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五十六章狂妄的胡总
    庄承高怎么也没想到胡总居然会替黄一天说话?

    奶奶的,你卢主任在后面添什么乱,他气的又冲卢主任狠狠瞪了一眼,吓的卢主任心里猛的一哆嗦,奶奶的,不会找自己麻烦吧。庄承高瞪了卢主任一眼之后,立即换个脸色对胡总陪笑道:“胡哥,我跟黄一天之间的恩怨我刚才也跟你说了,夺妻之仇不共戴天,我哪能轻易饶了他,我现在就带人走,不打扰你,您说呢?”

    “庄总的意思,你为了你的什么破面子,连我的面子也不给,当我的话是放屁?”胡总说话口气渐渐冰冷下来。

    庄承高见状心里一慌赶忙解释:“不不不,胡哥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我一直是以你胡总马首是瞻,怎么敢违背胡哥的意图。”

    “那你什么意思?站在这边屁话连天,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这人你到底放还是不放?”

    “我?”庄承高脸上露出犹豫神情。

    胡总和庄承高面对面说话的功夫,周围已经聚集了一大帮看客,其中也有人认出胡总和庄承高,这帮无聊的看客们免不了在一旁议论纷纷。

    “今儿这是出什么事了?怎么咱们省里鼎鼎大名的胡总和地头蛇庄大少碰一块了?瞧他们俩这架势好像不太愉快?”

    “你没看见中间那小伙子被打的鼻青脸肿吗?那就是庄大少让人给打的,胡总路见不平看见他们仗着人多欺负人,正让庄大少放人呢。”

    “没想到庄大少今天还挺狂哈,他居然连胡总的话都敢不放在眼里,看来他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以后还想不想在省城混了?”

    “这些官少爷之间的勾当谁又能说得清呢,要我说,刚才被打那小伙子倒是挺倔,一对二打的鼻青脸肿愣是半点没怂包,只不过他今儿得罪了庄大少,恐怕日后没好日子过啰。”

    “那也不一定,你没看胡总在为他说情吗?胡总想保的人,借他庄承高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胡作非为,他要是真敢对那小伙子打击报复,难道不怕胡总饶不了他?”

    ......

    眼看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站在面前的胡总看向自己的眼神也越来越冰寒,这让庄承高顿时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他今晚从省委组织部童副组织员处得知黄一天会来明珠大酒店吃饭的消息后,特意赶过来围堵他,目的就是要发泄心头之恨。

    想想几个月前,他第一次见到秦佳妮的时候就被女人端庄美貌的独特气质所吸引,想他庄承高也是阅花无数的高手,居然在见到秦佳妮的那一刻骤然明白了什么叫“一见钟情”?

    他当即向父母提出要跟秦佳妮领证结婚,正好秦佳妮的父亲出事,要求者父亲帮忙,于是双方父母见面后不久顺顺当当把两人的婚事办了,当时他心里还想,自己和秦佳妮不仅门当户对,而且又是郎才女貌情意相通,真算得上一对人人羡慕的神仙伴侣。

    让他万万没想到秦佳妮结婚当晚跟他同房的时候就有些勉强,等他好不容易进了女人的身体才发现,自己心爱的女人居然早已不是原封包装。庄承高自从中学开始谈恋爱,经历的女人至少凑够一个连其中一大半都是从未拆封过的原包装,没想到娶了个老婆却是个赝品?

    这口气他哪能咽得下?

    过后,他也曾追着秦佳妮质问,“她的第一次到底给了哪个男人?”无奈秦佳妮总是闭口不答,任凭他用尽手段她依旧守口如瓶。

    庄承高面对倔强的老婆实在是没辙,索性请人在她工作过的普安市委组织部了解情况,这才得知原来秦佳妮在跟自己结婚前有一个相亲相爱的男朋友叫黄一天。至此,黄一天的名字就像是一把刀插进了庄承高的心里,每每在酒桌上跟朋友喝酒,他提及此人姓名一直扬言:

    “除非这个黄一天此生不踏进省城半步,否则见一回打一次!”

    庄承高说到做到,这一次当他听说心中一直不能释怀的黄一天还真来了省城,二话不说带了两个打手赶过来,他今天下定决心要把黄一天打的跪地求饶后顺道废了他男人的玩意,奶奶的,玩了自己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

    他舍不得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下手,可是报复这个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家伙哪怕是把他打成植物人,他也绝不会心软半分!庄承高万万没想到在对付黄一天的时候半道上突然杀出个程咬金,胡总居然突然出现非要逼自己放了狗日的黄一天?

    他不敢得罪胡总,因为自己在省城的势力比胡家差多了。但也不想就这么便宜了黄一天,一时心里难以抉择。庄承高迟疑的功夫,胡总眼神示意随从走到架着黄一天的两个打手身边,随从厉声呵斥道:“让你们放人没听见吗?”

