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2

    ————————————

    入夜了,卡密拉抬头透过屋顶的玻璃看着天上的一轮弯月,做了个深呼吸,双眼之中闪过一丝红光。?  ?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嗯?”迪迦目光一动,视线落在卡密拉身上。

    他好像感觉到了暗能量的波动。

    果然,这一世的卡密拉也不是普通人。

    “这位客人,我们这里要关门了,你确定还不走吗?”卡密拉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拥有着完美曲线的身子,扭头看向迪迦说道。

    迪迦眉头一蹙,卡密拉现在给他的感觉与白天时不一样,声音变得低沉富有磁性,胸围好像也更大了一些。

    “要关门么,那我就走了。”迪迦起身把凳子放回原处,随后走出了卡密拉的服装店。

    不过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

    在迪迦离开服装店半分钟之后,卡密拉也走出服装店,她换了一身衣服,黑衣短裙黑丝,看起来更加性感了。

    “她要去什么地方?”

    带着疑惑,迪迦悄悄地跟了过去。

    迪迦一路跟着卡密拉离开了商场,来到远离市中心的街区,走进一个黑灯瞎火的酒吧里,酒吧名为“月夜”。

    “……”

    迪迦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随后睁开,双目已经从正常的棕色变成了耀眼的金色——拥有透视能力的黄金瞳。

    ……

    卡密拉走进月夜酒吧,她的到来引起了酒吧内不少人的注意,不过多数人只是看了一眼,卡密拉无视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走到柜台前,找到了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酒保。

    “嗨~卡密拉,要来点血葡萄酒吗?”山羊胡酒保热情道。

    卡密拉变戏法般的从手里翻出一张照片,说道:“我今天不是来喝酒的,希特拉,给我查查这个人的来历。”

    此时,酒吧外面的迪迦:“真讨厌,居然偷拍我。”

    酒保,或者说希特拉,看了一眼照片,微笑道:“没问题,酬劳还是老规矩。”

    “知道了。”卡密拉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酒保突然说道:“对了,最近有不少猎人到这个城市里来了,你可要小心点。”

    “猎人而已,我什么时候怕过。”卡密拉不屑地撇了撇嘴。

    酒保微微一笑,“当然,我们都知道,暗夜女王不惧一切,不过我很好奇,你居然会查这小子的来历,他招惹你了吗?”

    卡密拉低声道:“我怀疑他是黑暗大6那边来的。”

    闻言,酒保也小声的说道:“黑暗大6?看来是你母亲那边的人。”

    “暂时还不能确定。”卡密拉道。

    ……

    “怎么还不出来……”

    迪迦远远地望着酒吧,虽然看得到卡密拉在干什么,但是他也看到了酒吧里其他人的目光,如此险恶之地,卡密拉呆在这个酒吧里可能会有危险。

    于是,迪迦起身朝月夜酒吧走过去。

    酒保希特拉看了一眼门口,随后对卡密拉说道:“你要找的人来了。”

    “嗯?”卡密拉闻言一愣,扭头一看。

    就见迪迦面带微笑的走进了这个月夜酒吧。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跟踪我?’卡密拉心想道。

    迪迦的到来,引起了酒吧内所有人的注意,因为他是个陌生面孔的关系。

    “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在意我。”迪迦对众人说道。

    但是他这么说,反而更加让人在意了,因为在这个酒吧,从未有人说过这种话。

    迪迦自以为自然的走到柜台前,单手撑着脑袋,面带微笑的看着卡密拉,看得卡密拉一阵恶寒。

    “你这是什么眼神!”卡密拉一脸厌烦地说道。

    “温情的目光!”迪迦微笑道,说着还眨了眨眼。

    卡密拉眼角一抽。

    酒保说道:“看来不用查了,这小子是喜欢上你了。”

    “什么?”卡密拉翻了翻白眼。

    迪迦听到酒保的话,拍了一下手,感叹道:“啊~这位大哥说得好,不知尊姓大名。”

    卡密拉一呆。

    “鄙人希特拉。”酒保微笑道。

    “哦——”迪迦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命运真是神奇啊,该遇到的还是遇到了,“你认识一个叫达拉姆的人吗?”

    酒保朝门口的方向努了努嘴,“门口那个大个子就叫达拉姆,你说的是他吗?”

    迪迦闻言回头看去,只见门口原来还站着一个两米多高,虎背熊腰的丹凤眼男子,正是达拉姆。

    “嗨~”迪迦朝门口的男子打了声招呼,不过后者就像雕像般站着,鸟都不鸟迪迦一眼,对此他也不在意,只是悄悄地记着。

    以后有你好受的。

    “……”门口的男子莫名的感到一股恶寒。

    卡密拉回过神来,对着迪迦呵斥道:“我说你……你知不知道随随便便的说喜欢别人,会让人很困扰的。”

    迪迦却道:“可我真的喜欢你,上辈子我们是夫妻,还有个女儿,叫……”

    “够了!”卡密拉受不了了,什么上辈子,什么夫妻,还Tm女儿?

    “……我们女儿叫珂蒂珂。”但是迪迦还是坚持着说完了。

    酒吧里的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暗夜女王”被调戏,不少人还吹起了口哨煽风点火。

    卡密拉眼角一抽,不怒反笑道:“这位先生,你的想象力真是丰富,但是请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迪迦。”迪迦道。

    卡密拉道:“……这不重要,总之不要再跟着我了,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迪迦摆了摆手,“没事儿,我以前对你也不怎么客气。”

    “啊?”卡密拉一愣,她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人就是一个神经病。

    丢下几个硬币,卡密拉转身离开了月夜酒吧。

    迪迦紧随其后。

    卡密拉瞥了一眼身后跟着的人,柳眉一蹙,眉宇间一丝怒意闪过,随后,她拐弯走进一个小巷子了,然后又是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完全没有人烟的小巷子里。

    迪迦还是跟着。

    卡密拉突然停下脚步,随后单手一甩,无数血丝在其指间汇聚成一条血鞭,啪的一声打在墙壁上,墙壁上留下了一道痕迹,就仿佛被电锯刮过一样。

    “再跟着我就是这个下场!”

    卡密拉回头看着迪迦,想在迪迦脸上看到一些惊讶的表情,然而她失望了,迪迦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喂喂!一般人被血鞭打中,不仅是皮开肉绽,连被拦腰斩断的可能都有,你居然还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