自己的熏香评头论足,还扬言要会一会自己的先生?
    元易原先琢磨着,就算真的有这么一号儿狂人,可年纪怎么着也得四十往上了吧,可是……这一下儿元易顿时的就愣在那儿了!
    “荣副县长,您……您说什么?”元易还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呢。
    荣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位就是庞先生,人家一来就看出你那什么熏香连十块钱都不值了,竟然还收了我们一百块,进屋说吧。”
    面对着元易,荣欣顿时就恢复到了荣副县长的架势,说完了之后对着庞学峰点了点头,转身就朝着别墅里走去。
    这下儿可好,本来就因为有人找自己茬儿的事儿正气着呢,这下儿又被荣欣给甩了脸子,而且还当着自己徒弟的面儿,于是元易的脸上立马的就有点儿红一阵儿白一阵儿了,有心辩解几句吧,可是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得,进去再说吧。
    于是冷冷的瞪了庞学峰一眼之后,元易让两个徒弟留在了车里,自己这才跟着走进了别墅。
    既然知道是谁挑的事儿了,于是元易落座了之后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客套话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顿时就目米成了一条缝儿,在把庞学峰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之后单刀直入的就冲着庞学峰问道,“庞先生?好,庞先生就庞先生吧,那我想问一下儿,你凭什么说我这熏香连十块钱都不值?”
    庞学峰听到了之后就是一笑,真的是个实诚孩子啊,这就开始因为这事儿和自己较真儿了,不过庞学峰哪儿有时间和他扯这个蛋啊,“要我回答也可以,不过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先请教一下儿。”
    还有问题?
    元易下意识的就看了耿月蓉和荣欣一眼,不过耿月蓉和荣欣一个个的都板着一张脸丝毫没有接茬儿的意思,于是元易这才又看向了庞学峰,极为不耐烦的挤出了两个字,“你说!”
    庞学峰拿起先前放在茶几上的那瓶熏香看了看,然后脸色猛的一沉问道,“元先生,我的问题就是,你为什么要用这瓶儿熏香来破坏耿阿姨的气运?”
    什么?
    破坏气运?
    听到了庞学峰的话之后,元易的脑子里顿时的就有点儿断片儿了!
    在以往的经历中,找上门儿来叫板踢场子的人元易见得多了,可那也就是比本事,比如两个比试的人根据一个人提供的生辰八字同时给他预测吉凶,最后看谁算的准;又或者根据一个人的相貌来推演这个人的家庭情况,父母是否健在,是否婚配,是否有子女等等。
    不过总体来说这都是一些有迹可循,并且就连普通人也多少都能接受的比试方法。
    也正因为如此,元易甚至在来的路上都已经合计好了,荣家找的这个什么先生不是要和自己会一会吗,其实这只是文雅一点儿的说法,说白了就是打擂台,比拼一下儿各自的本事。
    如果真的是这样儿的话,那自己就和他比自己最拿手的观字测命,也就是让对方在纸上随意的写出一个字,然后自己根据这个字就可以算出他已经发生过的和即将发生的某些事情。
    而在以往的经历中,元易也正是凭着这么一手绝活儿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前来踢场子的对手,从此让自己的名气越来越大,站的也越来越稳的。
    不过元易怎么想也没有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姓庞的毛头小子只不过才和自己打了一个照面儿的功夫,就一下子揭穿了自己藏在这熏香背后的秘密,这……这怎么可能呢?
    然而与此同时,元易也才忽然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熏香不值钱?想要和自己比试比试?看来这一切都只是借口而已,而真正的目的,恐怕是荣家人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之所以找了这么一个借口把自己给骗过来,看这架势今天对自己兴师问罪才是真的!
    不过元易毕竟这样的场面儿见得多了,于是立刻就是哈哈的一笑,“这位庞先生,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懂呢!”
    耍赖是吧?
    死不认账是吧?
    庞学峰早就料到元易很有可能就会来这么一手儿,于是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就把小瓷瓶里所剩的熏香全部的倒出来握在了手里,然后二话不说掏出火机就全部都给点着了。
    看到庞学峰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荣欣和耿月蓉也是顿时的一愣,不过稍微的一琢磨之后,就已经大概能猜到庞学峰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元先生,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知道,现在是大夏天的,你又是大老远的从别的地方赶了过来,心里一定也很燥热,不过我听耿阿姨说这熏香的味道确实不错,不仅清新怡人,还有助于提神醒脑,来,正好儿咱们先点上,等都心平气和了以后再继续谈,这主意不错吧?”
    说着,庞学峰就把这已经点着的不到二十根熏香架在了茶几上的烟灰缸上。
    元易万万没有想到庞学峰竟然敢这么干,于是当看到熏香点着了之后那袅袅升起的阵阵青烟之后,脸色顿时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不过比这更为过激的举动还在后边儿,只见元易立马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且向后快速的退了两步,好像是对这熏香所产生的气体十分的忌讳似的。
    也难怪元易会这么的紧张,因为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这熏香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其中那根黑线燃烧后所产生的气流可是不会认人的,只要是在它附近的人,一律无差别的侵入其命轮。
    而被一根熏香中的黑线燃烧所产生的气流侵入命轮之后,对一个人气运的影响就表现在无论做什么事儿都开始变的不顺,各种鸡-毛蒜皮的小麻烦开始不断的涌现。
    两到三根过后,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平时的生活当中,人就开始会出现一些倒霉事儿,就比如像耿月蓉最开始的那样儿,平白无故的崴脚或者走平路都能摔跟头。
    而四到五根过后,就已经能够整体的侵蚀一个人的运势,各种涉及到生命安全的隐患就会慢慢的滋生,耿月蓉那次有惊无险的车祸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这个时候儿元易忽然就带着一丝怒意的对着耿月蓉和荣欣说道,“荣太太,荣副县长,恕我说句失礼的话,二位今天大老远让我跑过来,难道就是为了听这个来路不明的毛头小子胡言乱语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