    两名打手请示眼神看向主子,庄承高见状腆着一张脸向胡总请求:“胡哥,这小子跟我有仇,您看能不能.......”

    庄承高话没说完被胡总打断:“庄总,我的个性省城的人都知道,说话做事不喜欢重复,为了你已经破例了,你今天是铁了心不肯给我胡某人面子?很好,我现在站在这里,看你对黄一天下手,等你结束了,我会加倍的返还给你,希望你能承受住!”

    “不不不胡哥,我哪敢不给您面子啊?”

    “那你还不赶紧让你手下把人放了?”

    “胡哥,可我跟这小子之间的恩怨还没了结呢,要不再您给我点时间,我......”

    “庄总,你他妈什么东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给脸不要脸是吗?告诉你,从今儿开始这个黄一天是我罩着的人,谁要是敢动他一根手指头就是跟我姓胡的过不去,我会让得罪他的人付出想不到的代价!”

    胡总一番话掷地有声,吓的庄承高脸色煞白,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个从县里上来的黄一天到底今天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让胡总豁出这么大面子罩着他?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鸡蛋往石头上碰结果必定是鸡蛋粉身碎骨,庄承高心里明白,以自己这点资本跟胡总比起来就是鸡蛋和石头的差别,哪怕他心里气的要吐血也不得不被逼答应放人。

    庄承高一边指挥手下人放了黄一天一边在心里暗骂童副组织员太不是东西,之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明明说,“黄一天就是一毫无背景关系的小官僚,想要怎么收拾都行”。结果呢?既然他黄一天毫无背景,现在胡总站出来替他做主又是怎么回事?庄承高心里暗骂,“害人不浅的童副组织员,早晚老子找他算这笔账!”

    庄承高让人放了黄一天后,不死心问胡总:“胡总,您看这次我已经把人放了,可我跟这小子之间的恩怨.....”

    胡总听他话里还不肯轻易罢手没好气冲他一瞪眼呵斥道:“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是吧?我胡某人罩着的人你敢再动他一根手指头试试?还不快滚!”

    “哎哎我这就滚,这就滚!”眼见胡总真的发火,庄承高吓的屁股尿流,赶紧领着两个手下一溜烟消失在酒店大厅外的夜幕中。

    人比人是有差距的。

    庄承高走后,胡总径直走到黄一天面前,关切问他:“你怎么样?要去医院吗?”

    黄一天冲他感激笑笑:“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谢谢胡总今天出手相救,黄某感激不尽。”

    胡总听了这话刚才还冷若冰霜的脸上突然春暖花开,冲他笑道:“哎呀,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人家要我一直罩着你,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庄承高那小子以后绝不敢再随便找你的麻烦。”

    黄一天和胡总正寒暄,卢主任和钱家兄弟也凑过来,卢主任伸手拍了拍黄一天的肩膀面带愧疚道:“兄弟,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胡总听了这话看向他的眼神却多了几分凌厉:“我说卢主任,你也是有身份的人,刚才黄一天被人打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过来帮你兄弟一把?怎么现在人走了,过来说声对不起就完了?你如果都是这样做事,我看你的位置也就不会怎么进步了!”

    胡总一句话说的卢主任脸上顿时一片臊红,奶奶的,我想管有那个实力吗?壮大少把一根汗毛都可以砸死我,和他碰我不是找死?可是也不敢说出来,黄一天看在眼里连忙插嘴打圆场:“那个胡总您今晚也是过来吃饭吧?要不咱们一块吧,反正也没什么外人,正好我借花献佛敬你几杯表示感谢。”

    胡总转脸看向黄一天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和善,冲他摆手拒绝道:“喝酒就算了,咱们俩有空什么时候喝都行,我听佳媛说你现在被借用到省委组织部了?”

    “是啊,今天刚刚报道,卢主任正准备为我接风洗尘呢,想不到遇到这个疯子庄大少。”黄一天冲胡总绽放真诚笑容。

    一旁卢主任自知今天表现实在是不够仗义,连忙在一旁搭腔道:“那个胡总请放心,黄一天在省委组织部借用这段期间,我一定尽量照应他。”

    “行啊,知错能改就还有救,我说卢主任,你也是整天跟在领导后面拎包的人,你们省委组织部既然把人借用过来,那可就得对人家的政治前途负责任,无论如何借用完了得给人家一个交代,总不能让人小黄到省城白转一圈,什么收获都没有就回去?”

    “是是是,胡总请放心,相信咱们部里的领导一定会考虑,黄一天是曹副部长亲自点将借用过来,曹副部长一向是个厚待下属人,哪能亏待了我这个小师弟?”

    胡总听了这话微微点头:

    “那行,曹副部长这个人很上路子,那边我自会找个时间招呼,不过你这个大师兄也要尽力推荐才行,一个好汉三个帮,小黄这次借用过后到底有没有一个合适的说法,就看你卢主任是不是真心把他当兄弟推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