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3108章 替天行道9
    李建明和王志勇都不是有背景的人,还达不到玩弄法律,请一个律师团的地步,所以,这两个人肯定是要做班房的。

    但是不能仅仅让他们坐牢就算了,必须要让人知道这两人的禽兽,如此禽兽,以后出来还要杀她,。

    申请换身份也方便。

    许凤看到律师,惊诧无比,连忙朝宁舒问道:“这是谁,律师吗,静静,你想做什么呀。”

    宁舒:“我好歹是受害者,肯定要上庭呀,无论是个什么情况,总归是要说清楚的。”

    “可是为什么要找律师,静静,家里已经没钱了,请不起律师。”许凤说道。

    “是法律援助的律师,要不了多少钱的。”宁舒淡淡地说道。

    “你……”许凤心急如焚,“你到底想做什么呀?”

    “就是你让我说的,我都会在法庭上说的,你放心。”宁舒说道。

    许凤惊疑不定,“真的吗,静静。”

    别叫我静静,我现在很想静静。

    开庭审理的那天,宁舒是顶着着一身伤到法院的,轮到自己上的,宁舒滴了半瓶眼药水,眼泪水唰唰往下流,跟自来水似的。

    两个男人站在一旁,用眼神瞪着宁舒,警告她。

    宁舒慢慢吞吞,走一步要歇一会,脸上戴了一个面罩,遮住了自己的脸,有人拍照,她肯定不能把自己真正面容漏出来。

    宁舒虽然抽抽噎噎,眼泪跟自来水似的,但是很清楚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律师也拿出了验伤报告。

    说到伤心的时候,宁舒哇哇大哭,声音中充满了恐惧,身体都在颤抖。

    让王志勇和李建明瞪着宁舒,眼珠子都瞪出来了,看向旁听席的许凤,这跟说好的不一样,不一样呀。

    许凤也一脸震惊地看着女儿,也很生气,为什么不听话。

    李建明脾气暴躁,被女儿这么对待,敢这么对他,直接吼出声了,“我哪里做错了,是个死女子不要脸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脏死了,不要脸,我只恨没有砍死她。”

    宁舒的身体瑟缩了一下,律师立刻说道:“李建明一直想要杀了受害者,而且不认为自己有错,对别人造成了伤害而不自知。”

    李建明气得瞪律师,“该死的人是那个丫头片子,真是狗.娘养着的,丢死人了。”

    宁舒一直抹眼泪,呜呜得哭,声音很绝望,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爸爸,别杀我,别杀我,不是我做的,是王叔叔逼迫我的。”

    “不止一次,他说不准告诉别人,告诉别人就会把扔了,不让我读书了,我好害怕,他每次都强迫我,我拒绝,但是他就压上来了。”

    王志勇的神色狰狞,“少尼玛胡说八道,明明是你丫头片子勾.引我。”

    宁舒抽了抽嘴角,一个才刚开始发育的孩子,勾引你。

    宁舒摇头,“我没有,我做作业的时候,你就过来了,你摸我。”

    旁听席上的许凤要被亲友团给吃了,一个个朝她发难。

    “看养的好女儿,这种事情居然跑到法庭上来说,这么脏,我都不好意思说。”

    “智勇要是坐牢了,你就滚蛋,从王家滚蛋,离婚,必须离婚。”

    “遭天谴,大逆不道,把自己亲生爸爸送到班房,不要脸的死丫头,当时怎么就没有把她砍死。”

    这些人伸出手指头,都戳到了许凤的脸上,许凤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她低着头,仿佛做错事的人是她。

    以后该怎么办呀,该怎么办啊?

    许凤心急如焚,所有人都在怪她,王志勇家里人要把她扫地出门,又要离婚吗?

    真的是太累了。

    这个女儿啊?

    许凤既生气又无力。

    她抱着头,看不清楚未来的路,恨不得喝了农药算了。

    闹成一团了,法官敲了敲法槌,“肃静,肃静,保持安静。”

    宁舒蹲下来,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哀求道“不要伤害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两方的律师也没有怎么扯,情况已经很明显了,两个父亲,一个杀人未遂窃不知悔改,一个强**.女。

    估计上辈子是毁灭了宇宙,这辈子才摊上了这么两个爸爸。

    法官宣判王志勇强.**.女罪,判刑十年。

    强**女罪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

    犯罪情节严重恶劣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委托者没有被致死,自然算不上情节严重,但是能有十年已经是很不错了。

    而且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十年只是法律上惩罚,可不代表她就这么算了。

    李建明是故意杀人罪,如果不是宁舒来了,委托者就死了。

    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造成了伤害,虽然没有致死,但是却造成伤害。

    律师把医院的验伤报告呈上,有这些证据可让刑法重一些。

    身上砍了好几刀,有些地方的伤口还很危险。

    李建明的判刑十一年,这审判一出来,旁听席一片呜呼哀哉地闹起来了。

    两个男人不服气,非要闹着要上诉,不服判决。

    两个情绪的激动的男人被压下去了,路过宁舒的时候,宁舒低着头小声说道:“撒比,活该,在牢里坐到死吧。”

    本来两个男人就愤怒,,不就是对一个女孩这样,凭什么判他们十多年的牢狱之灾。

    老子教育自己的女儿,又咋的啦。

    听到宁舒的话,顿时暴怒,直接挣脱开了庭警的控制,直接朝宁舒冲过来。

    宁舒尖叫着抱头鼠窜,拼命喊着救命,两个男人围堵着宁舒。

    宁舒不着痕迹对着王志勇的下面就是一脚,然后输入了一些暴躁的火阳之力。

    也输入了一些火阳之力在李建明的心脏位置。

    宁舒捏着拳头,一人一拳打在两个男人身上。

    拳头没有印记,拳劲已经深入了身体中。

    场面一片混乱,法官和法院工作人员目瞪口呆,这边两个人打宁舒。

    那边一窝蜂的人,对着许凤又打又撕,扯着许凤的头发,疼得许凤直吸气,被人压着打,没有反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