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杀手至尊 > 第678章 拯救天音圣地(3)
    “灵树!天音圣地已经平安无事了,圣尊大人呢?!”当灵树出现在天音圣地的孤山上时,整个天音圣地的修行者都感觉到了常年滋养他们这熟悉的圣洁元力。

    几乎所有人都在以百年朝凤的姿态向着灵树这里涌来,甚至有人一边赶路一边泪如雨下,唾沫鼻涕混着泪水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圣尊大人,圣尊大人在哪里!”圣书根下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但他们却只能在树底下茫然四顾,搜寻不到天音圣尊和天音阁。“天音阁原本就在这里的,为什么只有这株灵树了!”

    “谁见到圣尊了,长老,师傅,圣尊大人在哪里!”几个执掌要事的长老并没有回答手边土地的问话,只是铁青着脸看向眼前灵树不断壮大拔高的树干。

    “师傅……你为什么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众位弟子与偏门长老们看到核心高层铁青的脸庞,心中都有了猜测,灵树下弥漫起一股悲怮的气氛。“师傅,圣尊大人在闭关对不对!”

    “圣尊大人她……”

    “天音圣地的诸位,好久不见了。”上官逍遥从树上飘落下来,不经意间将一位长老的谈话打断了。“小子上官逍遥又来唠叨了。”

    上官逍遥脚尖着地,飘飞的衣袍袖带逐渐垂落下去,手上啪的一声将折扇打开在胸前缓慢的摇着。

    “肖遥?肖遥你怎么敢来!”被打断的那人正是音哀圣,本就憋着一肚子火的他随即厉声喝道。

    “我得跟你这个聋子重申一遍,我是上官逍遥。”上官逍遥皱着眉头,手上扇子指向怒气冲冲的音哀圣。“你们要是不欢迎我我现在就可以走。”

    “哼,恕不远送!”老小子一样的音哀圣顺着上官逍遥的气话就要轰人走,上官逍遥不禁也被气出一肚子闷气,随即就要甩开袖子离开山顶。

    “音哀圣长老,不得无礼!”正是上官逍遥欲行之时,天音圣尊也跟着从灵树上徐徐飘下。“逍遥公子还请留步!”

    几位核心长老瞬间脸色变化起来,或是喜极生悲直接怮哭起来,或是捶胸顿足抢天喊地,更有甚者直接脸色一白就往地上跪下。

    这些人的脸色尽收上官逍遥眼中,不禁为这天音圣地担忧起来,这些所谓的核心长老在他眼里至少有两成是心术不正者。

    而长老们身后的弟子和偏门的反应就很直接了,纷纷面带敬意的向着从灵树上飘落的天音圣尊抱拳行礼。

    “哼,越是身处中心便越是不团结,这天音圣地的危机倒也是来的应当。”将所有人的表现尽收眼底的上官逍遥心中暗道,手上的扇子也随着心境的变化快了几分。

    正要上前向天音圣尊告黑状的音哀圣听到圣尊对上官逍遥的敬称中带着那么一点平等的味道,惊诧莫名的他只好在原地僵持着等待天音圣尊的后话。

    天音圣尊双脚落下后缓慢的扫视了一圈,开口向众人问道:“圣女首席音芷瑶何在!”

    树前围拢的众人没有任何回答的声音,都在四处环顾寻找着圣女的身影。

    “圣女首席音芷瑶可曾到来?”天音圣尊再次出声询问,眉头上微微皱起。

    过了一会仍旧没人答话,天音圣尊不禁有些焦躁起来:“诸位长老弟子们,还烦请去把圣女首席寻来,本尊在此有要事公布。”

    听闻圣尊发令,所有人都不敢耽搁,齐声道了是便四散而去。

    天音圣尊见身前的草地再次空旷,随即转身看向依然在不断拔高的灵树,脸上似喜似愁。

    “圣尊大人,本长老有要事商议。”一直没有走的音哀圣向前凑了一步,向天音圣尊请示道。

    一直低着头的音哀圣一瞟眼看到了天音圣尊阴晴不定的表情,不禁心中一突,为自己唐突的出头后悔起来。

    “你没去寻音芷瑶,留在这里做什么?”天音圣尊的声音传入音哀圣耳中,令他头皮一阵麻意。“罢了,本尊就免了你这一次不行圣令之罪,有事直说吧。”

    第二句话便让音哀圣松了一口气,随即抬起头向天音圣尊稍稍一躬致意,梗着脖子开口说道:“既然灵树已成,天音圣地至此已经后顾无忧,不如我们干脆出去将幽冥圣尊直接赶走吧!”

