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天剑真言 > 第1108章 太初剑
    “嗯!这一尊雪傀越来越强了,我的雪花飘飘拳已然对它没有什么威胁性了,我要不要拔剑出击呢?”

    “算了,我与它对抗了这么久,这一份成绩挤进前十应该已没什么问题了……我的太初剑还是留下来对付下一个环节吧……”

    一念及此,雪烈就忍住了那一股冲动,并没有亮剑出来,而是继续赤手空拳与那一尊雪傀游斗了起来。

    砰!

    又争斗了十几招之后,只见双方的拳头再对攻在了一起,

    这一次,雪傀不动如山,轻松承受了下来。

    而雪烈根本化解不了那一股强劲之极的拳罡,当即就被一拳震下了战台。

    至此,这一场战斗就宣告结束了。

    可以说,这一场争斗很精彩,让不少人看得大呼过瘾,赞赏之声此起彼伏。

    不过,却也有一些不太满意的论调杂在其中——

    “嗯?不是听说他有一把很厉害的圣兵叫太初剑么,为何不亮剑呢?”

    “是的,竟然不出剑……真是让人有一些失望呢。”

    “那不是,我还想着见识一下他的那一门太白剑诀哩……”

    “哈哈,你们几个又懂什么呢,他目前的这一个表现已是很亮眼了,我想,挤进前十应不成什么问题,那么,又何必多此一举的亮剑呢?”

    “呃?说的也是。”

    “我猜,他故意是想着留了一手,以便应付下一个挑战环节吧……”

    ……

    嗖!

    当下一位美若仙子的挑战者上场之后,有关雪烈的那一些言论方才消停了下来。

    而话题自然就集中到了那一位犹若仙子一样的挑战者身上——

    “哇!长得真美……”

    “这一位……她是什么来头呀?”

    “没见过,估计是一向藏于深闺之中的佳人把……”

    “……”

    且说,那一位美若仙子的佳人落落大方地站在那里,环顾了四周一眼之后,即开口自报姓名:“各位在场的朋友,你们好,小女子叫……”

    报过了姓名与年龄之后,只见那一名女子即转过身,面对着那一尊雪傀,上下打量了一眼之后,蓦然一挥袖,便有一匹白练飞了出去。

    砰!

    只见那一匹白练击打在了那一尊雪傀的胸膛处,便传来一阵大响。

    那一击的声势看似轻飘飘,却想不到弄出了那么大的声响。

    可以感觉得出,那一击的杀伤力其实很恐怖的,幸好是坚不可摧的雪傀,如是换了一个活人,估计直接就被打成一具死尸了。

    受此一击之后,那一尊雪傀就睁开了两眼,尔后,就锁定了那一名女子,并发出了反击。

    接下来,一场香风袭人的争斗就开启了。

    砰!

    砰!

    砰!

    可以说,那一名女子的攻击手段十分迅猛与凌厉的,双手一挥或一甩之间,两匹白练交互出击,就好像两条白龙一般的矫健与妖娆,杀伤力不可小觑。

    不过,那一尊雪傀的结构太稳定了,承受了她的无数次击打之后,不但没有任何损伤,反而,吸收了那一些攻击力之后,越发的勇猛。

    砰!

    到了最后,那一名女子终究是吃不消了,被一拳击飞了出去。

    ……

    砰!

    只见,一人被击飞了。

    嗖!

    忽见,又一人上场了。

    你方唱罢我登场,各路高人一个接一个跳了出来,接二连三的登台去挑战那一尊雪傀。

    很快,小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时,大约又有三十几号人登过了台。

    不过,除了个别几个表现还不错之外,多数的人都是表现很平淡了,上去往往没抗住一百个回合就被击飞了。

    砰!

    这时,只见一名断臂青年被击飞之后,过了好了半响都不见有人登场。

    于是,风行老人就高声询问了一句还有没有人要登台的?

    “我来!”

    声落,即见一人飞上了战台。

    “哈哈,我还以为这一位不打算登台了呢,原来是想让人出声请才显得有架势呀……”

    岳秋白看了那人一眼,心中忍不住好笑。

    是的,此刻,那一位站在台上的人正是武狂人叶余生,雪漠城的大公子。

    只武狂人环顾了四周一下,眼神睥睨。

    而后,他沉声报出了姓名与年龄。

    这时,岳秋白才知晓他叫什么,不由又在心中腹诽了一句:“武狂人?呵呵,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呀……罢了,原来还想解救你一下,既然不是什么好人,那就算了……”

    别说是岳秋白对这一位武狂人的那一副目空一切的姿态不爽,旁人一见他上场,也纷纷议论开了——

    “这个武狂人,我还以为他没脸在雪烈的面前出现了呢,想不到,这一次,他还厚着脸皮出现。”

    “那不是,有雪烈在,他必定是不能夺冠的,如果我是他的话,那还不是窝在家里,免得出来丢人现眼……”

    “呵呵,这一位老兄,话并不是这么说的……”

    “呃?那要怎么说?”

    “虽说,有雪烈在,他必定与第一名无缘,但挤进前十的话,我想,他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前十呢,那也有一份神秘大礼不是?”

    “……”

    ……

    对于四周那一些不好的言论,那一位武狂人想来是听见了,只见暗自皱了一下眉头,一副想要爆发的样子。

    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只见他一言不发的走到了那一尊雪傀的面前,上下打量了起来。

    不过,他却是迟迟不动手,也不知在盘算着一些什么?

    见状,四周又响起了一些对他进行嘲讽的声音——

    “奇怪,你们发觉了没有,今天这一位武狂人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哦?”

    “是哩,你不说,还没注意到,你这么一说,留意了一下,似乎他身上的气息变得更阴厉了几分了。”

    “该不会,上一次他败给雪烈之后,回去就偷偷修炼了某一门很厉害的秘法,所以,这一次才现身来报仇?”

    “我想,应该是的,不然,像他那么高傲的人,怎好意思在雪烈的面前露脸?”

    “话说,他在那里傻站着干什么呢?该不会,他以为凭眼神就能摆平那一尊雪傀不成?”

    “嘎嘎,我想,他估计是在那里酝酿大招吧……”

    “酝酿大招么?哈哈,那大伙就拭目以待吧,且看他究竟能憋出什么大招出来?”

    “憋大招么?哈哈,依我之见,他只会憋一个又臭又响的大屁出来还差不多……”