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四十章 大朝会(中)
    房俊不阴不阳的讥讽一番,说完还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车厢内的萧瑀。

    萧瑀这个尴尬啊,闹了个大红脸。

    抡起关系,他与房俊乃是姻亲,更隐隐有结盟之势,但是这官场之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盟友,更没有绝对的敌人,无论是管理天下教派的衙门,亦或是即将设立的军机处,萧家都与长孙家有着一致的利益,合则两利,岂能怒目相向,将家族的利益弃之不顾,只为了一个姻亲?

    更何况这一次房俊已经明显的被排除在军机处之外,所有的利益都与房俊无关,他再是亲近长孙无忌,也算不得是背叛房俊。

    但无论怎们说,这般被房俊直接撞破,也难免尴尬。

    谁特么能想到都躲在马车里了,这个棒槌居然不讲道理的直接走过来将一切都赤条条的掰扯开来,矜持呢?涵养呢?

    这特么真的是个棒槌啊……

    长孙无忌到底还是有城府的,“阴人”的绰号不是白叫的,心中斟酌一番,知道此刻若是在这里将事情闹大,最后必然不管谁有理谁无理,陛下的责罚大抵都是各打五十大板,不偏不倚,绝无偏袒。

    军机处即将设立,房俊已然被排除在外,他就是个光脚的,此刻怕是正憋着劲儿的想要闹事,就想要将自己给拖下水,闹得不可收拾之际,搞不好自己还真就被他的牵连了……

    这口气必须忍!

    深深吸了口气,长孙无忌捋着胡子,面沉似水,冲着车厢外的家将们挥挥手:“都退下!房少保前来与老夫打个招呼,那么紧张做什么?”

    家将们只得忍着愤怒,将那两个被马鞭抽得脸上皮开肉绽的家伙扶着退往一旁。

    房俊也对自己的亲兵道:“你们也是,某只是过来跟赵国公打个招呼,那么紧张干什么?纵然赵国公喜好那等‘谷道热肠’之事,某又不喜欢,还能被赵国公强迫了不成?都退下!”

    “喏!”

    亲兵们忍着笑,在马背上右拳锤击一下左胸,施礼退下。

    车厢内的长孙无忌气得脸都黑了,怒道:“放屁!再敢胡言乱语,真以为老夫不敢跟你翻脸?”

    一旁的萧瑀亦摇头叹气:“二郎此语不妥,失理太甚,失理太甚!”

    大家虽然岁数差了一些,但层次相差却不大,玩笑可以开,嘴上的便宜也可以占一些,但是这般侮辱一个当朝太尉,的确太过。

    更何况还将他这个太傅也给牵连在内……

    房俊倒是见好就收:“对不住了,某这个人素来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唐突了赵国公,着实抱歉。下官这就离去,不打扰二位鸳梦重温、再续前缘了,哈哈!哎哎哎,说好的开玩笑的,赵国公别生气……”

    车帘放下,马蹄声远去,车厢内的长孙无忌气得狠狠一拍茶几,怒道:“竖子无礼,安敢如此!”

    萧瑀苦笑道:“赵国公明知这下子实在惹您生气,何苦与他一般见识?您越是生气,他就越是得意,气大伤身,还是忍耐一些为好。”

    正说着,车厢外马蹄声又响起,紧接着车帘再一次被挑开,露出房俊似笑非笑的脸,这回是对着萧瑀说道:“对了,昨日淑儿还曾念叨着有些想家,江南太远,也只能就近回去萧府见一见亲人,待会儿下了朝,晚辈便和淑儿一同前往萧府,也正好有些事情与萧太傅商议一番,还望萧太傅莫要闭门谢客才好。”

    萧瑀心惊胆跳,一嘴苦涩:“二郎说得哪里话?萧府便是你们夫妻二人的家,只要想来,老夫随时扫榻以待。”

    房俊笑道:“还是萧太傅深明大义,那个啥,不叨扰二位了,你们继续……”

    放下车帘,在此离去。

    车厢内,两人互视一眼,面面相觑。

    萧瑀叹息着苦笑道:“今日实不该与赵国公在此处交谈的,那厮最是睚眦必报,现在见了你我二人车厢密谈,心中定然极不舒服,以为实在谋算于他,今次若是不能给他一点好处,怕是要没完没了、纠缠不清。”