    天音圣尊被音哀圣的惊世之言吸引,目光不自觉的瞪向对方。

    “音哀圣你当真?”一直在旁边没有多说话的上官逍遥此时也忍不住出声惊呼。

    上官逍遥的这突兀一声倒是让音哀圣吓得一哆嗦,随即不满的向上官逍遥训斥道:“你非我天音圣地之人,自然是没有我圣地英勇豪杰的一方胆气。你若是怕了幽冥小儿,大可以龟在这里等我们凯旋归来!”

    苍老中却又毫无稳重的声音让上官逍遥不知该说什么好,随即不再关注音哀圣小丑一样的表现,以询问的眼光看向天音圣尊。

    “音哀圣你若是胸怀如此壮志,不如身先士卒?”天音圣尊向着树干走去,留给音哀圣的只有看上去不过三十的成熟背影。

    看不到圣尊脸色的音哀圣天真的以为这是天音圣尊答应了他的请求,随即露出了沾沾自喜的神色,看向上官逍遥的眼光中都多了几分挑衅的意味。

    然而已经察觉到什么了的上官逍遥没有理会音哀圣,只是含笑不语的看着天音圣尊。

    “圣尊大人,我自当身先士卒,但那幽冥圣尊我恐怕难以敌手啊。”音哀圣见天音圣尊迟迟没有理会他,干脆再请示道。

    天音圣尊只是看着树干,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

    一片灵树的叶子从上空中掉落下来,飘到音哀圣的脚下。

    “看到这叶子了吗?”上官逍遥突然出口,对音哀圣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音哀圣疑惑的低头看着脚下的叶子,不知道上官逍遥想对他说什么。

    “若是我不在这里,这叶子里就要有天音圣尊的精血。”上官逍遥将扇子在另一只手掌上一摔,收入戒指内。“到时候是不是你就要带着天音圣地投诚了。”

    上官逍遥这一句话将音哀圣激出一身冷汗,血红之气瞬间染到脖子根。

    “上官逍遥你是什么意思,这灵树难不成还是你种的不成?”气急败坏的音哀圣脚下一跺,手指直直的指向上官逍遥叱问道。“我音哀圣堂堂天音圣地圣尊一位,为何要去与幽冥圣地狼狈为奸!”

    “灵树就是上官逍遥公子种的。”许久没有说话的天音圣尊开口说道,但嗓音不再是那个苍老的女音,这时的天音圣尊口中吐出的声音就连上官逍遥这等灵魂境界绝强者都有了一丝惊艳的感觉。“现在灵树是上官逍遥的了。”

    天音圣尊修长的手指一直在抚摸着那依然不断成长的树干,却已经感觉不到那股相互之间的灵魂交触。

    不觉间两行清泪从眼中流出,划过脸颊后滴入大地中。

    音哀圣见天音圣尊的眼泪滴入大地,心道这正是出手灭口的好机会。

    “小子,竟敢夺我天音圣地灵树传承,你好大的胆子!”音哀圣袖中一道惊鸿飞出,转瞬间便逼近了上官逍遥面门,随即音哀圣肉身也是用力一踩欺身便往上官逍遥压去。

    飞鸿一闪被上官逍遥以逍遥剑轻松斩断,但令音哀圣不解的是这上官逍遥截断暗器后却将逍遥剑直接收入了鞘中。

    “这家伙在想什么东西。”这是音哀圣距离上官逍遥最近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随后腰间传来一阵巨力,整个人弯折成让人惊悚的角度翻滚着砸在地上。

    上官逍遥向灵树下看去,天音圣尊正含泪凝视着他,左手张开对准了音哀圣,上官逍遥依然能感受到了空气中那股圣威的余波。

    “音哀圣,我之前未曾怀疑过你。”天音圣尊开口说道,话语间总是伴随着缥缈仙音,让上官逍遥感到耳畔间都是花海鸟语一般。

    然而在音哀圣耳朵里这便成了战鼓隆隆百鬼斯嚎,整个人原本便已严重破损的经脉几乎崩溃,张口便吐出大块大块的内脏碎片。

    天音圣尊一步一步的踏向上官逍遥身边,每次落地脚下都会传出一阵阵的悦耳音鸣。

    “是不是我对你太过信任了,你感到能够轻易撼动我的地位才会发动如此事件。”天音圣尊身上的袖袍逐渐隐去,随之附身的便是修身束腰的一套丝绸为主点缀以飞线的合体软甲。“天音圣地未曾亏欠与你,而你却要坑杀子弟,密谋同门。”

    缠袖上的飞线环绕在天音圣尊左右手上,随着手指的摆动不断传出一阵一阵的弦响。

    “乐起,序。”

    上官逍遥察觉到四肢百骸间的元力都隐约跟随着天音圣尊的弦鸣之音不安定的抖动起来,暗道这天音圣尊的能力当真是名副其实。

    钟鼓礼乐声在没有乐器的状况下被操纵出现,在上官逍遥耳中气势逐渐恢弘的音乐到了音哀圣那里仿佛听到了幽冷地狱中恶鬼向他发出的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