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021章 仙子娘
    又是二十几天过去,楚风要哭了,自己还真的在缩小,成为一岁多的娃,婴儿肥特征明显,满脸的胶原蛋白。

    “我是楚魔头!”

    他用力振臂,可是凶巴巴的样子实际看起来有些可笑。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的愁容,这可怎么办?难道返老还童到最后,自己真要消失不成?

    还要赌下去吗?

    这娃满脸的婴儿胶原蛋白,肉嘟嘟,在这里分明是在发愁,可却显得像是走神,看不出一点愁绪。

    最近这一两个月,他熬炼出体内浓郁的阴气,已经少了很多,但是依旧还没除尽,可想而知闯轮回终极地时带出怎样的可怖能量。

    轰!

    一声剧震,地面上有动静。

    楚风心头一动,雷雨又天来了,可以去外面渡劫,尽早一次性解决问题。

    嗖!

    他爬出地表,仰头望去,闪电雷鸣,大雨滂沱,重重地砸落下来。

    喀嚓!

    果然,都不用他主动接引闪电,天劫就来了,朝着他劈头盖脸的轰落下来,电光盛烈。

    楚风龇牙咧嘴,他都在地底被那团奇异的地火熬炼两个月了,到头来还遭遇这么大的雷击,真是瘆人。

    时间不长,他就被劈的皮开肉绽,满身漆黑,小小的躯体中电光激射,脏腑都缠绕着雷霆,骨髓都流淌电光。

    所谓的胶原蛋白,所谓的婴儿肥,都被劈焦了。

    “嚓,操控闪电的恶棍,你还要脸吗?连一个婴儿都欺负,忒不是东西!”楚风脸皮很厚,在这里诅咒。

    当然,他还觉得自己脸皮薄呢,毕竟成为婴儿体。

    “哎呦,要劈死了,闪电你个恶棍!”他奋力对抗。

    然后,他有些吃惊,在电光中大面积的阴雾腾起,被阳刚之气毁掉,但是,他体内还有,依旧不断向往冒,这到底从终极地带出来多少?

    看这个样子,渡劫一次都不见得能全部驱散,在阳间他真成为阴尸般的生物了。

    果然,当大雨将停,正常的闪电要消失时,他这里还雷霆密集,闪电交织,劈个没完没了。

    楚风躲入地下深处,暂停渡劫,他不想引起这个世间进化者的注意,在没有彻底融入阳间前,不能暴露。

    尤其是,神王级婴儿在渡劫,传出去的话足以吓的一群人目瞪口呆,会引来一教鼻祖出现,将他切片研究。

    在地下深处,楚风思忖得失,考虑以后的道路。

    “我要走最强路,这样肯定不行,从觉醒、枷锁……到现在的神王中期,每个境界都有瑕疵,要重塑才行。”

    楚风一边思量,一边整理石盒中的东西,看一看是否还有造化物质残留,这种东西太珍贵。

    他估摸着,自己能变成这个样子,以三十三重天草与六道轮回血的功劳最大。

    可惜,没有了,造化物质都耗尽。

    一堆雪白锃亮的金属疙瘩让他叹气,这是金刚琢,断裂的不成样子,那可是母金中的稀有品种,结果在投胎的路上也承受不住压力,毁坏的不成样子。

    这样一比较,石盒太逆天。

    此外,还有一滩银色金属物质,让楚风一怔,惊讶道:“这是圣师留下的那页银色纸张!”

    上面记载着关于场域的各种学问,穷极天地之奥,这页金属纸了不得,居然也能够留下。

    月球上的能量塔曾说过,这纸张是圣师无意间得到的,一身所学多来自于它。

    可惜的是,只有一页,他们猜测,这多半只是某部经书中的一张纸!

    这样看来的话,银色纸张来头甚大!

    其他东西大多都毁掉了,化作灰烬,闯过轮回终极之地遭遇最后的冲撞时,当真如同灭灭世,万物皆损!

    “小磨盘也还在,真是古怪。”

    楚风轻语,内视自身状况,经过近两个月的凝聚,一个灰色的小磨盘再现出来,重新成型。

    本是黑白小磨盘,但是吸收一些特殊的本源物质后,它已经变成灰色。

    所谓特殊的物质,来源于诡异与不祥,被扼杀后,返本还源,成为一种特殊的“源质”,竟这么的惊人。

    便是轮回终极地都难以磨灭它!

