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七百五十八章 正面去闯

    正当左风等人,面对曾寒的围堵,奋力向外突围的同时,三只火云鹰坐骑,正缓缓的自西北方向,快速的朝着卫城飞快冲来。

    随着此人的来到,将代表了一场更大的危机即将降临,然而左风对此事仍旧一无所知。

    随着不断接近卫城,这位郑炉的脸色也变得愈发难看起来。在达到一定范围之内的时候,本该有一些传讯的手段是可以提前联络卫城,然而这些设置了无数年的传讯手段,此时竟然全部失灵了。

    所谓的远距离传讯手段,实际上就是在一处处传音石传讯距离的极限位置,设置一处传讯点。只要在其中一个点出现,便立刻可以与这一点所连接的任何一个点进行通讯。

    因为这种传讯手段,要动用大量的人力,更需要动用大批的传音石。所以平时几乎是不使用的,只有在进行冬末狩猎的时候,才会将之布置到卫城和洪城之外。

    最初这种布置,主要是为了防止天屏山脉中的妖兽,会出现疯狂fǎngōng,而狩猎队又无法抵挡的时候,能够尽快进行支援。除了最初的时候还偶尔使用过,随着叶林帝国一方不断向天屏山脉推进,每次冬末狩猎也都脱离传讯最远点,这传讯点的意义也就越来越小了。

    本来这一次传讯点正好可以派上用场,然而郑炉一路行来,竟然没有发现任何一处传讯点的存在。虽然这些负责传讯的武者,实力并不是太强,最高也只有感气中期,但是实在不敢想象,谁人敢如此做。

    郑炉当然不知道,在左风等人来到之前,离殇就已经向左风说明,新狩郡每到这个季节,就会按习惯布置出这样的通讯手段。所以若冒然对其中任何一座城池出手,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wàiwéi的这些传讯点必须要尽快扫除。

    当左风同带来的那些人,在暗中进行布置的同时,也已经悄然将人派出去,在卫城wàiwéi,甚至靠近洪城的外圈,将那些传讯点一一扫除。

    因为覆盖的范围太广,左风等人去卫城的时候,这“清除”传讯点的工作才刚刚开始,直到最近才算基本完成。

    郑炉本来就担心卫城的情况,想要通过传讯点提前获知其中的情况,可是如今传讯点都被彻底清除,他也就只能等到了卫城自己去了解了。

    好在进入传讯点的范围后,距离卫城也就不太远了,他倒是不需要太过担心。

    卫城的情况看似一件孤立的事件,可是在不知不觉中,整个新狩郡都已经受到了牵动。卫城之内发生的事,主要都是在入夜以后,正在赶来的郑炉,也还是通过那名身处极北冰原的老者,用一次性传讯的方法,才获知了卫城有紧急情况。

    按道理来说,卫城之外连传讯点都被扫除,本不该引起什么人的注意才对。可是偏偏这卫城,就引起了新狩郡的注意,而且还是新狩郡守的关注。

    新狩郡,郡守府会客大厅之中,气氛显得异常的安静和压抑。宽五丈,长十余丈的大厅之中,只有寥寥数人,灯光更是集中在了中央部分,整个环境就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大厅上首位置,有着一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在此间大厅之中,能够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只有一个,新狩郡守。

    如果左风能够看到此人,必然会惊讶的发现,这位新狩郡守,竟然还是自己的老熟人。虽然在容貌上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似乎比当年还要年轻了几分,但还是很容易认出,这就是当年害的左风远走他乡的罪魁祸首,琳琅。

    当年左风在雁城的时候,这琳琅曾经出手施毒,却被安雅挡了下来,最终是安雅一直受到化魂液的折磨,若非恰好有药家出身的庄羽亲自施针治疗,安雅的性命当时可能就没了。

    这一次返回叶林帝国,因为家人早已经迁出了雁城,所以左风也并未再去关注琳琅。并不是左风已经忘记了当年的仇怨,而是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琳琅的事他暂时不想理会而已。

    左风却不知道,当年的琳琅早已经离开,如今更是摇身一变,成为了这炽手可热的新狩郡郡守。

    而且左风要是感知一下对方的修为,就会惊奇的发现,这新狩郡郡守林琅的实力,比起当初来还要恐怖的多。

    琳琅对自己的实力,一直有所隐藏,其目的就是不想过早引起别人的注意。不过就算是他发挥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也应该是刚刚进入育气期,可是现在的琳琅,实力却已经迈入到了凝念期四级,这比起伯卡可是还要高上一级。

