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弃少 > 第九百三十五章 解毒
    见他不愿意多说话,花与非和花月影也非常识趣的没有多问,连忙带着他来到了练功室之外。

    “楚盟主,老爷子就在这里。”花与非满脸无奈的说道:“老爷子这人性格好强,一辈子不服输。他天资纵横,不到一千岁就修到了天照后期巅峰。奈何却上了最信任的弟子的圈套,中了‘死亡毒素’。这百年间,他几乎整天都在苦修,试图冲击渡劫期,引天劫之力,来驱散体内的毒素。可是,非但没有成功,前两年还因为操之过急,走火入魔。现在,他的寿元恐怕不会超过三年。”

    “你把他叫出来吧,我看看情况再说。”楚风开口道。

    “好。”花与非点点头,轻轻的推开了练功室的大门,小声道:“爹,我们找了一位高人来为你解毒,你暂停一下,让楚盟主给你看看吧。”

    “让他走!”一把中气十足的声音轰然炸响。

    “爹……”

    “是不是以为我快要死了,管不住你了,所以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爹……”花与非无奈道:“楚盟主跟以前那些给你看病的庸人不同,他是真正的高人,如果说道果福地还有一人能够替你解毒的话,那一定是他了。”

    “不看,让他走!”

    “月影,你来吧。”花与非苦笑连连,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花月影。

    后者轻轻颔首,上前两步,淡然开口道:“楚道友百忙之中抽空前来,给足了我们面子,你要是继续这幅样子,以后没人能救得了你。”

    嗖!

    她的话刚刚落音,一道模糊的影子腾闪而来,落在花月影面前,看其面相,居然比花与非还要年轻许多。

    “影儿,真的不是这个逆子在说谎诓骗于我?”

    “爹,我就这么不受你待见?”花与非苦笑。

    “你这逆子,找了多少庸才来耽误我时间!”花无修怒斥道:“我花无修英明一世,天资纵横,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无能的庸才,一点事都做不好,尽知道浪费我时间!”

    “好好好,我的错,全是我的错。”花与非早就已经习惯了,老爷子每回见到自己,都是一顿数落,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不过爹,你骂我归骂我,可楚盟主专程来这一趟给你治病,咱们可不能怠慢了。”

    听到这话,花无修这才注意到站在花月影身边的楚风,眉头顿时深深拧了起来,“半步天照期?混账东西,你们找一个半步天照期修士来给我解毒?你们是不是嫌我死得太慢了!”

    “爹,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怎么会嫌你死的太慢。”花与非吓了一跳,“楚盟主可是连莫邪煌都与之称朋道友的高人,爹,你可千万别乱说话!”

    这位楚盟主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玄天剑盟的掌舵人,要是惹怒了他,说不定整个无花神宫都要跟着遭殃。

    “给你们五分钟时间商量。”楚风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没有商量好,这个花无修,还因为自己修为的问题鄙视自己,让他心中有些厌烦,“五分钟过后,如果你们还没有达成统一意见,那楚某就不奉陪了。”

    说着,迈步走到了一边,双手抱胸静候起来。

    “老爷子,你,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花与非跺脚道:“你知道他是谁吗?算了,你这一百年,都待在练功室,外面发生了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别看他表面上的修为低,但天照后期修士,在他手里都走不出一招。而且,他还是如今道果福地最强势力玄天剑盟的盟主,他肯屈尊降贵来给你解毒,完全是看在月影的面子上,你可别不知足!”

    “影儿,这逆子说的,都是真的?”花无修也是微楞,似乎没想到一个半步天照修士,有这么大的能耐。

    “他说的不但是真的,而且还漏了一些。”花月影神情淡然,“你们对他不了解,这个人手段奇多,金钵上人、跃千愁那些人,并不是跟他称朋道友,而是完完全全的臣服于他了,我想,现在莫邪煌、东方无败等人也是一样。”

    “不是吧。”这下,连花与非都吓了一跳。

    花无修神情也是震动,虽然他一百年没有出去活动,但莫邪煌、东方无败等人他还是很清楚的,甚至,他还曾与莫邪煌交过手,不过,在对方手里连三招都没有撑过去。

    这种强横的人物,居然会臣服一个半步天照修士?

    如果这话不是从花月影嘴里说出来的,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可,偏偏自己这个孙女从不说谎,她既然这么说,那一定是真的无疑。

    “既然是这样,那就让他看看吧。”花无修犹豫了一下,点了下头。

    花与非和花月影都是松了口气,他们最怕这老头倔脾气发作,死扛到底。现在看来,他还是有着强烈的求生欲的,不想就这么早早的陨落了,毕竟,他现在也才一千多岁,两千岁不到,按照万年大限来算,还有七八千年时间可活呢。

    看到他同意下来,花与非马上快步走到了楚风身边,拱手赔礼道:“楚盟主,我爹就是那副倔驴脾气,可不是针对您,您千万别见怪。我爹已经同意您为他医治了,不知道楚盟主还要做什么准备?”

    “不需要做什么准备。”楚风摆手道:“就在这吧,我替他解完毒,还有要事在身。”

    “就在这里吗?”花与非诧异道:“要不要我安排一间好点的房间。”

    “不需要。”

    “那好吧。”花与非见他执意,也不再多说,跟花无修说了一句之后,一群人走进了练功室之中。

    “楚盟主,我爹身上的毒……”进去之后,花与非忍不住问道:“这是著名的‘死亡毒素’,之前我找过很多神医,包括大日王朝的,可都束手无策。据说,要解‘死亡毒素’别无他法,只有用生命能量冲刷,才有一线生机……”

    楚风打断了他的话,“这些我都知道,你无需说太多,你们站到一边去,不要来打搅我。”

    闻言,花与非和花月影忍不住对视一眼,眼中喜色一闪,楚风的话虽然很不客气,但,却透露出强大的自信,他这种人物绝不会信口开河,若非没有万全的把握,肯定不会这样说。

    两人心怀喜意,不敢耽误,连忙退到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