    楚风陷入寂静中,内心在翻阅石狐天尊他师傅所著的那本手札,想走那条最强之路。

    当中有不少办法,可都是从小培养,他这次虽然投胎过来,但是跟一般意义上的转世不一样。

    他依旧带着修为,哪怕是在阳间,也不算是一个很弱的进化者。

    “需要重头再来,我该怎么进行呢?”

    这一世,他要成为顶尖强者,自然要踏出一条不同的路,再也不允许天下第八神赤铭跨两个境界跟他争锋这种事发生。

    从场域到最强手札,再到各族的呼吸法,楚风长思三天,脑中一片混乱,有些模糊的念头,但是都太冒险了。

    “不管了,先将体内的阴气熬尽再说。”

    楚风在地下用那团地火烧自己,足足五十几天,他再次变小,成为十个月大的婴儿,让他胆战心惊。

    这还真要将自己熬炼没有了不成?

    三十三重天草、六道轮回血,这也太霸道了,让他头大如斗,一阵无言。

    终于,他将自己焚烧到后期,阴雾大面积弥漫出去,很难再出现,他自身也终于不再变小。

    八个月大的婴儿!

    “擦,终于停止逆生长!”虽然被气的说粗话,但是他却奶声奶气,让楚风婴儿肥的脸黑黑的,直接闭嘴,不肯再开口。

    等了几日,又一次雷雨天来了,楚风攀爬到地表上来,再次开始渡劫。

    果然,雷霆都温柔了很多,他体内的阴气不是那么浓郁了,可以说相当稀薄,到最后雷雨还未停息时,他血肉与魂光中就不再有阴气冒出。

    “终于圆满,我成为阳间人了。”楚风长出一口气。

    不过,他觉得肯定没这么简单,他是从至阴之地出来的,闯过轮回,伴着天大的秘密。

    阳间的进化者去阴间,为了所谓的阴阳调和,寻找阴阳种,毫无疑问,楚风现在根本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关于阴间物质的汲取,他臻至最高层次了。

    正在他神游太虚,考虑将来的道路时,轰然一声剧震,一道可怕的血色闪电降落,带着一丝混沌雾,将他劈的炸开。

    楚风眼前发黑,魂光都炸散了,他确信伤到了进化根基,这一下太狠了。

    他的血肉与魂光碎片冲进地下,第一时间躲避。

    然而,这一次很恐怖,雷霆没有止住,跟着追进地下深处,对他劈杀,第二道雷霆是紫金色,也带着一丝混沌雾。

    这相当的可怕,在阳间这种雷霆威力强的不可想象,这是专为毁灭而降的电光!

    楚风第一时间没入石罐,扣紧盖子!

    那道电光劈在石罐上,慢慢消退,天穹上方也不再出现这种雷霆。

    “什么状况,清算还没有完毕?我都成为阳间人了,熬尽所有阴气,怎么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楚风神色严肃,百思不得其解。

    他重组真身后内视自己的状况,脸色发黑,居然差点被打落下神王境界,进化根基受损。

    他一句话也不说,开始疗伤。

    足足半个月的时间,他才恢复过来,没有留下后患,全面恢复。

    “这具身体真是不错,充满蓬勃的生机。”楚风点头。

    可是,到现在他还没有明白什么情况,他不得不回思所看到过的各种经书,从阴间宇宙过来时,他将各族的典籍都给端了,全部看了一遍。

    此外,还有石狐送他的手札,乃是其师一位大能所著,也在他心中流淌过所有的文字。

    “该不会是冲着我的修为而来吧?”

    这一次不是针对阴气,而是刚出生的婴儿带着道行会被天地规则所镇杀?楚风思忖,因为他看到过类似的记载。

    难道这片洪荒大地在防备特殊的转世者?

    最强手札中提及过几句,但是没有细讲。

    刚针对完浓郁的阴气,又要镇杀修为天成的婴儿,还让不让人活了?!楚风脸色难看。

    数天后,他没有忍住,再次跑出去了,想要测试与验证,这次非常留心,注意观察天地的变化与奥秘。

    一道黑色的闪电劈落,将他炸开,险些没逃回来,他的进化根基再次受损。

    楚风脸色发黑,一语不发,恢复身体。研究最强手札后,他相信了,这真的是在针对带着前世进化根基的转世者。

    他可不敢再冒险了,一个不慎就会被镇杀,那种雷霆太恐怖。

    “总的来说,还是不够强,手札中提及,最强大的天纵奇才,有办法应对一些古怪而恐怖的雷劫。”

    楚风自语,越发渴望踏出一条自己的路,让每一个境界都无暇。

    到时候,别说赤铭,就是比他厉害的天下前几名的神祇来了,也不可能再跨境界跟他激战。

    “进化途中,我要成为史上最强的几位神灵之一!”