    端坐于首位出的琳琅,此时手中正把玩着一件漆黑如墨的晶石,虽然这晶石只有核桃般大小,可是若仔细探查就会发现,其中有着惊人的气息波动。

    在琳琅的身边,另外还有六名武者,这六人每个的实力都已经达到育气期巅峰。即使站在那里,都会带给人一种锋芒外露的感觉。

    缓缓睁开双眼,琳琅目光投向前方不远处,在那里此时正有一名带着面具的青年人垂手而立。

    这青年人身上的衣衫华贵,只不过仔细观察会发现,那华丽的衣袍上竟有数处破损,甚至表面还有着尘土的痕迹。

    “如今你也是贵人身边的大红人,可是要恭喜大人平步青云了。”琳琅轻轻的开口,脸上挂着一抹大有深意的笑容。

    那青年人听琳琅如此一说,匆忙伸手摘下面具,恭敬施礼道“小人见过郡守大人,祝大人福泰安康。”

    面具被摘下后,露出了一张带着狰狞伤疤的脸庞,即使如此倒也不难看出,这青年人当初应该拥有着极为俊朗容貌。

    此人正是左风的老相识藤方,之前左风的手下人在布置机关、阵法的时候,藤方恰好带人经过,双方未及多言便动起手来。藤方和手下人不敌,最后还是左风念及师父和师母的情分,特意将藤方几个人放走。

    当时左风并不知道,他的一念仁慈,会给自己招惹来多大的麻烦。更不知道这藤方,竟然到了如今,仍旧同琳琅混在一起。

    藤方施礼完毕后,继续说道“若是没有大人的栽培,哪里会有小人的今时今日。就算有那位贵人的器重和提拔,小的也很清楚,自己该听从谁的命令。”

    话到此处,藤方双目望向琳琅,单膝弯曲右手缓缓抚在胸口处,以这种略带怪异的方式施了一礼。当其施礼的同时,口中轻声说道“小人见过,堂主大人。”

    这个称呼更显怪异,毕竟作为新狩郡郡守,绝不该使用如此怪异的称呼才对。可是琳琅在听到这个称呼后,不仅没有丝毫异色,反而展颜一笑。

    “嘿嘿”一阵阴森的怪笑声响起,回荡在空荡荡的大厅之中,琳琅随即说道“如此说来,你仍然承认自己是我教中人的身份了?”

    藤方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我对堂主大人从未有半点异心,更不敢对我教有半点异心。虽然这段时间一直专心服侍那位贵人,但是却从不曾对大人您有过一丝一毫的隐瞒,所得到的任何消息,我都会第一时间传递给您。”

    “哦”琳琅眉梢轻轻挑起,似笑非笑的望着藤方,说道“真的是这样嘛?可我怎么听说了一些怪事,却始终未得到你的消息。”

    对于琳琅的“质问”,藤方面不改色的说道“堂主大人所说,该是那前段时间东临郡隶城之事吧?”

    “既然你都清楚,为何不早些同我言明?”琳琅这次开口,双目骤然亮起,不知是否因为太过激动,周身气息也突然变得躁动起来。

    随着其身体外气息的变化,一道道如墨般的漆黑烟雾钻出体外。琳琅身体微微一震,接着好似在快速运转功法,而那些刚刚钻出体外的黑烟,也在其控制之下缓缓的缩回到身体之中。

    藤方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的神情倒是并未表现出太多的变化,只是内心之中却有着巨大的震撼。

    ‘果然,他的实力能够突飞猛进,是动用了某些特殊手段。若不是获得了教内赐予的好处,他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就达到现在的程度。’

    藤方如此想着的同时,不经意间扫了琳琅手边的黑色晶石一眼,他猜测教内所赐予的就是那块诡异的晶石。

    收回目光的藤方,好整以暇的说道“隶城的传讯方式很有趣,他们没有通过郡城的传讯阵法,而是直接以隶城的传讯阵,向祭祀殿中的传讯殿发出求救,而且所发出的请求是大主祭亲自前往支援。”

    “噢,原来是这样,有趣,有趣……”琳琅此时的神情,分明能够让人看出,藤方所说的一切他都很清楚。

    对此藤方同样不感到意外,平静的继续说道“小人当时收到讯息后,本来想将这消息压下去,却碍于大祭魂师已经知道这则消息,所以我只能想办法,将那收到传讯的祭师送到大祭殿。”

    微微一顿,藤方轻声说道“不过我刻意用了些手段,这消息虽然会传出去,但是却绝对不会受到重视。”

    琳琅微微一怔,显然他没有想到这是藤方刻意所为,只见藤方已经恭敬的说道“这事不方便传讯,所以我寻了借口从帝都出来,就是要当面向堂主大人陈情。”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