    说是家族利益为重,但是说到底房俊才是他的亲戚,这般与长孙无忌密谈,总归是要理亏。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也知道萧瑀不愿得罪房俊,闷声道:“那是你萧家之事,与老夫何干?你要给他好处,尽管给他便是了,只要你舍得就好。”

    萧瑀笑道:“有舍才有得,舍得之间,谁又能算得清?只要有赵国公这句话就好,以免到时候误会老夫与房俊合谋导致你我之间疏远。”

    长孙无忌倒是大度得很:“萧太傅放心便是,老夫若是这点肚量也无,岂非白活了这么大岁数?”

    萧瑀颔首道:“您理解便好。”

    长孙无忌没有再说话,只是一双眼闪烁着光芒,心中自由谋算。

    *****

    卯时初刻,承天门城门洞开,一队队盔明甲亮的禁卫自宫门之内鱼贯而出,脚步锵锵,整齐划一,手里的长戈寒光闪现,杀气腾腾。

    待到禁卫们分列城门左右,方才见到内侍总管王德自门内走出,大声道:“南文武百官,入朝觐见!”

    “喏!”

    一众等候于此的官员们轰然应诺,早已按照官职大小列好的队伍,鱼贯进入承天门,踏入太极宫。

    此时天光已然大亮,文武官员们沿着道路径直来到太极殿,等级高的官员进入殿内觐见皇帝,等级不够的官员只能留在殿外,束手而立,若是殿内议事之时牵涉到谁,才能准予进殿面圣,

    太极殿内,烛光高燃,亮堂堂一片堂皇。

    李二陛下早已身着龙袍高居御座之上,文武百官上前齐齐躬身施礼,李二陛下这才摆了摆手,道:“免礼平身!”

    从三品以上的官员文东武西列成一排,在各自的位子上坐了,其余品阶不够的官员就只能按照各自的官职划分,依次站在各自主官的后边。

    前排有座位的官员,各个紫袍玉带白须飘飘,唯有房俊参杂在一众老者当中,英姿勃勃气度不凡,甚是醒目。

    大朝会开始。

    尚书左仆射李绩首先出班,启奏道:“陛下明鉴,臣恳请改葬隋恭帝。恭帝年在幼冲,遭家多难,一人失德,四海土崩。然其毕竟乃皇朝正朔,自武德二年病逝之后,一直不曾以国葬之礼相待,如今大唐四海威服、陛下一统山河,当予以前朝帝王应得之礼遇,以彰显旷达厚德,垂拱万世。”

    李二陛下高居御座之上,虎目如电,扫视群臣,沉声道:“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朝堂之上,衮衮诸公,或许有棒槌,但绝对没有傻子,李绩开门见山便提出这么一件事,显然事先早已与陛下沟通,得到允可,甚至于或许根本就是陛下之授意,谁脑子进水了才会反对。

    而且隋恭帝杨侑当年根本不过是高祖李渊所挟持的傀儡,高祖皇帝羽翼大成、根基稳固之后即废黜隋恭帝,自立为帝,建立煌煌大唐,说起来隋恭帝也算是功臣,岂能薄待?

    御史中丞刘洎启奏道:“恭帝性聪敏、有气度,然懦弱孤僻,未有煌煌气象,况且大隋气数已尽,恭帝能够顺应天命,将国祚禅让与高祖皇帝,此举开明大义,应当有国葬之待遇,微臣赞同。”

    其余大臣亦纷纷附和,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稍后自有吏部跟进,拟定隋恭帝的待遇规格,为其建造陵寝,择日改葬。

    胖乎乎的太子李承乾就站在李二陛下左手边,见到太极殿上安稳下来,这才出班,启奏道:“父皇,儿臣有本启奏!”

    李二陛下温言道:“太子有何事,尽管奏来。”

    “喏!”

    李承乾一振衣袖,大声道:“如今帝国鼎盛、兵精粮足,单单辽东汇聚之虎贲便达数十万之多,全国各地折冲府所统御之府兵、募兵,数量更是不可计数。如此庞大之军队,所涉及之军务自然繁冗,稍有延误,便是贻误战机之大错。故而,儿臣请求设立军机处,协助父皇扺掌帝国军政,统御全国兵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