    楚风思来想去,从各种呼吸法,到最强手札,又到场域秘典与异域秘术,最后皱着眉头,决定尝试一番。

    他浑身发光,而后各种道行与能量都在内敛,凝聚向腹中,这个时间持续了数日,最后他的一身道行浓缩为一粒金丹。

    楚风张嘴一吐,出现在胖乎乎的小手中,金丹能有龙眼那么大,通体都是繁奥的符文,流光溢彩,神圣无匹。

    这可是他一身的道行,结合异术、场域、最强手札与各族呼吸法提炼,居然真的成功了!

    这关乎甚大,要是让其他人吞食下去,他都没地方哭去,哪怕各境界不是最强,都有各种缺陷,但也这代表着一位神王的果位。

    金丹放在外面,他还真不放心。

    现在的他,吐出这粒缭绕着摧残符文的金丹后,也就是体力还很好,但也只是相对正常的婴儿来说。

    须知,他一身的实力都没了,进化出来的道行等都在这粒点缀着繁奥符号的金丹内!

    楚风又收进体内,想了想,置于灰色的小磨盘那里,最后更是尝试压制在两块磨盘之间。

    一刹那,灰蒙蒙的雾霭将那里覆盖。

    “咦,所有的气息都像是彻底与外界隔绝了?”楚风狐疑,他还真有这种感应,难道是错觉吗?

    楚风想了想,从石罐中出来,谨慎戒备,居然真的没有雷霆降落。

    即便是婴儿,他也体力超强,一口气爬到地表上来,望着天空,虽然乌云密布,但是依旧没有闪电劈落。

    楚风咧着小嘴,婴儿肥的小脸上满是笑容,他开心无比,彻底解决后患,同时还能就此踏上最强路。

    “灰色本源物质很古怪,介于有形与虚无之间,外人不会觉察到。”楚风很满意,能够掩盖一切。

    自己的道行没有被削掉,现在只是暂封而已。

    有需要的话,可以直接放出金丹。当然,他想到后果又一阵头大,除非陷入绝望境地,不然的话根本不能用,他估摸着连一击都不见得有机会发出来,就会先被雷霆将自己干掉。

    “这团地火有古怪,不是一般的东西,但是现在对我来说没什么用,有机会再来研究。”

    楚风回到地下,带上石盒,决定离开此地,因为这里留下不少雷击的痕迹,被人发现不妙。

    不过,他犯愁了,自己太幼小,光着屁股,带着石罐,这也太显眼了,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

    最后,他进入石罐中,放出金丹,驾驭此罐,估摸着飞出去数百里,这才停下来。

    这是一片山地,带着蛮荒气息,楚风发现一些猎人出没的痕迹,他将石盒藏起来,然后琢磨以后的事。

    轰隆!

    大雨倾盆,电闪雷鸣,在这个黑夜中,雨水下的格外大。

    起初,楚风还真吓了一跳,以为又要被雷劈,结果发现虚惊一场,只是正常的雷雨天。

    后半夜,楚风惊悚,浑身寒毛炸立,虽然已经不是神王,道行化作一颗金丹,被压制在灰色小磨盘间,但直觉依旧很敏锐。

    很快,他发毛了,在大雨中有几头凶兽皮毛带着血,散发无比的惨烈的气息,从山岭深处冲出来。

    神王!

    楚风震惊,这是什么状况,哪怕是在阳间,也不至于一下子在一地出现几位神王层次的进化者。

    就更不要说这是几头负伤的凶兽,这样走在一起更为少见。

    接着,他又看到一个女子,在滂沱大雨中,宛若真仙子,横渡长空,在几头神王级凶兽的后面而来。

    这个女子美丽的太过出众,风华绝代,白色衣袂在雨中飘舞,而那种冷艳气质更是让人一见难忘,超然世上,睥睨天下。

    “我这是要多一个姐姐,还是要多一个娘啊?”楚风皮糙脸厚,在那里咕哝,一脸可耻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