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极品女房东 > 正文_第六百一十一章 老天爷真的开眼了

        算杨艺作为江林电视台的记者,可也不是能经常遇到市长亲临现场这种情况的,所以杨艺本来还想借着这次机会在曲天臣的面前露露脸儿,哪怕得不到什么实质忄生的好处,不过至少能在领导的面前增加一下曝光度吧。

    然而杨艺没有想到的是,曲天臣一句话把这活儿打发给了贺青岩,于是杨艺一看曲天臣都发话了,只得无奈的把话筒递向了贺青岩,“贺区-长您好,能和我们讲讲吗?”

    在镜头面前贺青岩没有办法发作,但是算隔着电视屏幕,庞学峰似乎都能感到贺青岩此时那被自己极力压制着的怒气。

    不过贺青岩毕竟城府很深,于是迅速的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面对着镜头平静的说道,“关于这次的垮塌事件,因为目前挖掘仍在进行,我们还没有彻查出原因,所以不便发表观点。”

    “像你刚才已经了解到的那样,所幸这所别墅的主人并不住在这里,所以不幸的万幸,这次并没有任何的人员伤亡。”

    “不过作为溪山区的区-长,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我们一定会把别墅垮塌的原因查个水落石出,与此次垮塌事件相关的开发商,承建方以及监理人员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至于这几方之间是否存在着暗的利益勾结,我们一定会严查彻查,绝不姑息。”

    “届时,我们会通过溪山区区-政-府的官以及官方微博向大家公布,让小区里的其他业主住的安心,让广大的市民对我们溪山区政-府充满信心。”

    按说作为主-政一方的领导,贺青岩这番话也算是规矩滴水不漏了,既没有言多必失的透露出任何的消息及数据,也没有把话说死,同时还又义正言辞的表明了溪山区对于此次事件的态度,总体来说算是一次标准的套路发言。

    按说采访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可是作为一个已经从事记者工作好几年早已经称不新人的杨艺,这个时候儿脑子不知道怎么想的,看到贺青岩说完了之后转身要再次走向挖掘现场,忽然冒出了一句,“贺区-长,我能再提一个问题吗?”

    贺青岩身形一滞,眼顿时冒出了一连串儿的问号,不过却没有直接开口,而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贺区-长,刚才在前期采访的时候儿我们听工人师傅们说,在挖掘的工程当,从别墅的地下一层里挖出了一个面积不小的私人保险库,请问这件事情属实吗?有什么贵重物品损坏了吗?同时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说完了之后杨艺把话筒朝着贺青岩一递,问道。

    要是例行的采访问答的话也无所谓了,可是这个记者杨艺却不知道为什么偏偏问出了这个敏-感的问题。

    要知道,星空区六号别墅的幕后主人其实正是贺青岩本人,而地下一层的保险库更是贺青岩秘密的秘密,连对贺青岩的私人生活知道的最多的老韩都不知道这件事。

    而关键在于,现在不仅六号别墅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堆废墟,连下面的保险库也暴露在了大众的面前。

    可最让贺青岩感到愤怒以及惊疑不定的是,里面儿的两亿多现金却不翼而飞,连半毛钱都没有剩下。

    说实在的,从最初的惊恐不安稳住了心神之后,贺青岩也考虑过了无数的可能,不过最终都被自己否定了。

    不过这也算不幸的万幸,因为起毫无缘由消失的现金,保住头的乌纱帽才是最重要的,否则一旦被周系的人揪住不放而最终查到了自己头的话,那是再有几十亿也于事无补了。

    所以为了转移大众关注的焦点,贺青岩在刚才那番讲话还故意的释放了一个烟幕弹,是为了要把焦点转移到开发商,承建方,以及第三方监理的头。

    可是谁知道,这个记者却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于是听到了之后,贺青岩这会儿真的是恨不得扌喿起地的石块儿把她给砸死,无奈也只能是想想,自己的身份再加现在的场合,还能有什么办法,忍着吧!

    “关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说大家其实都知道,在我市的高档住宅里,泰鑫国际景观小区和水郡豪庭是稳居前两位的,而能住到这里的人大多是一些社会的精英人士,当然了,收入自然也不会低,所以,他们如果在自己的别墅里设有私人的保险库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而关于你所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我只能再次的替业主感到庆幸,也许是因为长期不在这里居住的原因,所以保险库里什么都没有。”贺青岩说道。

    “那好,感谢贺区-长的解答。”说完,杨艺再次的面对镜头,“各位观众,本次的采访到此结束,关于事件的后续报道,请继续关注江林电视台一套的江林新闻栏目,前方记者杨艺,泰鑫国际景观小区为您报道。”

    也许是隐约感到了贺青岩看自己的眼神有着那么一丝不悦,记者杨艺在提问完了之后匆匆的结束了这次的采访。

    不过采访是结束了,然而老姜家的餐桌可热闹起来了。

    “哼,我说嘛,现在的这些个房地产开发商没有一个好心眼儿的,偷工减料以次充好,你们看,出事儿了吧!这幸好是没有人,这要是人家真的在里边儿住着那还得了?”老姜同志把手里的筷子往餐桌儿一拍,第一个开起了地图炮。

    柳兰枝看着电视也是气愤难平,也夫唱妇随的说道,“对,要我说呀,这些人是缺德,以后建议国家出-台一条新规定,房地产开发商必须住在自己兴建的楼房里,看他们还敢不敢再这么缺德了。”

    姜明伟托了庞学峰的关系,现在可在已经收购了豪疆地产的盛天来的公司里,于是听到老两口儿的话之后立马接话道,“爸,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姐夫的朋友盛总可是搞房地产的,人家对质量的把关可严了,还有责任追究制度呢,您可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老姜同志这才想起来,自己一时的嘴痛快了,可这不是把庞学峰的朋友也给一并喷进去了嘛,于是和柳兰枝对视了一眼之后立马不好意思的笑道,“也是,怪我怪我,这有良心的企业家还是有很多的嘛,不能一概而论啊,学峰的朋友盛总是一个好例子嘛!”

    柳兰枝和姜明伟听到了之后差点儿笑的把嘴里的饭都给喷了出来,不过娘儿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默契的笑了笑之外……继续吃饭,继续吃饭!

    而当庞学峰和姜明妃互相对了对眼儿之后,除了心照不宣的笑了笑,也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低头继续吃饭。

    姜国芬之前只打听到了庞学峰入股山间好泉的消息,可对于庞学峰居然还有一个朋友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则是一无所知,不过他了解自己的哥哥和嫂子,都是本分人,从没有打肿脸充胖子的习惯,于是仔细的一琢磨,看来这事儿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于是默默地看了看庞学峰,又看了看姜明妃,眼神莫名的又多了一丝羡慕。

    “诶对了,光顾着说了,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儿的事儿啊?”为了缓解刚才的小尴尬,柳兰枝岔开了话题。

    “你没有看到日期啊,这不是昨天晚的事儿嘛。”姜明妃叨了一口清蒸鱼说道。

    老姜同志这个时候儿忽然想到了什么,“诶对了妃妃,我记得你不是有个分店也在溪山区嘛,离这个什么什么小区远吗?”

    姜明妃一听知道老爸想说什么,于是说道,“嗯,不过我们在益航路,这个泰鑫国际在吉祥大道,还远着呢,你别扌喿心了没事的,他们是整个小区都爆了也和我们没有一点儿的关系。”

    “看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然而柳兰枝看着姜明妃的时候儿却是一脸满足的微笑,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女儿找了这么一个好女婿呢!

    老姜同志也笑着说道,“那倒也是啊!”

    聊过了这个话题之后,大家继续吃饭,同时一边儿吃着一边儿聊着别的热闹事儿,老姜同志这才又拿起了遥控器要换到-央一套的新闻三十分去。

    可是在这个时候儿,电视镜头一转,信号儿瞬间切换回了播音员在演播室的画面儿。

    播音员整了整手里的稿子说道,“现在临时插播一条新闻,在大约二十分钟之前,一名四十多岁的年男子在经过黄海大道与东巷南路的十字路口时,因为无视醒目的红灯强行通过,结果被一辆来不及刹车的私家车-撞翻在地。”

    说到这里的时候儿,镜头一闪,立刻切换到了事发现场的监控视频。

    视频画面,一名男子正倒在血泊,而在他的身旁边儿,一辆黑色的但是却看不清型号的私家车正停在一旁,看样子好像是车主的一个年轻女子正在一旁焦急的拨打着电话。

    随后,一辆一二零的救护车迅速的赶到了现场,在现场进行了简单的紧急处理之后,男子被医护人员用担架给抬进了救护车。

    画外音继续说道,“据现场的目击者称,男子右腿受伤严重,同时由于出血过多当场处于昏迷状态,幸好有热心的群众及时的拨打了一二零的急救电话。”

    “而从我台记者随后获得的消息得知,该名男子名叫吕宝昌,曾是我市林业局的一名职工,不过现已离职,请家属得知消息之后迅速的赶往我市第二人民医院。”

    最后画面再次切换回了演播室,播音员说道,“再此提醒广大出行的市民朋友们,生命只有一次,宁停三分,不抢一秒!”

    刚才监控画面距离太远,而且现场的人也多,所有并看不清伤者具体的模样,但是当听到了播音员的介绍之后,姜国芬却立马呆住了。

    林业局?

    吕宝昌?

    这……这不是老吕吗?

    同时,庞学峰先前说过的话顿时回响在了姜国芬的脑海里。

    “我说,你相信老天爷吗?”

    “没什么意思,是也想提醒你一句,贝者咒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所以,待会儿你过马路的时候儿一定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